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五十二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老子要是活着出去了,非灭了你山庄不可!”

    还没到,就听到了这种压抑着苦痛的嚎叫。

    “住手”随着一声爆喝,地牢打手连忙停下用刑。

    还别说,这两人居然受得住各种刑罚,这样的汉子不多。

    “老爷,您怎么来了?”打手惊讶不已。自从老庄主,不,叫老太爷的退位出游后,这老爷很少管庄上事务,眼下,却亲自到了地牢里。

    “我不来,看你们要捅破天!”林正的老爹气得吹胡子瞪眼,只说抓了人,却不想,已将人折磨成这样了。关键是,还不知道是敌是友就撕破了脸皮。听听,别人哪怕受了刑,依旧豪气万丈,要灭山庄,堂堂岈屿山庄,好手几百人,能这么有底气夸下海口的,又岂是偷鸡摸狗的屑小之辈。今日不慎落入正儿手中,但不代表他日不报仇。江湖人豪爽,一笑泯恩仇,这无缘无故的结了仇,对山庄来说,是祸不是福!

    “小友,对不住了”林老爷亲自上前,给一直未开口说话的老十松绑。

    “老爷,这?”打手愣住了,庄主让好好伺侯,这老爷却还真要好好伺侯不成?难道大水冲了龙王庙,打了自家人?

    “还不松绑!”林老爷一声喝令,打手乖乖上前,麻利的将人放了下来。

    “扑嗵!”两声,人刚放下,老十和十一双双跌坐在地上。

    人到底不是铁,还是不经打的,打手终于看到了自己劳累了一个时辰的战果,还以为遇到了金刚呢。

    和弟兄们上前,将人扶起坐了。

    “小儿鲁莽,多有得罪,只是,不知两位小友从何而来?来我山庄,所谓何事?”人放了下来,林老爷抱拳道歉。

    老十和十一,相视苦笑,换汤不换药,又来了,还是审问,只是以怀柔的方法。

    “老夫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小友要不便,不说也罢,只要你们发誓此次入庄并无恶意,老夫立即放了你们!”林老爷丝毫没有漏掉两人的表情,于是,大度的说道。

    “在此之前,我兄弟二人单纯只是想路过山庄,对你们并无半点恶意,不曾想,却遭如此屈辱,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活着出去了,不报此仇,誓不为人”老十没开口,十一唾了一口血水,盯着林老爷,不怕死的嘴硬道。

    这次,轮到林老爷苦笑了。看吧,孩子年轻,无意中,就树了敌!

    “走吧,我们此前无怨无仇,此后,你要报仇也是我们有错在先”林老爷挥挥手,示意打手们放人。

    “老爷,庄主那儿?”听闻了双方的对话,打手就算木讷,也知道老爷这是擅自做主放人。

    “怎么,我说话不好使了?”林老爷横了他一眼。

    “属下不敢”打开门“快走吧”

    “你,还有你,送他们出山庄外围”林老爷看了行动不便的两人,指了指旁边站着的下人。如果不送出外围,不出五米远就得被当作逃跑重新给捉回来。

    “林老爷,后悔有期!”老十被人架着出门时,回身,朝林老爷抱拳道。

    “后悔有期!”林老爷回礼。其实,他更想和眼前的两人不再有再会之期,想想走在前面的那一个人口口声声说的话,再见之时,只能是兵戎相见!

    “父亲,你将他们放了?”林正一听老爹的谈话,头就痛了,看吧,一旦有爹或者叔叔掺与的事,自己就没办法做主。早知道,这庄主就让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当了,自己也去山庄外面逍遥去了。眼下,自己好像尽做些费力不讨好的事。

    “正儿,你是一庄之主,不能意气用事,这是敌是友都没分清就施以重刑,只会结下仇怨的,这对山庄来说,是不负责任的做法!”林老爷语重心长的教导。这孩子,被他爷爷给宠坏了,从来我行我素,做事不考虑后果。

    “父亲,我不正在审问吗?”还没个结果,你就将将人放了。林正心里嘀咕道。

    “遇事多问问我或者你两个叔叔!”摇摇头,林老爷离开了他的书房,以他这样的审问方式,得为山庄招来多少祸害。

    年轻是本钱,年轻也要多磨励才行啊!

    看吧,好不容易逮着人被他放了不说,还被说教一顿,这庄主,当着半点情趣都没有。林正目送父亲离去的背影,再次为自己的命运哀叹。

    “老十,我们这次运气可真背!”出了外围,山庄的人丢下他俩回去了,十一回首道:“这鬼山庄,下次一锅给他端了!”

