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五十八章 怒目警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下载

    “怎么,我脸上有污泥还是鱼鳞?”杨子千见阿河盯了她好一会儿了都还没转过眼,连忙抬手拂过脸庞。烧火做面什么的,不经意间就会沾些黑灰白面在脸上,瞬间有了唱戏的脸谱。今天下午折腾了这么久的鱼儿,沾上一些也是正常的。

    阿河听了杨子千说话,意识到自己唐突了,摇摇头,连忙低下头再次捉鱼。

    看上哪家姑娘,阿河在心里苦笑。自己还能看上哪家的姑娘?

    要在皇宫内院里,看上的姑娘,家世不好的,最多能抬个夫人侧妃,正牌王妃得父皇母妃亲点。都说皇家好,看多了母妃以前的望眼欲穿,懂事早的他就没想过要过妻妾成群的生活。可是,人在皇家,也是身不由已的。自己要真看上了,也只是徒增烦恼。

    如今,在这穷乡僻壤的寨子里,看上了的,却因着自己的身份不敢去沾惹。如果,今生,注定就在这儿过一辈子,就这样守在你的身边,也是一种幸福。只是,当看着你披上嫁衣,上了花轿嫁与他人为妻时,自己这颗受伤的心,会不会再一次撕裂?

    “阿河,你年纪应该也不小了。我不知道你具体多少岁了,可是,我想,你大概和大哥差不多吧!”杨子千带着几分同情,这可怜的哑巴,一不知道自己姓什名谁;家住何方父母可在;二不知道出生年月,唉,可怜啊。“你看,光远都有好几个月了。你是个勤快老实的,我看夏雨对你有些意思,如果你也喜欢,我就去找娘,让娘给你们做主,摄合成一对,好好的成一家人。你看,罗婶子和夫子这小日子过得也不赖,往后,你们也能过得这样温馨!”

    盯着阿河,杨子千自顾自的说道,并想象着一个小阿河出来的样子,反正,在她杨子千的眼中,幸福不是金银钱财,而是相互尊重关心!

    这个丫头,居然乱点鸳鸯,阿河猛的窜到了她面前,拼命摇头,急得满脸通红。

    “啊,你不愿意?”有人看上你是好事,居然还挑剔。杨子千在心里诽谤了几句。这个呆子,看不出夏雨的痴情?难不成,看得上春兰?

    比划了几下,阿河心里想着,她应该能明白自己不热衷于成亲这事了吧。

    “都说了些什么呀,唉,这万恶的西宋,又没有手语老师,我不懂哑语的!”杨子千看着面前的人急于想要说什么,无奈自己看不懂手势,只得咒骂天地。看着他着急的样子道:“行了,行了,我就说说,你要看得上的姑娘,带着他找我娘去。”

    点点头,阿河这才放心的回去捉鱼。

    “我这才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杨子千哭笑不得,自己当红娘成瘾了!

    只要你不添乱,我也就放心了。

    阿河埋着头,在心里说道。对了,她说起了夏雨,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就算再愚钝的人,也看得出,夏雨,必是受人之托来护他周全的。那她身后的主子是谁?风起?那个销声匿迹的人?摇摇头,一个除了武功再无生存技能的人是不容易找到人来护他的,更何况,他不会轻易将自己的身份泄露出去。

    那是林家?

    如果,是林家,也不是不可能,因为母妃知道他还在人世。以林家的权势声旺,想要托人照顾他一二倒也是可能的。如果,真是林家,林家能找到他,那么,是不是母妃就有了生机?

    对了,听人说,边城狼烟起,林家世代为将帅,这时候,父皇纵然是对林家有千般顾忌万般提防,为了家国安危,必定会重用。林家重用,母妃,对,母妃的日子肯定就要好过多了、、、

    阿河边想着心事,边在木盆里捉鱼。实际上,他有好一阵子,手只是在动,根本就没有捉一条鱼。

    这人犯二了,杨子千无奈的耸耸肩,看吧,好好的人,都给自己几句话弄得成痴傻状态了!

    “唉,老大,我看,那位对四姑娘倒上心得紧!”夜幕从林家收工,照例,回了半路认的表婶家,高二一进屋,就悄悄的对高大说,这些话,当着夏姑娘可不敢说。

    “英雄还难过美人关呢,更何况这人在乡寨里呆久了,和这四姑娘朝夕相处,不是美人也当成西施了!”高大不以为然,有朝一日,身份大白时,他想要带一个宫女奴婢走,也不是不可以的事。

    “你这说法他们文人叫什么来着、、、、?”高二抓了抓头,半天也没说出下半句。

    “行了,我去值夜了,这太平日子也不远了!”高大朝他挥挥手,转身出了房门。

    “早来早了,天天这样拖着,我看武功不长进,修房撑船倒精湛了!”高二看老大出门,在他身后小声的嘀咕道。这觉都没办法睡个安稳的,半夜时,自己得换班,白天苦力,夜里还得当门神,这差事,真不是一二般的苦!

