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五十六章 时隐时现-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完结篇

    “谢师傅,这隔得天远地远的,也不好交待什么,我就写了几个字,烦请您带去我家庄子上交给庄头即可!”就在杨子林和谢师傅闲聊时,杨子千已快速的写好书信,走出来递给了他。

    “好,老夫一定带到!”谢师傅接过书信揣进怀里“这一趟,来来回回的,加上在洛城耽搁的时间,你的回信,大概得等上两个月时间了!”

    “呵呵,不急的,那庄上,也没个具体规划什么的,庄头应该也没要紧事!”又不是关乎家国安危的紧急事,犯不上飞鸽传书。话说,两个月时间一个来回,走商队这一行饭碗也不好端啊。想着现代的快递货运什么的,好多的广告都打的次日达。没有飞机火车汽车的西宋,纵然不能相比,但,谢师傅这一来一回的,也太费神费力了。想到此,杨子千就多嘴道:“谢师傅每次走货,都是亲自跟着来回吗?”

    “是啊,干我们这一行的,全凭着货主的信任,再则,我这商队也不大,就这么十来号人,不亲自跟着,还不放心,好在,这些年走南闯北的下来,也没出过什么岔子!”这也是他入行也来口碑好的原因所在。

    “也是,只是,有些费神费时了”杨子千就那么习惯性思维回到现代了“你可以设立中转站,每一个大的府城什么的,找委托可靠的人接货,再由他发货到下一个地方,这样的话,你不用这么累,而且,时效上,应该更快!”

    “设中转站、发货、接货?”谢师傅嘴里重复着杨子千的话,脑海里却没有这个概念。

    “就像这样”杨子千走开几步,和谢师傅、杨子林站在相隔不远的一条线上道:“比如说,有货主委托我走货到你那儿,我接货后,运送给二哥;二哥再送到你那儿,同样的道理,我这个位置的货,还可以往另外的地方发,总之,我人不动,但东西可以很快速的到达。因为,走这一段路的商队一是地形熟;二来呢,人也熟,相对来说,遇到意外的机会还更少!”

    一番形象的比喻后,谢师傅眼睛发亮,随即,又暗了下来:“这得找可靠的人接货!”

    “对啊,你走商队这些年,跟着你的师傅们,总有可靠的,由他们再找自己相熟可靠的人手加入,慢慢的,就可以由你为中心,大家都不用长途跋涉了”

    “好,我明白了,多谢四姑娘的指点!”谢师傅点头称赞,随即,告辞走了。

    “妹妹,你说的那事,谢师傅会办吗?”杨子林虽说有些木,但绝不是笨的,更何况,他和杨子木一样认定:凡是妹妹说的都是对的;凡是妹妹出的主意一定是好的。

    “呵呵,办不办是他的事了。他要不办,过两年,我都要办”不仅办货运,还捎带书信邮政。现代的每一行转到西宋来,可都是大有前景的。杨子千这会有点天高任鸟飞,却力气不足的遗憾,归根结底,还是可用的人太少。

    就如杨子林的加工坊,招工买马后,终于磕磕碰碰的开张了。此时,整个夏天都快过了。

    “家里该打谷子了,四丫头,我出来也好几个月了”娶了二媳妇,儿子的加工坊也开了张,闺女带着她把府城的各地儿也转了个遍,月娘想家了,疯狂的想。晚上,进了女儿的房间,看她正写着什么,忍了又忍,还是开了口。

    “那,咱们就回去?”杨子千搁了手中的笔,抬头问娘。

    “什么时候回去?”果然,一听能回家,月娘精神就来了。

    “说走就走,明天吧”杨子千知道,这人思乡,是恨不得长个翅膀的,反正,她手上目前也没什么大事,也就不用老娘再去数倒计时了。府城的一摊子事交给二哥夫妻俩管就行了,于是朝门外喊道:“春兰,春兰,帮太太收拾一下东西,我们明天起程回河包县!”

    “娘,怎么说走就走了,是媳妇哪儿没做好?”听闻月娘明天一早起程回家,珠儿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毫无征兆的走人,是发什么脾气呢。

