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五十九章-穿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时间总是最快的东西,一晃,秋收了,杨子木的庄稼,总是比旁人的要好。第一年是因着庄稼抢生,这第二年,就是凭的本事了,什么时候施肥,什么时候除草、翻地,无论是寨子里的十来亩还是新开垦的沿河梯田,沉甸甸的谷穗让多少老庄稼都自叹不如。李家也眼红杨家的丰收,更眼红杨家不不用交捐税,这福气,却不是人人都能得来的。

    “卖地吧,把年初收回来的那些地都卖了!”李老爷的病床前,兄弟几人询问道。

    李老爷痛苦的闭上了双眼,他不想卖,却也无能为力了,这个家,能不四分五裂就是先祖保佑了。

    闻讯买地,居然是最早和杨老二家关系最铁的,有夫子、杨大富、罗虎、王三,连那个最早连老婆都娶不上准备当和尚的人,都买了李家的地。

    “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看看别人家,不佃地只帮杨家做工都能买地了,你我这些,苦命的佃了地种了,还只够填肚子,等到期了,咱也不做了,帮杨家去!”

    “就是,今年退地的人在杨家也做得顺风顺水的,兄弟,往后,咱们都得看远点了!”

    “不过,也得看人,你看建娃子,从去年就开始帮杨家做工,这会儿,还连一个媳妇都娶不上!”

    “那小子,没娶媳妇,人家放言也不缺女人呢!”

    “啧啧,这李家寨子,风气变得不少啊。李家走了下坡路;杨家蒸蒸日上;冯家撵了罗氏后好戏也越来越多、、、”

    “哈哈哈,谁说不是呢,这人啊,不能太精明,精明反被精明误。”

    “你说,冯全那个耳根子软的,要知道自己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会不会硬气一次?”

    “我看难,倒是那老太婆,估计活剥那女人的心都有,也可能会被气死?”

    “有句话叫: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你看她,天天这样骂啊骂啊,精神气还很好,估计气不死!”

    “呵呵,也是”

    、、、、、、、、、

    相对于寨子上的热闹,杨家正忙着呢。

    “丫头,你明天要跟着你大哥去宋家湾?”杨大年修房工作正接近尾声,忙得不亦乐乎,当然,也没忘记孩子们的动向。

    “嗯,大哥要去收那边的谷子,虽然那宋老爷走了,地交给那几个长年在种,收成没这边好,但大哥不去也不放心!我跟着去看看!”杨子千正在自家池墉边看着里面的游鱼,见杨大年走了过来,连忙起身回复。

    “又坐你那竹筏去?”这丫头,从回来后,就没离开过那玩意儿,看样子,还没死心呢。

    “娘和大嫂想要去看看,我们坐竹筏,高大兄弟俩撑杆;大哥带着几位长年大叔走路!”被鼓吹得心痒痒的月娘和邱娟,决定带着小六和光远坐一次竹筏去宋家湾,这次是最好的机会。

    “去吧,看看也好!”自己的地盘,自己做主,月娘这两年,去了县里,还去了府城,这个小小的宋家湾,更应该看看。杨大年回首,看着自己修的房子,想着,等完工了,也出去转转,不过,外面再好,肯定也没他的河湾杨家大房子好!

    “娘,大嫂,到了!”杨子千跳下竹筏,高兴的说道。

    “丫头啊,我坐过马车,也坐过船,第一次坐你折腾的这竹筏,觉得还不错!”没有船的宽大安稳,也没有马车快,却一样能脚不行一步路,半日里行了四十多里路,月娘抱着小六下了竹筏,很是高兴。

    “娘,我们真的行了四十多里路啊?”邱娟随后抱着光远下竹筏,回首一看,几乎有些茫然。

    “呵呵,是啊,就数四丫头这个人精儿,你看看,折腾的这东西,比子木他们走路快得多!”月娘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妹妹,咱们要能坐着去县里就好了!”邱娟高兴的同时,略为遗憾,以前有过梦想,梦想破灭后就不再想,今天,又体验了一把,觉得这明明可行的东西怎么就不行了。

    “看见没,大嫂,这儿,是第一个难关!”杨子千指着河面浅滩道。

    邱娟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的确,任水怎么流,这竹筏就没移动过。

    失望再次写在了脸上。

    “不过,也不要紧,过几天,等这儿秋收了,我让人把这河滩石块打掉一层,竹筏就能过了!”这才是杨子千的出行目的。先拿下宋家湾的难关,再来一个一个的解决,最难的,还是董家湾的高洞。

