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七十八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有声小说

    徐记天字号房的夜里,十一开门,迎面看到的是交过手的仇人,正想要出口恶气,却被云老大喝斥了。

    “兄弟果然是老大的人!”风起看着开门的十一道:“之前多有得罪,请别介意!”

    “哪能啊,江湖就是比拳头大,打不过你,我们兄弟甘拜下风!”虽然被老大喝退,十一嘴上依旧不饶人。打不过他不足为耻,耻的是被林正动用私刑,遍体鳞伤,而且,在老十的阻止下没能报仇成功。

    “不得无礼,他是你们的前辈!”皇家暗卫营,老一辈就只有几个掌事的,目前是风字辈正当时,而像十一之类以数字排序的,则只是用得上的人而已!风云再次怒喝!

    “十和十一,见过前辈,有幸和您过招,多谢赐教!”打不过人,还以为自己技不如人。如今看来,不仅仅是武功,连资质辈份都不如人,说起来,也不丢脸了!老十向十一递了个眼色,二人乖乖的见礼,然后,兄弟二人出了房门,空间留给了老大!

    做下属,必然会察言观色。看两个小子出去了,风云拉着风起坐下,兄弟二人开始了长谈。

    “原来如此!”拍了拍风起的肩膀,风云感叹道:“你们受苦了!要早知道不是真哑,我也犯不着四处寻医问药了,白白耽搁了好些日子。说起来,这次,他受伤,我也有一半的责任!”

    “我还好,最多是挨几天饿,大皇子,一个孩子,却被人不是打就是骂。我有好几次都想放弃,偏偏他固执不已。”风起说起这些事,就内疚不已。虽然,事后,他都忍不住把虐待过他的人加倍偿还了过去,但还是怨恨自己没用本事挣钱糊口。“直到遇到这杨家,那家人虽然穷,心是真的好,从没把他当奴仆下人看待。我这才去投靠了山庄,做了外围护卫。原想着,如果这辈子他没有了出头之日,我就在这关口守他一辈子。”

    “天家的骨肉,哪有沦落在外的道理!”风云叹了口气道:“他虽然皇子众多,但,这是头一个,也是曾经捧在了手心上的人。又自知理亏,亏欠了总想偿还!”

    “那林贵妃呢?”风起本不想参与这些隐秘的话题,但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既然答应了,就算是拼了命也要做到。

    “她在静思院呆了十多个春秋,听承恩说,心早就死了。能活着,就怕是盼着有生之年能再见儿子!”皇家看似风光无限,其中的苦,只有当事人知道:“边关事起,林府重新得到重用,她也得以封妃,却不愿搬进昭阳殿!”风云拿出半截玉兰木簪道:“林家派人来时,交给了我此物。”

    “我不寻,你不现!”当年一幕幕,风起记忆犹新。只是,交给大皇子的那半截,不知道还在否。

    “可是,照你这样说来,大皇子回去,也不一定能站得稳脚!”后宫之中,母凭子贵,子靠母撑!母妃的势力就是儿子的一片天。一个被皇上冷落了十多年的妃子,就算有点势力,也早已凋零。像这样没有半分心思争宠的人,她的儿子,又如何能得到重视?“他的童年过早的结束了,也再没有受到正统的教育,我也没机会教他半分武功,回到宫中,只怕是处处危险,命有所不保!”

    “这些年,几位长大了的皇子明争暗斗,皇上是睁只眼闭只眼。也许,正因为如此,才加倍怀念曾经聪明心善的大皇子。既然让我来寻,肯定,这些事儿他早就有安排。”风云看着风起道:“而且,你的任务,远远没有完成。我相信,孩童年少时你都能护他周全,如今,你更能保他无事!”

    “好,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这就回山庄,打听清楚他什么时候出山,一出来,我们就回宫。”既然有了周全的安排,自己就奉命行事吧。

    “前辈,明天,就是八十一天了,阿河浸了汤药是不是就痊愈了?”毒王的屋子里,阿河早就不用躺在床上了,可是,却还是被老毒王要求静卧休息。杨子千能感觉到阿河早已经处于见床愁的地步了。

    “是的,只是,明天得浸泡两个时辰。晚些时候拿去熬的药也得熬两个时辰。”看着杨子千发亮的眼睛,毒王甚至有了几分不舍。这小女娃做的饭菜真合了他的胃!“看在你这么精心伺侯了我的份上,我可警告你,这小子经过了我的药浸泡,毒是解了,伤是好了。但是,此后,他对所有的毒、药都比常人敏感三分。往后,可得小心点了,沾上一点,药半效倍!”

