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七十三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出去,我不想说二遍!”毒王横眉冷对,怒视高大兄弟。

    早知道这老毒物脾气怪,夏姑娘也提点了多次,高大兄弟三步并作两步跑出了屋子。

    “前辈,我?”回首,看着坐在热气腾腾中光着上身的阿河,杨子千有种窥视的感觉,虽说公众场合也见过不少这种不讲文明的男子,但,这是万恶的西宋,自己脸皮厚,阿河可能都会不好意思吧。

    “别啰嗦,小女娃,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能受得住我这药汤浸泡的人才会活下来,一旦药效发作,不听话乱动,就会全身筋脉尽断而亡。”毒王边掏出一把银针,边道:“这是老夫第三次治疗这种毒,前两次的人都死在了浴桶中,这小子能不能坚持下来,你得在身边时时看着,否则,还不怪老夫本事不到位?”

    什么,这么严重?

    杨子千瞪着大眼看着阿河,不知道阿河是因为她害羞还是因着药汤滚荡脸果然红透了。不过,人命关天的大事,自己还真不能马虎了。

    “前辈,我能做什么?”杨子千连忙上前站在浴桶边问。

    “我每扎五根银针,你记得往浴桶内添这些药粉,记住,顺序都放好了,可不能乱了套,也不能记错了数!”老毒王指着浴桶边一字排开的一瓶瓶药粉。

    “是,子千记住了!”这不是脑力劳动,也只是手脚活而已,还好自己能胜任。

    “还有,记住了,劝这小子千万忍着,别乱动!”毒王边说,边将一根长长的银针扎在了阿河先前的伤口旁。

    “阿河,前辈说的话你可记住了?”见阿河身子微动,杨子千连忙蹲下身子,看着阿河道:“阿河,你虽然不能说话,但我知道,你是一个坚强勇敢聪明的人。你受的这些罪,都是因为替我挡了那一刀,所以,这次,无论如何,也得忍住了,好好的活下来,要不然,这一辈子,我都会有心理阴影,都会觉得欠了你一条命!”

    阿河看着杨子千,这个他愿意舍命救护的女子,她如母妃一般心善。其实,从头算起,她杨子千并没有欠自己什么,无论是从毒恶的人人牙子手中买下自己;还是这次挡刀事件,本都是他该得的。

    想到此,忍着身体慢慢传来的各种刺痛,努力向杨子千眨了眨眼,微笑点头。

    “我就说嘛,小女娃,难怪你哭死哭活的要救他,原来是这小子替你挡了毒刀。啧啧,你都在外面惹下过什么祸啊,让人这么想置你于死地?”毒王看着银针慢慢变色,再慢条斯理的拿起第二根扎下:“也幸好是这小子受了,要是你挨了这一刀,就算我能救,注定你也是死在浴桶中的第三人!”

    这话,可真难听!杨子千心里有些愤怒,却是敢怒不敢言。他说得或许真没错,要自己挨了一飞刀,坐在浴桶里的实验品就是她了。

    “不过啊,小女娃,老夫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这小子这次能活下来,你也就别东想西想了,赶紧的嫁给他得了。像这样有勇气,有毅力,又坚强舍命求你的男人可不多!”见杨子千看着自己,老毒王一改毒物本性,做起了月老。“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这还没成亲,就愿意为你去死,这样的人啊,值得你嫁噢!”

    要嫁你嫁啊!杨子千真想凶他一句,到底不敢言。

    这老毒物,不好好的疗伤治病,就喜欢开涮她。嫁与不嫁的,嫁什么样的男子,这些话题早在初高中的宿舍熄灯时三五个死党就会憧憬,这会儿听起来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对于传统的西宋之人,阿河可千万别听进去了。

    就算他听进去了也无谓,以他一个奴仆的身份,也知道大小轻重的,断不会真有什么心思出来。想到此,杨子千就大胆的看向阿河。

    一双忍着剧痛的眼睛,对上她的双眼时,瞬间换上了坦然和包容,还有一丝丝宠溺。

    不只一次见过阿河眼神的怪异,杨子千心就那么不小心的撞击了一下。妈呀,他不会,真有那心思吧!

    杨子千真想拍手抚额。

    “小女娃,别愣着,老夫马上扎第五根银针了,添药!”嘴上和手上,都没有停止:“小子,忍住了,这一针扎下去,能受住了,就算是阎王殿路前调转了过身!”

    杨子千被毒王一吼,激灵灵的打个寒战,回过神,抓住挨着浴桶最近的药瓶,待银针一扎下,连忙往里添药。

    瞬间,药汤颜色由先前的赫色变成了鲜红色,满目鲜红,让杨子千都忍不住后退。

    这,太像血了!

