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八十四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完结篇

    “杨姑娘,老夫本该今天上午见你的,只一时图了热闹,看了安王大军出城回来,才收到门房送上来的贴子,怠慢之处,还请你海涵!”果然如夏雨所说,孙家来复老爷有空见时都是下午了。孙浩一见杨子千,较之从前的亲切又多了一份敬重。林家的消息他也知道了,知道那位主子心仪于这姑娘。和夏雨一样的想法,且不管日后造化如何,先当恩人供着。

    “孙老爷气了。上次子千兄妹前来多有打扰,这次,又劳烦您了!”杨子千起身见礼,拜谢他帮忙置办庄子的事情。

    “杨姑娘,你和老夫打交道也不只一次。上次,是生意场上的事,生意场上事生意场上了。托你的福,我们都赚了一笔,也就不存在什么了。不知杨姑娘现下到洛城有何贵干?”据可靠消息,杨家并不知道安王的情况,那么,这次又是兄妹来洛城,只不过老二换了老三,不知道是不是又有生意可做?精明的双眼盯着杨子千。

    “实不相瞒,此次子千兄妹来洛城,一是送三哥秋试;二,则是看看庄上情况。”杨子千道:“托您的福,庄上这两年都有书信来往,但子千还不知道路!”

    “好说好说,明天,就让人带你们去。那庄头虽不够精明,但也忠厚,这两年种的粮食并没有变卖,如数锁在了庄子上。”从置办庄子开始,孙浩就明里暗里让人留意着它的发展。一是人情上的看顾,二,还是想从杨子千这个精明的丫头身上再发现商机。商人从不做亏本的买卖,认识了杨子千,让他也谋利不少。当然,最大的谋利,或许就在今天出发的人身上。

    “有劳孙老爷了!”杨子千再次道谢:“往后,子千兄妹在洛城,还需要孙老爷多多照拂!”

    “照拂不敢当。日后用得着老夫的地方,尽管开口。老夫看三公子确实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小小年纪就能秋试,杨姑娘,往后令兄是要入仕?”孙浩和林家留守的幕僚以及夏总头碰了一个头,从安全入宫到出宫都做了详细的安排和分析。此次出征是双面刀,百万兵权,前所未有的放手,是一种至上的恩宠,也是对边塞的林家帅将一种安抚。交给安王的兵权,实则是变相的委以林家重任。同时,也是一种危险,战场,谁都知道,活下来的才是有命的。更何况,边塞战事,事关安王的荣耀与安稳。稍有不慎,一步错步步错,或许就会陷入又一个陷阱。大部分人随着安王出征了,朝堂上,偏向于林家的廖廖无几,除了保皇派,就是各位成年皇子后宫嫔妃盘根错节的势力,孙浩想的是,能拉拢一个是一个,哪怕是没有根基的新科士子。

    “三哥年幼,经历有限,此次秋试,只当是磨练,不敢抱希望!”杨子千笑着摇头否认。“对了,孙老爷刚才说上午看了安王出征,子千从偏远的地方而来,听坊间传言颇多,好奇安王和各位王爷的故事,不知道、、、、、、”道听途说的东西可信度不高,杨子千更想从比较熟悉的人口中知道点信息。

    “老夫也是一介商人,当然,对朝堂的事也是道途说,姑娘如果有兴趣,孙某不妨将听到的给姑娘说上一二”变相的打听朝堂轶事,实则是有心探路吧。

    当下,孙浩将当前最热闹的大皇子回宫,几大成年皇子封王,安王出征的事一一说了。

    “这样说来,皇后所出是二皇子,也就是现在的宁王?”杨子千最不明白的是,皇上如果意有所属是宁王,那上百万的兵权交给安王,岂不是纵容他们争斗!

    “是的,宁王是二皇子,比安王小一岁,是皇后所出,外家是左相张家。”孙浩意有所指道:“右相黄家是最忠实的保皇派,不偏依任何皇子,皇上最是倚重!另外朝中的一些权贵重臣,多有几位新封王爷的外戚亲眷。”

    “那安王母妃是哪宫后妃,深得恩宠?”没有显赫的外家,没有贵妃母妃,只有一条,是皇上的最爱,儿子才能得到如此重用。杨子千知道皇家无亲情,更不要说身为孤家寡人的皇上会有真爱了。于是,充分发挥着她的幻想,有一段凄美绝伦的爱恋故事在深宫内院不为人知。

    “安王为昭阳殿林昭仪所出,外家,曾是显赫一时的定国将军林府。因多年前一桩秘案抄家为民,是近年边塞战起才有重用。也就是在那一年,安王被广济大师带去云游四方,上月才回宫”孙浩轻轻道来,状似诉说着一段故事,其实,心里是惊涛骇浪,林家的风浪他是有目共睹。如今,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涛汹涌!

