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四十七章 沾沾自喜-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宝书网

    “一、二、三、起!”高大喊着着号子,和高二抬竹筏,阿河和杨子木主动脱了鞋袜挽了裤脚下水帮忙,众人拾柴火焰高,四个人一并用力,竹筏被顺利抬起迈过了浅滩。

    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了,杨子千自嘲的想着,这也算长见识了不是,人抬竹筏。

    “姑娘,那你们慢走啊,下次过来,再来我家吃饭啊!”看众人上了竹筏,柳娘恋恋不舍的朝他们挥手道别。听她和宋老爷说了,只要孙家雇的长年是忠实肯干的,依旧请来种这些地。东家易主,柳娘最终也没敢再接杨子千塞给她的酬谢银子。

    “好,大嫂,下次再来打扰你!”杨子千向她挥手,想着,这女人,虽说有点贪小便宜,但也是个能分得清主次轻重缓急的人。往后,或许还真用得上。

    买了房置了地,意外收获的杨子千心情大好。满脸笑容的筹划着,从李家寨子里的河湾到县里,据说是九道湾口,自家要不要在每一个湾口都置办一点产业。等真正的竹筏通行了,每到一个湾口都能落个脚,想想就挺美的。

    高大高二撑杆,杨子木早就在盘算着这宋家湾能种些什么作物,这会儿,没空理睬众人。一贯当自己是*人的阿河,也看着河面静静的发呆。只有夏雨,脑子里不停的想着,主子那边的情况如何了,风云是否就要来了,这么平静的日子,怕不多了吧。

    “老大,我看那边的山越来越陡峭,这河流怕也不会太平了吧?”高二在前面,顺流的竹筏几乎不费力,只是掌握着方向就好。可看到前面山形变换,有些担心。

    “当真,老二,你记得不,我们进来时,有一个地方的河有一个高坎,好像,就在这一片!”高大放眼四周,确定道。“大少爷,四姑娘,咱这竹筏,又得停下来了!”

    “啊?”杨子千还没从美好的泡沫美梦中醒来,听到了这个消息,无缘无故的停下,只有一个理由,遇着困难了。

    竹筏靠岸停下,杨子木和高大兄弟沿着河边往前察看。

    “老大,真走不动了,前面居然是一个高坎,你看,水流好急,我们这竹筏,下不去!”高二耸耸肩膀,真要有好走的河流,老早就有人划船了,还轮得到你这个什么竹筏!

    遇到了拦路坎,杨子千只能在心里为这次首航默哀三分钟。总不可能返航吧!家里大嫂最是希望试航成功,可能大哥在她耳边吹了风,说往后回娘家就不用这么辛苦,起航时,她脸上的期待比谁都多。

    困难只是暂时的,人,是无敌的。杨子千想着,就算失败,也得要撑到最后才倒下,不能这么快就认输。

    “妹妹,要不,我们返回去?”杨子木心里开始失望了,看来,此路不通,还得祖祖辈辈走山路!

    “真没办法了?”杨子千看着眼前近两米的高坎,河流湍急,下去,会不会有深潭?按说,应该是有的。捡起一块石头,丢了下去,果然,水花很少,日积月累的急流,早就冲出了深潭了。

    “没办法!”高大摇头。浅滩可以抬着走,这么高的急流,下面又是深滩,抬着一步也走不了!要不,就弃竹筏,直接给掀下坎去!当然,后果就只有两个,要么完好无损,要么就这竹筏就成一根根竹杆!但杨子千要知道自己有毁了她竹筏的想法,非找他拼命不可。听说,这东西,可是花了她近两个月时间,耗费了不少心血才完成的样品,就这样毁了,那还等于要了她的命,所以,生生的把这个想法咽进了肚子里。

    好吧,号称走南闯北的两个货郎都没办法,杨子千再看了一眼明显灰心的大哥;一副永远事不关已的阿河,还有,就是这个会点拳脚功夫的夏雨,算了算了,一个都靠不住。靠人,还不如靠已。

    杨子千将小学初中高中所学的什么物理知识化学变化,一一回忆,想着,能不能找点适用的什么定律什么方法的用一用。结果,过滤一遍后,认命的叹息!书到用时方恨少,这用不到实际生活中的的书,读了也白读!理论联系实际,可惜,在现代,实际上还真没接触过这类场景!

    “我去上面看看下河的情况!”夏雨说完,手脚并用,抓住河边牵扯着的藤蔓,就往山上爬!

    这些藤蔓还真禁得住攀扯,夏雨上去后,居然都没有扯断!

    对了,用藤蔓!

