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四十六章 后起之秀-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百度云网盘

    饭后的杨子千,在女人诧异的目光中,说要看看宋家湾的人情风貌,并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

    “这湾头小,一共就只有二十三户人家,有十八户是宋家本家人,除了大户外,那些人都只有一点田土,和我们这外来的五家人一样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站在屋后,女人指着这一片群居地,向杨子千介绍道。

    这是一个u形靠山的地形,后面和李家寨子后山一样,是成片的树林。比起现代绿化植被破坏严重,杨子千不得不感叹古代的原生态绿化太好了!

    有山有河,有房有地,就是一个不错的居住点。杨子千想着,往后杨家几兄弟都结了婚,这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单凭后山和河湾那点地是安置不下一个庞大的家族的。李家人死守李家寨子,打死都不会卖地卖山给杨家了。如果,真能买下这宋家湾的地,往后,也把屋后的一片山买下,放置一个子孙在这儿落脚倒不错!

    “大哥,我们把这宋家的地买下吧!”女人还在疑惑这姑娘看地形有什么用,却听她转身对身后的男子说这话,惊得张大了嘴。我的个乖乖,这是什么样人家的姑娘,张口就买地。姑娘家,不就买点绣花胭脂水粉,再不济,听说大户闺阁小姐爱跑首饰店铺商行,可没见过买地的姑娘!

    “买宋家的地?”杨子木一时也没回过神,自己一行不是出来探路去码头的吗,怎么扯上买的地事了!

    “嗯,买下来,你看,那后面有一片山,这前面的河滩,也需要我们打理一下。买下了就有由头来做了!”指了指后山,又指了指河边,杨子千坚定的点头。

    “可是,我手上没带钱!”杨子木觉得,下次跟这个妹妹出门,得多准备点银两了,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买房买地买人。是啊,从小到大,突然间做出来的事多得一个巴掌都数不过来了,自己怎么就笨得忘记了这些事呢!

    “呵,没关系,我身上带得也不多,可以和他们谈好,先交了订钱,回头,过来签约交银子!”反正现代有订金和定金一说,忽悠人的把戏是把订写成定,先交了钱,你要不买了,对不住了,这定钱不退了。杨子千想着,这次,不用宋家老爷忽悠,自己主动把订金写成定金。错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宋家湾可只有一个。

    “大嫂,我们想买宋家的地,你看,能不能帮我们去宋家说一下?”决定了,杨子千就朝女人喊道。女人就傻愣愣的看着这有钱人说话办事,买地比她买个针线还简单,一听杨子千还找她帮忙,想着,这姑娘真买了,指不定自家男人就得给她家当长年,她就成了东家了。此时不巴结,更待何时!

    “好,我马上去找孩子他爹,让他给宋老爷说去!”女人连忙向宋家走去,走了两步,回过神朝屋里大喊“三儿,三儿,快来,我带你找爹去!”

    小孩子听得喊叫,乖顺的出了屋,女人拉了他的手,回头对杨子千道:“姑娘,你看你们是在这儿等,还是跟着我一起去?”

    “有劳大嫂了,我们就在这儿等,如果宋家有意卖,你再回来叫我们也不迟!”杨子千看女人拉着小孩子的手,就想着,这娘当的很称职,至少不会单独把儿子留在陌生人面前。“如果事儿成了,我也会酬谢大嫂的!”

    “这也没关系的,就是跑一趟路,姑娘放心吧,我这就去!”一听又有好处,女人眼里满是惊喜!今天可真是遇上喜事了,财运不错!

    “孩他爹,他爹!”宋家下人屋门前,女人轻声唤着男人,神秘的招手。

    “柳娘,你怎么来了?有事?”自己是长年,每天夜里收工就都回了家,有什么事不能等回去了再说?这么神神叨叨的喊叫,让人怎么看?

    “他爹,我给你说、、、、”附在男人耳朵前,柳娘小声将今天遇到的稀罕事说了,惊喜的等着男人回话。

    “真的?他们是干什么的,有钱买地?这人生地不熟的,你别被骗了?”男人退后一步,上下打量着女人,这女人什么都好,就是头发长见识短,见风就是雨!

