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八十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免费完结篇

    “夏雨姐,她房间里有人在谈事?”清晨,按杨子千习惯,聚会说事都是这个点,但,当把大家伙儿喊到一起列队等候多时,主角并没有出场。玲儿忍不住来到了四姑娘的房门口,却看夏雨站在门口。

    摇摇头,夏雨不知道怎么回答。

    “那可能是四姑娘昨天连夜里看帐册,看晚了,这会儿还没起吧?”玲儿从夏雨那儿得不到答案,自言自语道。“要不,我先让大伙儿散了,晚些时候再说事?”玲儿询问道。

    “也行,先散了吧。”夏雨咬咬牙,自作主张道。

    听得屋外两人小声的说话声,杨子千的泪水忍不住又流了下来!

    帐册,都是帐册惹的祸!

    晚饭后,杨子千将七大金刚安置在了男工宿舍。她又没惹事又没犯罪,身边犯不着留下七根电杆放哨。

    阿河回了自己精心准备的房间,让他早点休息。毕竟,大伤初愈的人是需要调养的,既然认定了自己一生要伴的人,可不想留下什么病根。

    自己回到屋里,细细的规划着未来。

    府城的庄子种上了芋子,秋收后运到洛城。而洛城,将是她在商场打天下的中心,往后,再添置些庄子,全种这东西,销售的不单是菜品,还有芋头糕、饼什么的小吃。她早说过,上天虽然是很不厚道的让她穿越了,却又得天独厚的赐于她现代的记忆和聪慧。既然如此,不说别的,西宋副食干杂食品发展史上将会浓彩重墨的添上一笔她杨子千的功劳。

    还有,玲儿、二妞这批最先发展起来的人才,忠实可靠,能力不错,将是她商场的左臂右膀。

    越想,钱途越是一片光明。

    越想,就越要把手上的这堆帐册先看完了结了。

    既然,定位了阿河未来的身份,而且,他又能写会算,不如,将教他看帐本开始吧。让他也涉足自己的商场,再往后,就由他出面做事,自己只做幕后老板,牵着口袋收钱就好。

    想到此,也没管是什么时辰,抱了厚厚的帐册,出了房门,三两步的,毫无心机侧身撞开了阿河的房门,一脚跨了进去。

    如果,有如果,她宁愿永远都不要跨进那一步。就如同当初在岈屿山旅游的几步,往前跨出一步,就是世界末日般的转变。

    这一步,也让她伤心欲绝!

    黑暗的屋子里,透过外面的月光,隐约可见阿河正坐在屋子的桌子旁,他并没有睡。可是,自己的脖子上,却被架上了一个冰凉的东西。这东西,杨子千已不再陌生!

    条件反射,杨子千看向阿河,看他是不是也被胁持了。

    “住手!”随着她看向方位,是一个陌生威严的声音传出。

    “主子,这人?”风云的手停下,嘴上却反问。

    “老大,她动不得!”

    随着声音,杨子千这才感觉到,自己一左一右,都站了高大的汉子。这声音,她听出来了,是山庄林正让护送她们上洛城的黑二。原来,他不是护送她上洛城,是准备送她上黄泉路!今年又不是本命年,怎么就这么流牛不利了呢?这群家伙,究竟有完没完,是贪图她哪一点了,这次,要怎样才能脱身?

    “你们先退下!”

    正在杨子千脑子转不过弯时,惊讶的她发现,坐着的阿河,站了起来,而且,开口说道!

    对,是开口,绝对是他开口说的话!

    阿河,会说话?

    不,这不是她的阿河!

    “啪哒!”一声,杨子千手中的帐册散落在地,她也没有反应过来。

    “子千!”阿河走上前。

    “不!”杨子千后退一步!左右看时,哪还有刚才胁持她的人的影子。

    “子千!”阿河上前,准备拉着她的手!“不是我故意要骗你!”

    “不!”杨子千右手捂着嘴,左手指着阿河,这不是她准备要托付一生的阿河,绝对不是!

    “子千”又一声温柔的呼喊,似乎想要将思绪混乱的杨子千唤醒。

    不,这不是她的阿河,虽然,幻想过有一天能听到他发音,轻声低唤,两人呢喃共度良宵,但,绝不是这样的场景!

    一双大手,抓住她的双肩,将人移到了桌子的凳子边坐下。

    杨子千木然抬头,近八年来,他并没有离开过家人的视线,无论是爹娘还是几个哥哥,又或者,是后来的小五小六,和他亲近自然。可是,谁又看出了他不是真哑,是装的?而且,在毒王的药房里千万般的磨难,都能忍住不发出一声吼叫,这装哑的程度,高得难以想象。更何况,装别的东西?比如,她自以为是的认为阿河舍己救她,对她的那一番真情!

