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六十一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子林,我们不等三弟回来了再走?”杨子森因为学院要晚几天放假,杨子林干脆将他交给商队谢师傅的,他说了年节前有一趟货要运到河包县,正好同路有个照应。天刚亮,杨子林招呼珠儿起床,准备启程了。她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

    “不等了,子森身边有阿海,那小子跟着大丁子学了些武功,能照应得过来,这过年了,回家还有好多事要做,等到他回来,都年三十儿了。”杨子林边收拾自己,边说。

    “二哥,等等我!”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起程回寨子。刚出门不远,码头就传来了大喊声。

    “咦,是子森,不是说他还有好几天才回来吗?”珠儿诧异。

    “幸亏商队的师傅是划船的能手,连夜里都在赶路,要不然,我还真赶不上你们了!”本是相差好几天的,居然能提前回来,杨子森很是高兴。

    “那谢师傅也过来了?”杨子林还想着,要不要去拜谢一番再起程。

    “没有,就只有商队的一个王师傅,还有就是划船的贺师傅,加上我和阿海。谢师傅说什么妹妹给他提过的什么中转站什么的,他果然在照做了,效果还错,预计明年会再增加商队线路。”杨子森茫然不知所措的问道:“二哥,妹妹给他说什么了,看那样子,相当的感激!”

    “呵呵,我们那个妹妹,谁遇着了就是谁的贵人。”当下,兄弟俩边走边将往事一一说了。

    好吧,这妹妹,脑子比自己这个读书人还转得快。

    “难怪,谢师傅送我们上船时说,这贺师傅是河上的高上,不要说晚上划船,就是蒙着眼睛也能快速平稳的将我送到河包县。果然是路熟好办事!”坐船,七八天的行程,被这贺师傅日夜兼程,吃宿货船上,才四天功夫就到了。当真是用人得当,事半功倍。

    因为有了杨子森和阿海主仆的加入,回寨子的队伍越发壮大。

    人多,走起路来也快,哪怕是大妞般的小脚 ,珠儿二妞这些姑娘小媳妇,在心疼自己的人的帮忙下,边听他们东拉西扯的闲聊,边走路,也感觉不到累。

    “爹,您吹的是什么,真好听,虎子要学!”小虎子骑在大丁子的脖子上,双手抱着爹爹的头,欢快的问道。

    “这呀,是鸟语呢,你现在还小,学不会,等大了,爹再教你!”走在寨子的外围,不吹吹鸟叫,怎么能顺利进入呢。大丁子敷衍着儿子。

    “行了,虎子,别学你爹的,要学,跟着你外公学写字,长大了考秀才,考举人!”大妞一到山庄外围,就想起了早些年的事儿,有惊有喜有悲有乐,无论怎么说,这山庄,也曾经给过她一些美好的回忆,想必,孩子他爹也想起往事伤感了吧。大妞叹口气,边哄着儿子,边说。

    “天快黑了,翻过这道梁,就有一个庙子,叫小关庙,我们来来回回的,都在那儿落脚过夜!”一家人,总有一家人的语言,那边是大妞一家子的闲谈,这边,杨子林就给妻子做着向导。

    “二嫂,累了吧。唉,我们家什么都好,就是这条路太难走,一不能过马车,也不能抬轿,娘走一趟这地儿,就得在家休息好几天呢!”杨子森也在一旁介绍“倒是妹妹聪明,从小躲过了娘给的缠脚,走这山路,虽然累,但也能跟得上大家儿的脚步。”

    珠儿虽说长在府城,也是秀才千金,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从小就懂事,这会儿,虽然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却知趣的说:“既然路成这样了,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大家能走,娘都能走,我也不怕。再说,这么多人一起有说有笑的行远路,我还没经历过,说起来还挺有趣的。”

    杨子林满意的听着妻子的回答,她总是那么聪明,真的有妹妹的机灵,又比妹妹多了一点周全,不像妹妹,想到什么,就要干什么,简直就是一个猛将!

    夜宿小关庙,一堆熊熊的火焰映得这群年轻人满脸通红,到凌晨,才各自昏昏沉沉的睡去。

    大丁子一边照看着火堆,心却飞到了庄上,也不知道,庄主现在在干什么,有没有将他忘记了!

    唉,人怎么就不能兼得呢,一边是妻儿,一边是山庄情谊、、、、

    天亮时分,早早的起了,大丁子带着众人从山庄门前走过,再一次黯然神伤。

    平时少有生人出现的寨子,一时之间,来了好些年轻小伙姑娘,隔得老远,家家户户的闲人都站在门边张望。

    等人走近时,才发现,就是寨子出去的孩子们。

    “咦,那几个姑娘是谁?”有人眼尖,发现与众不同。

    “听闻杨家娶了二媳妇,可能是那个新娘子吧!”

