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八十二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

    杨子千在府城码头转悠一圈,看中了个独门独院的阁楼,却因为人生地不熟的,连主家姓什名谁都没办法知道。

    “你是说码头那两层小青瓦阁楼?”杨子林被自家妹妹上赶着去问商队谢师傅。“你可问对人了,这阁楼啊,是张家的,老爷子和我还有几分交情,可惜,穷不过三代,富不过三代,老爷子膝下只有一个独子,溺爱过了头,十指不沾阳春水,文又文不得,武又武不了。下里巴人的活儿还不愿意沾染。好好的一个酒楼店,轮到他手上就经营不下去了。这不,都关门三年了吧。要不是老头子临终让他发誓不得变卖,早都改姓了!”谢师傅边给杨子林倒着茶边说。

    “以您这样说,如果我们要租的话,那张家应该会答应吧?”杨子林端起茶喝了一口,满脸期盼的问道。

    “别人不好说,但这小子,我倒熟,给你们做个中,这事也就成了!”谢师傅不用拍胸脯也打着包票。

    “那就多谢您了,谢师傅!”杨子林起身告辞:“烦请您约个时间,我也回去和妹妹说一下,到时候,请您做个中,我们就将他整个阁楼一起租下来,对了,是长租,以妹妹的意思,至少租个三五年的!”

    “好说,好说。你也别给我气,说起来,你那个妹妹,还真是巾帼不让须眉,是一块做生意的好料子。子林啊,你们杨家,真是个个都是人才啊!”自从听了杨子千的提点,谢师傅的商队人手增加不少,收入更是成倍增长,关键一点是,事半功倍,自己再也不用每一趟行程都要亲历亲为了。

    “哪有这么能干,谢师傅真是过奖了!”从以前的徐老板,到现在的谢师傅,说他们兄妹能干的话也不止听到一两次了,但杨子林保持着谦虚的态度。

    “这果然是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看看,有谢师傅做中,事情进展快多了”杨子千顺利的租下了张家的阁楼。更让她惊喜的是,这阁楼后院别有洞天,居然是一个露天的大院子,正是做满堂红的理想场所。

    装修、选材、置办家什,培训人员,前前后后,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七月七,七巧节。

    府城码头,有酒家开业。

    不同的是,用餐方式,大家还是第一次见。

    “子森啊,你们家,什么时候改行做酒家了?”在同窗的眼中,杨子森就是卖饺子的家庭,短短两三年时间里,居然在府城做起了酒家生意,而且,还这么独特。被邀请的同窗学子,甚是好奇。

    “文曦兄,这你就不知道吧。听家全兄说,这满堂红和临江铭,只是他们杨家的分店。在河包县码头,早就在经营这些了。”旁边,有人解惑道。

    “呵呵,是的,这都是家父和家兄们操持的,子森也没参与!”杨子森边动手烤排骨,边道:“几位夫子还在临江铭品铭。大家先吃着,我去看看!”

    “都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你我这些老头子,推辞不过,今天也学了凡夫俗子,吃起弟子来了!”阁楼上,仿造临江铭的模式,将包间改为了梅、兰、竹、菊四个豪包外,其他的还以二十节气为名。几位白须髯发的老者,端着特制的功夫茶杯,悠然自得,半点不见凡夫俗子的世侩。

    “说起来,老夫也孤陋寡闻了,这样的喝茶方式,倒是第一次见。品品铭,谈谈心,倒也别有一番情趣!”一老夫子,浅啜一口,意犹未尽。

    “这杨子森,是学院最小的学子,慧根倒不浅,以几位之见,今秋,榜上可有他的名?”另一边,放下茶杯的夫子询问道。

    “不说名列榜首,但,此子可教!”有夫子赞许点头。

    轻轻的敲门声,夫子们保持了片刻的安静。

    “几位夫子,家父略备了薄酒,请移步!”来人,是杨子林,适才已经看过,后院的包间里,杨大年带着两个小伙儿,将上好的酒和食材都准备妥当了,这才来邀请夫子们入席。

    “在下是一个农夫,不会说话,也不懂礼仪,唐突之处,还望各位夫子谅解!”夫子们入席,杨大年窘迫的做了自我介绍,然后,由小子们伺侯夫子们用餐。

    几位老者,向来是食不言寝不语。路过外院时,见不少人都是自己动手做吃食,尽管是晚上了,天依旧还很热,再加上红红的炉火,看得人都觉得热得不行,偏偏,食们却兴趣盎然。虽然思想古板,但谁也不会露怯。更不会去说一个合大家心意的新事物。

