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六十九章 有惊无险-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奇书网

    “如此,林某就多谢大人成全!”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后,又知道这两位改吃素了,林正心情大好。

    “记得你说过的话,好酒好菜的招待,再好好的送出山庄!”打道回府,老十不忘记叮嘱林正。

    “放心,二位大人,要不要亲自送到贵府?”林正心里转了九十九道弯,这杨家丫头,伶伢利齿胆大包天自己是见识了,这会儿,却让眼前的人轻易松了口,这是、、、、、

    “不用劳烦!”老十翻身上马,大手一挥“撤!”

    浩浩荡荡几千官兵,总算是渐渐消失在山道外。

    “老十,我们不带他走?”十一边走,边问。

    “不带,一是受了伤。二来,连禁军都混了这么多人进来,单凭你我二人,根本保不了他过河。这山庄,好手不少,他在这儿疗伤,我们报给云老大,让他亲自来接!”老十慎重道:“随时注意我们身边的人,小心行事!”

    “行,我知道了。只是,轻易放过了那姓林的小子,我心里不爽!”十一回头,再次咬牙恨骂。

    好家伙,来无影,去有踪,都说好男不跟女斗,好民不与官斗,还真是这个理儿!瞧瞧,一时不察,差点就将爷爷精心经营的山庄给毁了,山庄诸路英雄也差点被自己给送到了阎王殿。

    好险!真的好险,回头看向父亲和叔叔,林正羞愧无言以对。

    “庄主,这些人?”一片血流一片狼籍,一场恶战!

    “活的带回去,死的找个僻静的地方埋了!”林正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面无表情道。

    “不好,庄主,刚才这人还活着,这会儿,自尽了”有人翻看道:“是服毒!”

    服毒自尽,死士行径!

    林正大惊,自己这山庄,何曾结过仇怨,犯得着找死士来?

    “我看,这些人,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倒像是冲着那姑娘而来。”林老爷眉头紧锁,半晌开口。“正儿,你说那偷袭你的人中的飞刀喂有剧毒,你想想,当时,这飞刀不也是冲着那姑娘而来!要不是那男子舍命相救,此时倒下的就是她。而且,大丁子带人撤回山庄时,这群死士明显是想冲过去追杀!”

    “大哥说得对,不仅这群死士,我看那官兵也是冲着这姑娘而来。最早以为是我们的人,才下了令一并拿下。待那姑娘出面,三言两语就扭转了乾坤。而且,正儿用那姑娘威胁官兵时,两人明显紧张!”林正的二叔,点点头分析道。

    “是啊,正儿,几千官兵,照说是不会受你威胁的,怎么就能当真不予以追究了呢?”三叔也掺言。

    “她有什么值得这些死士和官兵为之而动的?”无论是杀还是救,都是那么的义不反顾!这其中,确实耐人寻味。林正仔细回想着杨家丫头的种种,不就是一个小农民丫头,胆子大,慢慢的买了地修了房,开了店铺买了奴仆?难道还有什么大动作,重要事情发生,是自己所不知道的?算了,不再猜了,等会儿,问问大丁子就知道了!

    “如果,真的是重要人物,正儿,你用刀威胁她之事,怕是不妥!”林老爷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说到这事儿,爹爹,二位叔叔,几位头领,林正不孝,危险关头,我已向那杨姑娘承诺,若她助我山庄平安脱险,日后为奴为仆,悉听尊便!”经过老爹提点,林正才想起,自己早把山庄卖给了杨子千。

    “唉,这也不怪你!”几千官兵,不死也得脱成皮。山庄生死存亡之际,这孩子能急中生智以非常办法解决,保全山庄各路好汉的性命,也是万不得已之事。“正儿,回山庄后,召集大家,为今日之事做一个交待吧!他们投奔我山庄,是冲着你爷爷惜才豪爽而来。如今,山庄遭受耻辱易主,他们有权利重新选择去留问题!”

    “是,孩儿遵命!”林正真的是窝囊得想撞豆腐,爷爷将这山庄经营得如日中天交到他手上,还不到三年时间,自己就连本带利,全都拱手送给了别人!

    “启禀庄主,战场清扫完毕。本有十个活口,悉数服毒自尽!我们的人,只有几个挂了点彩!”属下来人汇报。说起来,要不是几人打一人,估计,倒下的人也有自己的兄弟,打扫战场的人心里也是几分明白。死士就是死士,打杀起来,那些狠劲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的。

    “好,大伙辛苦了,回庄吧。”林正点头“黑二,这外围,还得靠兄弟几个多警醒点儿!”

    “是,属下遵命!”黑二的心,其实早就跟着大丁子飞到了庄内,状似随意的问道:“庄主,那人中的刷毒是什么?毒王能解吗?”

