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七十二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

    “小女娃,再不开饭,我要把那小子丢拎到院外了。”一脚跨进灶房,毒王*道。远远的就闻着香味,这丫头,却久久不来请他吃饭,难不成自己在这儿偷嘴?

    “马上就好,前辈,要扔你还得先吃饭,吃了才有力气不是!”杨子千连忙迎了上去,讨好的拍着他的马屁,将人拉到了小院的饭桌前。一边朝厨房喊道“夏雨,那鸡腿也别砍了,直接拿个大些的碗给前辈端来。”

    “这还差不多!”毒王显然很得意,大鸡腿给自己留着,算他还有点尊老爱幼的良心!

    “前辈,他们兄弟俩留下来专门伺侯阿河,夏雨帮我做饭打下手,你看行不?”看毒王撑了个肚儿圆,连忙向他请示。

    毒王是什么人,火眼精睛,一眼就看出,这三人都是好手。皱了皱眉,也是,有钱的大户都要请护卫,这丫头身边有两三个人也正常。

    “我不喜欢人像苍蝇一样围着。拉屎拉尿什么的让他们去做,其他时候,只希望看到你一个人就够了!”毒王想了想,随便找了一条理由打发了。这辈子什么爱好也没有,就那些坛坛罐罐,花花草草,要让这些习武懂行的人知道了,没收关门弟子也得泄露师门独门秘方!

    “是,放心吧,老前辈,子千还要给你做一日三餐!”不仅呆在你眼前,还照顾你的胃,所以,你得尽心治好阿河。

    “小女娃,这话老夫爱听!”虽然不挑食,不代表不会品偿美食。这丫头的手艺,算不上是人中高手,却是在山庄这些年来吃得最香的一次炖鸡,同样是炖,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什么,就一煮饭的妇人,居然住牡丹院?”庄主夫人回到屋里,听枝儿将大妞的来龙去脉了解了一遍,讥笑道:“这出了山庄,是靠了皇亲国戚还是傍了武林至尊啊?”

    “夫人,枝儿只听她说是跟了一家杨家大户”而且,还是最近几年才发起来的人家。枝儿在心里补充道。

    “知道了,你下去吧!”枝儿到底是从小伺侯在他身边的人,不看僧面看佛面,有些话有些事,不让她知道更好,当下打发了枝儿退下。

    “青莲,去给我把牡丹院的底都摸一遍!”枝儿应声退下不久,庄主夫人,一脸愤怒道。这青莲,是她的陪嫁丫头,身上功夫也不弱,人也机智。

    “是,夫人放心!”青莲从她身后走出,低声应答,转身,就出了内院。

    “什么人都尊重,什么人都热情,独独对我冷漠如陌生人,林正啊林正,我们在一起就是一个错!”看着青莲的背影,庄主夫人心里骂道:“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有什么心思,否则,定回威武山庄,让爹爹为给我讨一个公道!”

    “既然她拒绝了,也就不要勉强,只是,往后,用得上你的地方,请她尽管开口,我们岈屿山庄,定然全力以赴!”在内院的小道上林正和父亲就杨子千拒收山庄和银两一事讨论着。

    “是啊,听文管家说,她家人明天一早走,我想派几个人送他们,最近形势不好,敌我难分,顺便,也看顾着一二!”无缘无故的,这几个月山庄外围的人无端多了起来;引来了官兵,又引来了狼,连剧毒都用上了,这人,到底是惹上了什么样的仇家,而且,看样子,她自己都不知道。

    “正儿,你认识那姑娘?”林老爷看林正心思很重,随口问道。

    “呵呵,有过几次照面!”林正笑笑,是啊,每一次和她相遇,总有这样那样的事情发生,却又让她轻巧的避过了,可真是一个有趣福星高照的丫头。

    林老爷停下脚步,就看到了儿子脸上的笑容。一愣,这孩子,什么时候见他提到女人笑过?就是拜堂成亲那会儿,也是绷着一张脸,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紧张。可是,成婚这么久,别说抱孙子,听说进媳妇的房间的日子都少!想到此,老爷子似乎有些明白了。“正儿,你已是有了妻室之人,做事,可要有分寸,凡事,以大局为重!”

    与威武山庄联姻,过多的是老一辈人的原因,这媳妇娶回来,似乎儿子不满意,连着自己夫人,还有弟妹们都不太喜欢。唉,这事儿闹得!儿子可别再惹出什么事,让人兴师问罪!

