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七十七章 挑拔离间-农门家主之四姑娘下载

    “幸好今天没出现,要不然,还不得乱成一锅粥!”老十和十一,轮流外出察看,暮色时分回了栈,感叹道。

    “繁华过后,总需要几天才能消得平静!”今天的河包县码头,人山人海,商家们赚了个满盘满钵,百姓更是赞不绝口。这场景,比府城还热闹。就算是见过大世面的十一,也忍不住夸赞了几句。

    “过几日,真正的看走了,留下来的,才是我们该要注意的!”老十点点头,这几日,茶余饭后,人人必谈的都是龙舟赛。河包县本地的一支参赛队伍不负父老乡亲的厚望,摘得了头名,听说是一百两的奖赏。普通百姓,可是羡慕极了。

    “我们这根弦已经绷得太久太紧了,也不知道,那位窝在山里要多久才能出来!”十一揉了揉头,这样压抑的生活,远不如一场酣畅淋漓的打斗来得痛快!

    “我们临走前,那林庄主说要好酒好菜的招待,再好好的送出山。”老十想了想道:“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伤得有些重,一时半会儿的动不了;第二种,可能是回到那个叫什么李家寨子的山沟里去了!”

    “无论哪一种,都只有等云老大来了才知道该怎么办!”十一既希望他快快出现,又潜意识里想着能拖一段时间再来。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两长一短,老十和十一,双双惊讶,立即上前开门。

    门开时,一道高大的身影闪了进来。

    “属下拜见云老大!”不用看人,光闻味道就知道了。都说背后不能说人坏话,幸好还没说呢,要不然,非被人逮个现形不可!

    “免了!”走到桌前,提起水壶,自顾自的喝了几口。

    老十和十一,相互递着眼色。

    “老大,才到一定又累又饿吧,还是牛肉两斤?”老十恨恨的瞪了十一两眼,硬着头皮开口道。

    “不用了,我在满堂红吃过了!”云老大放下手上的剑,坐在了桌子边。

    啊?

    在满堂红吃的!那说明他已经到码头好些时辰了,自己两个傻瓜还没有半点反应。

    “老大,情况、、、、”老十被十一逼着,又开口上前汇报。

    “不用说了,情况我都知道了!”摆摆手,风云道:“整个河包县码头我摸了个底,各路人马不少,鱼龙混杂,敌我难分!”

    既然知道情况复杂,那自己兄弟俩罪过就能减轻不少吧!

    “云老大,那位主受了伤,现在还在土匪窝里!”十一明显是在挑拔离间,火上浇油,目的不言而喻。

    “不是的,云老大,我们也是被人当枪使了,不知道哪路人马伤了他,现在在山庄养伤!”老十这次,是明显的对十一不满,公报私仇太不是男子汉行径。

    “他受伤,罪在你们。目前暂不罚你们,待回洛城后*过!”云老大看着眼前的两人,有些失望,接不到人就罢了,人居然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受了伤!真是丢尽了自己的脸!

    “是,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老十望着风云。

    “他能从洛城流落到几千里外的河包县并平安长大成人,当年安排在他身边的风起应该还在他,明天,我去山庄探个虚实!”风云将自己的打算说了。

    “老大,我们要不要一起去?”风云出马,说要硬闯进山庄,可能一样很难!不过,好在他能隐藏自己的气息,人过处,如普通百姓般,这也是之所以今天他能在河包县转了一圈,兄弟俩都没能发现丝毫迹象的原因。

    “不用,你们还注意那条必经之道,密切注意各路人马的行踪!”人多,反而误事!

    “那你可得小心点,不要泄露半分!”那山庄,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藏身之处,没有人能容易进去。老十和十一,双双劝告!

    “黑二哥,你说,上次那些官兵,来得快,去得也快,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自从有了突然袭击,山庄外围增加了不少人手。但,也就是那天后,外围的宁静异于往常,众人更多的是大眼瞪小眼,数鸟看免,没有半点正事可做!

    “谁知道呢?”风起心里一直想着,那领头的官兵明显和袭击的人不是同一路。是不是意味着,那位主想通了寻找来了呢?照说,林家能找到,那位想要找更是易如反掌的事!

