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五十五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许氏纳闷的时候,城东大院门口,一片喜气洋洋。

    认识不认识的,都来沾着喜气,只因为,有人在门口散发喜糖。在杨子千眼中,这喜糖就是一些糕点,但,孩子们还是喜欢得紧。大哥的婚事在码头,没有乡下的十桌八桌亲朋好友,二哥的在府城,也没有更多的贺,但,这热闹的气氛也不差了。

    仪式后,珠儿被送进了新房静坐。如愿嫁了他,在挑盖头的时候都有些许的晃忽,着喜服的人比往日更精神;这布置喜庆的新房更是让她不知道身在何处。

    “二嫂,你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我二哥在前院招呼人去了!”杨子千进屋,身后春兰端了吃食摆在了桌上。

    “妹妹,这是什么地方?”珠儿听闻二嫂,脸更是娇红,却不再否认,从此,她不再是一个人了,有哥哥弟弟妹妹,更有她可以相依相靠的丈夫。

    “这是我们新购的五进院子。二哥想要办加工坊,前院宽大合适做工;这后院也宽敞,往后,把婶子一起接过来住也方便!”杨子千笑着解释。“你先吃着,我出去帮忙照看着人”

    新购五进的院子,宋老爷看着这个以前的老乡,现在的邻居,很是感慨,都说财不外露。这杨家,才真正的是有钱人家,儿子三进的院子都是千两银子,这五进,该多少钱。今日的喜宴,亲朋好友不多,但架不住也是热闹。购置了五进的院子,八成也是想举家迁来吧,但,李家寨子河湾的新房、宋家湾自己卖给他们的老宅田土怎么办。

    唉,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还是吃眼前的席面要紧,管别人怎么安排。

    “子林啊,想不到这趟从洛城回来,还能赶上你的喜酒,说明老夫和你有缘啊!”商队谢师傅端着酒对杨子林庆贺道。

    “也是谢师傅您想得周到,子林在府城人生地不熟的,没想到这喜酒还能得到各位师傅的厚爱捧场!”杨子林端着酒杯,感谢以谢师傅为首的商队各位师傅。

    “呵呵,子林,说起来,你还是个富家少爷,却和兄弟几人脾气相投,往后,要不嫌弃,走南闯北的,都来找我们就是了!”商队有人高声吆喝。

    “一定,一定!”杨子林喜欢和这些耿直的汉子打交道,远比老三那群舞文弄墨的书生打交道爽快。

    “徐大少爷,听说子森的二哥比你还小呢,这都成亲了,你什么时候让朋友们喝上喜酒啊?”临窗的一桌,正是杨子森陪着的学院的几位同窗,其中,就有徐家全。

    “男儿志在四方,你我都是读书人,功名重要!”徐家全干咳两声,看着人群中穿梭招呼人的某个身影,娶妻当妻她那样的。

    “徐大少爷,你家有钱,你再搏一个功名,这往后,该娶一个名门之后了!”有人起哄道。

    徐家全的思绪被打断,也没听清人说的什么,端着酒杯道:“我去跟新郎敬酒了!”

    “呵呵,不用气的,徐大少爷,来,我敬大家一杯,等一会儿,我二哥再过来答谢诸位!”杨子森拉着徐家全重新坐定,又一次热情的招呼着同窗好友。在学院里,能谈得来的算朋友,道不同不相为谋,与徐家全虽然不知心,因是老乡,也分外亲厚一些。

    “二哥,你少喝一些酒!”一圈谢礼下来,没有伴郎的杨子林已是满脸通红了。都说酒不醉人人自醉,这酒,可不是满堂红的米酒,杨子林不醉才怪。

    “呵呵,这位姑娘,你就不知道了,人生最得意的事,莫过于: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这子林啊,没有机会金榜题名,但,今天,他可是最大的官-新郎官!”旁边,三分醉意的谢师傅拉着杨子林欲再次碰杯,并为杨子林开脱。

    “来,妹妹,我告诉你,这是商队的谢师傅,我在洛城回来时就全仰仗他们照顾!”杨子林果然有几分醉意了,把自个儿的妹妹都介绍给陌生男子了。

    好在,杨子千并没有古板思想,在她的字典里,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更何况,认识商队的人,往后,南来北往的,捎书带信的,都能找到人,何乐而不为。

    一把端过杨子林手中的酒杯道:“谢师傅您好,常听二哥提起您。您看,今天他喝得有点高了,这样,这杯酒,是子千敬您和各位师傅的,感谢您们的光临,各位吃好喝好!”在谢师傅等人还没回过神时,杨子千向众人举了举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好,杨姑娘是个巾帼英雄,女中汉子!”不曾想,豪爽的性格,正合了商队师傅的胃,大家同声高唱:“干”,纷纷一饮而尽。

