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六十二章 先斩后奏-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免费完结篇

    “太太,五姑娘收拾好了,你要一起过去?”王花儿跨进大门时,就听夏雨在问月娘。

    “月娘,你要出门?”王花儿一愣,月娘有事,但,自家的事儿也大啊。

    “我送子禾去老宅夫子那儿,顺便和罗姐姐聊聊天,她三个女儿都回来了。”月娘点点头,还是盯着王花儿道“大嫂要有事,我就暂时不去也行。”

    “是有事,这样,反正老宅也不远,我陪着你走一趟,回来跟你说。”王花儿也不耽搁子禾上学堂,紧跟着月娘她们出了门。

    河湾到老宅,也就那么一段路的距离,经过冯家大门前时,冯老太太正满脸乌云的站在自家门前打量,估计这会儿戏还没开锣,还在酝酿之中。

    月娘和王花儿都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娘,我来洗碗。”

    “娘,衣服放那儿,我来洗”

    “娘,你歇着吧,弟弟还没醒,醒了也只认你一个人,到时有得你忙了”

    “行,行,行,这些个丫头,一回来就念叨个没完”罗氏满含笑意的声音传了出来。

    “呵呵,你呀,就是个劳累命,孩子们懂事,心疼你呢。”夫子笑着解释。

    其实,罗氏又何尝不知道女儿们的一番好心呢。长长的叹一口气,昨天孩子们回来时间晚了,隔壁的还没有反应。只怕等会儿又开始唱戏了,让她们几个难堪。

    “夫子,师娘,子禾来了!”小五丫一进门,就大声的招呼着。这一点,像足了杨子千,为此,夫子很是教导了几次,无奈,身体好,声音洪亮,怎么也学不了小家碧玉的嘤嘤细语。

    “哟,子禾,这么早啊!”罗氏总算找着事了,连忙迎了过来。“月娘,咦,杨家大嫂,你们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自从夫子搬到这儿来后,王花儿其实真的很少跨进老宅这道大门的,她算得上是稀了。

    “闲着没事,过来转转”明明是心急如焚,却故做镇定。王花儿不好意思的说道。

    “太太、杨大婶,请喝茶!”有上门,二妞很熟练的端茶倒水。

    “这孩子,又不是在外面,这是家里,叫我婶子就行了,太太,太太的叫得怪别扭。”月娘笑看二妞,这孩子,长得和罗氏一样好看,嘴又乖巧,能干利索,难怪罗家看得上。

    二妞大方的回以微笑,然后回到厨房做事了。

    “这孩子,真不错,该谈人家了!”月娘看着窈窕背影,对罗氏道。

    “是啊,我跟着老头子回了寨子,这孩子的事就没个头绪了”罗氏显然比月娘更心焦内疚。

    “怎么没头绪,你要舍得,这年底就能出门子!”月娘乐呵一笑,自己这番上门,算不算得上是雪中送炭,为罗氏解决难题来了。

    “月娘,哪有你这样寻我开心的,明天就小年了,哪家娶媳妇这么急,就算我们不讲究,人家也没得这么安排的。”罗氏苦笑摇头,这女儿大了,成了她的心病了。

    “说正经的,罗姐姐,我呀,今天还真是为二妞的事儿来的,有人看上你家二妞了,因为常年累月的不在家里,说二十八是个好日子,你和夫子要同意了,这该有的礼数一样不少,就在这几天都办了,娶过了门好过新年。”月娘一本正经,当着王花儿的面向罗氏说道。

    咦,还有和自己家小子一样心急的人?王花儿听了,也是睁大了眼睛。

    罗氏一听,看了看月娘,又看了看王花儿,难不成,是杨子强?

    “是寨子里的哪家?”说实在的,王花儿的名声,早些年和冯家老太太有得一拼,罗氏心里盘算着,要不要答应。

    “呵呵,真让你说中了,是才修了新房的罗大牛家,那小子,一回来就缠着他娘找我来提亲,罗家连酒席花轿什么的都订好了,只等你们点头了!”月娘看罗氏盯着王花儿看,知道她想岔了,连忙开门见山道。

    “啊?”连花轿酒席都订好了,只等自己点头,这叫什么提亲,这叫抢亲还差不多。呸,呸,呸,大妞就是被抢走的,什么礼仪酒席全没有,落得一身臭名,要不是杨子千出面,这辈子都别想抬头,更别说正大光明拖家带口回寨子了。

    “呵呵,意外吧,我也意外呢。要不,问问你家二妞。”现在的年轻人,胆子都大着呢。说不定,小年轻俩早就商量好了,直接回家给爹娘一个下马威呢。

    “行,杨大嫂,月娘,你们等等啊!”罗氏连忙起身,一边朝自己的房间走,一边喊着二妞。

    “娘,你叫我?”二妞随后进屋。

    “怎么回事?罗家来提亲,居然说连成亲的日子、花轿、酒席都订好了?”罗氏盯着女儿问。

    二妞脸微红,见惯了各种世面的她脸皮倒厚了不少:“嗯,他说今年成亲,所以,我们就回来了!”