    夏雨站在高处看了下河,发现这坎距离也不远,人可以通过这山上走几十步就过去了。

    “你们扯藤蔓干什么?”回转身,却看见高大他们都在扯树上的藤蔓,连那位也在扯,而且,手上还被勒出了血口子。

    “编绳子,四根粗大的绳子!”杨子千边费力的编着边说“编好了,我们就能把竹筏放下去了!”

    好吧,你说什么是什么,现在,你是老大。夏雨下得山来,坐在河边,也学着杨子千的样子编着绳子,四个男子扯藤蔓,两个姑娘就在编,不知道,还以为这是在玩过家家的游戏呢!

    “对,绑好了,绑紧了!”竹筏的四个角落,分别绑了一条绳子,前面的两条特别长。“现在,高大,高二,你们就牵着这两条绳子,一人左边一人右边,通过这山往那边走,到那边后,我们这边慢慢放绳了,你们就看情况抓紧时间收绳子!”西宋没有吊车,杨子千别出心裁的让宝贝竹筏荡了一次平衡秋千。

    高大高二在下河拉着绳子,看这边竹筏顺着河流往下漂了,因着有阿河和杨子木一左一右绑在河岸树杆上绳子的控制,这竹筏没有像脱缰的野马;下河的兄弟俩,看竹筏漂下来了,就奋力的收紧绳子,一放一收,竹筏平稳的落在了下河的深潭上。上河的已经完全丢了绳子,兄弟俩继续拉扯终于把它拉出了深水区,来到了自己面前水浅的地方。

    “老大!这主意是那丫头想出来的?太鬼精灵了吧!”边上竹筏撤绳子,高二边不可思议道。

    “呵呵,你看不出来,那丫头,可是个不简单的!”高大看向山上过来的几人道:“告诉你,那位对这丫头上心了!”

    “上心有什么用,差得也不是一点半点!他又不是准备这一辈子呆在这山里了。一旦回去了,真要入了那道门,这丫头,当一个宫女都不够格!”高二摇头叹息,人啊,这辈子,最怕掂量不清自己的重量!

    “是啊,山鸡怎么能变成凤凰!”高大也摇头,这就叫什么,叫命,无论你再怎么能干聪明,出生就决定了你这一辈子的命运!

    “快别说了,夏姑娘耳力好,咱这背后议论,非剪了舌头不可!”高二看人要过来了,赶紧打住。

    “放心,等我们这趟差完结了,离这夏姑娘也远着点。她呀,就和夏总头一个样,凶悍!”高大最后,还是忍不住低声排喧了一道!

    “呵呵呵”兄弟俩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看看,我就说办法都是人想的吧!”到了河边,边上竹筏,杨子千边沾沾自喜。

    “四姑娘真聪明!”夏雨是由衷赞扬!

    “我爹都说过,我兄弟几人加起来还不够妹妹一个人的脑子好使!”杨子木得意道。

    阿河落在最后,面上毫无表情。心里,却是替她高兴,这样的女子,无人能及!

    “四姑娘,天快黑了!”正在杨子千他们为解决一个难题兴奋时,高大慢悠悠的说了一句话,如一盆凉水,从头给杨子千浇到了脚底!

    是啊,天快黑了!

    天黑了,就不能再行舟了!

    “再往前走吧,看着有人家就停下!”不为夜宿担心,大不了就在河岸边燃起一堆火,围着火堆就能过夜,包袱里还有娘准备的干粮,也能凑合着过一顿。如果有人家,用钱就能得到更好的解决。

    关键是,杨子千有些伤感,从宋家湾出来,行了不久就遇到了这河流,在河边折腾绳子耗时不少,这样算下来,行的路程肯定不到六十里路,就是一天时间。前路还有什么困难也不得而知,算下来,没有个三五天的,怕到不了码头!这一百多里路,比驴友步行还慢!

    竹筏交通工具,水路行进的路,不太现实!

    “妹妹,这样看来,回来时,我们都只能依旧走山路了!”还有一个比她更失望的,杨子木直接泄了气!

    “那不行,走山路回去,这竹筏丢码头不要了?”杨子千想要跳起来骂人,竹筏,那是她的心血!

    “可是!”杨子木也伤心“且不说前面会遇到什么情况,单就刚才那道坎,回来时,又怎么办?”

    “老办法,用绳子拉上去!”杨子千横眉冷对,这大哥什么都好,就是太容易服输!

    “呵呵,幸好,那四根绳子我放在了一棵树边,没有丢掉!”夏雨看这兄妹俩争执,连忙缓和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