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七十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免费完结篇

    “大妞,你怎么来了?”枝儿乍一看差点没认出来。这人比往年看着还红润,最主要的是脸上没有半分卑怯懦弱,这还是当年抢回来的那个女人吗?“对了,这是庄主夫人!”疑惑的同时,没忘记向大妞眨眼,这主子,可不好伺侯,比庄主的谱还大!

    “大妞见过庄主夫人!”是了,当年的少庄主成婚后接手了山庄,现在,眼前的女人,算得上是整个山庄最大的女主人了。大妞在码头混了这些日子,也惯会察言观色,当下见礼道。

    女人皱了皱眉,枝儿识得的人,且叫枝儿为姐姐,看这装扮也不是什么富家太太,八成是庄上哪家猎户的女人。干什么呢,这么一大圈子人都跑到山庄来了,对了,听说外面有紧急情况,是避难来了?

    “枝儿,我记得庄主吩咐,这庄院内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而且,还跑到毒王的小院外了,真有个什么意外,算谁的责任?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当值,让他长长记性!”庄主夫人抬眼看过,陌生男子不好多看,但一眼记住了说庄子小的夏雨,挑剔的眼光,看了又看,以她在威武山庄的见识看来,这女人,不仅长得好看,应该也有一身好功夫。林正这傻子,对自己不冷不热,难不成,喜欢习武的人,比如,眼前的女人?越想,心里醋劲越大。

    大妞能进得山庄,必定和大丁子有关,谁都知道,大丁子和当年的少庄主感情非同一般,虽说名义上被撵出了山庄,但他能自由进入,肯定是得了庄主授意。这当值的人,真是比窦娥还冤。枝儿心里十分不屑,这夫人,正事不理,就爱鸡蛋里挑骨头,以致于庄上老一辈的夫人们都不讨喜她。

    “夫人,我、、、、”大妞想着自家男人交待要去找文管家的。结果,半路遇上这么个正牌主子,而且眼里满是厌恶,毕竟大丁子早被撵出了山庄,自己这一行人,肯定不被这主人所喜,那,还要不要说明来意呢?

    “怎么了,大妞,你们怎么还没去安顿好!”正在大妞不知所措时,林正带着人来到了毒王的院外问道。

    大妞低头不语,能告诉你是你妻子不让进院子吗?

    “夫君!”庄主夫人见林正,忙上前招呼。

    “噢,你也在啊。正好,带他们去安置吧!”林正看了一眼这穿红带绿娇滴滴的女人,淡淡的说。

    “那,安置在哪个院子?”一群庄户人家,安置什么,下人房那么宽,还住不下吗?庄主夫人心里嘀咕。

    “牡丹院!”头都不回,直接进了毒王的院子。一眼看过,这里面少了大丁子和那个受伤的傻小子,还有就是杨家丫头。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如何了,林正快步入内。

    “什么院?”庄主夫人,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问着身后伺侯的众人。

    “回夫人,庄人吩咐安置在牡丹院!”几个丫头都不敢开口,枝儿硬着头皮回禀。别说夫人不相信,自己也是怀疑听错了。大妞是谁,这一群人,也没有一个看着有多贵重,偏偏让安置在最高档豪华宽敞的贵宾院。要知道,一年四季里,能入住牡丹院的人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这庄主是急疯了,还是被人打晕了?

    “那你带他们过去吧!”女人心里恨得不行。这算怎么回事儿?没个介绍,没个招呼,连什么来头都不知道,就让入住贵宾院,当她这个女主人是摆设呢?

    “是!”枝儿向大妞眨眼:“随我来吧!”,快步的带着这一行人离开最要紧。

    夏雨走在了最后,偏偏,她感觉到一股仇视的眼光一直尾随着她。

    可不是,庄主夫人,千思百转后,对这一行人的身份都没有猜出个所以然。独独看到夏雨走过时,姣好的容貌,紧致的身段,凭她呆在威武山庄多看的熏陶,一看就知道,这女人习武。无意中,她在心里为自己树了一个敌人,同时也后悔,自己当年若不怕吃苦,习得一身好武艺,林正对她,也就不该这么冷漠了。

    “庄主!”林正轻轻推开房门时,大丁子正站在门边,向他招呼道。

    “毒王,怎么样?”林正虽然对中毒的人不感兴趣,但,看杨子千这么紧张,想必是她什么人吧,当下随口问道。

    “没事,受些罪,养得久一些罢了!”毒王已经在他的坛坛罐罐里翻找折腾了一会儿,这会儿,拿了一小瓶东西,送到阿河鼻子面前:“闻一闻就醒。”

