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五十三章 草木皆兵-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免费完结篇

    家里实在没有什么好东西能拿得出手,再说,府城好东西肯定比县城的多。月娘在房间里打了无数个转身后,终于后知后觉得发现自己犯了傻。

    要带谁去?

    自己走了,小五要跟着夫子学习,得让老大媳妇看照着。她还要照看孙子,小六还小,肯定忙不过来,于是决定带小六一同前行。春兰自己要带着走,对了,码头上,四丫头肯定得带去,要不然,凭自己这两眼一抹黑的本事,去了府城还不就是一睁眼瞎。

    “去了府城,一切按规矩办就行了,你也不用太着急!”看月娘一娶媳妇就紧张,杨大年安慰道“再说,子林也说了,那女方人口简单,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想必也没那么多排场可讲!”

    “唉,我就怕漏了项,丢人丢到府城了!”说不紧张是假的,月娘还真有些害怕。“看看,子林把时间也说得紧,去了就提亲,然后就挑日子成亲,这孩子,一急就急成这样。那新房什么的,还没个影,总不至于,就在栈把婚给成了吧!”

    “四丫头不是在那边租有院子吗?这新房,布置在院子里就成了。再说,过年时,肯定得带回来,家里他们的专用的院子给布置好就成了!”杨大年指着二儿子的院子道。

    “行,我说什么,你们都有理由,就按你们说的办吧!”月娘无奈道。自己家想得这么轻松,女方母亲怕不愿意了。想想四丫头要嫁人,这么急,这么简单,自己肯定是不赞同的。

    “这一去,怕要耽搁些时日了,五丫头在这儿,罗姐姐,你可要费心了。”临行前,月娘去了老屋,和罗氏交待。

    “月娘,说那些套话做什么。小五乖巧着呢,我说让她这些日子就跟了我吃住你又不放心,让夏雨天天接送过来,还不跟往常一样!”罗氏低头看了一眼一天一个样,渐渐长得胖胖的儿子道:“日子过得真快呀,看,子林都成亲了!”

    “是啊,子林成亲后,子森这孩子要读书倒不急,我最担心的,还是四丫头,你知道的,这孩子是个野丫头,性子又倔,普通人家,怕委屈了她;门第高的,我又怕她进了门受了气,难啊!”月娘长叹。

    “照我说,你也别急。我看子千那孩子就是个有福的,连我家老头都夸讲这孩子是个人才,你们一家人心也好,想必,上天定不会薄了她!”罗氏劝着月娘,转而却自叹道“说起来,我家二妞也长大了。我比你更焦心!”

    “呵呵,罗姐姐,你看看,才劝了我,你自个儿倒愁起来了。”月娘呵呵笑道“行了行了,我们这当娘的,都是焦心的命!算了,儿女自有儿女福,我们都不要先愁坏了!”说着,起身道:“那我就先走了,明天宋家湾宋老爷一家就要过来了,我们就随了他们一起去县里,就不再过来给你说了啊!”

    “好,放心吧,月娘,子禾我会给你看顾好的!”罗氏起身,将儿子抱起,送她到门口。

    “嗯,小五交给你我放心,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和孩子,还有夫子,你们都好才是好!”月娘叮嘱道:“隔壁的也别理她们,现在是眼红你呢!”

    “放心,我知道的!”罗氏秉承的是惹不起躲得起,一般情况下,门都难得出。冯老太太的漫骂成了寨子的一景,天天必骂,比杨子禾小朋友上学堂还准时,同时,寨子里的人也越来越觉得这老太婆快成疯子了,公道自在人心,对这事儿,大家都觉得无趣了。

    四月十八这天下午,杨家门前果然迎来了拖家带口的宋家老爷。

    “宋老爷,这么快就到了,怕是起了个早吧!”杨子木迎上前热情的招呼道。

    “是啊,想着要远行,就睡不着觉。”宋老爷递过一大串钥匙道“杨大少爷,这是老宅的各屋钥匙,今天就交给你了。这地契房契,到县里办了手续再一并给你们?”

    “行,今晚就在我们家挤上一挤,明天一早起程,我娘和二弟也要上府城,和你们同行,有个伴!”杨子木将人请进屋,喜得宋老爷眉开眼笑。这一路远行,就怕风餐露宿,杨家这么大方,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有钱人家就是有钱人家。宋老爷看着杨家新修的院落,比自己那三进的老宅大气多了!晚饭时,杨家招待的饭菜说是家常饭菜,却也味道独好。宋老爷和杨大年把酒言欢,颇有共同语言。

    “唉,没想到,临到老了,却要背井离乡!”几口酒下肚,宋老爷颇有几分伤感。

    “孩子有本事,能出去肯定是好事。”杨大年喝了一口酒,接话道:“我们这地儿,清静是清静,就是不方便,这进出个县里,山高路远,着实是个难事儿!”

