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六十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杨子木带着几个长年和宋家湾的几个人一起打谷子;杨子千则指挥阿河高大兄弟以及在这宋家湾请的两个石匠开运河道。

    五六天功夫,兄妹俩的工程都告了一个段落。

    “这儿的地,按说比河湾的肥,庄稼却不容乐观。”杨子木随手从晒坝里抓了一把谷子,摊在手心,颗粒不饱满,青色多,季节上来说,这时候收谷子都算晚了。青色的也就是不成熟的,季节到了,也成熟不了,晒干后就只有小半粒米。

    “呵呵,这是宋家老爷他们在的时候栽下的,我们只昌来收,又没派人来看管,就只有这儿的几个人在做,也没个管事的,什么时候锄草,什么时候追肥都没个定数,能有这些收成都不错了。好在,契约变更到我们家名下不交捐税,要交了捐锐,余下的恐怕还不够几个长年的开支!”杨子千不懂庄稼,但知道管理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宋老爷走了,杨老爷没亲自来接手安排,做工的几个人就像无头的苍蝇,谁也不愿多做了,更不想出风头安排别人做事。群龙无首的情况下,没让杨子木他们在杂草里找谷子来收就算是不错了。

    “妹妹,这儿,你有什么打算?”县里的庄子托给了黄顺子管理,主要种了芋子,而种子不够的,他主动给种了瓜果蔬菜供应满堂红。这儿,说远不远,但四十里路,也不近,不可能三两头的过来打理。杨子木想要征询妹妹的意见。

    “这儿地太少,目前我们家的人手也少,不如,就让柳嫂子夫妻俩看管着,还种粮食。这老宅也暂时不动,往后真要去河包县,来这儿歇歇脚总是好的。”算是一个驿站吧,反正也不交租交税,让这几个长年折腾去。

    “也好,我就在那边农忙后过来看顾一二。”杨子木目前也没好的建议,只好顺从的点头。

    将宋家湾一应事项交行给柳娘夫妻,杨家的人就准备打道回府了。

    “太太、大少爷,大少奶奶、四姑娘,你们放心,我们一定尽心尽力做好这边的事。”挥手给东家说再见时,柳娘激动的心情都快压抑不住了。果然,杨家一来,自家真占了先认识的先机,这几十亩田地、老宅和几个长年都交由他们夫妻打理了,说干好了年底定不会亏待了。

    见过杨子千出手大方,柳娘相信,这棵大树傍好了,一定好乘凉!

    “丫头,你说我们到家时,你大哥他们都会早到了?”回程时,月娘不解的问着女儿。

    “是啊,娘,你看高大兄弟俩撑得好累,这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来时是顺水,不用费力;回去就是逆水而行了,全靠他们的劳力。这速度,就比不上了!”杨子千点头道。

    “看来,这撑竹筏也不容易,丫头,这个月多给他们一两银子。”月娘是苦难过来的人,对自己家的帮工,从来是大方的。

    “呵呵,好,娘都说要多给就多给吧。对了,娘,你觉得我们这竹筏怎么样?”杨子千趁机*道。

    “好是好,就是去不了县城!”月娘道:“不过,能坐着来往宋家湾也不错。对了,丫头,回家还可以再做两个这种竹筏,往后,人多就多撑两个竹筏就行了。”

    “好,娘这办法好。对了,我们要找两个老实本分的人跟着高大兄弟学撑竹筏!”这兄弟俩是外地人,一没签卖身契,二不是长年,说走就走,到时,有竹筏也没人来撑。

    “对,是这个理儿!”显然,月娘也考虑到这一点了。

    “丫头,又折腾竹筏呢?”自家老宅屋后的竹子都被砍完了,杨子千索性在李家寨子里花钱买竹子。杨大年看着女儿这项大动作,摇头叹息。

    “让她折腾去吧,这东西,倒还不错!”亲历了一趟旅行,月娘成了杨子千最坚强的支持者。

    “行啊,对了,你还可以多做一个,不是说池塘那边也要放一个吗,还得抬上抬下的。”杨大年建议道。

    “好,我们就多做一个!”杨子千顺着老爹的话说道。突然,她想到了一个办法。高洞那边,也可以放一两个竹筏,到了高坎处,这竹筏就停靠在岸边,翻过那条小山路,再换乘坎下的就行了。对,就是这个办法,就如现代的转车一般,到一个站换一辆车。是了,还得在高洞岸边置办点产业,一是方便停靠竹筏,二,就是住宿,因为到高洞时,恰是夜幕时分。

