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五十四章 望穿秋水-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

    待到了县里,看了码头杨家的产业,宋老爷更是满头雾水。

    杨家的闺女当儿子养,比儿子还能干;杨家的家产胜过自己家,却还依旧住在李家寨子的那个河湾口,那地方,能出龙出凤不成?

    一船同行,去了府城,宋老爷暗示了多次让年轻媳妇和闺女多和杨子千拉拉关系,无奈,娇生惯养的这些孩子以大户千金少奶奶自居,跟杨子千这半路出家的小姐根本就谈不上三句话。

    “杨太太,杨二少爷,四姑娘,我家住在城东,有空常来玩!”府城码头分别,宋老爷以一个家长之尊亲自邀请。

    “好,日后定来拜访!”曾听商队的谢师傅说,南富西贵,北门靠边,东城大都是外来迁移者。谢师傅他们就住在城东,杨子林想着,说不定哪天就能走到宋家门前了,当下应邀。

    “娘,咱们往这边走!”送走了宋家人,杨子千扶着坐船坐得七晕八素的月娘道。

    “唉,四丫头,你说说你,没缠脚,走山路不怕,连坐船也稳稳的。看看我,年龄大了,坐了几天船,头晕眼花的了。”月娘看着码头,虽然分不清东西南北,却还是清醒的说:“怎么觉得这府城码头,还没咱河包县码头热闹呢?”

    那是当然,杨子千听得心里很自豪,老娘啊,这能比吗?河包县的码头,可全凭你家丫头的能力给拉动了经济了。四下里看了看,杨子千锐利的发现,这府城码头,也是可以打造一番的。唉,可惜了,人生地不熟的,想要入驻,怕要费些力气了。再说,财力物力人力上,怕也跟不上。罢了,一口吃不成一个大胖子,慢慢来吧!

    “娘,我们坐马车过去!”母女娘说话间,杨子林已招手雇了马车,杨子千和春兰将人扶了上去,因坐不下,杨子林只好跟着步行。

    “丫头,我们这就见媳妇去?”一上车,月娘想起了正经事,有些紧张的问。

    “娘,咱是回自己家院子。”看看外面的天色,已快傍晚了:“你那媳妇,早关了店门回家了!”

    “这就好,坐船久了,人都是晕的,也没个精神,怕说错话什么的!”月娘伸手,揉了揉额头。

    “呵呵,娘,人都说是丑媳妇见公婆紧张,怎么一到你这儿,就调换了个儿了呢?”杨子千实在被自己的老娘这样子打败。

    “你不懂!”月娘又想起了什么,心急的说道:“这请官媒怎么个请法?”

    “娘,我也不懂,不过,总有懂的!”杨子千看她这么紧张道:“娘,今天啥也别想了,回到院子里,就好好休息,明天再来商量这些事儿!”

    “好,对了,老三知道我要来不?”杨子千本以为安顿好娘了,不想,又冒出一句话。

    “当然不知道,给他个意外惊喜!”一没电话二没书信,老三没有未卜先知的本领,就算是知道家里人要来了,也不知道是哪天。说起来,这二哥要在府城成了亲,通讯上面,还真得想一个撤出来!

    随着月娘的到来,惊喜的不只是杨子森,更让许氏差点喜过了头。

    第二天上工,知道东家太太来了,特意拜见了,闲聊了几句,也听她夸了珠儿是个能干的。不曾想,下午回到家里,就有官媒上门提亲,男方不是别人,正是东家二少爷。

    “珠儿,这事儿,是真的?”让官媒在堂屋里稍坐,许氏进了珠儿的房间,都还不敢确信。

    “娘,是真的!”珠儿红透了脸,咬着嘴唇,害羞的点头。

    “可是,珠儿”许氏担忧道:“杨家是大户啊,你也看见了,三少爷是举人,往后还会往更高了的升;杨家又经商,还有奴仆,娘担心,你进了门,就图个新鲜,三五年后,把你当老妈子使唤可怎么得了!”大户人家的龌龊多了去了,许氏没敢给女儿说什么三妻四妾通房什么的,怕吓了孩子,但,也不敢不给她说大户人家的水有多深,门坎有多高。

    “娘,我相信二少爷不是那样的人!”那天给她坦白明说后,自己想着这往后见他难为情。不想,第二天一早就不见了人影,只说回了老家。近二十天的相思盼望,望穿秋水,果真等来了媒人。所以,珠儿坚信,他不是那样的人!