    赶情是先斩后奏,不会那个啥、、、、

    “你,你怎么能这样,你是女孩子,你不会和他、、、?”罗氏双眼瞪得又大又圆,恨不能看穿女儿的身体和心。她甚至后悔自己早早的回了寨子,没好好教导这孩子。

    “娘,你想什么呢?”二妞这次明白过来了“娘,我们是两情相悦,他说过会一辈子对我好的。”

    话说到这份上,罗氏只得摇头:“你太大胆了,万一是骗你的呢?”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罗氏后悔不已:“幸好是一个寨子里的,要是外面的人,受骗了你找谁哭去?”

    二妞咬着嘴唇不说话,心里想得是,想骗我,没那么容易。

    “我看,你是长大了,留你不得了。罢了,我问问你父亲的意思,他要没意见,这事儿,就照罗家说的办吧!”罗氏长叹一声,女儿找不到人家她着急,这找着了人家,她也急。

    “瞧瞧,这不是好事吗?你焦心个啥?”夫子一听,家有喜事,更是喜上眉梢:“我算是看出来了,跟着子千那丫头的这群年轻人,没一个是省油的灯,你呀,就瞎操心了,赶紧的,准备嫁妆吧。”夫子笑着劝罗氏,又道:“你看看这些年我存的钱还有多少,也别吝啬了,多给二妞这丫头备些嫁妆,这可是我顾秀才第一次嫁女,别让人背后指点。”

    “老头子,你?”尽管买地后储蓄并不多,罗氏听到这句话,眼角还是湿润了。

    “去吧,去吧,我们现在,不愁吃穿,钱用完了再挣就是了,女人这辈子,婚嫁可是头等大事,别让丫头委屈了!”夫子朝罗氏挥挥手,转身,又去教小五丫去了。

    月娘得了回音,出了老宅门,就朝罗家而去。

    “大嫂,你看,你有什么事,先说吧,我这几天,怕没空闲了。”边走,边对身后的王花儿道。

    “行,我看你也忙”王花儿紧走几步,跟上月娘的脚步道:“还不是子强那小子,说要成亲,偏偏,也着急,说要么在年前,要么在正月里。罗家在二十八,那咱家,还只能安排在正月了。”

    “那好啊,你也赶紧的准备去啊?”停下脚步,月娘搞不懂,这准婆婆怎么有空闲跟着自己一起窜门子。

    “唉,还不是因为没媒人吗,我找你去帮忙提亲!”王花儿叹气道:“你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就变了样了呢?”出去做工,回来就说要成亲,这算哪门子事啊。

    “啊?”又做媒,月娘心里想着,今年难道是月老将红线丢自己手中了?“哪家姑娘?”

    “哪家,还能哪家,这孩子,不知道怎么就看上了王三家大丫。”王花儿摇头,还以为,出去这两年,学得能干了,给自己找一个大家闺秀回来。结果,却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大丫。不过,杨大富却说,这看着长大的孩子老实孝顺,这样的媳妇就是好。而且,搬出了杨子美的旧事,让王花儿不要再插手。不插手行吗,至少,这找媒人,就得女人出马吧。

    “呵呵,这些个孩子,还真是出人意料啊!”有了罗大牛和二妞的事在先,这次,杨子强和大丫的事出来了,月娘只有感叹的份了。唉,什么时候,四丫头也能找到一个心意相通的人,然后告诉她说:“娘,我要成亲了!”那该多好啊!

    罗家和顾秀才的二千金订亲了;喜酒订在腊月二十八;这消息,随着订亲过彩礼等一项项的礼仪传遍了李家寨子。

    “这个不要脸的,自己不要脸,生的赔钱货也不要脸,这才几天功夫,就要嫁人了,这是怕嫁不掉了呢,还是想要遮什么羞?”冯老太太站在门前,朝着隔壁的方向大声骂道。

    罗氏无意中听到了,心虚的看着二妞。二妞恼怒不已:“娘,她还每天这样骂人?”

    骂,怎么不骂,不骂她就睡不着,吃不下。罗氏很想这样回答女儿。看好事将近,也不想女儿操心,只好道:“咱身正不怕影子歪,只要你是个好的,再骂也骂不到你头上!”

    “娘,我怕她啥?”二妞气得咬牙,就因为她的尖酸刻薄,在饥荒年代将自己母女几人撵出了门。好歹,她身上也流着冯家的血啊,这人,怎么就不念半点亲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