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六十三章 听之任之-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夫子家有喜事,杨大年派出了自己的长年队伍帮忙。那边,罗虎也找了几个要好的人大肆采买,务必要把这喜酒办得隆重热闹。

    有钱好办事,有人更得力。罗氏找月娘一起,商量着让杨子千帮忙写上了清单,镇上能采买到的嫁妆一一挑抬回了老宅,随着日期的到来,整个李家寨子越发沸腾。

    婚嫁是要吃两家的酒席,夫子嫁女,腊月二十七,寨子里的人家,就纷纷来送礼了,然后,拖娃带崽,扶老携幼过来吃晚饭。只有隔壁冯家,大门紧闭,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老宅的堂屋里排了几桌,余下的,就排在了门外的空坝子里,桌椅板凳,一直铺排到了冯家的门前。

    杨子千看着这场面,暗暗咂舌,这风俗,要放在前几年,非把人吃穷不可。

    “也是这两年,要早些年,谁家也不敢这样大办!”月娘看着热热闹闹的喜酒场面,感叹道。

    “谁说不是呢,这夫子嫁女,可是我嫁到寨子里来见过的第一个隆重大办的!”一个李姓媳妇接过话题说道,头还偏向冯家大门看了看,意味明显。

    是啊,没钱没粮的日子里,就只有自家几个亲戚凑个人头就行了。偏偏,罗氏娘家不得靠,夫子是外来人家,这次,却是热闹非凡,杨子千想着,这是夫子人品爆发,还是人们有意有所图呢?

    哎,自己还是太势利了,管它怎么想,进门就是,人气好岂不是更好!

    “二妞啊,看看这事急得,眼下就只能这样给你操办了,可怨不得我们舍不得啊!”看着房间里堆的嫁妆,罗氏其实心里已很满意的,但,女儿出嫁,当娘的总想把总好的给她。有了铺笼罩盖,还要有金银首饰就最好了。偏偏,今年买了地,银两不够了。

    “娘,这已经很好了!”二妞想着大姐走的那一晚母女几人哭天抢地,而这一夜,温馨甜蜜,天上地下,两相一比,她知足了。

    “唉,幸好你姐知道了,早早的给你做了四套新衣,要不然,赶制衣服都来不及!”按说,新衣四套是男方过礼时送来的,不想,大女儿早早的准备了。

    “娘,那些衣服,都是大牛买回来的布匹让我抽空做的,本说让他拿回去过礼时送过来,这人也倔,说什么也不带走。”大妞边收拾着嫁妆,边说。“我和大丁子商量了,给二妞添了一副手镯。”说着,从怀里拿出来一副银手镯送到了二妞的手上。

    “你们呀,一个个的都知道,偏偏瞒了娘,害得娘瞎担心。”罗氏对三妞道:“你往后可别学了你二姐!”

    “我才不会!”三妞还小,对这些事儿有几分憧憬又有几分害怕,昏暗的油灯下,依旧能看得她羞红的脸。

    “呵呵呵”母女几人,会心的一笑。

    “呵呵,你们都在啊,罗姐姐,你看看,多热闹!”月娘一脚跨进房间:“清点好没有,可缺什么?”

    “啥也不缺!”急急的操办,也给女儿置办了看得过眼的嫁妆,罗氏很满足。

    “可清点了罗家过的礼?”月娘这媒人当得,昏头转向的,罗家和老宅两头跑,自己都忘记了很多事。

    “在堂屋里呢,现在清点?”罗氏一心只想着自家给女儿置办的了,至于男方,能给多少就看他们的脸面了。

    堂屋里坐着的都是寨子里的老人和带着幼孩的女人,看罗氏清点过礼清单,自然屏声静气,看个稀奇。

    “雄公鸡一对!”

    “上好酒两罐!”

    “菜十斤!”

    “四季衣服八套!”

    “银首饰一套!”

    、、、、、、、、

    随着帮忙的王花儿大声的报数,罗氏脸上的笑容越发明眼,甚至,眼角都湿润了。这罗家,是真心的待二妞。

    早听二妞说自己戴的就是大牛送的,这会儿,又送来了首饰;大妞说四套衣服是大牛买的布匹,如今,过礼又送来了八套!

    “啧啧啧,这罗家有钱啊!”

    “往后,能越过他家的人可不多!”

    “有钱也要看舍不舍得,这规矩,说句不好听的话,多少大户人家也就这样了!”李姓媳妇见过有钱的李老爷家的婚嫁,也不外乎就这些,新嫁娘衣服,也没有八套的先例。

    “听说,顾家这些日子置办的嫁妆也多呢!”

    “是啊,这人比人啊、、、、、”

    说这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杨子千挤在人群里再没听到言语,只是,大家心里想的肯定和她想的差不多。冯家口口声声骂的赔钱货,一进了顾家,一遇到罗家,就成了珍宝了。只是,不知他们心里有什么感想。

    “好都好,就是,不知道明天谁背新娘上花轿!”

