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七十一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免费完结篇

    “姑娘,等会儿林正将召集山庄七七十十四九位领头,九位长老护卫,在聚义厅等侯姑娘!”林正知道这人有气,事由自己而起,且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虽说自己是一庄之主,但人各有志,不便勉强,当面挑明了,去留随意。但这新主子还得见上一见。

    “你山庄之事,与我何关?”杨子千没好气的回道:“我要在前辈这儿照顾阿河,没空!”

    “姑娘此言差矣,林正说过,你助我山庄平安脱险,为奴为仆,悉听尊便!”将爷爷的心血拱手让人,滋味并不好受,但,还必须得受!“只是,有一事但求姑娘答应。”边说,林正边看向杨子千。

    一边给阿河擦着汗,漫不经心的并不理会自言自语的林正。

    “山庄是祖传产业,到爷爷手上时,因他豪爽惜才,才有各位英豪前来投奔。如今,林正不孝,差点葬送山庄基业。虽曾许下诺言为姑娘效力,但,各路英豪的去留,请姑娘任凭他们做主!”林正看杨子千没反应,就当她在静听,当下说道。

    呵,这模样,还真有宠物认主的意思。

    杨子千听完他的一翻话,转身,盯着林正,想要看看这新宠物是否是真心归顺。可是,让土匪当奴仆,自己一无够多的钱,二无权,三无至上武功,即使一时伏耳听从了,谁知道他哪日心情不好会不会跳起来咬自己一口?摇摇头,杨子千决定,这新宠,不能收。不过,让他欠自己一份人情还是有必要的。俗话说得好,钱财易还,人情难消!更何况,如他们般的习武之人,更应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吧!

    “林庄主,你的长剑架在脖子上时,我恨不能杀了你;阿河因我身中剧毒受这些苦难折磨,我也把这罪因归在你的身上。但是,我杨子千,也是个有原则的人。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君子不夺人所好,更何况,我乃一介女流之辈,要了你这山庄也无用处。所以,为奴为仆之说,就此作罢!”杨子千淡淡的说道。

    “这?”林正显然没料到杨子千会拒绝,不过,正如她所说 ,一个女子,和这武夫当道的山庄确实也搭不上边。看她这些年努力挣钱,估计,还不如送她钱财更实在。“虽说我山庄价值不止五千两白银,但目前能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五千两现银了,在姑娘启程离开之时,林正必将双手奉上!”

    “多谢林庄主的美意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是我的,一文不能少;不是我的,一文也不要。所以,这笔银两,杨子千也绝不会收。”开什么玩笑,收了你五千两银子,就想一笔勾销这份人情帐,门都没有。不就五千两吗?以自己现在各处产业收入,也就一年光景就能挣。林正啊林正,谁让你威胁姑奶奶来着,这次,姑奶奶偏偏要让你背负着这个人情帐许多年!

    “这?”送山庄不要;送钱,拒绝。一而再的意料之外,林正有些拿不准杨子千心里所想了。

    “庄主,你们说完没?”毒王在他的地盘上配好各种药后,见二人还在叽哩哇拉的说,直接打断道:“这小子不能下地,三天后能下地,但九九八十一天都不能出院门,老夫也要跟着受罪。这吃喝拉撒的事儿怎么解决?”

    “放心,毒王,我这就派人将食材一应俱全给你搬来,再派几个人来伺侯!”这毒王能在山庄落脚,从爷爷那儿交待下来的就是,这老家伙,要当祖宗般的供养着,有求必应!说要煮汤药,就专门给留了一间房,还砌了灶房,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人多烦心,有人煮饭就行!”往日里,一旦他钻进药堆里,就是专人送饭,如今多了人手,只能在小院单独开伙。偏偏这小院毒物丛生,可不想动不动的就伤了人,最后还得他来收拾残局。

    “前辈,子千能将饭煮熟,你要不嫌弃,往后,我抽空煮饭给您吃!”对菜品吃食上,杨子千相当自信,现代煮艺不精,但,足以让这西宋这些古人一饱口福。

    “本就该你煮,小女娃,要知道,老夫受这罪,可是因你的情郎而引起的!”毒王对吃不讲究,但喜欢杨子千的精明。

    “怎好功动姑娘?等会儿,林正派人过来。对了,你的家人,安置在了牡丹院,大丁子可随时带你过去!”林正有些难为情,这人,好歹算是山庄的大恩人,就让毒王当成使唤丫头了,多不好。

    “庄主只需要将日常饭菜让人准备了送进小院即可。”既然答应了毒王煮饭,杨子千就不能失言。“前辈,子千去见过父兄,安置好后就过来。对了,我要带一两人来帮忙照顾他,前辈可允许?”

