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七十九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奇书网

    “你要走?”看着眼前的人,林正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接手山庄以来,虽没有人来投奔,但也不至于有人离开。这外围的黑二,却让人传话说,他要离开山庄。林正决定亲自接见询问一下原因。

    “是的,庄主,感谢老庄主和庄主的厚爱,属下在山庄也有好些年了。本想就在山庄颐养天年,如今听说近两年边关告急,那里曾是生我养我的地方,也还有一些老亲老戚,属下不放心,要回去看看!”风起将理由一一摆出,诚恳道。

    “这样说来,并不是山庄待你不好?”只要不是说心寒了走人就好,林正悄悄的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爷爷传到自己手上的山庄英豪七零八散,传到江湖上,这岈屿山庄的名声可就臭了。

    “庄主言重了!”风起抱拳道谢:“山庄誉满江湖,黑二自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无论身在何处,庄主有多得着的地方,一个飞信,必将扑汤蹈火,在所不辞!”

    看着黑二一脸慎重,也知道这人武功不弱,林正灵机一动。

    “好,不愧是爷爷看重的汉子。择日不如撞日,还真有一事,劳烦你一趟!”林正道:“那杨家姑娘,你是知道的,当初事情紧急威胁于她,林某曾许下诺言,救得山庄之急,为奴为仆,悉听尊便。不想,她并不是那贪婪之人,不受山庄也不受金银。如今,她的家人伤好,明天就准备要出山庄了。听说,她的行程也是一路北上去洛城,正好和你同路,我就把他们一行人的安全交付给你,保他们一路平安!”

    这真是一个好差事!风起心里大喜,他还正愁着怎么样才能靠进主子,刚打瞌睡,就有人递枕头,运气不错。

    “黑二遵命!”风起立即应答。

    “这不是命令,这是兄弟间的托付,我相信,以你的武功,定能做到!”林正摆摆手,不受风起的礼。

    杨子千跨出山庄大门时,有着久困樊笼终得自由的感觉。

    用手摸了摸在老毒王手上磨来的一包防身药粉,有些感慨,这老顽童,说是大大咧咧脾性古怪,却在昨天就交待了今天走时不许打扰他。杨子千为他做了一顿饺子,轻轻的放在门前的凳子,然后和阿河,夏雨,高大兄弟果然悄无声息的走了。她能感觉得到,就在出毒王小院子里,那抹精瘦的影子出现了。

    算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尽管和老毒王有了几分情意,但不得不告别,她可没打算做江湖未来的女毒王!杨子千叹口气,转身准备起程。

    “杨姑娘,且慢!”前脚刚跨出,后面转来一声招呼,回首时,见林正带着八个高大的汉子迅速的追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是了,住店吃饭,还没给他结算呢,按说,这家伙,应该不至于这么小气?

    想到此,杨子千就故做不懂的冷眼看着林正。

    “林某感谢杨姑娘救了山庄的急,这七位,是我山庄自己的子弟,身手虽然在江湖上排不上号,但在众多子弟中也算是佼佼者,今日,林某就把他们送给姑娘做护卫帮手,日后行走也方便!”林正指着身后的说,转而又将风起介绍道:“这是来我山庄做的黑二大哥,一身武艺不在话下,因家中有事,急于北上,与你们正好同路,此次,就由他全程护送!”

    老爹和哥哥们走时,这家伙就送了护卫。今天还送?这么大方?

    “姑娘不用诧异,林某知道,因自己的一己之私连累了姑娘和这位兄弟。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虽然你并不愿接手山庄,但日后,只要不是伤天害理之事,姑娘有求山庄必应!”林正向杨子千保证道。

    呵,这样说来,阿河这一刀也不是白挨了!

    杨子千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将山匪收归麾下,但,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

    “如此,就多谢林庄主了,杨子千告辞!”有七大护卫,有夏雨,从此,自己也过上了有保镖的上等生活了,那些偷袭,攻打什么的,再也不怕了。杨子千雄纠纠气昂昂的迈出山庄,山路再崎岖,她也不怕!

    “注意着点!”一到河包县码头,夏雨的神经都绷紧了,逮着机会,向高大兄弟命令:“迅速联络我们的人,三道防卫,随时侯命!”