    一片祥和温情的议论声中,一声叹息,犹如一盆冷水,不合时宜却又说到了要点。

    众人全都沉默了,是啊,新娘上轿,不能自己走路,得娘家哥兄背着上花轿。罗氏因为没有儿子才被冯家休了,虽然最后拼了个和离书。再嫁顾家,生了一个儿子,如今还在吃奶,这二妞出嫁,难不成,让他姐夫背着上花轿?这可不像样!

    一句话后,众人无比期待明天的上轿吉时。

    “这有什么稀奇的,我在书上看到,有的地方结婚,是新郎抱着新娘上花轿呢!”夜深人静时,罗氏和月娘商量着此事,也是心酸无比。杨子千直接把现代新郎抱着新娘上车改为了上花轿,还卖弄说是书上说的。

    “真有啊,丫头?”夫子觉得自己算是博读诗书,满腹经纶了,可惜,这些习俗他怎么也没见过呢。

    “有啊,夫子,我在洛城没事,就去那些书摊上看各种民俗地志书,上面就有记载着呢。”边说,还边拍着脑袋道:“让我想想,是什么地方来着、、、、”

    “既然有这风俗,咱也不算是开先例了,明天就让大牛抱着二妞上花轿!”月娘对女儿阅历是相当自信的,当下,作为媒人,就决定道。

    夫子只得再叹自己还是阅历太少;罗氏因为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听之任之。

    吉时到时,哭嫁声起。二妞哭得犹为真实,过往一幕幕都是心酸,如今,她长大了,却要出嫁为人妇,为人媳了,再不能在娘亲膝下敬孝了。

    “女儿拜别父亲、拜谢母亲生育之恩!”上花轿前,二妞叩拜。

    “孩子,你长大了,今天出阁,要孝顺公婆、善待小姑,夫妻和睦、、、、、”罗氏一一教导,连杨子千都怀疑,她不是不识字吗,这些东西,就犹如在《女儿经》里看的内容一般。

    “是,二妞听从母亲教导,您也要注意身体!”二妞再次叩拜。

    “好,去过你的好日子吧!”夫子将红红的盖头亲自给二妞盖上。

    等她起身后,罗大牛一把将人拦腰抱起。

    “新娘上花轿喽!”不知是谁,一声大吼,吸引了众人的眼光。

    “咦、、、、、、?”不是背,而是抱;不是哥兄老弟,居然是新郎官。

    “呵呵,这可是我第二次见这种风俗。上次,还是在塞北见过新郎抱新娘上花轿呢!”说话的,是杨子千授意的高大。

    高大在杨家帮工也有些时日了,听说,又是周婶子的远方表侄,走过的地方多,见识广,纵然觉得这事儿离谱,听他说见过,寨子里的人将好奇的心思纷纷压在了心底,再说出来,就得被人嘲笑没见识了。

    吹吹打打的八抬大轿;红红的十二抬嫁妆从老宅出发了。

    冯家本是紧闭的大门,四妞忍不住好奇,将门打开了。冯全探头看时,正看着二妞的花轿从门前经过。

    “噢,新娘起轿喽!”

    “夫子嫁女,可真热闹啊!”

    “夫子真大方,看看这些嫁妆,多丰厚!”

    “是啊,谁家闺女有这福气?”

    、、、、、

    一句句话,一抬抬红红的嫁妆,让一向脸色冷漠如灰的冯全也感到了羞窘。

    花轿抬走的,是自己的女儿,怎么就成了别人的女儿了?第一次,冯全觉得事情好像不对,但又说不上什么地方错了。

    “我呸,赔钱货还这么稀罕!”冯老太太瞟了一眼门外,朝地下吐着口水。

    “呵呵,人家的赔家货还真就稀罕了,看看,别人赔钱都赔得热闹!”宋青青这会儿,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忍不住对老太太反唇相讥。

    听得二人又要开吵,四妞连稀奇也不敢看了,连忙将大门关上。

    门内,照旧是吵吵闹闹。

    门外,是酒席开始。送嫁队伍走了,和罗家关系好的人急急的吃了这顿喜酒,又要赶着去罗家吃中午饭。

    “娘,婚嫁可真热闹啊!”从罗家回来,杨子千觉得看稀奇都看累了,这好些礼仪在杨子美出嫁时可没见过。

    “呵呵,这些礼数,也不全,主要是时间太紧了,省了好多。”操劳了一家,还有大嫂家的事儿,定在了正月初六,还得劳累,月娘揉了揉脑门,看着身边的女儿,再次心里默叹,什么时候,才能轮着自家丫头啊,就算再累,也是值得啊。

    开年,丫头就十六了!

    高不成低不就的,找个什么样的人家,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