    虽然大丁子跟这些人都熟,但这人五大三粗,不细心,杨子千想着,万不得已,只好将阿海留下来照顾阿河了。

    “行了,行了,去吧。只一点你得记住,现在快晌午了,午时老夫肚子饿了还不能开饭,我就将这小子从床上拎下来丢到院门外!”毒王不耐烦的挥手。

    “有劳庄主,速速送来食材!”有了毒王的威胁,杨子千丝毫不敢怠慢。离开小院前,向林正提着要求。“大丁子,你快带我去牡丹院!”

    “丫头,阿河怎么样?外面那些官兵退没有?还有,我们住在这儿,何时才能脱身?”一见杨子千,六神无主的杨大年一连串的问道。

    “爹,哥哥,你们听我说!”杨子千看围过来的众人焦急的样子,连忙安慰道:“阿河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了,但,得在这山上养八十一天伤,而且,我必须留下来照顾他。林庄主都带人回来了,想必官兵也退了。三哥要去府城,不能耽搁,我看,只能这样安排了。明天一早,你们就启程,大妞,子强哥,码头的事,这些时日,你们就要多费心了。二哥二嫂,府城的事,还按原计划进行。你们起程前,找到商队谢师傅的人,将芋子种尽可能的运到府城栽种,别误了时机!”杨子千看了看阿海道:“你留下来和我一起照顾阿河!”

    “四姑娘,我们兄弟无事,要不就留下来和你一起照顾阿河,这近三个月的工钱也可以不要。”高大一听人无事,心就安了不少。当下主动请缨。

    “就是,四姑娘,阿河虽然不能说话,但和我们兄弟很投机,我们愿意帮忙照顾他!”高二连忙顺着杆子往上爬!

    “四姑娘,我也留下来吧,今天这事儿,都怪我粗心了,真要伤了四姑娘,夏雨难辞其咎。往后,我要时时在你身边,护你安全!”夏雨的理由,冠冕堂皇!

    杨子千看了几眼夏雨,阿河受伤,最伤心的,可能是她吧!瞧瞧,打着公家的旗号办私事,怎么就那么理直气壮呢!

    罢了,要留就留下吧!

    “行,就这样定了吧。爹,你们今天先住一晚,明天,大丁子,你护送他们回去。夏雨,高大高二,你们跟我走吧。”不再罗嗦,杨子千带着人,转身就朝毒王的小院而去。要知道,惹急了那怪老头,没什么事他做不出来。

    “四姑娘心真好!”阿海看着杨子千一行人离去的背影道:“奴才忠心护主,那是应当的,没想到,阿河受了伤,她还要留下来亲自照顾,这真是我们这些下人的福分啊!”

    也对啊!杨大年当老爷不久,但,也知道这么个理儿。唉,谁让自家丫头是一根筋呢,她眼里,这奴才主子之分,只对外而言,在自己家里,还真都当自家人了。不过,阿河这孩子确实也不错,要不是他,丫头可就受大罪了,真不枉这些年对他的好!这样想来,丫头照顾一下阿河,也是应当的。

    “毒王脾性独特,你们仨人在小院,平时就在偏房里侯着,我有需要时再叫你们。”进院子时,杨子千向三人交待。

    “是,我们都听四姑娘吩咐!”三人不是奴仆,却不敢将这人小看了。单凭她的机智,也足以令人佩服。更何况,若那位真有那心思,这丫头,往后,也不得真成主子!

    “夏雨,你来帮我烧火,我要做饭,住后,这小院的一日三餐我们自己负责,阿河的伤,目前不能下地,往后,不能出院门,在这山庄,是别人的地盘,我们也不便乱走,尽量都窝在这儿吧!”边朝小院的灶房走,杨子千边交待。

    因为还在正月里,庄上的新鲜果蔬罕见,但各种肉倒不少。其中就送来一只山鸡。要不,将山鸡炖了,还可以给阿河也补补身子。

    让高大兄弟去杀鸡打整,自己和夏雨就烧火做饭。

    “哥们,这杀鸡,也用上了咱们这牛刀了!”边杀鸡,高二边自嘲的笑道。

    “小子,别再大意了,这次教训还不足吗?”高大瞪了他一眼,警告道。

    也是,枉自自己三人还是林家暗卫出身,居然在阴沟里翻了船,真是丢脸丢到家了。想到此,高二再不敢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