    “老大,我回来了”天还没亮,睡梦中的高大就被进屋的人吵醒了“不行了,我得先去冲个冷水澡!”火急火燎的,高二又出了门。

    这小子,撞邪了?高大很郁闷,往日里值守回来都是悄无声息的,从来没有吵醒他的先例!

    “怎么啦,你?”看着浑身湿淋淋的人进屋,高大关心的问道。

    “下河里泡了一会儿!”高二边脱了湿衣服丢到地上,边说:“娘的,刚才遇到一对野鸳鸯,惹得老子也一身的火!”

    大家都是成年人,高大当然明白,这家伙,撞上了不该撞的东西,奇怪的是,这李家寨子,一向民风淳朴,居然暗藏风流韵事?

    “谁啊?”在杨家做工也有些时日了,女人倘且不说,男人,就连着五六岁刚缝了开裆裤的男孩,兄弟俩也是能叫出名字来的。

    “还能有谁,就那偷奸耍滑的建娃子,我们不是都防着他吗。丑时,我看他出了自家房门,鬼鬼祟祟的,就仔细盯了。却不想,那家伙,去找相好的了!”那女人叫什么来着?高二想了想,不记得名字了,只知道,他住在夫子旁边,是冯家的那个女人,听说,原是小妾的身份。也是,只有小妾才能干出这种勾当,哪家当家主母是这德行,非倒了八辈子霉不可。

    “呵呵,你看了一副好图啊!”高大的瞌睡都笑醒了,这青头小子,看了没有流着鼻血回来就不错了。

    “唉,说正经的,老大,我还听到他俩说的话。”高二不好意思的掩饰道:“听说,这杨家当初修房时,请的一个叫蒋半仙的人来看房子屋基。结果,这个一肚子坏水的建娃子,活活将大门方位给挪了一尺远,你说,这杨家,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啊?”

    “这杨家开工修房,是去年的事了,真要有不好的事,早发生了!”说这话时,高大突然住了嘴。像这样他们刀口上舔血的人,早不信鬼神,却依旧相信阴阳八卦,迷魂阵法,要说杨家大门方位改变,能有不好的事是什么,怕是有人知道他们收留了大皇子,会招来满门杀身之祸吧!“老二,这些日子小心了,务必,保全了他,这杨家,好人应该有好报,也别给人算计了去!”

    “嗯,知道了!”从刚才的兴奋中,高二也闻到了一丝危险。

    “危险,危险我们总不置于就在这儿干坐着等云老大来吧!”河包县某栈,伤筋动骨养了一百天的十一,想着三个月前的窝囊,甚是咬牙!“照我说,去府城调了几千人来,灭了那个狗屁山庄!”

    “说得轻巧,无缘无故的,调兵灭庄!你是嫌当今天子的口碑太好还是觉得自己项上人头长得太久了?”老十瞪了他几眼,莽夫就是个莽夫。

    “这也不行,那也不是,老十,我们这次丢脸丢到家了,那怎么办?”十一调节了一下气息,试了试内力,感觉到比往日又好了不少。

    “等云老大的消息吧!”这儿的情况,早已传信给了云老大,一切,听他命令。“再养养,省得咱们二打一都打不过人!”

    “对了,你说那家伙是什么来头,还有,这山庄,是人人都像他这样的,还是只是偶然啊?”十一还有些想不通,排行榜上有名,却联手打不赢一个区区山庄的人。

    “照我看,这人的武功,和云老大相差也不远了!”回想着过招的那些情形,老十道:“如果真如你所说,山庄人人都是高手,哪怕你去调兵遣将,也未必能占上风,只平添伤亡罢了!”

    “你说,那位也真的是,当年,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一夜之间全变了样;如今,又这样藏着掖着的找人回去。真要有心,派一个仪仗队,风风光光的接了回去,哪轮得到你我受罪!”十一越想起郁闷,忍不住唠叨。

    “十一,慎言!”一向温和的老十,怒目警告。

    他们是谁?效忠于谁?此等大逆不道的话,岂能轻易出口。十一也意识到自己多嘴了,立马噤声!

    ------题外话------

    多谢亲们的月票、评价票,感谢xiao123xuan的钻石!

    有亲的支持,竹枝才能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