    杨子林和闻讯而来的杨子森也是一头雾水,不解的盯着老娘。

    “珠儿,你很好啊,没有什么不对啊!”媳妇低头请罪,倒把月娘也搞晕了头。

    “那娘在这儿不是好好的吗,怎么说明天一早就走呢?”杨子森对二嫂没什么意思,但终究觉得这中间一定有什么问题。

    “我哪知道,刚才去给四丫头说家里要打谷子了,那孩子就说明天一早起程回家,反正都是回,早一点回去也能帮忙看顾着光远!”月娘看着眼前的几个孩子,不解的说道。

    珠儿和杨子林、杨子森又连忙去了杨子千的房间。

    “是啊,我说的,反正娘也在这儿呆腻了,那就回家喽!”杨子千很郁闷,自己好不容易想静下心来练练毛笔字,结果,一会儿功夫,先是老娘,这会儿,是哥哥嫂子都来打扰她了。

    “妹妹,你能不能什么时候正常点,别说风就是雨,好歹也跟我们商量一下,说一声啊,这突如其来的东西,容易吓坏人的!”杨子森此时,有些同情的看着二嫂,果然是没什么事,有事都是自己的妹妹搞出来的。

    “我没惹什么事啊?”杨子千甚是无辜。

    “没事,没事!”杨子林打着圆场“只是,妹妹,你回去了,这府城的一摊子事?”

    “不是有你和二嫂吗?你负责生产,二嫂负责帐目。”杨子千看着杨子森,眼睛骨碌打转道:“三哥,这事儿啊,你也能帮忙,负责销售!”

    “销售是什么?”杨子森从来觉得自己的任务是负责读书,没曾想,这次还来了新的东西。

    “二哥这次要重操旧业,做书桌和衣柜卖,到时候,你就把书桌推荐给你的那些同窗啊!”杨子千翻了翻白眼,不得已,只好用解释了一遍。

    “这个啊,没问题!”杨子森听了,原来所谓的销售就是这么简单,比读书轻松多了,爽快的应了。

    “饺子馆那边?”杨子林又问道。

    “二嫂时不时的过去看着些就成了,反正,新请的人也能上手做了。咱们做生意,总不能全都身体力行,这样下来,钱赚不了几个,人会累得半死。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相信自己的用人眼光!”杨子千给哥嫂培训了用人原则,说得三人连连点头。

    “我原以为,自己可以做到妹妹一样能干,今天听她说那些话,才发现,比她差远了!”睡在床上,珠儿感慨不已。

    “呵呵,别想那么多,你已经是个不简单的了。”杨子林一把揽过妻子道:“我这个妹妹啊,是个人精。这些年来,我还没看到哪一个有她那样聪明,胆大!”

    “子林,你们家真好!”依偎在杨子林的怀里,珠儿由衷说道。

    “别犯傻了,什么你们家,是我们家,是我们家真好!”杨子林宠溺的揉着妻子的头发纠正道。

    “好,好,是我们真好!”珠儿连忙认错“老的有爱心,小的有孝心;兄弟姐妹和睦友爱;妻贤夫贵,子林,这样的日子,是书上才有的,都让我遇到了,我真有福气!”

    “是,咱们家的人都有福气,睡吧,明天还要早起送娘她们去码头呢!”带着满足的笑容,杨子林再次将妻子拥紧。

    又一次的行船颠簸,月娘晕头转向的转回了河包县码头。

    “唉,丫头啊,娘觉得,自己就是个没福的,这府城,说起来多好啊,居然住得不习惯,一回这河包县,就觉得精神气儿都好多了。要再回寨子啊,人就像活过来了一样!”回到屋里,月娘还躺在床上休息,就朝女儿道。

    “娘,反正都回到码头了,咱也不急,你先休息两天,等精神真好了再动身回寨子!”对老娘的反应,杨子千无法去解释,只是暗自想着,当初没有堵气举家往外迁,看来还是明智的选择。虽然李家寨子并不是杨家的老宅所在,但,在那儿,一家人生活了那么久,也有了感情,这第二故乡,也成了根系所在地。无论再枝繁叶茂,在外有多少产业,老人心中惦记的,依旧是河湾杨家,那,才是他们的家!

    而对自己,对杨家兄弟来说,有爹娘在的地方,就是家。

    “四姑娘,你找我?”闲了太久的大丁子,此时,正有些想不通,却被告知四姑娘找。

    “嗯,过两天,我们要回寨子,到时候,你送一下我们。”这次回寨子,就只有自己母女三人加春兰,她可不是身怀绝技的女侠,胆子再大,也不敢贸然走有豺狼出没的山路。

    “送到寨子里?”大丁子很想告诉她,最近这一段时间,他感觉码头越来越有杀气,至少,身边,有武功的人时常出没,时隐时现,却不知道是何缘故会出现这样的人。想一想,觉得四姑娘是个女孩子,说这些只会吓坏了她。

    “不用,送到小关庙,天亮了我们过了那段险路你就返回来!”杨子千知道,这人是个莽夫,带回寨子里,要知道冯家天天骂罗氏,还不把房子给他掀了,更甚者,弄个人命出来就不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