    “爹,正儿知道!”一庄之主,吃一暂长一智,经历了几千官兵悄无声息的围讨,林正已经不再是昨天的林正了。

    “什么人这么重要?有过几次照面,就要派人保护?”听完青莲的汇报,庄主夫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我嫁到山庄这些年,可有派人保护过我?”

    “夫人,请听奴婢一言!”青莲看了看四周,向几个小丫环递了个眼色,几人悄无声息退了下去。“夫人,不管是什么人,反正都是,明天就走了。你更犯不着为自己添堵。”缓了缓,青莲为了将她的注意力转移,道:“听说,毒王小院子里,收留了一个身中剧毒的人,要九九八十一天才可治愈!”

    “老毒物那小院子的事,我没兴趣,不用给我说!”庄主夫人不耐烦的挥挥手,青莲识趣的闭嘴退下。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庄主夫人,注定又是一夜无眠。

    “多谢林庄主思虑周全!”送老爹一行出山庄,才知道,林正给他们安排了四个护卫。这样也好,万一有什么事儿发生,只大丁子一人怕是招架不住。自己昨夜里还想着,要不要请一些护卫呢。看看,多做善事必有益,这不,受恩之人上赶着还人情来了。“只是,爹和二哥他们要去府城,这些护卫大哥,怕要耽搁些时日了!”

    “无妨,他们都是我庄上的家生子,不是外来投奔的英豪,林老爷有什么需求尽管吩咐,您要觉得好使,就让他们长时间在您身边都行!”林正看向四人道:“你们兄弟四人,此后就跟在杨老爷身边,唯他命是从,不得有误,否则,山庄家法惩治!”、

    “属下遵命!”四人抱拳,声音洪亮异口同声回答道。

    “如此,就有劳四位大哥费心了!”杨子千向四人点头致谢:“往后,你们和大丁子一样,每月在我杨家支取工钱”不谢林正,却当着林正的面将他的人收编了,杨子千事后才觉得,自己这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送走了老爹和哥哥他们,杨子千回小院开始了正式丫头生活。无他,就因为老毒物只喜欢指挥她。大到帮阿河换药,舂药,小到帮他端茶倒水,捶背敲腿,将一个小丫头生活演绎得淋漓尽致,唯独只有煮饭做菜时,老毒物才不会大呼小叫的喊她。

    这人啊,真一个老怪物,折磨不死她就不甘心。

    “你可不能有怨言,人是你求着要老夫救的,现在倒好,我是十二个时辰都不能离开小院,随时要看他的情况。老夫受罪,你也不能闲着了!”指挥完了人,老毒王还理直气壮的解释。

    “子千不敢!”表面不敢,心里怨声载道了“只是,老前辈,您说的三天浸药汤,今天是第三天了?”

    “知道,知道”毒王扔过来一把药草:“去,让你那帮手把这药熬上两个时辰,火不要大也不要太小,更不能熄了。”

    既然他发话让帮手做,杨子千自然乐在自在,连忙把这事儿交给了夏雨。其实,杨子千觉得,阿河受伤这事儿,夏雨却很是冷静,没有哭也没有闹,这三天来,连阿河伤势如何,有没有好点这样的询问都没有,这人,不会就因为阿河受了伤就变心了吧。或许,是自己多心了,真变了心,就不会主动要求留下来了。

    “小女娃,是药三分毒,别看这些花花草草的,经过老夫的手,瞬间就能变成毒。当然,也能以毒攻毒,就是你们口中的救人!”边让杨子千捣鼓着他丢过来的药草,边得意的告诉杨子千。

    “四姑娘,汤药好了!”夏雨在屋外,小声的回禀。

    “小女娃,让那两个傻大个把汤药提到浴桶里,再把人给抱进去!”听说汤药好了,毒王起身吩咐。

    “行了,行了,这儿都没你们的事儿了,出去!”刚做好他交待好的事儿,毒王就下了逐令。

    杨子千连忙和夏雨高大兄弟准备退出。

    “小女娃,你可不能走,要不然,老夫也一起走,让这小子疼死在浴桶里!”看杨子千想溜,毒王威胁道。

    “可是,前辈,他是在浴桶里、、、、”杨子千承认,自己在三亚大海里见过不少三点式的美女,也见过不少豪放的男子,要说看阿河光着上身浸汤药自己也不会脸红。但,这好歹是西宋,名声什么的也得顾忌一点,再则,说不定,阿河都会脸红的!

    “要不,前辈,我们兄弟俩给您打下手吧!”让一个未出阁的女子看男子泡汤药,实在有些不妥,高大兄弟毛遂自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