    “这样啊?”杨子千略为失望,还以为是一段佳话,却不想,又是老生常谈的后宫牵前堂,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故事。不过,安王能被重用,没有强势的外戚和母妃势力,靠的,多半是他自身的本领吧。“安王一定得了广济大师真传,文武双全吧!”

    “可能吧!”孙浩在心里苦笑。脑海中,浮现了当日商议的场景。

    “让安王去边塞,这是牵绊林家!当今圣上是什么意思?”幕僚中有人惊呼道。

    “是啊,手无缚鸡之力、又没有多少学识,更别说排兵布阵,这纯粹是送死!”

    “各位,在下认为,这是一个机遇,也是一个挑战,胜,则全胜,败,则危矣!”有人不赞同道。

    “据可靠消息,安王身边,除了有一个叫风起的暗卫外,皇上又另派了风雨,风之辈暗卫,在皇家暗卫营里已是凤毛麟角,一个人就占用了两个,可以预知的是,无论成败,安王性命无虞!”夏总头慢慢道来:“百万兵权交给安王,实则是交给了主子,是给林家和安王一个抗衡众多势力的一个信号。”

    “听夏总头这样分析,确有几分道理!”不用懂太多,只要人往边塞一露面,代表天子,胜则是无上的荣光功劳。实际上,以林家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经验,这确实是送给安王的一个机会。

    “时候不早了,子千就不再打扰孙老爷了!”看孙浩似在走神,杨子千起身告辞。

    女人总是好奇女人。

    回栈的路上,杨子千一直在想着,那个在后宫品级不高的昭仪娘娘,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才能在后台倒掉后依然屹立在吃人不吐渣的后宫中生存下来。

    “风起”出征路上,天黑安营扎寨,沉默了一天的慕容轩沉声低唤。

    “主子!”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冒出来的风起跪拜在安王面前。

    “风起,日后,你不必行此大礼”安王上前,托起风起:“你说,我母妃在宫中真的过得很好吗?”

    “主子,只要你好,娘娘就会很好!”风起不知道当年的林贵妃,如今的林昭仪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他只知道一点,自己幸不辱命,将大皇子带回了她的身边,了了一个母亲的心愿,还了一个他当初的承诺。

    “是吗?”夜色沉沉,慕容轩挥手让风起退下,自己独自思念着母妃。

    “娘娘,您早点休息吧!”昭阳殿,阿可轻声劝说着自己的主子。

    回答她的,是木鱼的声音。

    一个月前的某一天,承恩难掩激动到静思院告诉主子,让她去昭阳殿静候一位故人。

    主子疑惑,阿可想着,可能是林家的某位女眷得了恩准进宫见她,立即扶了主子出了十多年都未迈出过的静思院大门。

    昭阳殿,一应俱全,宫女内侍,有条不紊的排队伺侯。

    既然是昭阳殿的主子,既然要见故人,自得梳洗打扮一番。在自己的解说下,主子任其折腾。

    刚穿戴好,就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听声音,是男子的脚步,这后宫之中,除了皇上,没有任何一个成年男子能随意进出。阿可叹息,皇上连骗的招数都用出来了,不知道主子接下来该怎么应对了。

    “母妃!”阿可正要低头退下时,听到了一声陌生的声音。

    抬头,阿可和主子同时抬头,看到的是一个陌生却有几分熟悉年轻的面庞。

    “母妃!孩儿不孝,孩儿回来了!”年轻男子,“扑嗵”一声,重重的跪在了主子的面前。

    “你是、、、、、”几乎不敢相信,主子一手指着地上的年轻人,一手,紧紧的捂着嘴。

    “母妃,我是您的轩儿,您的轩儿终于回来了!”年轻人跪行两步,上前,一把紧紧的抱着主子的双腿。

    “我的轩儿?”主子惊恐的睁着大眼,阿可也觉得自己一定是在梦中。“不,你不是我的轩儿,你凭什么说是我的轩儿?”挣脱年轻人,主子拼命的后退。

    “母妃,我是您的轩儿,您的轩儿不孝,让您担惊受怕了这么多年、、、、”一边低声啜泣,一边,在怀里掏出一个布包,一层层打开,露出了半截木玉兰簪子。

    “主子,他是大皇子,主子,他是、、、、”阿可承认,那一刻自己失态了。再没有人比她更熟悉木玉兰簪子了。

    主子颤抖着双手,也从怀里掏出了半截木玉兰簪子,阿可立即上前,两两相连,一个完整无缺的玉兰簪子呈现。

    “轩儿,我的轩儿、、、、、、、”主子失态抱着儿子,大声的痛哭,边哭边喊。

    主子终于又活过来了!

    阿可悄悄的擦着眼泪,退出了主子的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