    杨子千不可思议的盯着这种奇迹的发生,果然,转眼功夫,就见一直昏迷的阿河醒过来了。

    “阿河,你怎么样?”惊喜的杨子千上千问道。

    “别慌,小女娃,这才开始,等会儿,我要用刀把他的伤口的肉全部挖掉,再涂上我的独门秘药。这仅仅是受罪的开始,往后,还要浸泡药汤,那药汤,浸入身子,就如千万蚂蚁叮咬一般,三天一泡,九九八十一天,你算一算要浸泡多少次?要受得住就能治愈,受不住,就只能见阎王!”轻描淡写,似乎是给杨子千拉家常,其实,是告诉清醒过来的阿河。

    身上的肉被挖,不知道有没有麻药?还有千万蚂蚁不只一次的叮咬,如果不是阿河替自己挡了这一刀,受罪的,该是她了。杨子千想到此,上前,蹲在阿河面前道:“阿河,我知道你是最勇敢的,当年被人打得这么惨都没有吭一声。这次,这些罪,你一样能忍受,对不对?”边说,泪水,就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看杨子千泪流满面,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拂过一滴滴泪痕,阿河轻轻的点了点头,不知道是因为痛疼,还是因为高兴,他咧了一下嘴。

    陌生的拂触,让杨子千一瞬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真是活见鬼,这是什么场景,居然犯了花痴。定了定神,看向阿河“阿河,你会没事的!”

    再次点点头,阿河在心里感到高兴。她果然不同于常人,机智勇敢善良,自己不会有事的。今天的场景,和十多年前的那一个夜晚也没什么区别,如果不是自己眼明身快,将再次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倒在血泊中,那才是他慕容轩最不能容忍的事儿。既然,别人都找上门来了,只要他还活着,这仇,就一定得报!

    “行了,小女娃,想要你的情郎没事,你就得让他受得住!”边说,边将杨子千拎起丢在了一边,一面朝大丁子道:“大丁子,过来,给我把手脚给他按住了,我要挖肉了!”

    什么情郎情虎的,杨正心里嘀咕道。抬头看时,这才看到杨子千在擦眼泪,难道,还真是她的意中人?这么胆大的丫头,找了一个手无束鸡之力的农夫,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什么情郎,也只有你毒王才敢这么乱点鸳鸯。大丁子忍着笑,上前帮忙。

    “为什么不点了他的穴?”点下去,四肢麻木,任他怎么也动弹不得。

    “能点穴我要你来凑热闹?”毒王瞪了他一眼道:“动手!”

    三大五粗的大丁子,手脚并用,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将阿河牢牢抓住。

    “忍着点啊,这才开始呢!”边说,毒王锋利的小刀就划破了阿河的后背的衣衫。

    杨子千看着伤口的黑血,很是不忍。

    在毒王用刀挖肉时,杨子千双手捂着嘴巴,紧紧的将眼睛闭上。果然没有麻药!

    阿河,你可得忍住了,要吼要叫,惹急了这怪老头,说不定他就扔下刀子摞担子不干了!那你的性命可没人能救了!杨子千在心一遍遍拼命的祈祷!

    “小女娃,小女娃!”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毒王用手捅了捅了她,杨子千这才回过神。“瞧你胆小得,看看,你这情郎还是个有出息的,都没有吱一声!”

    “阿河,你没事吧!”这就挖完了?杨子千连忙看过去,他的后背上,赫然已被包扎好了。

    额头豆大的汗珠,苍白的脸,却依旧给杨子千摇了摇头!

    “行了,行了,他没事,三天后伤口不化脓就开始浸泡汤药。”毒王见杨子千一脸紧张,状似无意道:“老夫还说留你下来帮我整理这些坛坛罐罐,看来不可靠,床上这人,还得你精心的伺侯了,可别白瞎了老夫的好药!”

    “毒王,要不我叫两个人来伺侯他?”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伺侯一个男人,怎么也说不过去。林正好心提议。

    “可别,是她哭着求着要救人的,这罪,得让她跟着老夫一起受!看那么点出息,挖个伤口都把眼睛闭得死死的、、、、”边说,毒王还边学了杨子千的模样。

    “前辈就会取笑子千!”杨子千被他的样子逗笑了:“我来伺侯就行了,多谢庄主的美意了!”算起来,阿河遭了这一难,最魅祸首,还不就是这个*林正!杨子千对毒王说话是笑,而对林正,则是满脸讥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