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六十七章 倾巢出动-穿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或许是因为人多又多了一个火堆,小小的庙里倒不觉得寒冷,也或者是因为大丁子临时打的野物烧烤吃了更耐饥寒,有夏雨做靠山,几个女人相互偎依着居然好梦到天微亮。

    到爹他们起身招呼时,杨子千这一群女人们才悠悠醒转。大家收拾了行囊,准备起程。

    人生,其实就是一个不断前进的过程,人生之路也好,人这一生也好,总是到达一个目的地稍作停顿又再往下一个目标前进。杨子千紧跟着老爹的步伐踏出了庙门。迎接他们的,是一道道山梁。

    每当走近山庄外围,大丁子就会有诸多感叹,如今,将再次远离外围,他心里又多了几分不舍。

    早起的行人,没有言语,只有踩着枯枝烂叶发出的吱吱喳喳的声音,以及偶尔的鸟叫虫鸣声。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而早起的虫儿被鸟吃。杨子千无意中想到了这么一句现代网络调诳语言,换句话说,啥人啥命,还真不能去强求!就如自己一般,天天奔波还没看到成果,最后,一个旅游就结束了现代的生活;在这西宋,如此折腾,到最后,会有什么样的结局呢?

    忽然间,一阵急促密紧的鸟叫响起,只片刻功夫,四面八方都有了同样的鸟叫。

    杨子千回头,看着大丁子。

    大丁子回应一声,无奈,只鸟难匹众,哪怕用内力吹出的鸟叫也被那一声声高昂急促的声音掩盖了。

    这是什么情况,鸟儿聚会,自己一行人闯进了鸟国!杨子千看大丁子的鸟叫不起作用,瞬间就迷胡了。

    “不好!”

    “不好!”

    几乎同时,大丁子和夏雨急呼出声。

    “老爷,四姑娘,前面有情况,咱们快避一下!”入山庄以来,就没有遇过这样的情况。断不会因为自己这一行人就四面楚歌!大丁子连忙招呼并快步走到了杨大年前面。

    与此同时,夏雨和高大兄弟,纷纷跃到了前面,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严肃。

    危险来临时,好男儿总会显出英雄本色。

    听说有情况,以杨大年为首,杨子林、杨子森、杨子强、罗大牛、阿海和阿河,纷纷跑到了大丁子的身后,将女人孩子往身后掩护。

    尽管杨子千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听大丁子说让避,四下里望去,除了树还是树,连一块一人高的石头都没有,能避得了什么。

    “不好!”杨子千惊呼出声。

    众人向后看去,他们身后,居然是手持各种刀剑的人群。

    “山匪?”众人惊呼。

    早听说这山梁有山匪出没,来来回回,走了无数次,除了遇着了救命的好汉,还从没遇见过什么。如今,这人数,这阵仗,杨大年盘算着,就算将买府城庄子的全部银两交出,不知道能不能留下自己一行人的性命!

    “别怕,不是,是前面有官兵!”大丁子回头,看到了由林正带队急奔而来的山庄众人,庄主亲自出马,庄主的父亲、两个叔叔,以及山庄少有露面的各大头领,居然悉数前来。而自己前面,居然是成千的官兵。老天,自己不在,还有谁怂恿庄主做了什么大动作,惹得官兵兴师动众,而山庄几乎是倾巢出动?

    “不是针对我们的,但我们很不幸,夹在了两队之间!”夏雨一语道破机关。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杨子千很想仰天长叹,自己一行人转瞬间就要变成早起的虫子了,真是出门没看黄历!

    后面是山庄的绿林好汉,前面是堂堂官府兵将,杨子千很想知道,自己这一群无名小老百姓要怎么样才能幸免从夹缝中逃生!如果只有自己一人,别说装昏就是装死也行,往地上一躺,等你们打完杀光再睁眼也不迟。

    可是,眼下,这是近二十人。除了不怕事的夏雨大丁子,其他的都是手无寸铁、杀鸡都要闭眼的善良百姓。看着瑟瑟发抖的三妞,以及强装勇敢的二嫂,杨子千想装昏装死也不敢了。一群男人站在了危险的前面,其实,面无血色已经出卖了他们的灵魂,是啊,遇到这样的场合,不害怕才是意外!

    怎样才能逃生,怎样才能保全,杨子千这会儿恨脑子不够使,不过,有一点却明白,先静观其变,坐等时机。

    “来者何人,所谓何事!”就在杨子千思绪万千时,岈屿山庄掌门人林正,已正气凛然的站在了所有人的前面,大声询问。

    “林正,我们又见面了!”十一面带讥讽:“我乃朝庭四品将官,奉命清剿这占山为王的土匪窝!”

