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七十五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

    “庄主,您要不进去看看?”累不累啊,一早一晚,天天都要到毒王的小院来逛一趟,有好几次就要抬手敲门,却又放下了。

    护卫都数不清这是多少次了,还是踌躇不前,毒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要又可怕了?自己这些虾兵蟹将从来不与这老怪物打交道,难不成,庄主还忌惮他?看看,多可怜,想进去,又不敢!

    回头,瞪了护卫一眼,转身,又回了自己的院子。

    这些护卫,都是爷爷离开前亲自给安排的,武功或许比大丁子好,可是,远远没有大丁子有趣。那小子,虽然有时候木讷,但,能知道他想什么!这些人,就是他的影子,却什么也不懂!

    进去?进去干什么?

    自从把刀架在杨子千的脖子上后,他就知道,这丫头,恨他入骨。这会儿,虽然毒王在为她的家人疗伤,但,祸起他林正。无论怎么弥补,这道伤疤是永远留下了。

    再说,进去了,还能说什么?

    爹居然三番五次的警告自己,看来,他是多疑了,自己和她,再没有任何牵绊!

    进去了,最多被她翻两个白眼,再针锋相对的说上两句话,最后,还会被毒王毫不留情的撵出来。

    说起来也怪,这老毒物,最是六亲不认,也不知道哪只眼看顺了那丫头,答应治伤不说,是乎还很乐意。

    “我说,小女娃,这东西叫什么,还真好吃,要不,以后天天早上都给我做这种吃的?”放下碗筷,毒王抹了抹嘴,提着要求。

    阿河病情好转,杨子千心情也不错。昨天让山庄的人送来了面粉,又让高大砍了树棍当擀面杖,抓了夏雨高二当壮丁,天不亮就做水饺。得,这一大早晨的功效,换来的是老毒王的满口称赞和天天用膳的要求。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杨子千几乎要跳起来了。

    “前辈,这东西,好是好吃,太费神了。要天天做这玩意儿,帮阿河疗伤时我都不能给您打下手了。而且,再没闲功夫做各类好吃的菜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杨子千就地取材,山庄的人送什么就做什么,偏偏做的菜都是现代口味的,很是合了老毒物的胃,对此是赞不绝口。当下,杨子千抓着重点道:“偶尔吃一两次还行,要天天做,就得、、、、、、、、”

    “行,行,偶尔做来吃就行了!”一听不能吃其他的菜,毒王连忙妥协。

    收拾碗筷的夏雨努力憋着笑,谁会想到,江湖上传得神乎其神的一代毒王,被一个小丫头的饭菜收服得妥妥贴贴的。说起来,这杨家四姑娘,当真是进得灶房,出得厅堂,会做生意会做菜。在李家寨子,以往是月娘做饭菜;再后来请了厨娘,还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这两个月的日子里,自己和高大兄弟,也搭着毒王和阿河享了不少福。一些平常的菜食,经过她的手,就变得味鲜无比。这样能干聪慧的女子,难道那位能看得上。

    两个月的朝夕相处,那位肯定更没有后悔自己舍已救她吧!

    好是好,就不知道,回了宫,一个曾发誓“男人和牙刷不能共用”的人,将以何种身份留在他的身边?

    罢了,想这么多干什么,自己还是想着,怎么样才能平安将人送回宫门内吧!

    唉,以上次交战的情形来看,风云的消息是得到了,但,尾随而来的各路人马也是势在必得了吧!只不过,风云将会何时亲临呢?以他一人之力,怕也难保这尊泥菩萨过河!爹爹派来的人手,到时候,还得跟上出一把力才行!

    想到此,夏雨再次看了看毒王的屋子,那位,这会儿,也该吃完早饭了吧!

    “阿河,你吃完了吗?”夏雨正想着,就见杨子千推门而入!

    空碗递给了杨子千,微笑着点头!

    “呵呵,我知道好吃,毒王还让我天天做。还有二十多天,你就可以痊愈了,天天做太费神了!”接过空碗,看着脸上终于有点正常人的样子的阿河,杨子千感觉自己活过来一般!“阿河,我们出了山庄,你就暂时在码头上或者去庄子山养着。我和夏雨他们一起去府城。唉,在府城也呆不了多久,就该起程去洛城了,三哥秋上要赶考!”

