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六十八章 听天由命-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有声小说

    “历朝历代,一人犯罪,家人诛连,平时,你们享受了抢劫带来的好处,这会儿,想逃,没那么容易!”杨子千一席话刚说完,十一轻蔑一笑,断然拒绝。

    杨子千多么想上前扯着他的耳朵问他,哪只眼睛看到了自己一行人是山庄的人,享受了什么好处?但,到底不敢。努力压抑了她心里的愤怒,再次大声道:“大人请明察,小女子一行人确系良民!”

    “人人都说自己是良民,可有证据?”十一还想要说什么,老十抢先问。

    也是,这会儿,抢过人偷过鸡的山庄庄主林正都说自己是良民,自己百辩不如一见。但,西宋没有身份证,更不能上网查询是否有不良前科。这会儿,凭自己的一张嘴,还真是说不清楚了。

    对了,老三是举人!

    “大人请明察,我们乃这山外近一百公里的李家寨子杨姓村民,家兄为举人,这两年来一直在府城周山书院学习。本次出行就为了去学院继续深造,以备今秋上洛城的考试。”杨子千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将稍微有点份量的老三身份抬了出来。

    杨子森听闻妹妹这样说,当下就挺了挺胸脯,准备出面做证。

    “不许动,无论是谁,今天就算是一只蚊子也别想从我眼前飞过!”十一见老三欲动身,立即喝令。

    失败!

    杨子千面对这个油盐不进的莽夫,火气腾腾的往上冲。

    既然是一死,那就拼吧。

    “大人,素闻当今圣上以德治天下,以理服人,却不想,您堂堂当朝四品官员,不察不问,滥杀无辜,置当今圣上之命令于何地?敢问大人,是您一贯阴奉阳违,还是我行我素惯了?在此之前,家兄已写书信告知老翰林归学院日期,若久久不见人影,势必会派人寻找。”杨子千冷哼一声道:“若知道兄长无辜丢命于此,想必,学院同窗和师长不会坐视不管?”

    历朝历代,学子虽不能起事,但往往学子的言论是圣上最为重视的,杨子千就拿了这一鸡毛当令牌,将了官兵一军!

    好一个伶牙利齿的丫头!

    十一有些恼羞成怒!当着成千官兵说他阴奉阳违,滥杀无辜,真是想毁了他?

    “即是举人,那你们一行人可以走了!”老十瞪了十一两眼,寻了个台阶向杨子千道。

    “多谢大人成全!”一身是汗的杨子千,本以为就要人头落地,却不想,听到了这般的特赦令,激动无比。

    身后,脚都吓软了的众人,这会儿,连忙打起精神,准备逃离这鬼地方。

    “慢着!”杨子千还没来得及移动脚步,感觉脖子上一凉,一把长剑架在了这个致命的地方。

    茫然不知所措,因为,她看到了挟持她的不是别人,居然是站在她身边的林正。这人,是傻了还是疯了。

    “姑娘,恕林正冒犯了。今日若助我山庄顺利脱险,他日为奴为仆,山庄几百号人悉听尊便!”林正用密音向杨子千解释,然后,朝着前面的官兵道:“既然大人们想要留名清史,却独独不愿让我山庄之人苟活。死我山庄几百号人,也不在乎多这么二十来个陪葬,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王八蛋、*林正,杨子千在心里骂了千万遍。你们都是舞枪弄刀之人,不管如何,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偏偏要拉了自己去垫背。好不容易才看到一线生机,她杨子千算哪根葱,他认为自己是谁,那些官兵会受你威胁?再说,姑奶奶要你这些土匪做奴仆,是嫌自个儿命太长,还是嫌钱太多?

    事已至此,无奈的闭上眼听天由命!

    “庄主!”身后的大丁子一下就没摸着头脑,低声呼道。

    “闭嘴,没你的事!”林正小声喝道,却红着眼睛盯着前面的官兵。

    “老十,我说这王八羔子就是土匪吧,看看,这会儿就开始抢人了!”十一咬牙切齿:“死一个是死,多这二十个也不算多!”

