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八十七章-穿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秋天的清晨,宁静而美好,一夜好梦的杨子千起床到户外呼吸着新鲜空气,看远处田庄上各自忙碌的庄户,她的心也格外安宁。

    喜欢这种田园生活,无论是现代还是西宋。当然,前提条件是有足够的钱财来享受。

    如果在现代,一家几代人的生活都全靠在地里刨食,无论是人情往开支,还是孩子上学,家人生老病死,那点微薄的进帐是严重入不敷出的。但,年轻人能在离家近的地方外谋得一份职业,隔山岔五的回家照看家人,特别是农忙时节,播种与收获,都能帮上一把;老幼妇女则在家守着这份安宁,为漂泊的人撑起一把伞,无论是成功失败,回到家,依然温暖!这样的农户日子杨子千并不排斥。而现实上,不知道是人的*过于膨胀还是千百年来维系着亲情的血缘的淡漠,年轻人一旦外出,限于各种原因,一年半载,甚至于三五年才回去一趟。广袤的村野,遍地是空剿老人,留守儿童,田荒地废,杂草横生,再不是生机盎然,每到一个这样的地方,杨子千内心就是一阵感叹。

    想想西宋这些庄户,并没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要生活,而且要生活得更好,他们付出的,比现代的人更多!想到此,杨子千更觉得自己没必要去鸡脚上刮油,过多过严的苛刻他们。只要庄上大体上能听她的,其余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又何妨。

    深呼吸几口,夏雨过来请她回去用早饭了。

    用完早饭的杨子森拒绝了杨子千让他回城住栈的建议,又钻到自己的住房兼书屋的屋子里看书习字去了。

    三天不写手生,三天不念口生,看他专注的样子,真有现代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紧迫感。杨子千知道这老三身上也一定背袱了巨大的压力,势必想拿下名次!

    既然不回城里,也没什么要紧。

    读书人自诩清高,虽然老三性情很好,这些年,无论是河包县学堂,还是府城的学院,却不见他主动带同窗好友回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既然他没有要好的朋友,此时回城除了读书还是读书,不若在庄上更好。

    一直以来,杨子千认为,闺密也好,知已也罢,不是要胡吃海喝,非得时常串门才是。雪中送炭的朋友比锦上添花来得实在。伤心时,从0到9这几个数字中,自然而然的拔出11个数字,对方默默的倾听完,然后,问你,需要借我的肩膀靠吗?你哭泣时,她不会劝你,只给你抽纸,待你哭够了,问你,好了吗?好了,那就好了!对秋试后的杨子森未来的路,杨子千私下里已给他做了安排,因此,此时的闭关修练,在她看来比走街串巷,呼朋唤友的生活更有必要。

    “四姑娘,庄头在外等侯多时了!”看杨子森回了屋,阿海上前禀报。

    “嗯,让他进来吧。”杨子千看身边站着的高大兄弟和阿成阿放,觉得这么站着也不是个事儿,得找点事给他们做,白白浪费了这些人力是可耻的。“阿海,你去伺侯着三少爷”

    “是”阿海应声进了内院。

    “四姑娘,小人昨夜里一一问过了,庄户们都想签长约。”见过礼后,庄头有些不好开口,毕竟,庄户签约的少之有少,哪个东家不想要自己的私产,哪怕是长了两只脚的人,他们也想要把控,掌握着别人的生死,方能显示自己的权势。

    “嗯,这样的话,让他们晚饭后到这儿来签吧!”杨子千想了想问道:“最近庄上都忙些什么?”

    按照李家寨子农户们的规律来说,此时必是大肆劳作,垒土坎种小麦。今早看过,庄户们显然是各自成群在忙一些小事,看来,田里种两季的事并没有传遍西宋各地。

    “眼下本是秋种时节,土里本该种小麦,无奈从三年天干时起,这方圆几百里的庄子上,一直是种下去连种子本都收不回来。一年年的,大家都不种了。所以、、、、、、”庄头摇摇头,东家们倒无所谓,有无那点小麦都是小事,而有些靠地生活的佃户可就白瞎了,不仅无收成,还得倒贴交租子。“所以,庄上这两年也没有种,谷子收了,大家伙儿就自个儿折腾一些小菜瓜果,卖了换点小钱,手上也就能宽裕点!”庄点边说,边想着幸好昨天就将这些事说过了。先说是老实本份,*问着才说,就是狡辩!

