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七十六章 神出鬼没-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小说

    “小女娃,你折腾什么呢,这是?”杨子千一直觉得就是劳累命,无论是在现代打工和做*还是在这西宋。不缺吃穿的她,想着明天就是端午节,带着夏雨到山庄旁边的竹林里捡了好些楠竹笋壳,拿回家来,洗洗涮涮,下锅煮了,又晾晒在毒王晾晒药材的架子上,引得老毒王揣摸了半天都没弄明白,不耻下问道。

    “前辈,我做好吃的!”杨子千卖着关子。

    “杨姑娘,这是你让准备的糯米、腊肉、红豆、糖”说话间,山庄负责送食材的大婶在门外喊道。这个院子,她从来不敢跨进来,大家都说,沾上毒王的东西,身上都带毒。亏得这杨姑娘住了两个多月了还能好好的活到现在,真是福大命大!

    “谢谢婶子了,高大,去,将东西提进来!”杨子千很高兴,虽然是寄人篱下,但这林正还没有虐待她们。要什么给什么,下人们也是恭顺有礼。

    “就这些东西,你做好吃的?”毒王看着高大提进来的篮子里的各种食材,最是普通不过,这小女娃,还能变出什么好吃的出来“那什么时候能吃上啊?”

    “明天早上!”杨子千看他满脸期待的样子,着实觉得好笑,这和一个贪嘴的孩子有什么两样。都说老还小,老还小,这毒王,年龄大了,性格孤僻,虽和自己小心眼的较着劲,每每要为难她都像是一种乐趣,这种感觉甚是可亲!

    一听是明天早上,毒王只得怏怏回了屋。

    “对了,还差两样东西!”看着这一篮子食材,杨子千想着,这屿岈山庄终年不种谷子,没有谷草可用啊。不行,得上山去找一些荆草回来。

    “夏雨,我们再出去一趟!”想到做到,立刻起身。

    “四姑娘,弄这个木材做什么?”在山庄外不远处,夏雨奉命割了不少荆草,然后,又让用刀挖这个叫什么黄荆的木材疙瘩。

    “有这个煮着更香!”杨子千看夏雨用刀一点点的去除木材的硬泥土有些费力,自己也蹲下身子帮忙扒拉着,早知道,在山庄找一个锄头过来。不过,那土匪窝一样的的山庄,最多的可能是刀剑,种地的锄头,怕只有花园里的苗圃工人才有。

    累了一下午的杨子千回到小院子,又是泡米,又是切腊肉,里里外外的,自己一手操办了。夏雨真的不如春兰,这些活儿,就算她说上几遍,做出来的效果也是难以入目的。索性,杨子千动手不动口了。

    “这样包”草草的吃过晚饭,杨子千就在油灯下教着夏雨。边说边指挥,好不容易才完成一个。

    “这叫什么?”夏雨拿着这个差不多有一尺长的笋壳里包着米的黑糊糊的东西,问道。

    “这叫粽子!”粽子有无数种包法,口味更是层出不穷,千奇百怪。杨子千不知道西宋有没有流行端午吃粽子的习俗,想着赛龙舟都出来了,这粽子是它的附属品,也该流行的。

    “没见过!”夏雨不得不承认,这东西,自己确实没见过。

    “这只是其中的一种包法,还有包三角形的。”杨子千示意她放下,又拿起一个笋壳:“按这种方式包出来谷称马脚杆,你看,像不像马儿的脚啊?”夏雨是尼姑庵出来的人,她不知道这些习俗也是情有可原的。

    “嗯,还真有点像!”好吧,你说像什么就是什么,关键是,你确定能吃,确定好吃?毒王那家伙,从泡米那会儿起都来瞅过好几次了,别让他失望了才好!

    “去年我就想包粽子了,在码头事多,没空闲来做。今年在这山里,什么热闹也看不了,就做点吃的解解馋吧!”杨子千边包边道。

    “四姑娘,阿河的伤,快痊愈了吧!”夏雨道:“他这次受大罪了,也怪我当时太太意了!”

    “是受了不少罪!”杨子千想着,从受伤到现在,夏雨这才问伤情,是不是有些迟钝了?“这事也怪不了,你又不是他的贴身护卫,再说,谁会料到会有突然袭击呢,那些该死的人,居然用喂了剧毒的刀子,这是将人往死人整啊!姑奶奶什么时候跟他们有仇了?”