    “胡闹,你没听那丫头说这儿有人是举人吗?你当真要闹到不可收拾,被人参一本,连云老大都交不了差才甘心?”老十再次为十一的冲动而生气。他们的目的可不是杀人,而这帮土匪,闹不好还真敢将这二十个老百姓给杀了!

    “啪!”一声,就在大家都屏声静气静待当官的答复时,一声清脆的摔倒声异常响亮。

    “阿河!”待看清摔倒在地的是阿河时,杨子千瞪大了眼,而且,林正正准备用脚踢他。“住手!”杨子千立即喝道。

    “这小子,不自量力,居然想要偷袭我。想寻死,也要慢慢来!”收回了自己的腿,林正怒骂道。

    阿河偷袭林正!

    这一句话,听得众人又是一惊。

    夏雨和高大兄弟更是皱眉不已,好好的,这人却去添什么乱!

    远远站着的风起,这会儿见主子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报恩也不用急在这一时啊,目前状况不明,不宜妄动的!

    “阿河,快起来!”杨子千知道林正不会轻易杀她,连忙上前去扶地上的阿河,被会武的人摔倒了,不死都会是重伤,杨子千有些感叹,这古代的忠仆真让自己可遇着了。阿河有些沉,又被摔得不轻,久久的,才从地上慢慢的爬起来。

    “阿河?”老十和十一,同时听到了这一名字。云老大的密信中说,大皇子就是叫阿河的,只是,此阿河是否是彼阿河。宁可错救一千也不可漏救一个!

    在杨子千上前扶阿河时,林正的长剑,同时架在了两人的脖子上。

    “你要敢动他一根汗毛,定叫你们山庄鸡犬不留!”十一心急,看着或许是自己要找的重要人物被人威胁,当下怒喝!

    “姑娘,看来山庄有救了,没想到,你还真是一个重量级人物!”林正暗暗得意,并不忘记向杨子千密音传话。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相信此时的林正身上已是千疮百孔了!杨子千恨不得上前咬他两口好解恨!

    “呵呵,好说,好说,我说官爷大人,要想这位姑娘不伤一根毫毛也容易”林正皮笑肉不笑:“只要大人立即退兵,并答应不再为难我山庄,林某必定好酒好肉的招待这姑娘一行人,再好好的送他们出山!”

    “好,退!”老十本就不想有这么大的动作,当下抬手,向后喝令。

    “老十!”十一心有不甘。

    “大胆山贼,居然敢与官府讲条件,纳命来!”随着一声暴喝,一柄飞刀直直的刺了过来。

    “四姑娘!”

    “四丫头!”

    “妹妹!”

    几声惊呼,因为,他们看到飞刀飞向的是杨子千!

    林正一惊,无奈阿河挡了他的视线,没办法施救。

    “啪!”的一声,摔倒的是杨子千!紧跟着,阿河也摔了下去,而且,是压在了杨子千的身上。

    杨大年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他的四丫头,遭难了!

    被摔得头昏脑涨的杨子千,在大家的惊呼声中知道自己可能遇到了什么危险。但,如期而至的只有摔倒,再就是阿河压着自己,感觉到沉沉的!女人的第六感很强烈,自己没事,那么,有事的,一定是阿河!

    “阿河,你怎么啦?”果然,阿河眉头紧锁,满脸痛苦。

    手在阿河的背上一摸,热热的,粘粘的,是血!

    “阿河,”

    “四姑娘!”

    “妹妹!”

    夏雨和高大兄弟,杨大年,杨子林等顾不得前面的刀剑,纷纷跑上前来将阿河扶起,去扶杨子千。

    “阿河,你受伤了?”杨子千从地上起来,看着后背血流不止的阿河,眼泪就那么流了下来。从来没想到,这个不说话的哑巴,会一次又一次的救她。在码头,那一地的尖木屑,深深的刺进了他的后背,那时,他为她垫底;今天,他的后背,再次被飞刀所伤,他为她挡刀!看多了大难而时各自飞的夫妻,却不想,偏偏让她遇到了一个舍命救自己的忠仆,她杨子千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份!