    “忍住了,小子!”毒王拍了拍手,看着五根银针在伤口周围颤动,只一个劲的叮嘱阿河。

    “前辈!”杨子千几乎想要大叫,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却还是指着阿河喊出了声。

    “没事,他头上,身上冒出的热气比先前药汤的大几倍,伤口的剧毒才能*出来,这是最难闯的一关。”毒王边说,边看着杨子千道:“小女娃,我们俩打个赌,看这小子能不能熬过这一关?”

    赌?有用人命来做赌注的吗?杨子千真想问他,你是毒王还是赌王?

    “这小子能熬过这一关呢,你就快快的嫁给他,回去过你们的好日子。要是没熬过,小女娃,你也不用伤心难过,住后,就陪着老夫,老夫收你做关门弟子,你再好好的学了这疗伤制毒的本领,今后,再遇到这种毒时,或许不用费这么大的神就能治好了!”边说,毒王边向杨子千伸出了橄榄枝。

    我去,这叫什么赌?

    合着,胜与负,都与这毒物无关,怎么着,都是将我杨子千卖了的感觉!

    “啊!”

    这一声,不是别人发出来的,而是阿河拼劲全力发出来的。

    近八年的时间里,杨子千可从来没听到他吭过一声!

    痛苦的脸上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水蒸气,如雨水般滚落。

    “阿河!”看着这场景,不用说,他该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阿河,你要坚持住,你要熬过来!”杨子千上前,蹲在浴桶边,一把抓住阿河欲动的双手,紧紧的抓着:“阿河,你听到了吗?刚才前辈和我打赌了,说你要熬不过这一关,我就得一辈子跟着他困在这小屋子里跟那些花花草草、瓶瓶罐罐打交道。你是知道的,我不是一个坐得住的人,我喜欢往外跑,我喜欢去各地折腾房子庄子,我更喜欢挣很多很多的钱。如果一辈子在这儿呆着,我会闷死在这儿的。他说了,你要是能熬过,就让我们一起回去过好日子。到时候,你要是愿意娶我,我也愿意嫁给你,你还护着我,陪着我,我们就可以携手走遍天下, 挣很多很多的钱,做人间的一富翁!”

    阿河一把反手将她的手紧紧的抓住,然后,再没有半分动弹。

    看着阿河痛苦欲挣扎,杨子千这会儿脑子里一片桨糊,只一心想着他能忍住,他能熬过来,不管不顾,一长串的话顺溜溜的*隽丝凇

    直到被阿河一把紧紧抓住,她才回过神,想着,刚才都说了什么?

    老天,好像,自己把自己给卖了!

    咬咬牙,看着阿河脸上汗水依旧,眼神却不再似刚才那般慌乱痛苦,杨子千打掉牙齿和血吞。

    善意的谎言,有时候也是一副良药不是!

    管她刚才自己说过什么,一切等他好了再说!

    他为奴,自己为主,自己不敢口,就算他有心,他未必就有那胆!

    其实,说起来,来西宋,就没想过要嫁人!

    老爹背着自己订下了徐家,结果,八字还没一撇,就感谢徐家那没脑子的小姐搅黄了。

    眼下,大哥二哥,连着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大丫二妞他们都成亲了。自己的亲事,成了老娘的心病。真要嫁人,嫁给谁?

    嫁一个高门大户,然后三从四德?

    还不如,嫁给阿河这样的光杆司令,招赘入门!说实话,现代各种权钱交易,灯红酒绿的*,爱与爱过,相差一个字,却总是隔着一个曾经,恋爱与婚姻,就是两个不同的游戏。如果,阿河对他,不是主仆的忠诚,而是男女之爱,不能说话又何妨!

    手上被抓住的劲道越来越小,真到,慢慢的滑落!

    “阿河!”一门心思的想多了,感觉到阿河的变化时,杨子千这才惊呼。

    “没事,小女娃,看来,这人,你是嫁定了!”毒王边说,边操起另一根银针“第一关,也是最难熬的一关,这小子福大命大,不仅捡回半条命,还赢得了你这个精灵鬼做媳妇,划算!”

    “前辈,你是说,阿河他熬过了一个大难关?”杨子千没有听老毒王说什么,只听清了福大命大,惊喜的问道。“可是,阿河他好像有些不对劲!”

    “是啊,这个大难关居然还真有人熬过来了。老夫还以为,这疗毒的法子不对呢!”一针扎下去,阿河由刚才的昏迷状态,瞬间就清醒了过来:“没有不对劲的,看,这不还你一个活生生的夫婿了!小女娃,别只顾着兴奋,赶紧的,准备添第二瓶药了!”说话间,又是三针扎了下去。

    ------题外话------

    昨天朋友到家,电脑被一群小朋友霸占到11点,被迫断更,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