    “娘也希望他不是那样的人!”想了想,许氏再次向珠儿询问:“你认定了他?不怕不悔?若同意,娘就应了。”

    珠儿看着娘眼里的担心,感动的点头,瞬间,又摇头。

    “怎么了,珠儿?”许氏本想就这样确定了,却看孩子摇头,又举棋不定了。

    “娘,我要真嫁了他,万一要回他们老家,就只留娘一个在这儿,我怎么放心!”珠儿这会儿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该答应他,不可能远嫁就把娘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留下了。

    “傻孩子,娘没事,只要你好,娘就放心了!”许氏鼻头一酸,一把揽过女儿:“既然你认定他了,娘就应了这门亲。东家太太我看也是个好的,还有那四姑娘,有这样的小姑子,这日子也差不到哪儿去。进了杨家门,娘就帮衬不了你了,往后,就得靠你自己了。”

    “娘、、、、”珠儿热泪盈眶“娘,珠儿不要离开你!”

    “好了,孩子,娘出去了,可不能让人等久了!”许氏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破泣而笑:“都许人家的人了,还要撒娇,快擦了,别丢人了啊!”

    “这么急啊?”昨日官媒上门,今日,东家太太,不,现在可以说是亲家太太就提出,六月初六是个好日子,就在那天成亲。许氏就有些抓瞎,这些年,家里没有积蓄,眼下,手上有的,都是去年开始存的,女儿的嫁妆,一点儿都没准备呢。

    “没事,亲家,我们是小地方来的人,这府城婚嫁,都有些什么规矩,你一一说了,就让四丫头和子林去操办就是了!”月娘抱着小六,看许氏手不停的包饺子,想着自己手脚怕都没这么麻利,很是喜欢这样的亲家,还有柜头上正算帐的媳妇,这门亲,结得好啊!“只是,这府城没置办有房子,只能委屈珠儿在这儿成亲了!”

    “一家人,说啥委屈不委屈的!”许氏包好最后一个饺子,叹了口气,看向月娘道:“太太,珠儿这孩子,是我的独女,性子上有些倔,进了杨家门,您要多担待,多教导!”

    “亲家说哪去了,你也别再叫我太太了,咱都是一家人了。珠儿倔能倔到哪儿去,我家那四丫头,才是个没人能比的!放心吧,我定会待她如亲生的一般。”月娘笑了,看着门口进来的人道:“看,说不得,一说就回来了!”

    “娘,在跟许婶子说了啥坏话呢!”远远的,杨子千就给两人招呼道。

    “说你这个野丫头,不知道今天又去什么地方去了!”月娘看着进门的女儿,满脸被太阳晒得泛红:“这大热的天,去外面干什么了?”

    接过春兰递过来的水,杨子千如牛饮水般豪放的喝了个底朝天,抹了抹嘴道:“跟着二哥跑了一趟,看了几个大院子,准备租一个做加工厂!”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折腾那些事儿!”月娘嗔怪道:“这日子订下来了,你们该忙这头了!”

    “放心,一方二便,耽搁不了!对了,娘,我们还顺便去了城东,去宋老爷家小坐了一会儿!”看了几个院子,有一个,就紧邻宋家,杨子千发现,那个五进的大院子,不仅适合做加工厂,住家也很好!

    “这宋老爷是老乡,能多走动走动也好!”远亲不如亲邻,在人生地不熟的府城,月娘想着,孩子们和他们有交情,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娘,我们顺便还看了他家在东郊的庄子,有一百多亩!”杨子千继续汇报。

    “别给我说,你又要买庄子了?”女儿是什么脾气,月娘不把脉都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

    “我倒想买,眼下,还真抽不出钱了!”杨子千想着那庄子旁边的一个大庄子,有六百亩要出售。等年底有钱了,一定给买下。

    “知道就好,别忘记了我过来是干什么的!”月娘瞪了女儿一眼。什么事再重要,也别把自己娶媳妇的事给搅黄了。

    “知道,知道,娘,你就等着喝媳妇茶吧!”杨子千撒娇卖萌,成功躲过月娘的盘查。

    许氏不动声色的听着这母女二人的谈话,心里更是惊涛骇浪。这杨家,到底有多少钱,听亲家太太说买庄子就如说四姑娘买一样首饰一般简单。珠儿进了门,真能不受委屈?

    纵然是日日相见,待到成亲头几天,饺子馆倒是贴上了店家有喜事暂停营业的告示,但,后院没有半点喜庆的装点。许氏心里,就有了几分忐忑。

    好在,迎亲这天,所有该有的礼仪一样没少。花轿抬着女儿出了门,许氏还不放心,让隔壁周嫂子家的小子一路跟着,看男方家是否有喜庆的样子。

    “婶子,我珠儿姐姐被抬进了城东那个大院子,门前满是红红的,还有很多不认识的人,热闹极了!”小子一路飞跑,回来汇报,说得许氏更是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