    喜庆的婚宴并不因为只有这四五桌人而显得落寞,反而因着众人的兴高采烈而更加热闹。

    “总算是又娶了一个媳妇了!”夜里,月娘长舒一口气,坐在房间里道。

    “娘,这不就完了一桩事了吗?您呀,老是愁这样愁那样,事情其实很简单!”杨子千上前,轻轻的给她捶打着肩膀,轻声道。

    “是,简单!”月娘反手摸着女儿的手道:“丫头呀,娘是个睁眼瞎,这一辈子,要不是因为你们有出息,可能连李家寨子都走不出来。以前是县城娶你大嫂,现在是府城娶二嫂,从买院子到聘礼,到酒席,全是你一手一脚操办,可苦了你了!娘有你,是天大的福气!”

    “娘,我是你女儿,女儿有你,有爹,有哥哥弟弟妹妹,才是天大的福气!”想着现代的独身子女可怜巴巴的一个人,杨子千现在是累并快乐着:“娘,等三哥去洛城考了状元,咱们就在洛城给他娶三嫂!”趁热打铁,哄了老娘开心,杨子千随口说道。

    “好,好,娘盼着这一天!”月娘热泪盈眶:“到时,也在洛城给你找一个好女婿!”

    “我看难!”杨子千在老娘背后,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月娘没听清,问道。

    “我说成!”杨子千可不想在这大喜的日子煞风景,连忙改口。

    “娘,我们回来了!”三朝回门,改口后的杨子林,人还未进许家小院,就朝着里面大声喊道。

    “唉,回来了啊!”闻声,许氏快快出屋。天知道,这三天,她是何等的煎熬。

    梳了妇人头的珠儿,满脸的娇羞甜蜜,杨子林执了她的手,许氏看着这小夫妻俩站在门口,一时有些激动“进屋啊,快进屋啊!”

    新姑爷回门,许氏的饭菜,早就准备好了。随后,进了灶房端饭菜。

    “娘,我帮你!”珠儿跟着进屋。

    向外看了看,见杨子林在翻看桌面,许氏拉过女儿悄悄的问:“珠儿,你怎么样,好不好?”

    “娘,我好,很好,那边娘对我好,妹妹也好”珠儿眼里一热“嗯,他对我也好!”

    “你好我就放心了!”许氏心里的石头,重重的落了地。

    “对了,娘,子林跟我说了,我们那个院子是五进的,让你也搬过去住!”珠儿边端了一碗菜边道:“你一个人在这边,我不放心!”

    “傻孩子,哪有跟着女婿住的,又不是入赘!”许氏听得心里暖暖的,但,珠儿嫁的是有钱的杨家,自己不想当她的累赘。

    “娘,您搬过来吧,这往后,饺子馆的事交给新来的人做了,您搬到家里,和珠儿也好有一个伴。我们家可没那些破规矩!”母女娘正在说话间,不想,杨子林已站在了灶房门口,并力劝道。

    是啊,饺子馆的事儿,早在之前就着手教新人了。眼下,珠儿为人妇,确实不好再出面做了,自己也无事可做了。但,无论搬与不搬,许氏心里,都是暖暖的,至少,珠儿过得好!

    “二嫂往后,就负责饺子馆的帐目核对;还有,二哥这加工坊开起来了,这钱财帐目上,也得多费心了。”杨子千指着前院新购置的木材设施道:“二哥是个木头人,只知道做工,不太懂帐目的!”

    杨子林“嘿嘿”干笑,表示赞同妹妹的说法。

    珠儿看着木匠丈夫,回想着当初第一眼初见时,忍不住也笑出了声。

    “哟,都在呢?”随着一声招呼,阿海身后,跟着谢师傅。

    “谢师傅来了,快请进!”杨子林热情的招呼着这个年长的忘年交。

    “坐就不用了,是这样的,我们准备起程去洛城了,就想问问你,要不要捎带什么过去?”谢师傅就站在院子里,看着这一地的木材道:“你这是要开工做什么?”

    “呵呵,谢谢您啊,谢师傅,我带一封书信给庄子上就是了。”杨子林说这话,是向着杨子千说的。不用说,这书信,还得妹妹来写。“在府城闲着没事,准备重操旧业,把在家做的那些木工活儿重新做起来!”

    “子林,看不出,你还是个手艺人啊!”谢师傅想着,像这样的年龄富家子弟,大多是游手好闲,不曾想,这孩子,居然会木工。

    “手艺谈不上,会一点!”杨子林难为情的说道。“您稍坐,妹妹的书信马上就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