    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她。

    “你说你要跟着我去府城还是洛城?”杨子千问道。这种自问自答的游戏,说起来,也挺不好玩的:“唉,阿河,要是你能写字就好了,不能说,能写也不错!有时候,我都猜不到你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拉过杨子千的手,这人,最近拉手的频率很高,高到小情人拉手的地步。杨子千有些恼火,看吧,就说不能纵容,这只是两个人,要在外人面前还拉拉扯扯的,她还要不要名声!

    手心传来一阵阵*,杨子千回过神,看着自己的手心,这人在干什么?

    写字,当杨子千反应过来,阿河是在她手心写字时,不再是惊讶了,而是惊喜!

    “阿河,你真的会写字?”杨子千顺着阿河的笔画看过,写的是:“你去哪,我去哪”这话,让杨子千一下就蒙了!完了,这人,真的粘上他了。

    “可是,你以前不是连府城都不想去的吗?怎么会愿意跟着我去洛城呢?那可是天子脚下,很大很大,人也很多,你不怕吗?”杨子千为了摆脱这种说不明道不清的关系,尽量隐讳的劝他放弃。

    “不怕!”又写了两个字,杨子千心里那个苦啊。

    “对了,阿河,你是什么时候学会写字的,你能写多少字?”虽不会说话,但能写字,真要跟着去,也可以找个合适的机会安置在某个岗位上。

    “夫子!”两个字,让杨子千明白过来:“噢,你跟着夫子学的?”是啊,都说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当宫学流神,有一个秀才夫子在身边,耳濡目染,总会写上几个字。想着那些年,他抱着小五还看书,不过,那书,似乎是拿倒了的。奇怪的是,写的字,居然没有颠倒!

    “你会写字就好办了,往后,有合适的工种就能让你做了!”杨子千由衷的夸奖道。“你休息一会儿吧,我出去了!”说完,端着碗出了屋子。

    不是我要骗你,是没办法的事。在以前,我宁愿呆在李家寨子做一个农夫,可是,别人都找上门来了,我还呆在那儿,只会给杨家带来杀身之祸,远离河包县,才是最安全的。府城也好,洛城也罢,早晚是要经过的,该来的,避也避不了!看着杨子千出去的背景,慕容轩在心里给她道着歉!

    知了的叫声越来越多,天气一天天炎热,在河包县,老十和十一,又休养了两个多月了。

    “老十,那位主子怎么还没出山?”密切注意着那条出山之路,别说人,连飞鸟都少有经过。“那次不会废了吧?”十一略为担心。兄弟俩一次出师不利,次次出师不利!密信传给云老大,回信只有两个字:笨;等!

    好吧,自己是笨,也只有等!等那位出山;等云老大亲自前来!

    也好,有他坐镇,就算有什么闪失,也由他来扛!

    “云老大没来前,那位不出来才是万幸!”老十眯了眯眼道:“你没注意到吗?这条山路附近的酒店栈的生人这几天越来越多了!”

    “不会吧,都冲他来的?”嘴上说不会,心里比谁都明白,连府城调遣过来的禁军都能混进来,这人来人往的平头老百姓里,谁知道会有多少人虎视眈眈盯着呢。

    “两位倌,你们的好茶来了!”店小二边沏茶,边讨好道。这两位可是他的财神爷,天天开门就来,打烊才走,而且,都是好茶,银钱也给的痛快!这样的老顾,可不多。这临窗的位置,就专给两位留着了。

    “小二,我看最近县城的人气越来越旺了,就连你的生意都好了许多?”十一状似随意的问道。

    “可不,倌,我们这河包县,五月初五,有龙舟大赛,热闹场景比之去年更胜一筹。好多外地商经过,听说有有热闹看,都住下不走了,准备看过龙舟再走!”小二满脸喜气,洋洋得意。

    “这离五月初五还有些时日呢?这么早?”这理由,有些牵强了!

    “差不多吧,今年听说还增加了外县来的几个龙舟队的比赛,码头商家出的银子比去年都多,想必五月初五当天更是热闹非凡呢!”来吧,越来得多人越好,这河包县,最近两年的生意比往年好做多了。

    人多,热闹!

    老十和十一,双双对视。

    人越多,越热闹。但是,闹热不是人人都能凑的!希望,那位主再窝在山里过一段时间,最好,把这次热闹过了,云老大来了再出来。又或者,宁愿带着云老大再去一趟那个该死的山庄也成,千万别出来凑这个热闹,要不然,凭自己兄弟俩的本事,又没个心腹可用,这担子,可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