    “这样啊,前辈,我听说,好些人经过了磨难都会因祸得福。诸如什么内力大增、百毒不浸什么的!”杨子千一听阿河会对药毒过敏,甚是同情,想着是不是老毒物故意威胁她的,百思不得其解,询问道。

    “你个小女娃,当人人都能有这样的奇遇?”毒王瞪了她一眼道:“这小子要是个会武的,有内力的,有本事配合老夫的汤药浸泡,不说百毒不浸至少也能有五十毒不靠边的。”回首看了一眼听得津津有味的阿河,毒王瘪瘪嘴道:“就你小子一个凡夫俗子肉胎,有本事抗过九九八十一天的磨难已是奇迹了,还指望什么?”

    阿河笑笑,摇头,意思是他很满足,不指望什么。

    “这样啊!”先天不足,后天也无法弥补。杨子千也学着毒王瘪了瘪嘴。想到什么,转而满脸堆笑问:“前辈,那我们后天,是不是就可以离开山庄了?”

    “你呀你,就这么想早点嫁给他?”毒王心有不甘,却也没有理由留人。当初的赌注是他自己提出来了。早知道这小女娃有趣又有一手好厨艺,自己就换一个赌注了。唉,有银子难买早知道啊!只得洗涮她一顿解解气!

    “前辈就会取笑人!”两个多月的朝夕相处,两个多月的患难与共。杨子千心里,对阿河越发欠疚。当然,欠疚不等于爱。可是,经过老毒王时不时的鼓吹,杨子千对嫁人这件事,还真不那么排斥了。如果要嫁人,不要对方的财产,不要对方的马车,就凭着他一颗炽热的心,就足够了。不会说话也不是障碍,他能写。这些日子里,闲着无事时,阿河就会写写画画,告诉她他曾经卖给别人家做过什么,条理清晰,表达清楚,这样的人,不傻,相反,正因为上天剥夺了他说话的权力,赋于他更多的智慧和机灵。杨子千发现,阿河,并不比受过现代教育的她笨!这真是一个好档搭,人生的好伴侣!

    阿河要有本事勇气娶她,自己就嫁了!杨子千早在心里,都已经下了结论!但这会儿,老毒王打趣自己,还得装着娇羞,做做样子。

    “哈哈哈,小女娃,什么时候成亲,捎一个信来,老夫也来喝一杯喜酒!”毒王难得看杨子千笑话,大笑不已!

    “前辈不嫌弃,子千定提前恭侯您的大驾!”杨子千这次,是真的红了脸。毒王是救命恩人,更算得上是两人的月老。再说,巴结好能起死回生的毒王,对自己益处也多。比如,随手丢几粒保命救急丸子、再来一点防身的毒粉什么的,走南闯北,不会武功也不怕了!

    “好!”丢给杨子千一大包药材道:“去吧,算着时辰熬制,明天这一关过了就万事大吉了!”

    “多谢前辈!”杨子千拿了药材,起身道谢,回首,看见了阿河眼里的微笑和赞许!

    这人,经历了这次事,真的是活过来了,无论是生命还是生活!

    “四姑娘,要熬药,我来吧!”刚出屋子,夏雨就在门口接过她手上的药材道。

    “噢,好啊!”本想着自己熬,一看见夏雨,杨子千才想着,这丫头,先前也是对阿河很上心的。这会儿,自己这当主子的人,好像在和丫头抢夫婿,真有些掉价。愣了一会儿的她,大脑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了!要怎么给她解释呢?

    “四姑娘,还有什么事?”夏雨接过药材,看着略为发呆的杨子千,想着,刚才听毒王说,那位主明天就要好了,四姑娘看起来却有了心事一样呢?

    “噢,没事,没事,这药材要熬两个时辰,明天记得时间。我出去找一下那个文管家,打扰太久了,后天,我们就准备走人吧!”夏雨一问,杨子千自己先心虚了,连忙转移话题。

    “后天走?”林正听文管家禀明来意,心里顿时觉得空空的。其实,这颗心,一直都没有填满过。只不过,人在,心就有所期待,人走,心也就凉了。

    “是的,庄主,你看,要准备些什么吗?”多多少少,此事山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文管家也知道了原因。金银钱财被拒绝了,那庄主肯定要酬谢话一番的。

    “你不用忙了。我自有分寸!”林正摆摆手,文管家悄然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