    “这样啊!”三年天干后都没有收成,只能说是冬旱太严重了!是了,昨天转悠了一圈,一千亩的庄子,没有一个水塘沟渠,这样的地理环境,还没有李家寨子得天独厚!既然是自家的庄子,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年年的荒芜下去。

    “高大高二”杨子千想了想转身喊道。

    “小人在!”对这样的回答,高大兄弟在内心里是纠结了很久,但夏雨都能以奴婢自称,自己将属下改为小人又有何难!

    “你们知道寨子里的那个水塘吧?”杨子千抬头问道。

    “知道!”不仅知道水塘,还知道你在水塘里折腾竹筏,要养鱼,要喂鸭。

    “你们说,如果选择一个地势,在这庄上修一个水塘要多少时日?”

    问两个长期舞枪弄剑的人农事修缮要多少时日,这不是对牛弹琴吗?

    高大兄弟俩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罢了,你们也不知道吧”连自己都不知道的事,问他们,似乎还真是问错了人。“这样吧,反正,大家伙儿闲着也是闲着,等会儿,我们一起再转转,选一个既有水源来又方便的地方,我们自己动手,修一个水塘!你们兄弟俩见过寨子的那一个,这事儿,就交由你们带头去做了,也做几亩宽出来!”

    身负武功的暗卫,不能领兵打仗也就罢了,眼下,却要带着一群庄稼汉子和泥土为伍了!高大兄弟相视苦笑,却不得不低头称是!

    “修水塘!”庄头眼睛一亮!从来只知道,靠天吃饭,还真没想过要靠自己动手。其实,就算是想着了,哪家哪户的东家舍得每年都有收益进帐的宽阔的田土白白成了一无用处的水塘了!

    杨子千是一个行动派,说干就干,直接带了众人就出了门。

    一圈转悠下来,已近晌午,却发现,终点回到起点,地理位置最好,居然就是自己现在住的屋子旁边的这一片地。那地方后背靠一个小山,雨水时节就会有山水下来。而这个位置,又恰是整个庄子的中心。

    杨子千自我嘲笑了一下,这古人最讲风水,当初的东家修建主家居所时定然是看过的,这地方自然是最好的!真是背着孩子找孩子,白白累了一上午。

    “对,就从高大站着的那地方起,到我们这儿止!”选定地势,大致看了宽度,杨子千定下了这个水塘的面积。

    “四姑娘,修这么宽的水塘?”庄头的眼睛都瞪大了。这些田土,加起来,不少十亩!十亩地,白白浪费了!

    “嗯,就这么宽!”杨子千后退几步,左看右看,没有电脑,人脑里浮现的效果图是:在屋子旁边的水塘,恰似这屋子的后花园!要能种上莲藕放养一些鱼,再划划竹筏,自己来时,和在李家寨子一样放松舒坦!

    “那什么时候动工?”肉疼不已,但,做人奴仆的本分就是不闻不问,只做事!庄头问道。

    “明天,明天就动工!”杨子千算算时间,如果效率高,等老三秋试放榜后,这水塘就该修好了!蓄好了水,明年,田里就可以种两季了!

    “你们都是庄头看好的人,既然决定了在杨家庄子上做事,只要安份守已,听从安排,绝对忠心,我杨家自不会亏待了你!这是签约,你们仔细看过,不懂的可找人问。如果没有异议的,就来签字吧,不会写字的,就画一个押!”晚饭后,庄户们安照庄头的吩咐,早早的来到了东家住所静侯。对签长契不卖身,就能在庄上生活,他们心里是满满的激动,又有几分不安,怕另有要求。听杨子千说了规矩,这才放心不少。 纷纷上前拿起签约,仔细看了又看。

    杨子千细细观察,发现他们都很认真,也有几个边看边问身边的人,然后,爽快的签了自己的名字。她细看之下,惊奇不已,他们似乎都能写得自己的名字!这洛城就是洛城,连庄户们都能识字,比之自己老爹当初被李老爷坑的那一把来说,当真是高出一等。

    “既然大家都能识字,也能看懂,签了我杨家的长契,就守我杨家的规矩,大家好好干,自然有好的奔头!”杨子千看了看收回来的一叠契约,再看下方站着的二十来个庄家汉子,再次强调。

    “四姑娘,小人们也不是都能识字,就会几个字。”庄户里有一个人大着胆子回道“就凭着四姑娘对过往两年的收益的大度,小人们就知道杨家是一个好东家,因此,大家伙儿就决定在庄子上长期干下去了!”

    原以为他们都识字,却不想,是识人!其实,识人远比识字更可靠!杨子千不得不佩服!同时,心里也是暗自高兴了一回,看来,人性化的管理,无论是在现代还是西宋,都能通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