    “放心吧,毒王都不能解,他就只能见阎王!”林正边走,连回答道。

    这算是能解还是不能解?可不能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见了阎王!十多年的屈辱,难道就这样一笔勾销?上天未免也太不公平了!

    “毒王,救命!”大丁子抱着阿河,看他脸色越发难看,一路飞奔回山庄,一脚跩开了毒王的房间!他身后,是紧跟着的夏雨和高大兄弟。而杨大年一行人,则被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鬼叫什么,害得我这份药的剂量下重了!”不管外面的风风雨雨,毒王最喜欢的就是窝在自己的小屋炼药试药。老庄主专门拔给他的小院,从来是没有人这么大胆进来过的。不曾想,这大丁子,这次直接闯了进来,要不看在和他多年交情的份上,早赏他一点好料了!

    “这人中剧毒了,我看都快不行了。庄主让抱回来找你,快,你快给看看!”大丁子将人放在一旁的床上,拉着他就往前凑。

    “别拉别扯!”毒王努力挣扎,终究敌不过力大无穷的大丁子,几乎是被他拦腰抱着到了床前。上前一看:“啧啧,你小子,这是抱着个死人给我看,考我的技术呢?”

    “死人?不,阿河,你不能死!”上气不接下气的杨子千将杨大年几人又甩出了老远,飞奔到门口,挤开夏雨三人,却听到了这样一句话,急得边哭边跑了进来一把拉着毒王的手道:“前辈,前辈,他不能死,求求您,子千知道,您一定有办法救他,求求您,救救他!”

    “啧啧,小女娃,他是你什么人?哟,瞧瞧,哭得这么伤心?是夫婿?不对,你还是女娃装扮;是情郎?”不说救人,却好奇的看着杨子千,八卦的问道。

    杨子千心急如焚,眼前的人却嘻嘻哈哈,这场景,就如老顽童一般。杨子千想着曾经看的武侠小说,那些身怀绝技的人,往往都是这样怪异。不管是夫婿还是情郎,只要他肯救阿河就成!

    “是,都是,前辈,求求您,您一定得救救他,往后,子千给你端茶倒水,研墨打扇都成!”阿河能为他她舍掉一条命,自己怎么就不能为了阿河暂时舍掉自由!虽然说,西宋是古代,在这万恶的古代,忠仆救主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是,杨子千不想阿河有事,不然,她会一辈子活在内疚之中。

    “呵呵,老夫可不要丫头,我这满屋子的药草粉末,倒可以有人来收拾收拾!”毒王左右端详着哭得满脸稀花的杨子千道:“小女娃,真要救他?”

    “救,救 !”杨子千小鸡啄米,点头不已。

    “这毒吧!”老毒王转身,看着床上的阿河道:“救,也不容易,得九九八十一天才能完全治愈。这样吧,小女娃,你就在这这小院子呆九九八十一天!”

    “嗯,子千答应!”杨子千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破泣为笑。

    “怎么样,阿河怎么样?”正在此时,杨大年一行人也赶到了院子,连忙问着夏雨。

    “大丁子,我的习惯你是知道的,门口围着看猴戏呢?”毒王听得嚷嚷声,不耐烦道。

    “老爷,少爷,夏雨,你们快退出院子吧。对了,大妞,你去找文管家安排一下吧!”大丁子连忙出来,向众人使着眼色。大妞点头称是。

    一行人前脚一走,后脚,院门就被大丁子重重的关上了。

    “夏姑娘,我们真不管不问?”高大兄弟和夏雨是走到最后,悄声问道。

    “我听爹爹说过,毒王擅奇毒,但多年前无故销声匿迹,却不想,这小小的岈屿山庄,居然有这么尊大佛!”夏雨从林正吩咐找毒王开始,心里就一直抱着好奇,虽然未见过毒王尊容,但爹爹也讲过他的很多趣事。就刚才逗杨子千一幕,夏雨已经确定此人正是威名震江湖的奇人。他既然答应了救人,那么就只是有惊无险了!

    “何人胆敢说我山庄是小小的山庄?”一声厉喝,夏雨才发现,自己身边不远处,居然站着五六个女子。其中一人,贵妇打扮,横眉冷对。

    唉,一心果然不能二用。刚才一直想事情了,人走近了都没有发现!人后就是不能说人,看看,这会儿,被人寻着了短处发难了吧!

    “这位夫人,对不住了,夏雨不会说话,如有冒犯,请多原谅!”夏雨连忙上前致歉。

    “枝儿姐姐,这位是、、、、、?”原本,是由自己带路去寻文管家的,大妞一看,半路杀出个美妖精,却面生得紧,那些年,在山庄,无论是上头的主子还是下面的丫头,都混了个脸熟,这位,却不认得。幸好,她身旁的枝儿,是少庄主身边的得力丫头,连忙上前打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