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七十四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完结篇

    高大兄弟俩在门外听得里面叽哩哇的说话声,也听到了惊呼声,但,都在夏雨的阻止下没敢入内。

    “高大,你们兄弟俩进来搭把手!”一个时辰,不多不少,杨子千在毒王的授意下喊道。

    “四姑娘,阿河没事了吧?”将人抬*,忍不住问道。

    摇头,她也不知道这算有事还是没事?不过,好像自己确实有事了。

    毒王一直在夸阿河毅力强,说可惜了,经过九九八十一天的浸泡后,他身子会对所有的药物倍加敏感,不再适合做他的传人,言外之意,倒比较看好杨子千。

    开什么玩笑,自己可不喜欢江湖生活。都说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自己还没在江湖飘呢,这喂了剧毒的刀就来了,这样的生活,一点儿都不好玩。

    不管了,最后就以说过的赌注,让她和阿河成亲好好过日子为由逃出毒王的手掌心。

    接下来的日子里,杨子千就成了毒王和阿河的全职保姆,因为,老毒物根本就不要夏雨三人踏进他的屋子半步。三人真正的是只在外面打打下手。

    而每隔三天的汤药浸泡,杨子千就陪着阿河一起艰难的渡过。

    “阿河,你受了这些罪,有没有后悔救了我?”这天,浸泡下来,杨子千递过一碗熬的浓浓的黑乎乎的药,一边问他。

    接过药碗,仰头,“咕隆咕隆”几声,一碗苦药下肚,将碗递给杨子千时,阿河摇头微笑。

    “唉,今天才二月十六,你还要受好久的罪啊!”杨子千都想扳着手指算了。痛苦的过程总是那么漫长!

    准备将碗放到桌上,不想,手却被阿河拉住了。

    这些日子,她拉阿河,阿河拉她,这手拉手的事情多了去了,可是,都是在阿河最痛苦的时候,这时候拉她的手,难道伤口痛,周身刺痛?

    “阿河,你怎么了?”杨子千连忙转身,问道。

    拉着杨子千的手快速的放下,然后,他在怀里摸了好一会儿,拿出来一个布包。

    这是要干什么?付她工钱?

    一层层的翻开,两只木簪赫然在里面,只不过,一只是半截!

    拿起那只完好的,仔细看了看,微笑着递给杨子千?半截那支,珍宝般的包好,又揣进了怀里。

    “送我的?”杨子千想着,这是感谢礼物。

    呀,不对,哪有送人簪子的,除非、、、、

    “噢,是送给夏雨的对吧?”杨子千一手接过,看了看,知道这是上次孙老爷来料加工的上等木料。看来,这簪子是早就雕好的。“真好看,等一会儿,我就给夏雨送去!”

    说这话时,心里,居然有一点点遗憾!

    我去,这是什么情绪?醋瓶打翻了,还是连一个丫头都比不过的失落?

    悄悄的将这种情绪掩盖,杨子千转身准备走出去。

    阿河,又再次将她拉住了。

    “怎么了,还要说什么吗?”也是,送东西,总要表白的。

    摇摇头,指了指簪子,又指了指她的头。

    “啊?你的意思,是让我戴上?”这次,不是失落,而是意外了。

    阿河重重的点了点头。

    “可是,无缘无故的,怎么会送我簪子,再说,这东西,是不能轻易送人的!”杨子千心里暗自跳跃了两下,看来,来西宋久了,也寂寞了!“不逢年过节的,我也不好意思收你礼物不是?”

    慢着,逢年过节,今天是什么日子!

    二月十六!

    噢,今天,是四姑娘杨子千满十六岁花季的好日子!

    要不是阿河替她挡了刀,这会儿,说不定是她的多少个忌日了,又或者,躺在这张床上的就是十六岁的她了。

    “你送我的生日礼物?”回过神的杨子千,惊喜的问道。

    总算是想起来了,阿河微笑点头。

    能记得自己生日的,都是爹娘和兄长们,没想到,阿河,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奴仆却用心的记住了。

    而且,这簪子,不是今年雕的,更像是去年雕的。

    是了,去年及笄,她收到了临江铭满堂红姑娘小伙们的很多礼物,而独独,阿河没有送她东西。后来,发生了徐家的事,自己一个人气得跑到河边哭骂时,身后跟着她的,是阿河!这么说,他早就做好了,只是没敢送给她。

    难道,阿河,真有那样的心思?

    杨子千想到此,疑惑的目光,直视阿河。

    和往常不一样,阿河眼里,没有半分的躲闪和疑迟,带着几分微笑,几分宠溺,大胆的回视着她。

    这、、、、、、、

    “这个簪子真好看!”杨子千拿着的,仿佛不再是簪子,而是千筠重的负担!