    有了主意的杨子千,指挥着大家干得越发起劲。

    十月的李家寨子,有几项大事。

    一是河湾杨家的大房子终完全部完工了。那真是大房子啊,据修房的人说,主院院什么的,加起来有九个之多,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走廊。灶房都是两个,还修了猪圈什么的,远远看去,石头房子,青灰瓦片,层层叠叠,宛如十来户人家居住的群居院落。不看别的,单就这大房子,杨家也就远远胜过李家了。

    二是罗虎和王三,这两个昔日的穷光蛋,也拆了旧房修新房。而且,学了杨家,修石头墙小青瓦房,只不过,修的是三间房间,一个堂屋一个灶房外带一个茅房。

    三则是王花儿说儿子年底要成亲了,尽管媳妇长得啥样还不清楚,但她心里已经是满满的高兴了。有老二这样的大户叔叔,子强谈的媳妇再差也差不了哪儿去。

    无独有偈,罗家也放出风声,今年娶媳妇,至于好日子,估计和杨家的相差不远。不为别的,只因着,他们都在杨家做事,不上工的时间就是过年前后。

    进入冬腊月的河面,孩子们已不坐木盆玩水,但杨家的四姑娘,还和家里请的长年帮工在河面折腾,说是在学撑竹筏。

    唉,这有钱人和没钱的人,就是两样的生活。

    “是吃饱了没事撑得慌!”冯老太太背着杨家人大声的骂道。

    “是啊,这吃饱了的,和没吃饱的,都有撑得慌的!”有人听到后,就背地里讥笑道。

    “我说,你这是拿钱来糟蹋了,犯得着买这些吗?”河包县码头,按照往年的安排,腊月二十左右,就要放假了。罗大牛和杨子强,两人商量着,各去银楼买回一套手饰,分别送给了心上人。结果,二妞红着脸收下了东西,却还说教了一番。、

    罗大牛呵呵两声,挠挠后脑勺:“别人都说要订情信物什么的,咱们简单的都没有订亲,这回去,就直接给爹娘说了,然后就择日子成亲,这些东西,听说你们女人都喜欢,既然买了,你就戴着呗!”

    “你呀,往后,买什么记得给我商量!”二妞受了杨子千的影响,钱要用在刀刃上,四姑娘这么有钱的人都不戴这些,自己还羡耀个什么劲。

    “不会了,再不会买了,往后,工钱都由你去玲儿那儿支取,你管帐!”还没过门,罗大牛憨厚得将财政大权双手拱让了。二妞看他那副老实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样的生活,这样的人,值得她笑了。

    “子强哥,我有些怕,怕你娘不喜欢我!”大丫手上拿着杨子强送的首饰,低着头,心跳得厉害。王花儿的嘴,在李家寨子里,还是能数一数二的,都说丑媳妇怕见公婆,这样的事儿,这会儿轮着自己了,大丫实在高兴不起来。

    “大丫,别怕,有我妹妹,有二婶呢,我娘现在最听她们的话了。一回家,我就给爹说,让二婶做媒上你家提亲,只是,我们放工时间短,礼仪上有些委屈你了。”杨子强信心十足,有了杨子美的教训,相信,这次他的事,爹更能做主。

    “二少爷和二少奶奶回来了!”这边,杨子强和大妞二妞玲儿正商量什么时候放假合适,外面,有人高兴的来报。

    众人迎出门,看着了那个府城来的二少奶奶,纷纷上前见礼请安。

    “呵呵,你们还跟我们讲这些虚礼做什么。怎么,还没放假?行了,明天就停业,咱们回寨子过热闹年去。”这些人,好些都是儿时的玩伴,晃眼的功夫,都成了大姑娘小伙子了,是啊,自己都成家了,他们也不小了。

    “回二少爷,我们正商量什么时候放假呢。”玲儿是杨家奴婢,规规矩矩的回答。

    “放了放了,明天就放了。”杨子林婚后,被珠儿*得很有几分魄力了,果断安排道:“玲儿,你看看哪些不回家的,就在这儿守店子,这个月工钱加倍。”

    细细算下来,留下的是除了卖身杨家的玲儿等几个人外,还真没有了。

    有家回的人,真好!

    “你们也要回寨子?”意料之外的是,大妞大丁子夫妻带着孩子,还有二妞三妞都要回去。

    “娘和父亲回去后,娘生了弟弟,我们还没去看过,趁过年,就回去一趟。”大妞听妹妹说了,准备和罗大牛成亲,但事儿还没挑明,也就不好明说。看娘过得好不好也是真的,当下回答道。

    杨子林看着眼前的人,点点头,不知道,冯家看着这长得如花似玉的三个女儿,会是什么样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