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五十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有声小说

    其实,乡下好景天天有,只是看人心情而定。要在以前,愁吃愁穿,谁有心情看风景,眼下,日子好过了,心就宽了,连带着心情也不错了。

    绕着自己的庄子走上圈,大致了解了情况,对任用黄顺子为庄头,杨子千很是惊喜。知人善用,人尽其用,还真能省不少心。

    回到码头的杨子千,将人才培养计划提前了。

    所有重要岗位都让招收学徒,所招人员必须是忠实可靠的,有时候她都想让人签卖身契,但想一想,自己还是不要做万恶的旧社会的人好。玲儿和二妞,连带着大妞杨子强都分别选中了一个意中人,杨子千将这几个人招到一起,约法三章:一是发重誓所学知识为杨家所用,绝不出卖杨家;二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跟师傅学了,就必须孝敬师傅,听令于师傅;三是听侯杨家安排调动。杨子千知道,古人重誓言,更不要说是重誓了。在杨家的店上干了这么久,月钱福利待遇好,不挨打不受骂,这样的好工哪儿找?现在,能学到更多知识,而且,会有加工钱的可能,这几人无不把点头得给小鸡啄米一般。

    一一交待后,得力干将都开始了带徒弟的历程。杨子千看一切顺利有序,长长的舒了口气。

    看来,这古人按现代意识的培养计划也不是很难。

    空闲下来,就在猜测,大哥他们这会儿逆水行舟不知道走到哪儿了!是不是顺利?

    “老大,这撑竹筏回去可真不是人干的活!”好不容易渡过了一个滩口,众人在岸上休息,高二喘着粗气坐在了高大的身边。

    “呵呵,练武之人,还怕这苦?”高大调笑道。“这趟差就不是人干的!”

    “怕也差不多要结束了,不知道你感觉到没,码头,好像有不少人!”高二所指的人,肯定不是普通百姓。

    “嗯,是有不少!”高大沉思道:“按说,我们是二十个人出来,四下里分散了,也没那么强的气息。或许,还有另外的人马!”

    “谁知道谁是谁的人呢!”高二叹息,在训练时,大家都带着面具,没有名字,不知道背景,只有代号。执行任务时,四下里分散开来,摘了面具,要没对暗号就是打了个你死我活也是可能的。

    “恶战快来了,偏偏,那人还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高大悄悄的看向阿河,可不,他还是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样子,混在杨子木兄弟中,比他俩似乎都还平凡。这人啊,贵就贵在出生!

    “回到寨子里,可能还能多安静几天,真要留在码头,三天内就怕有人动手!”高二肯定道“我看,夏总头的消息飞得挺快,不仅是风云的人来了,各路人马,怕都到了!”

    “幸好,我们是昨天夜幕到,今天天不亮就从水路回寨子,还能宰断不少尾巴!”世人都知道,从码头到李家寨子,有且仅有一条山路。但,山路上那个山庄几百号人,可不是吃素的。

    “呵呵,有些劳神费力就是了,来时走了四天,这回去,少说也得五天,我俩啊,这命苦啊!”说完,高二站起了身,那边,杨家兄弟和阿河夏雨都上了竹筏了,就等着自己兄弟俩撑杆呢。

    “怎么回事,可打听清楚了?”岈屿山庄,林正一脸严肃问道。成亲后,就没有一件称心的事,妻子是爷爷相中的,和家里那群女人没半点区别,没趣得紧!更让人伤心的是,婚后三天,爷爷将山庄交给了他,并委托叔叔和父亲帮衬,自己潇洒云游四海了。自打当上了庄主,才知道,这位置,坐上了更没情趣。动不动老爹和叔叔们就正言相告,不能这样;不能那样;要以身作则;要有威严;要、、、、、

    眼下,还有麻烦事了,听外围探子回报,近期山庄外围出现了好几拔人。不是普通的过路百姓,而是会武的练家子。

    山庄,是祖传的地盘。以前以打猎卖山货为主,直到传到爷爷手中,才有各路豪杰投靠,据说,在江湖上,也小有名气。

    可是,就算这样,仅仅是小有名气啊。在江湖上,没有珍宝名剑,更没有武功秘籍的山庄,近段时间开始不太平起来。

    这些人,所谓何事而来?