    “子千,你听我解释!”阿河炯炯有神的眼光,在黑夜里显得异常明亮。

    杨子千看着这双眼眼,她看不清,看不懂,看不透。

    接下来的解释,是不是说他早有妻儿家室,他、、、、、、

    “我、、、、、”阿河看着眼光变得冷漠的杨子千,一下就觉得,所有的解释,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自己要告诉她什么?

    告诉他,自己来自阴暗的深宫,告诉她自己的身份,然后告诉她,让她等那一纸诏书?

    听风云说,这次是父皇秘旨接他回宫。

    更听风起说,这河包县,危机重重,更不要说千山远水、风险重重的回宫之路有多少陷阱正等着他。

    有命回,也要有命享!

    有命享,更要有命受!

    父皇,自己身上留着和他一样血脉的高高在上的人,此时召他回宫,是真的悔过?还是仅仅因为边关情势所逼不得已而为之?那么,自己,又有几分把握去搏得一纸诏书邀她相伴终生!

    罢了,这些,都别给她说了吧!

    相识不能相爱,相爱不能相守,不如,就此相忘吧!

    反正,自己装聋作哑在她身边生活了八年的时间,以她的个性,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原谅他了!伤,一旦造成,就永远有痕!

    “说啊,我听着呢?”怎么不说了?杨子千一直想知道,这个阿河,是什么身份?江湖帮派的某一个系?为躲避纷争恩怨耍了自己这个傻子?

    “子千,我要走了!”良久,阿河,只说了这一句话!

    是啊,你是该走了!

    你来自何方,将去往何处,与我杨子千何干?

    杨子千内心悲凉无比。

    “你们要不要灭口?如果不要的话,我就回去休息了!”杨子千木然起身,准备回屋,脚踩在帐册上,想着那把冰凉的刀,嘲讽的问道。

    “子千,你别害怕,他们都不会伤害你及杨家的任何的一个人!”阿河心痛的说道:“只是,我走之事,不要向任何人提起,这样,才能保证你们平安无事!”

    没有多想,也容不得自己想什么,杨子千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一个晚上,都在想着让她无法接受的一幕!

    至于阿河的来胧去脉,她更是一头雾水,只有一点,她清楚的知道,阿河,绝不是一个小头目。

    那么,毒老头念念叨叨的江湖恩仇也绝不会是冲着自己而来的。

    一环环,一幕幕,越想,杨子千越是笑自己笨、痴、傻!原来,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她一个人在自导自演!

    他要走了!

    是走了吧!

    也该走了!

    不然,自己真没脸见人了!

    走了好啊,走了,自己才能打起精神重新来过!

    听得屋里人起身的声音,夏雨终于舒了口气!

    昨天夜里发生了什么,她大致也能猜到。

    因为,就在丑时,那个黑二找到了她,原来,他就是当年的那个暗卫,说是主子找。

    夏雨奉命进屋。

    “我知道你是林家派来的人,这些日子,辛苦你了。我相信,林家不只派了你一个。现在,我命令你,带着你的人马,原地待命,护杨家上下周全,不得有半点闪失。特别是她,从此,贴身伺侯,以她为主,听命予她!”往日里,不开腔不出气,冷漠平淡的人,说出来的话,比爹都威严!都说龙生龙,凤生凤,果然不假,这当主子的人,一开口就是主子的语气,不用半点置疑!

    “是,属下遵命!”夏雨跪地接令,道:“只是,您这次回去的路上、、、、”

    “不用你操心,风云风起自会安排!你下去吧!”

    果然,神不知鬼不觉的,高大兄弟悄声来汇报说他人不见时,自己几人,都毫无知觉!皇家的暗卫,自然而然更胜一筹!

    早就说,这两人,注定没什么好结果!

    现在好了,一个人走了,一个心伤了!

    自己更好,从堂堂林家暗卫掌上明珠,变成了一个大户小姐的贴身丫环!

    既然是那位主的要求,林家断然不会拒绝,自己这丫头命,怕是要到终生了!

    高大兄弟接到这样的命令时,耸耸肩,居然比自己还淡定,看来,他们也看到了这一对人的发展趋势!

    只是,眼下,突然消失的阿河,四姑娘,要怎么向人解释!

    “夏雨,你怎么还在这儿?”顶着红肿的双眼,杨子千出门时,看夏雨还站在门外,有些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