    姑奶奶,我还真就是那位主子的贴身护卫,幸好遇到了毒王,要不然,自己这条命也要交待了。人家跟你没仇,跟那位,可是不共戴天的仇!夏雨低头,边用荆条缠着粽子,边在心里回答道。

    “唐僧师徒取经,经过九九八十一难修成正果。阿河这次,也要受九九八十一天的罪,就快罪满获释了!”杨子千算着时间,自己在山庄关禁闭的日子总算快完结了。

    “四姑娘,等阿河好了,我们是回寨子,还是去码头?”夏雨一直觉得疑惑的是,风云的人,按理早该到了,怎么着,也该比别的人马早到啊。这会儿,还没见人影,却先招了人眼!

    “去码头,然后去府城,最后的目的是洛城!”今年真是出师不利!出门就遇到了事儿,在这山庄要耽搁差不多三个月时间,一年之计在于春,这个春天啥事也做做,就做了保姆!希望接下来霉运远离,好运快来。

    去码头,去府城,还去洛城!带着阿河一起去?夏雨真想问出声,努力咬着牙,真是哪儿热闹往哪儿凑,接下来的日子里,自己和高大等人,得十二分小心了。

    杨子千精心做的腊肉陷、红豆陷的粽子加了黄荆疙瘩小火煨了一个晚上,在端午节这天早上,让毒王过足了瘾。

    “好吃,真好吃!”抚摸着肚子,毒王离开了桌子。

    好吃,就怕不好消化!杨子千在心里翻着白眼道。不过,这毒王擅药理,自己找点什么草草药药吃了就好了,这事儿,犯不着她来操心。

    “怎么样?今天还是没动静吧?”码头茶楼里,老十转了一圈,问道。

    “没有,都快晌午了,估计,今天也不会出山了!”十一略松了一口气。

    “在码头周围转了一圈,人数不少,看来,能不能平安的走出河包县都是一个难事!”与十一的轻松相比,老十更是感到压抑。

    “又增加了不少?”看老十那张晚娘脸,十一头皮发麻“到底都有多少路人马啊?那几位,现在目标倒一致了!”

    “没办法,哪朝哪代不这样?”老十小声的说道。这些话,本不是他们该说的,但,这会儿,权当解闷了“从*岁就开始布下个局,没想到,还好好的活着长大成人,你说能甘心吗?”

    “是啊,一年年的长大,个个都成了对方的眼中钉,这会儿,最大的威胁出来了,倒是团结起来了,全都往这儿赶!”十一看着窗外“最该来的,却还没有到,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龟速了!”

    “十一,你小子说他坏话吧,小心挨打!”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那道熟悉的身影,老十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一惯神出鬼没,指不定,我们回到栈就在屋子里等着呢!”

    “老十,你别说了”十一缩了缩脖子,想着回信上的两个字,这次,兄弟俩的任务没完成,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样的惩罚。

    “怕什么,伸头是一刀,缩头还是一刀”老十这会儿倒硬气了:“再说了,这会儿,他也是孤掌难鸣,没有可靠的人可用之时,还得我们兄弟一起护送回去。反正,这头上的家伙还能扛一段时间!”

    “也是,他来了,才知道这儿的水有多深,才能体会到我们多么不容易!”十一心里害怕,嘴上,也给自己壮着胆!

    “幸好你今天采买的菜足够多,看看,满堂红就没停过,都翻了两次台了,外面还有人排队!”二妞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逮着机会回到屋子喝了一口水,对一旁的杨子强道。

    “是啊,我头几天就听人说今年的龙舟赛会有外县的来参加,而且,看码头人来人往的也增加了不少商,就计划着多买了。”杨子强并没有居功自傲,而是由衷的赞道:“说起来,半个月前你就多招的几个小伙子打下手还真有先见之明!”

    “呵呵,我呀,也是跟着四姑娘学了一时心软,这四个人,说是做生意亏了本,没盘缠回乡了。求打打短工挣几个。”二妞又喝了几口水道:“四姑娘常说,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看着他们,就想到当初的我们母女。相信四姑娘在这儿,也赞同我这样做的。虽然说才开始有些笨手笨脚的,看,才几天功夫就熟悉了,这会儿,还真派上用场了!”

    “那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天大家伙儿都累了,我去厨房看看还有什么吃的,晚些时候打烊了,做点好吃的犒劳一下大家!”二叔去府城前交待过,这码头,他要当自个儿的事来做,该做主的就做主,这种收买人心的事,妹妹在店上是经常做,他不妨也学学!

    “好,我去给大伙儿说去!”四姑娘说过,要激发大家的积极性,像吃好的,发红包等这样的好事儿,当然口口相传越快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