    如果是不幸卷入了江湖纷争,以爷爷的手段,早就有密信传来。更何况,爷爷早就说过,山庄发扬光大,要光明磊落,绝不加入任何帮别派系,怎么会卷入江湖纷争。

    林正是一个头两个大,派出去的人,没有一个有确切消息传来,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拔人马了。

    “禀告庄主,属下观察发现,近期出现的人,多以两人为组,相互之间似乎并没有联系。数量以最初的三五队,到现在的六七队了,似乎越到后面,越有增加的趋势!”来人汇报道。

    这只是表面的现象,这人从何而来;为何而来;在江湖;在民间,还是在官场、、、、

    慢着,官场?

    想到这两个字,林正激泠泠的起了一身冷汗!

    好男不与女斗;好民不与官斗,难不成,山庄的发展已经威胁到官府了?

    不对啊,这偏远的地带,离府城都有这么远的距离,更何况是天子脚下的洛城。

    还有,听说现在外民扰事,边境战事不断,官府不派兵去护城守国,来这小小的岈屿山庄与他林正过不去干什么?

    “庄主,您听!”身边亲随压低声音喊道。

    凝神聚听,林正冷笑,三长两短的鸟叫声,此起彼伏,看来,又有人当他岈屿山庄是病猫了,想要强行闯入外围。

    “传我命令,再有无故冒犯,给我活捉了进来!”林正也不去听父亲和叔叔们的建议了,自行决定道。

    “是!”下属飞快转身出了门,随后,一阵阵清脆的黄鹂声响了起来。

    “看你往哪儿飞!”林正坐不住了,三两步出了书房,正准备往外走时,被人拦了下来。

    “庄主,老庄主有令,一旦有战事,您只能在庄内坐镇指挥,不得以身犯险”两个大汉,一左一右,拦住了林正的路。

    “我去!”林正在心里低声骂道,却只能乖乖返身回书房。谁的话都可以不听,但眼前这二人,是爷爷留下来的护卫,只听爷爷的命令,并且,爷爷说,他们二人所说就是自己所说。平时不开口的二人跟在左右,就如两块木头人,但一旦发话,就是金口玉言,他必须遵守!

    “我说,这山庄,当真有那么厉害?”没有走山路,只在丛林里翻越的人,悄声问着旁边的人。

    “十一,我可告诉你,云老大说的话,可别当耳边风!”黑衣男子边环顾四周边警告道。

    “老十,你也太胆小了,云老大也只是听说,他又没亲自来过,这地方,我看,就是一片山林,哪来那些高手?”走了半日,除了看到树就是草,连个野兔都没见着,更别说人了,这肚子也饿了,十一决定要坐下来休息休息了。

    “他不是急着找江湖人称妙手回春的神医去了吗,要不然。肯定自个儿亲自来了。这差,可是那位亲点不能有差错的!”老十指了指头上的天,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会翻脸,一时弃如草裨,一时又珍爱如宝。

    “云老大也是,我们这空口无凭的,还想要秘密带人走。听说只是哑巴,又不是傻子,轻易我们能带走?”十一忍不住抱怨。

    “怎么不是呢,到时再看吧,又不能强行带走。找着了,愿意走更好,不愿意走,就只有等云老大带着那位的手信过来了再说了!”老十赞同道。与十一搭档,这家伙,就是有些粗枝大意,但,有时候,一些细微的东西,他倒能先考虑到。“十一,你听,这鸟叫声,怎么越来越奇怪!”

    “嗯,好像越来越多鸟了!”十一显然也听到了,两人起身快速的拔刀警戒。

    两只鸟快速的飞过,而且,是朝着两人头上飞来。

    老十和十一背靠背,拔刀劈去,两只鸟悄然一分为二。两人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古怪,这是血战的前兆!

    “娘的,跟老子来的阴的!”十一咬牙恨骂。

    “看吧,十一,你说,咱俩能单挑几个?”听云老大说,这山庄,藏有几百好手。具体如何,也没人战过。虽然,在营队里,自己排行第十,武功也排得上榜。但,有句话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高手或许在民间,老十心里也没有多少底。

    “能不能不动武,咱和他们来个君子动口不动手如何?”十一显然也能知道自己的轻重,苦着脸说道。

    “就看别人的心情了!”自己倒有好心情动口,但,别人的地盘,得别人做主!

    “又来了!”话音未落,两只鸟儿又飞了过来,两人丝毫不敢分心,拔刀再次砍中。

    “尊驾何人?何以与我兄弟二人玩笑!”老十细细观察过了,鸟飞来的方向不同,鸟过无痕,可见,掷鸟的人轻功内力均高不可测!

    ------题外话------

    又是新的一个月开始了,竹枝感谢亲们的一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