    “敢问大人,我岈屿山庄都是些守纪守法的黎明百姓,靠着种地打猎为生,何来土匪之说?”林正一听,第一反应是多年前李家老爷抢粮一事东窗事发!爷爷说得对,行得端坐得正,人当真不可做了亏心事,瞧瞧,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咦,不对,说什么又见面了,自己何时与这朝庭的四品官有过交集。

    老十听林正辩解,就看了十一两眼。看吧,这家伙,添油加醋的向云老大禀告这山庄如何的穷凶极恶,如何寸步难行。心急的云老大索性飞鸽密信就遂了他的愿,让调来府城三千禁军,瓦解了山庄势力,灭了这雄霸一方的土匪窝。其实,这真有点小题大做了,一则,据武林人士说,这山庄虽小,在江湖上却小有名气,并无不良作风传出;二则,欲加之罪,别人怎可就这么认了?真要闹大了,无论是云老大,还是官方,都脱不了滥杀无辜的嫌疑!出发时,就多次告戒了十一,见好就收,事后能顺利从这条路通过就成!如今,被人追问词穷了吧!

    “哼,你还是良民了?”十一恨不能上前也抽他个伤筋动骨,自己身上养了这几个月的伤难道有假。

    “不知林正所犯何罪,又何时见过大人,请示下?”林正想了良久,都没有一丝头绪,索性,直接问道。

    “庄主,领头的两人,像是几个月前属下在外围捉拿的那两人!”外围被官兵包围,风起直接想到大皇子的消息可能被泄露了。只是,不知来者是敌是友?当下,连忙把不打不相识的两人用密音向林正汇报了。

    是他们?

    这消息,让林正第一次感到压力。

    果然,自己还是嫩了点,当初老爹就教导在没有弄清楚对方来历前不可擅自动手,莫名树敌。老爹是这样教导了,可惜,也是他亲手将两人放虎归山了。唉,是祸不是福,是祸躲不掉!

    “占山为王,雄霸一方,将我西宋官府置于何地?殴打无辜之人,强抢民女,入户抢劫,无论哪一条哪一款,我西宋律法都容你不得!”前两条,是十一亲自体会到的,后两条,则是他信口雌黄胡乱编造。想着那些土匪不都这德行吗,于是信手掂来给林正戴了上去。

    强抢民女,林正听到这条罪名时,眼睛就狠狠的瞪了身旁的大丁子一眼。小子,你犯的罪,让整个山庄为你蒙羞!入户抢劫,就是李家寨子李老爷那档子事。好吧,李老爷入户抢的是租子;自己入户抢了他,似乎,他不厚道,自己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对了,还在杨家抢了一只鸡!想到此,又瞄了一眼人群中异常冷静杨子千,这丫头,倒还稳得住心神!

    “大人,历来官府办案讲究有凭有据。我山庄虽有英雄好汉数人,但大人所说之罪却是强加于我等头上,望大人明察!”环顾四周,见众多山庄兄弟义愤填膺,林正决定打死不认。

    “尔等还敢狡辩,来呀,将这山庄包围了,全部拿下,一个也别放过!”十一已经忍无可忍了,按他的意思,恨不能杀个鸡犬不留,但老十不同意,那就让他们都偿偿爷受过的罪吧!当下命令道!

    “且慢!”

    “且慢!”

    一男一女,两声喝令!

    杨子千看向了林正,林正也随着声音看向了她。

    这丫头,果然是个胆大的!且看她要说什么吧!于是,假装视而不见,按说不该看戏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了看戏的心。当真是,一遇到她,自己就要变一个人!林正在心里苦笑不已。

    “大人!”看林正一声“且慢”后再无下文。杨子千有些恼怒,原本指望着他能将自己一行人撇清关系,逃出生天,结果,这人瞬间如阿河一般变成了哑巴。老话说得好啊,靠人不如靠已!杨子千一声且慢后,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劲,奋力的挤出老爹哥哥的保护圈,昂首挺胸,走到了队伍的前面,站在了林正的右手边,大着胆子向对方的大官禀报!

    “大人,请容小女子禀报!”既然你不仁,休怪我不义,杨子千看了一眼身旁的林正,清了清嗓子,朗声向官家道:“小女子是山庄以外的人,此次携父兄亲眷家人一同路过此地。不想,巧遇大人在此办案。无论这山庄之人所犯何罪,均与小女子一行人无关,恳请大人容小女子一行人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