    “哟,带这么多丫头?难怪是府城的千金呢,这派头就是不一样啊!”

    “不对,不对,那些不是丫头,走在第五个的,是王三家的大丫。还有,走在她旁边的是谁来着、、、、”想了想,猛然间大叫“是那个冯家的大妞。”

    “呀,大妞后面,跟着的那两个姑娘和她长得很像,难不成,是二妞三妞?”

    “哟,可不是吗?这姐仨,都长得和罗氏一个样子,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还别说,这女大十八变,还没十八岁吧,当年那两个瘦瘦弱弱的小姑娘,长出了这副好颜色。”

    “这是回家过年了?”

    “回家,回哪个家?”

    “你说回哪个家,要换作是你,你回哪个家?”

    “哟,这冯老太太又有得骂了!”

    “是啊,这隔壁的过得风声水起,有儿有女,有田有地。自己家一日不如一日,是该好好骂骂了!”

    “骂谁呢,最该骂的,是她自己吧!”

    “快看,那是二妞吧,耳朵上戴的是银耳环,哟,手上还有一对银镯子呢!”

    “这是给哪家当丫头还是姨太太了,看这样子,是有钱了吧!”

    “去去去,你看别人那装束,就是一个姑娘,哪有你想的那么龌龊!”

    “不止呢,你看,大妞手上也有戴镯子,听说,一个就值几十两银子呢。啧啧,真有钱了?”

    “大妞啊,当年杨家四姑娘说是嫁了什么楼的二掌勺,少不得,是当了富太太了吧!”

    “那这些男子里,可有她男人?”

    “你个眼水不好的,你看看,除了杨家的两个儿子还有一个叫阿海的外,不就是罗大牛和杨子强了吗?不对,还多了一个,那个最高最壮的是谁,肩膀上还扛着孩子,等等,当年,大妞也是背着孩子回来的,那人,八成就是了!”

    “啧啧啧,这三姐妹齐齐的回了寨子,今非昔比,当真是那读书人说的什么三日当什么看来着!”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夫子看着面前的便宜女儿女婿,痛快的大笑。就在刚才,罗氏看着三个女儿齐齐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喜极而泣,又有几分害怕,害怕隔壁的人过来找她们的麻烦。夫子却不以为然,如今的孩子都已长大,而且,各自能谋生,当年断了,就是干干净争的再无瓜葛了,今天的孩子,是他顾秀才的千金了,谁再敢找他的岔。

    “你这样说来,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到底她身上流着冯家的血脉,我就怕冯家的人蛮不讲理,这门亲,我不应!”罗大牛回家,让罗大婶高兴劲还没过,儿子又丢给她一个重型炸弹,一下就给炸晕了。

    “娘,她跟冯家没关系了,当年你也亲眼见过的。冯家给的和离书,她娘仨是净身出户的,这时候,冯家还有什么脸面来争来吵。娘,她是一个好姑娘,能干利索,也一定会好好孝顺您和爹的。”罗大牛没想到,娘盼媳妇盼了这么久,真有好媳妇了,一口却回绝了。“爹?”转头,哀求道。

    “他娘,我看这姑娘不错,这亲,是去和夫子提的,是顾家的千金,与他冯家无关。你也不用担心了,明天,你就找月娘去提亲,该有的礼数,咱一样也别少了,八抬大轿什么的,我早就在镇上订好了。只要他们一应,腊月二十八就是好日子,将人抬了回来,这新房新人过新年!”罗虎在码头干了些时日,不要说罗氏的为人,就是这二妞,确实是一个好媳妇了。

    “这?”罗大婶纵然有千般不愿意,但家里当家做主的是他爹,娶媳妇的是儿子,就她不应有什么用?只得抱起女儿准备回屋睡觉,边走边说:“行,都依了你们父子,但愿家和万事兴,别惹了那老疯子就成。当然,我也不是那软柿子!”

    罗大牛向父亲感激的一笑,随后,又商量着酒席什么的,几乎是鸡叫第一遍了才各回屋睡觉。

    “月娘,月娘,我找你有事!”刚送走罗大嫂,还没坐下来歇口气,就听到门外大嫂王花儿的声音传来了。大清早的,这是什么情况,月娘想着,不会又是来让她做媒的吧。谁能想得到,罗大牛那小子看上了二妞,呵呵,可真是意外啊。

    ------题外话------

    天冷了,亲们注意加衣服,可别为了风度忘记了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