    “这一个难关解决了,往后、、、、”也听过杨子木说一路上的艰难,邱娟还是不乐观。

    “不急,大嫂,慢慢来,往后,肯定能让你不用走路就去县里!”信心十足,目标明确。

    “子木他们还没到呢?”月娘有些担心。

    “娘,我们是顺水而下的,行程就快得多,他们得一步一步的走,纵然是一群男子,也得慢上一些!”杨子千安慰道。

    “老大,那人没事吧?”高二悄悄的问。

    “瞎担心啥,夏姑娘跟着呢,走路可不比我们这顺水的竹筏,放心吧!”高大低声道。

    “真是的,好好的人上人不当,却做一个听人使唤的奴仆”高二不满嘀咕道。

    “行了,有人来了,少说话!”高大警告道。

    “呀,四姑娘,真是你们?”远远的,柳娘就高兴的迎了上来,这可是东家小姐。

    “柳嫂子,这是我娘,我大嫂”杨子千向人介绍道。

    “哟,是东家太太,大少奶奶!”柳娘一听,赶紧上前招呼,也没有正规人家的礼数,只一个劲的喊道:“快,快到屋里坐,这行了半日,累了,渴了,饿了吧,也不知道你们要来,我马上就烧水做饭!”

    一边说,一边蹲下身要抱小六“这是孙少爷吧,来,我抱你!”

    月娘一听,窘得满脸通红。

    “呵呵,我忘了介绍我们家两位小家伙了,你抱的这个,是我六弟,大嫂抱着的,才是杨家的长孙!”杨子千无所谓的呵呵一笑解释。在现代,成家生子晚的人多了去了,三四十岁才添个孩子,等小儿上幼儿园,去接时,幼儿园阿姨会说:“xxx,你爷爷来接你了。”在现代尚不稀罕,在西宋,母女同做月子的也大有人在,娘实在犯不上脸红。

    “哟,瞧我,眼拙,太太好福气,人丁兴旺啊!”知道有大少爷,二少爷,四姑娘,眼下,还有六少爷,这杨姓东家的人丁比宋老爷家还多。柳娘有些羡慕,这有钱人家就是好,孩子生下来也养得活,哪像自己、、、、

    “呵呵,我们兄弟姐妹一共六个,三哥在府城读书;五妹在家跟着夫子识字。”杨子千索性一起给柳娘说了“柳嫂子,中午就在你家打扰了。下午,你找两三个嫂子帮我把老宅打扫一下,我们今晚就要入住!”递过宋家老宅的钥匙,杨子千安排道。

    “放心,四姑娘,我们一定打扫干净,只是,这床上用的?”又没提前招呼,宋家的都带走了,自家又没多余的。

    “我们自带!”杨子千指了指背上的包袱:“这才初秋,夜里还不冷,也不用盖厚的!晚些时候,我大哥和几位大叔也要过来收谷子,饭菜什么的,也劳烦柳嫂子找人一起准备了。”说着,又递过去几两银子。

    “好,好,四姑娘,我先做午饭给你们吃,吃了就找人做事。钟大嫂最会做吃食,对了,罗婶子家还有一只鸡,我找她买来晚上吃、、、、、”一进自家屋,柳娘放下小六,转身就进了灶房,边做事,边给随后进来的杨子千汇报。

    管你找谁,做什么吃的,花钱能图个省心就行。看着堂屋里坐着的老娘和大嫂,杨子千想着,只要让她们觉得不委屈就好。

    “委屈个啥,你看看,你们兄妹来,一个要收谷子,一个要弄河滩,偏偏,我和你大嫂什么忙都帮不上。”带着小六和光远,婆媳俩把自己的地盘转了个遍,“丫头啊,这宋家湾的人,比李家寨子的人还淳扑老实,见了我们,远远的就招呼东家太太、大少奶奶,让我们怪难为情的!”

    “娘,这宋家湾,除了宋姓本家的人,就只有几家是外姓的,都随了宋老爷的地契转给我们一起做了长年,咱家是他们的东家,能不气吗?”其实,有时候,杨子千都不明白,照说,李家寨子的人受杨家恩惠的更多,比如说当年的一田种两季;以工换食;以及芋子种的以工换种;杨家修房的高薪用工,但,偏偏,李家寨子的大部分人,对待杨家,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一半是羡慕,一半是嫉妒,独独少了感恩。不像宋家湾的柳娘他们,是从心里去敬畏这个东家的。

    或许,你我都贫饥,大家还能友好相处,相互多了一丝丝怜惜。就像在同一起跑线上,大家平起平坐,无谓先后。一旦有人领先跑了,还越跑越远,后面的人,就只有羡慕嫉妒恨了吧!

    唉,人心啊,无论是现代还是西宋,看来,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