    “骗我什么,骗我回去给她当老娘还是老妈子?”柳娘本想等着男人的赞扬,却得到了怀疑的教训,不高兴道:“她说是李家寨子过来的,一行人是四男二女,奇怪的是,什么事都好像是那姑娘在做主,那些人,有一个她叫哥哥,其他的人,好像是下人!”自言自语道:“这李家寨子,要说有钱买的,就是李家的老爷了,可是,听人说,李家老爷瘫痪在床了,那这些人,是、、、、?”皱眉瞬间,女人一拍大腿大叫道:“是杨家的,肯定是杨家的,听说,杨家这两年一直在修房,是有家底的人,还出了一个举人老爷。对,他爹,快,快去跟宋老爷说,这桩生意,肯定成。成了,她还要酬谢我,你说,是给我银子呢,还是让我当管事娘子呢?”美美的,柳娘就在那儿做着白日梦了。

    听自家女人唠叨了这么久,男人也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行了,行了,快回家去,好好的招待他们,给烧点开水!我这就禀告宋老爷去!”男人也是个精明的,女人做的梦,他也可以做一做!

    宋家老爷正愁着上哪儿找买主,却不想,有人送上门来了。

    这买地有两种人,一种是有点余钱的佃农,想要翻身做主,但能买上三五亩就算不错了,十亩八亩的,他活了五十年了,还没遇到过。再一种,就是有钱的大户买庄子,那可不是自己这点小数目就能看上眼的,而且还零散分布,大户人家更看不上!所以,自从决定卖地后,就一直在想这头疼的事儿。

    “是你们要买地,请问小哥贵姓?”拿主意的是杨子千,率先进宋家门的,是带头的大哥杨子木。宋老爷看着这年轻的一行人,就觉得,今天这生意多半谈不成,嘴上*,办事不牢!这小小年纪,买什么地儿?

    “宋老爷您好,小生免贵姓杨,名子木”杨子木向宋老爷见礼,毕竟,他年龄和老爹不相上下了,礼多人不怪!

    “杨家少爷?可是李家寨子的杨家?”无论是奴仆还是小二,喊你一声少爷是抬举你,但宋老爷一听姓杨,心里又重新燃起了希望,这些年,关于杨家的一些新闻也是时有耳闻的。那可真正是一个后起之秀的家族!

    “正是,宋老爷,子木和妹妹游玩至此,听说你有意出售这宋家湾的产业?”闲话少说,言规正传,杨子木心里还想着河里搁浅的那条竹筏,三两下把事儿谈妥了,好继续前行。

    “正有此意,老夫的儿子在府城置办了一些产业,想着将这儿的转卖了,一家子搬迁过去,也好有个照应!”话谈到这儿,宋老爷已经是吃了定心丸了,只要自己不是狮子大开口,今天啊,这生意就得成交!

    “不知道,这价格?”到此时,杨子木才想着上下左右打量一下这宋家老宅。

    “杨少爷,我这老宅,是一个三进的院子,连着有四十八亩地,还有些田边土角栽种的大树什么的,一共三百两银子!”宋老爷也随着杨子木的目光打量着这个老宅,颇有几分不舍!

    听完报价,杨子木看向妹妹,在谈价砍价上面,妹妹才是行家。

    “宋老爷,您这老宅布局格调,确实还不错!”杨子千是先给了一个甜枣,让宋老爷心里一喜。“不过,这房梁屋顶,怕也有些年月没翻修过了吧?你要是才翻修过三五年的,三百两银子确实值的,眼下,却难了!”

    宋老爷一看面前摇头损贬自己房子的姑娘,不用说,他都能猜到,这是杨家最精明能干的四姑娘。

    “听闻四姑娘做生意是一个爽快人,那依你说,值多少?”宋老爷想着,这喊的是价,卖的才是钱,三百两银子,他觉得不贵。

    “这样吧,二百六十两如何?”杨子千本想张口说二百五的,想着现代骂人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临了,生生的给加了十两银子上去。

    “四姑娘,你看,这价格,老夫有些肉疼了!”不是心疼,是肉疼,想想儿子来信说在府城置办的一个三进院子就花了近千两银子,自己这老宅,怎么就连三百都值不了呢。“你们要诚心要的话,这样,各人退一步,二百八十两,再不能少了!”咬咬牙,宋老爷叹息道。

    “行,成交,只不过,宋老爷,我们今天出来游玩,身上只带了少量的钱,先交点定金。如果你起程去府城,李家寨子的那条路是必经之路,到时,烦请你到杨家来取钱再签契约;再或者,咱们双方去县里办好交割手续时,到码头临江茗拿钱也方便,省得过山路时不放心!”本是自己没带钱,硬生生的,杨子千将话说得相当为对方着想。

    “好说,好说,四姑娘果然是个爽快人。这样吧,今天,我们就先签一个定约,老夫准备六月起程去府程,到时,我们在县里,一手交契约,一手交钱!”宋老爷也听说,通往河包县的山路上不太平,天干那年,李家寨子的李家不就毁在了山匪手上了吗!自己这点家底儿,可舍不得喂了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