    “别动他,这刀上有剧毒 ̄!”林正过来,看到血流后,连忙喊道。

    “兄弟们,上,杀了这群山匪!”这边,众人还没回过神,那边,官府有几十号人,直直的杀了过来。

    “不好,十一,这禁军里混人进来了!”老十一看,至少有三十号人,朝着阿河的方向奔了过去,第一反应道。“众将听令,全部原地待命,违抗者斩!”

    “看来,不只咱们有消息,别人的消息丝毫不逊色啊!”十一和老十双双上前助战时,苦笑道。

    “不好,这官兵,果然是敌不是友!”一旁的风起,后悔不已。眼下,大皇子受了伤。而官兵却正大光明的杀了过来。就算死了,还得落下一个土匪的名声!自己大意了!边打边退了过来。

    “奶奶的,这官兵,说话不算话!”林正看杀过来的几十号官兵与自己的人交战了,吩咐道:“大丁子,抱着这人,带着你们的人,全部退回山庄,快去找毒王,或许他还有一线生机!”

    “四姑娘,老爷,快跟我走!”大丁子得令,连忙抱了阿河,招呼杨大年。

    夏雨和高大兄弟,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千算万算,算不到这人会去挡刀。虽然说,这喂了剧毒的刀十有*本就是冲他而来的,阴差阳错就算了,结果,偏偏要英雄救美。本以为,就要交待在这儿,又听林正说有救,连忙跟大丁子退回山庄。

    “庄主,这官兵内部不和?”边打,风起边向林正密音传话。

    林正正睛一看:可不,几千官兵,都原地未动。而和自己交手的,只有二三十人,而且,目标居然不像是自己,而是退回山庄的杨家一行人?最主要的是,刚才还与自己是敌人的带头两个四品将官,居然也在打杀自己的兵丁?这可就奇了,就算要清理门户,大敌当前,也应该是先对外再治内啊!

    “十一,这几十号人,你说是说派来的,武功可不弱!”边打,老十边用密音问道。

    “还真舍得下本钱。老十,要不是有山庄这些人帮忙,单凭我们俩,怕是拿不下这场战斗了!”十一不得不承认,有山庄的人帮忙,二打一,甚至三打一,自己才能占得了上风。唉,一直以为自己武功不错了,这样看来,天下好手多得是啊!

    “十一,不是说当年是暗卫把大皇子接走的吗?怎么今天他就轻易受伤了呢?那暗卫不在身边了?”老十和山庄的一个人联手对阵一个,这才有功夫腾出时间问。

    “不知道情况!”十一道:“如果真有暗卫,都是从我们中间出去的,照理,云老大不该联系不上的!可能那人走了或被杀了也是有可能的!”

    “你说,今天的阿河,就是我们要找的吗?”老十边打,边说:“看来,这一群人也和我们一样,他们是宁可错杀一万,也不放过一个!”

    “对了,老十,在此之前,那丫头说他们是什么寨子出来的人?还有,说她兄长是举人?”十一想到一个问题,而这些信息,和云老大的密信上的一致。

    “坏了,还真可能是那位主!”老十也回过神:“但愿能保得了他的小命,要不然,我们俩项上吃饭的家伙也得搬家了!”

    想到可能是有眼不识泰山,对面相见不相识,老十和十一,两人顿时就火大,手下用力也更大。

    “兄弟们,速战速决!”站在旁边看门道的林正算是看出来了,这官兵,还真不合,带头当官的两人下手可没有轻松的。手起刀落,无论是什么部件,逮什么下什么!好家伙,这真要和山庄打起来,自己的兄弟们也得吃亏不少啊!

    一场战斗,一个时辰!

    三十号人,全部躺在了地上,能动的,可不多。

    “要问吗?”十一问道。

    “问也问不出来!”就如自己一般的人,谁会出卖主子。

    “二位大人,这是?”林正看够了热闹,上前拱手,指着地上的官兵问。

    “他们不是我们的人,如果你有兴趣,大可以去审问审问,相信,林庄主的地牢能让他们说出实话!”十一恨不能上前给林正两刀,放了他一马,但不代表忘记了此前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