    “是啊,这次拖家带口,全家大小十一个人远行,听说那山路上有匪患和豺狼,都有些担心啊!”宋老爷担心自己多年存的棺材本被山匪抢了。

    “这山路,我们一年也要走上两三次。这么多年,山匪倒没遇到过,狼还真有!”想起那头狼,杨大年现在不是知道是后怕还是高兴,好像,认识徐家,就因狼而起。

    “我们人多,白天走,夜里停,狼倒不怕了。真要没山匪,我就放心了!”听说杨家从没遇到过山匪,宋老爷胆量一下就来了,连吃人的狼都不怕了。

    “嗯,明天天不亮就走,到傍晚时能到小关庙宿一晚。其余的都是小事,只是,这女人和孩子,怕要吃些苦头了!”说到底,杨大年还是为月娘担心。可惜啊,四丫头折腾那竹筏行不通,要不然,月娘也就不用受苦了。

    “这不是没办法吗?不通马车,连抬个轿也走不动,老婆子和两个媳妇闺女也只能受苦了!”宋老爷看着另一桌的女人们道:“出了这片山,往后,她们再不受这罪了!”

    你们倒不受罪,我家月娘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杨大年想到,或许,大哥说的请两个劳力抬滑竿的事可以考虑考虑。只是,明天一早就走,这次是用不上了!

    清晨,小六还在睡梦中就被爹娘抱着捆在了二哥的背上,打着灯笼火把,月娘春兰和杨子林跟着宋家一行人开始了爬山的行程。

    一路上,走走停停,歇歇,中午草草的吃了干粮,宋家女人们都是由男人们拖着前进了,好不容易,天快黑了,才到了岈屿山庄的门前。

    “看似普通村民?”被不明原因的人在外围打扰多次后,山庄的警备已提高不少。这一行人,远远的就有人观察了汇报给了林正。

    “是的,庄主,看着,似乎就是李家寨子的人要往县里去!”探子回报。

    “这些年,那李家寨子的人有吃有喝了,也有精神气了,一年四季里,少不得的去县里好几趟,盯着点,只要不出意外就行!”一听李家寨子,林正就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是啊,又是好几年了,她,早已长成大姑娘了吧?是娇美,还是依旧刁蛮?

    一切,与自己又有何关系?摇摇头,林正叹气!

    能出什么意外,这群人,不要遇着狼就不出意外!不对,庄主说的意外,是对山庄的安全来说的,不是对他们的安全而言的。来人退下来后,回味良久,才明白过来。不得已,又远远的跟着,直到目送他们进了小关庙,这才确定里面没有对山庄不利的奸细什么的出现。

    唉,太平太久了,一遇到点儿事,全庄山还真是草木皆兵了。

    “你们往日来往都住这儿?”宋老爷一家子显然对小关庙这个住宿点极为恐慌。

    “是啊,错过了这村,再没这个庙了!”杨子林看着没有吃过苦头的一家大小,心里摇头叹息:“我爹和大哥,第一次去县里,就在庙前不远处的山路上,遇到一条狼,差点就有去无回了!”

    “这样啊!”听说庙外有狼,宋家一家人这才没有再嚷嚷。

    杨子林熟练的打燃一堆火,选了一个靠墙的位置,让娘和春兰坐下,将在背上背了一天的小六放下。

    小家伙很少见这样的烧火,围着火堆,很是兴奋,几次欲抽出手去打火被春兰给拦住了。

    “娘,为了我的事,又让你受累了!”杨子林将干粮送到月娘手中,内疚不已。

    “傻儿子,受累娘也高兴,你也吃吧。这一路上,小六可没少让你磨!”月娘一把拉过小六,边喂着小的,边给二儿子说话。

    “娘,幸好我们靠着大哥走出了这片山,这条路,我们往后再不走了!”宋家女人,围着老婆子,苦丧着脸道。

    宋老爷看了看杨家儿子,又看了看自家儿女,总觉得哪儿不一样,自己又说不上来!这杨家,说起来,也是近几年才富起来的人家,这么大肆在李家寨子的河湾修房造屋,还跑那么远买下了自己的房屋田土,怎么就没想过走出这片山,举家搬迁呢?不懂,真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