    “行了,十一,这话你说了不下二十遍了。能挪得动的话,我们还是去县里疗疗伤吧,等云老大来了再说!”老十觉得自己浑身都散了架,整日里打打杀杀,没有哪一次的伤有这次重,关键是,丢人丢到家了,还被人上了刑。云老大面前,都不好交差!

    难兄难弟,相互掺扶着趁天未亮,挪动着脚步,往县里走去。

    “大哥,你说这宋家湾,我们置办了田地?”夜里,借宿在柳嫂子家,杨子林听到了这样的消息。“难怪,我看这家男人和女人对你那个殷勤,还不停的问四姑娘怎么没回来!”

    “是啊,他家在宋家做长年,往后,东家就换成是我们了,能不殷勤!”杨子木感叹道。夜幕来临,靠岸借宿,这夫妻俩又是做饭又是铺床,对他们比对自己亲爹娘老子还亲。

    “妹妹的主意就是多!”好吧,妹妹是一路行,一路置办产业,有了洛城的那千亩庄子的事,杨子林也就不意外了这几十亩田土了“还想出了这个竹筏,省力倒是省力,但耽搁的时间太久了,而且,这一路行来的险要地方也多,我看,此路不通!”

    “此路不通?!”盼星星,盼月亮,算着日子,差不多有十天的时间了,终于盼回了儿子,而且,是两个儿子,遗憾的是,把女儿又丢在了县里。月娘听闻水路行程太慢也危险时,略为失望。

    “不行啊?”邱娟听杨子木说了一路上的磕磕碰碰,就是大为失望了。盯着自己的这双小脚,决定,以后自己要生了闺女,绝不缠脚,就像她四姑姑一样的大脚想走哪儿就走哪,多好!

    “看吧,我就说没这么简单!”杨大富显然早有心理准备“我们来这寨子里这些年,只听说走山路去县里,可没有水路”想了想,这几个孩子,到底也是去了县里,又折腾回来了“幸好,能平安的回来,往后,就别再去折腾了!”

    “是啊,四丫头那竹筏,只能当摆设了!”杨大年听大哥的劝解,心里替女儿难过,那孩子,做这竹筏时,可是兴头很高的。这会儿,指不定伤心成啥样了。

    “照我说,老二,你这房子下半年就完工了。现在,你家是要有人有人,要钱有钱。这去县里,也不再是难事了。请上两个劳力,抬那啥滑杆,月娘和大媳妇去县里,直接坐了去就是了,还操心这没用的东西干什么!”杨大富有些不能理解这一家子的行为。早些年,是没钱,现在有钱了,还不能讲究个排场?

    “往后,怕只能这样了!”杨大年也由穷苦老百姓逐渐转变成了富家老爷,对这样使奴唤婢的生活从心里也能接受了。

    “好,你个木头小子,终于开窍了!”兄弟俩说着这头,听得那边谈笑风生,月娘高兴的大声叫好。

    “我们错过了什么好事?”杨大年探头问道。

    “是子林,说要成亲了,让我们去府城找官媒提亲呢!”月娘兴高采烈回答。

    “这是看上哪家大户千金了?”杨大富几乎都有些羡慕了,看老二家的儿子,一个一个的,多有本事。

    这话一问,杨家众人全都看向杨子林。

    “不是的。大伯,爹,娘,她不是大户千金,只是一个秀才的女儿,现在母女俩相依为命,在妹妹的店里做掌柜!”杨子林连忙澄清。

    “做掌柜?岂不是和四丫头一样,是个精明能干的?”杨大年眼睛发亮,一个闺女就够好了,再娶一个能说会道,断文识字,会算计的媳妇回来,看来,自家新房子的屋基的确好!

    “好,好,好!”月娘才不管媳妇能干什么,只要是儿子能早点娶回来,她能再抱孙子就不错了。儿女渐渐长大,就该抱孙子了。大媳妇是个好的,二媳妇也要娶回来了,再就是老三,老四了。一想到四丫头,月娘的心里就莫名的焦愁。

    “只是,眼下,我脱不了身。只有你娘随你去府城了!”杨大年看着儿子,转念想到“这水路通不了,你们去县里,又只有走山路了,只你们母子去,我可不放心!”

    “对了,爹,娘,我们路过宋家湾时,听宋家老爷说月底去县里,到时,他路过我们这边时,可以结伴同行!”杨子木想起了宋家买地一事,又连忙将此汇报了。

    洛城千亩庄子闺女都能买,对买了宋家湾几十亩田地的事夫妻俩都很淡定了。

    “他们什么时候来啊,我得好好准备准备了!”反而是月娘听说有人同行,就开始着急了,盘算着要准备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