    “我听说,毒王这次救人,九九八十一天都不会出院子。你说,这是不是用那啥内功疗伤啊?”旁边,有人小声的询问。对自己这类小兵小卒,最想拥有的就是绝世武功,或者是有着奇遇,得到某位高人的的助力。

    “你呀,想多了,我听说,毒王擅毒,武功内力上却在山庄排不上榜!”有人嬉笑反驳。

    “唉,无论擅长什么,我这一辈子要在江湖上闯出个名堂字号来,就死而无憾了!”有人接话道。

    “我看啊,江湖人才辈出,英雄好汉是排不上你的号了。不过,你去做做那采花大盗,江洋神偷之类的出名倒快!”有人兴灾乐祸道。

    “那不叫出名快,是死得快!”有人起哄道:“不说别的,单是老庄主和现在的庄主,要听说自己山庄的人出去干了什么坏事,清理门户必是最不手软。”

    “要说出名啊,还有一事可做!”旁边,有人悠悠叹道:“如今,边关情势危急,你我堂堂七尺男儿,大可从军,抵御外敌,在战场上搏一个功名出来!”

    “算了吧,说得好听是保家卫国,最后能得到什么,官场比战场还阴暗,看看风光了几代的定国将军府的下场就知道了!”有人赞同,自然,有人反对。

    “黑二哥,想什么呢?”众乐乐,却只有黑二独自发呆,旁边的人用手捅了一下风云的手问。

    “我在想,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风起慢慢起身道。纵然前路是悬崖,如果主子决定要闯,自己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黑二哥,有人来了!”像发现了奇迹一般,旁边的小子惊奇的喊道。

    这条山路,来来往往的,独自行走的人少之又少,更何况,是那身无半点功夫的庄稼汉子。

    黑二连忙看去,果然,山路上,走来一个背着小包袱的汉子,乍一看,绝对没有任何异常。

    可是,风起看了一眼,只一眼,眼角就开始湿润了。

    “是个过路的吧,我上去问问!”风起不待众人回答,人已经快步的奔向山路来人。

    “老大,是你吗,我没做梦吧!”一起练武,一起出生入死十年,再后来,自己奉命成为大皇子的暗卫,这才分开,兄弟情怀,情深意重,别说过了十多年,再过十年,一样热切!

    “风起,你果然在他身边!”风云显然没料到事情会这么顺利,这山庄,不用闯都能得到自己要想的消息。

    “我在,一直都在。主子在,风起在!”风起激动得无以复加,十来年的辛酸苦辣这会儿全涌了出来。“是皇上让来找的?”

    “嗯,随着年岁大了,越来越怀旧。也知道当年听了不少谗言冤枉了林家和林贵妃,想要弥补。恰逢边关多事之秋,找到大皇子更是至关重要。你小子有出息了,害得我翻遍了大江南北,要不是林家透露出来的消息,我还找不到你!”风云小声将事情起因说起。

    “果然是林家,看来,主子身边的人,是林家派来的!”风起点点头“那,要带他回宫?”

    “这是肯定的!”风云道:“昨天我在河包县转了一圈,好家伙,人数不少,水位很深,也不知道林家派了多少人来,可不可靠,先想着不容易轻易完成任务。如今,找到你了,我兄弟二人联手,断不会再出了差错!”

    “小弟惭愧, 在眼皮子底下,却让主子受了伤。”跟着他风起的这些年,主子受的伤受的委屈,不是一星半点,但,这次,却是自己真的大意了。

    “人有失足马有失蹄,就是能看顾着他平安长大成人,都是大功一件。”风云拍了拍风起的肩膀安慰道。“不过,他是怎么变成哑巴的?”

    “老大,他是正常人,此事,说来话长!”回首,看了看山庄外围的人都在各自嬉笑怒骂,并没有注意到这边,风起道“老大,你先回去吧,在哪个栈,晚上我来找你!”

    “徐记,天字号!”风云也看了看不远处的众人,然后,往县城走了。

    “呵呵,果真是个胆小的,听说李家寨子杨家在找长年,这人居然想一个人去做工。我告诉他前面有狼豺虎豹,吓得掉头就跑了!”远远的,风起边说边回到外围人群中。

    “找什么工,我听说,昨天河包县码头就很热闹,一趟龙舟下来,就挣了一百两银子。还不如找个龙舟队好好练练,一天就挣几年的银子了!”有人大声笑道。

    “你呀,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那龙舟也是有钱人家玩的,普通老百姓,还记挂着一家老小的肚子填不填得饱呢!”旁边一人摇头叹息。

    “说起来,我都有好些年没去过码头了,都不知道长什么样了?”风起看众人谈得开心,略为遗憾道。

    “这还不简单,黑二哥,晚班又不是你当值,去玩一趟回来也就两个时辰的事儿!”对普通人来说,几十里山路到县城,要走一天,但对飞檐走壁会轻功的人来说,也就是一盏茶的时间。

    “行啊,今晚不当值的兄弟几个,谁要去玩,今晚我请?”风起一听,就像久闻腥味的猫,连忙问道。

    “算了,算了,不好那一口,黑二哥,你自己去吧!”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摇头,没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