    “夏姑娘放心!”有自己三人,还有藏在暗处的其他兄弟,再有山庄的八大护卫,高二很自信。

    “别指望那八人,人家的主子,可是四姑娘!”一听高二让放心,夏雨就指出了他犯的毛病。

    “是”不得已,高二低头认错。其实,心里想的是,有什么区别,那位主子和四姑娘,进展可谓神速,两人不说形影不离,至少,是我眼中有你,你眼中有我,一会儿不见了对方的影子,都在用眼神四处寻找。

    “毒王说过,你身上对毒对药比常人敏感三分。让你从那群男工屋子搬出来单独住大哥结婚时住的屋子,是为你的身体着想。这独门独户,以免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活活受罪!”被人在心里诽谤的杨子千,借着这样的名头,将阿河从员工宿舍挪了出来,并带着夏雨,亲自铺排着床上用品。

    阿河则站在她的身边,听她婆婆妈妈的唠叨,心里,是满满的幸福。这样在乎他的人,世上还有一个,就是在那道墙里的母妃。母妃,您过得好吗?风起都出现了,并且,明正言顺的准备陪他回洛城,那么,一定是有了有利于我们的情况出现了吧!

    “想什么呢?”忙碌了好一会儿,嘴巴都念干了,一回头,旁边的人正在出神,杨子千有些失望。

    微笑,摇头!

    又是这样的招牌动作,你知不知道,这样的微笑,足以迷死人!杨子千在心里想到,家里那几个哥兄老弟长得不丑,但细看之下,这家伙真的比谁都帅气!以前,是一张面无表情的冷脸还不觉得,如今,动不动的微笑,让自己心里都觉得痒痒的。

    “四姑娘,没别的事,我就下去了?”夏雨看着那位主子的笑,再看着这边*的杨子千,心里有些不忍,你们笑得是不是太早了!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于是,忍不住出声提醒。

    “噢,好,”杨子千回过神:“阿河,你往后就住这儿。对了,厨房你不能进,满堂红也不能去,那里都有一些带药性的食材,你沾染不得。在我们起程去府城之前,你还是要多养养身子,多休息,有空的话,也可以看看书,练练字!”

    微笑着点点头,看着杨子千,阿河眼里的幸福都能溢出来了。

    为了不受这种微笑的盅惑,杨子千快速的走出了这间屋子。

    爱情来得不是太突然了,还是,自己陷得太深!又或者,从没有真正经历过爱情的人,一旦有了这种情绪,就会泛滥成灾?杨子千在心里鄙视了自己一番。

    门口,站着七大金刚!

    杨子千这才想起,这一群护卫,凭白无事,干站着也是浪费。不如,去府城去洛城,都带上,省得一个个的像电杆一样矗立,长得不吓人,阵势也惊人!

    对了,那个叫什么黑二的在哪儿去了呢?

    还别说,口口声声说要跟着自己的高大兄弟,一进码头,眨眼功夫也没有人影,唉,没签卖身契的人,还真不好管理指挥!

    不好!自己已经完全被西宋化了!什么人人平等现在被抛到了后脑勺!也是,物竞生存,要不能适应和改变,自己早被万恶的西宋思想吃得不剩一点儿骨头渣了!

    “四姑娘,这是这几个月的帐本,请您过目!”东家来了,玲儿自是主动上交帐册。

    “我说,玲儿,你就不能让我松松气才说吗?”刚回到自己的屋子,玲儿的敲门声就打碎了她的万千思绪。看着厚厚一摞帐册,杨子千头一下就大了。

    “呵呵,老爷说他不管;三少爷说他只负责看书;二少爷和二少奶奶说这儿的事由您负责。奴婢知道,您在码头呆的时间不会太长,这次不看,等下次来时,帐册该堆得一尺高了!”玲儿看这东家姑娘皱眉的样子,忍俊不禁!

    谁说不是呢,自己要折腾这样产业那样店铺,这帐,家里人这个不管那个不管,说到底,她折腾的就是自己。什么时候,自己只当动口不用手的大老板就好了!

    “对了,玲儿,你那徒弟怎么样?”刚翻了两页,杨子千停下手问道。

    “回禀四姑娘,不只我的那个徒弟,就上次拜师学艺的几个都能独撑一面了。”玲儿说这话时,脸上有几分骄傲,随即,又有了明显的失落。

    谁都知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好啊,那这码头的一摊子事,就交给他们算了!”杨子千一听,甚是高兴。新的计划,大胆的冒出来了。

    果然是这样!玲儿心里腾的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传遍全身。

    “只是,在交给他们之前,四姑娘这帐,也得全看过才行!”玲儿尽力掩饰着内心的不安道。

    “嗯,我自会看,你下去安排一下吧,明天早上,让大家伙来都聚在一起,我宣布重要的事情!”杨子千拿定了主意,向玲儿摆摆手道。

    “是,奴婢告退!”尽管心里有很多想问的,却一句也不敢问出声!玲儿悄悄的退出了四姑娘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