    一边怀着好奇心理,一边,品偿着从未吃过的奇怪席面。

    最后,无论是被邀请来的杨子森的夫子还是同窗,又或者是引店前促销的招牌看个稀罕图个热闹的食们,都是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四姑娘,如你所想,今天虽然销量大,确实还没有盈利!”累得人仰马翻,打烊后,玲儿还是强撑着将帐目过了一遍,向杨子千汇报。

    “这前一段日子里,全是广而告之,金碑银碑不如食们的口碑。等大家都知道有这个东西存在,而且好玩又好吃时,就是我们盈利的时候了!”杨子千并没有接手去看帐册,看着玲儿笑道:“放心,无论是亏还是盈,你们几个年终的红包是少不了的。对了,往后,这帐册什么的,都定期送到二少奶奶那边去,由她看就行了!”

    “呵呵,四姑娘惯会取笑奴婢们!”玲儿笑着捧了帐册退下。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次交帐册后,四姑娘对这些东西从根本上有了排斥。瞧瞧,这些东西,往后还让直接交二少奶奶。

    “我行吗?”怀着身子没事可做的珠儿,一听杨子千要交给她帐册,愣了一下,反问道。

    “行,二嫂,别的你就不管了,这府城的店子,庄子,铺子帐册都交由你管理了,我呢,保负责铺摊子,你们负责守!”说话间,杨子千就想撂担子。八月,她就要和杨子森上洛城了,这边的事,早晚都得交给二哥夫妻打理。但二哥只对木头有兴趣,二嫂,当仁不让的,就要撑起来了。

    珠儿还想再推辞的,后想一想,这个妹妹,雷厉风行了,短短一个多月时间的,硬是在码头立起了这么大一个招牌,自己输人也别输阵,不就是看帐册吗?再说了,这人手安排上,都是她一手调好了的,自己还怕什么,当下,沉默了。

    “等庄子上的芋子秋收后,我也要回河包县了!”送杨子森兄妹去洛城前,杨大年再三叮嘱道:“无论老三考得情况如何,最好,能捎个消息。还有,到时候,一定要和你二哥他们一 起按时回来过年!”

    “爹,放心吧,现在谢师傅的商队也发达了,无论府城洛城还是河包县,他的人手都能到,到时,就请他们捎信回来。” 杨子千想起一事道:“爹,芋子秋收后,让谢师傅的商队跑两趟,除了种子外,全都运到河城来!”

    “好,爹知道了,这孩子,那可是千多亩地,一时半会儿的,也怕种不完”杨大年挥挥手:“去吧,好好的照顾好你自己和老三,虽然你们身边现在有了两个护卫,加阿海,夏雨、高大兄弟,安全上爹倒不担心了,但生活上,你们得好好照应着自个儿。我听说,进考场得脱一层皮,四丫头,老三就全靠你了!”自从经历了山庄遇袭事件,杨大年对家里增加护卫倒是赞同的。也不知道,那个阿河情况怎么样了,四丫头这次也没提起,想必是好了吧。回去后,好好的奖赏那小子一番,忠心护主的人,该重赏!

    “爹,我知道,我也不小了呢!”杨子森最受不了的是一家人把他当孩子看待。大家伙儿好像都忘记了,他是老三,是杨子千的哥哥,理应他照顾妹妹才对。

    “是,是不小了,在家里,都该谈媳妇了!”杨大年好气又好笑。说这句话时,突然想到了四丫头,这孩子,自从和徐家的事闹得不愉快后,自己和月娘都不敢轻易的提起了。可是,再不提起,孩子也是十六了啊,再过两年,可就成老姑娘了。谁家小子,才是那有福的的呢!

    看向远去的背影,杨大年既欣慰,又暗自着急!

    “听二哥说,我们在那边有一个大庄子?”一路上,都是杨子千在安排,杨子森这会儿才感觉到,自己的确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不会的孩子,处处都要人护着,难怪爹一再嘱咐。

    “是的,庄子交给一个庄头在打理,这两年也没去看。不知道情况如何。因为在城郊,我们过去了,还得住栈,你才更方便!”杨子千幻想着庄上的情况,主家一直没现身,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那庄头,怕都成了半个主子了吧!不过,或许也不会,毕竟,人是孙家要过来的,经过大户人家*过的人,再怎么也该知道个分寸。说起孙家,这次还得去拜见一下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