    收还是不收?

    收吧,相当于是鼓励阿河,自己真和他绑一辈子了?

    不收吧,还不得深深的打击伤害了他?

    这会儿,他还是病人,以后,还有漫长的疗毒过程,让他一下子失去了信心,还怎么给他鼓劲打气?

    总不至于说,过河就拆桥吧,人家救了你,还没痊愈,你倒好,就活活断了他的生路!

    更何况,老毒物那儿,说不定,还得靠阿河这个挡箭牌来撤退!

    罢了,且收下。

    想到此,杨子千就把簪子揣进了怀里。

    不是戴头上,是揣身上!

    总之,她是收下了。

    阿河心里,是满满的高兴。

    如果,注定是一辈子奴仆,他还不敢送出这支木簪子。但,如今的形势看来,自己*得不得不出面了。

    如果,有朝一日,他得以回宫,定要拼尽全力,赢得父皇赐婚,娶她做自己唯一的妻子,而不是妃子!

    想到此,阿河的脸上,笑意更浓。

    杨子千偷偷瞄过,果然,这家伙,什么时候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看看,小心思得逞,脸上多么得意。

    且让你偷着乐一段时间吧!

    天大地大,病人最大!

    还别说,这些日子,虽然受罪,这家伙脸上的表情,比以往七八年都丰富!

    终于一改往日的平淡,也学会笑了!

    “今天是你们兄妹的生日,唉,也不知道阿河的情况如何了?”府城,杨大年吃过晚饭,长吁短叹。

    这府城的宅子有些大,回府城,老二立马买下了六百亩的庄园,随后,又收到了谢师傅商队送来的芋子种,这会儿,庄上,都在秘密的种植了。这一切,都是四丫头操持的,她人,却没音信,也不知道,在那土匪窝里,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欺负。

    “爹,放心吧,妹妹会没事的!”挨着老爹坐下,杨子森安慰道“我和妹妹是双胞胎,她要有事,我会感应到的。”

    “但愿吧!”转身,看着老三,杨大年道:“说起来,咱们家,还靠着你和四丫头。你努力读书考了功名;四丫头拼命挣钱养家置办产业。”

    “爹,瞧你说得”杨子森笑道:“我们这个家,靠的可是每一个人的努力!大哥在家管着庄稼;您负责修房;娘和大嫂要照顾小五、小六和光远;二哥二嫂在这儿挣着产业。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努力,每一个人,都在为这个家出力!”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们杨家,能光宗耀祖,还得靠老三你!”杨子林插话道:“今秋,你又得上洛城考试,听说,那可是一件让人脱层皮的难关,你年纪又小,可受得住?”

    “没事,没事,正因为我年轻,比我那些同窗更有精力!”要体力有体力,要能力有能力,要精力有精力。杨子森想着那些同窗,有四五十岁都当了爷爷的,还不得为家事所累;再有,如徐家大少爷般的年轻人,听说都在谈婚论嫁,少不得分了些心思。自己才十六,家和万事兴,爹娘身体健康,家业蒸蒸日上,万事俱务,只待他夺得状元,再为杨家锦上添花即可!

    是的,状元这一位置,他得拼着全力坐稳了!

    “说起来,老三上洛城赶考,到时侯是你陪着去?”早几年,杨大年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走出广源镇,走到河包县,更没想到,在这偌大的府城,居然有房有地。

    “估计,到时候,妹妹会陪着他去!”杨子林回首,看了看自己院子里灯光下的人影,想着,珠儿这几日在呕吐,八成,是怀上了,到秋上,他更愿意亲自守在她的身边。“我们在洛城也有一个大庄子,依妹妹的意思,秋上,这边的芋子收了,就运到洛城去,要将那个庄子也一起种上。而且,她和孙家老爷还有着生意往来,洛城,她很熟悉了!”不得不承认,跟人打交道这事儿,自己堂堂男儿,还不若妻子珠儿玲珑有余,更不要说妹妹那个小精录了。

    “我都十六了,爹,二哥,你们怎么还把我当小孩子!”不就是洛城吗?杨子森想着,让爹或者二哥陪着去也是可以的,偏偏,委以重任的,还是比自己小那么些时候的妹妹,说起来真是一件丢人的事啊!

    “老三,这些事儿,你不用操心,专心读书就好!”杨大年抬手阻止道:“如果四丫头跟你上洛城,我更放心,什么事儿有她打点,断不会错的。”以往,在李家寨子,只是农家小户,再后来,当了老爷,家大业大,在河包县和徐老板;在这府城,和隔壁邻居宋老爷打了几次交道下来,杨大年觉得,应酬也是一件很累很有讲究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