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四十五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盘搜搜

    “唉,老大,这儿撑不动了,搁浅了!”不知行了多久,就在杨子千觉得肚子开始唱空城计时,外面的喊声让她忘记了饥饿,立即和大哥走了出来,那边,夏雨和阿河也站了出来。

    “这一片河太浅了,我们这竹筏底子厚,又载得重,行不了”高大无可奈何,与其说是向杨子千汇报,不如说是向夏雨诉苦。

    “先靠岸吧!”杨子千看着这清辙见底的石滩河流,要换在以前,可毫不顾形象的跳进去玩水了,这会儿,可真头大了。

    高大兄弟俩将竹筏退回去一点,然后,靠了岸。

    杨子木下了竹筏,就沿着河边往前走。

    “妹妹,这石滩有七八尺宽,过了就好!”没走几步,杨子木朝这边喊到。

    “几尺宽?”高大看了看竹筏,又看了看众人,这点距离,倒不是个问题:“没事,我和老二将竹筏抬过去就行了!”只要不是几丈远,就不是大问题。说着,就准备脱了鞋挽了裤脚下河。

    “先不急,我看那边好像有人家,这肚子饿了,先找点吃的吧!”虽然包袱里有娘准备的干粮,但杨子千更想知道,这地方叫什么名字,还有,这些石滩,得想办法解决了,总不能每次行到这儿就抬吧。都说在山城骑自行车,有时候是人骑车,有时候是车骑人,自己倒好,赶了一个时尚,人坐了竹筏还得抬竹筏,这叫什么事儿!

    说完,也不等大伙儿回话,她就带头往河岸人家走去。杨子木和阿河立即跟上,高大高二向夏雨使着眼色。

    “看什么看,走啊!”夏雨觉得,这哥俩,还真是草木皆兵了,这么小心干嘛?这敌人还没到,就连饭都不敢吃了?

    河岸不远处的人家,早就注意到河边的动静,不仅小孩子,连大人,都站在屋檐下看着这一行人。祖祖辈辈,可没见过船行过来,这东西,是船吗?这一行人,怎么会朝自己家走来,是干什么的?好奇挂在了小孩子的脸上,而大人则是紧张和警惕。

    “大嫂,你好,我们是路过这儿的人,这中午了肚子饿了,不知道你家有些什么能吃的,看能不能帮我们做点出来充充饥?”杨子千觉得自己很有礼貌,微笑着向站在门口的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问道。

    女人将孩子往自己面前拉了拉,看了看杨子千和夏雨,又将目光转向了她身后的四个年轻男子,没说话,却摇头。

    “噢,大嫂,放心,我给你钱,是买的,只要是能吃的,你给我们煮上一点就行!”杨子千忘记了,这可不是什么**时代,做好人好事的多。连忙从身上掏出几个碎银,往女人手里塞。

    女人惊讶的看着杨子千塞进来的碎银,眼里一下就变成了惊喜了。银子!做点吃的,能挣银子?

    “可是,我家、、、”女人想要银子,但,招待这不知来历的几人,怕惹上什么麻烦。

    “放心吧,大嫂,我们吃过饭后,就要离开这儿!”杨子千看出这女人是怕他们还有什么后招,疑迟不敢答应,连忙给她解压!

    “我家中午煮的是稀饭,你们要不嫌弃,就进来吃吧!”锅里刚煮好,听孩子说河里有船,自己就跑出来看,却不想,这群人还向她买吃的。

    “好,那就有劳大嫂了!”见女人带着孩子进了屋,杨子千也跟着进去了。这也是一个草房子,比当年杨家的好一些,可能不会成水帘洞。

    “你们先坐着,我只煮了我们母子俩的,我马上又煮!”拿人钱财,就得替人着想,女人准备去灶房煮饭,随手,还不忘记把孩子一起拉上,他们可别把孩子拐跑了!

    “我帮你烧火!”杨子千自来熟,不用招呼,就跟进了灶房。

    女人诧异的回头看了看她,这姑娘,看起来不像大户千金,但也绝不是自己这样的农家出身,居然还会烧火。

    女人将锅里的稀饭盛在陶钵里,洗锅时,杨子千已经将火打燃,灶孔里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看她真能烧火,没有缘由的,女人心里的警惕就放松了一半。舀了一碗米,犹豫了一会儿,又添了一碗,人家给的可是银子,这银子,都能买下这米缸里的全部米了。

    杨子千一边烧火,一边悄悄的注意着女人的动静,看她添了米,想着到底不是心狠的了,自己一行人,饭量可不小!

    “大嫂,你们这地方叫什么名字,这两年,粮食可接济得上?”看女人淘米下锅,杨子千小心的问道。自从自家成功脱贫后,知道李家寨子的众人也是没再找野菜充饥了,就不知道,这些地方的人如何了。不过,这青黄不济的四月里,还能吃上稀饭,应该比那些年强了!

    “我们这地儿,叫宋家湾”女人将米放下锅,又用锅铲搅了几下:“早些年,这时候只能找野菜充饥。就前几年,听说李家寨子的杨家将田种了两季,慢慢的,我们也学了种,这才有了好转了!”

    杨子千一听,呵,自己家无意中还真的普渡众生了!瞧瞧,至少,这些地方的人都不饿饭了!对了,宋家湾,就是冯家那小妾宋青青的娘家,听她说有四十多里路,看来,这竹筏行得并不快,一上午的时候,才走四十里。杨子千心里想着。转尔,又莞尔一笑,自己完全忘记了,这要求的速度标准,是按照现代四个轮子的汽车标准来的。以脚丈量,可比这儿慢哪儿去了吧!

    “姑娘,你们是从哪儿来啊,又准备去哪儿?河里的,是船吗?”没等杨子千回答,女人开始发问了。

    “噢,我们啊,正是你说的李家寨子过来的。那不是船,是一种叫竹筏的工具,和船差不多,但没船好使!”自己也想造船,可是,这河,连行个竹筏都行不动,造个船也只是摆设!“我们兄妹闲着没事,就撑了这竹筏出来玩,看能行到什么地方,不想,才这么远点,就搁浅了!”可不敢说去河包县,还不把人给吓住了!

    “呀,你们就是李家寨子的啊?那地儿离我们这儿也有四十多里地呢,啧啧,行了多久啊?”女人上下打量着杨子千,看不出她一丝劳累样子,想着,这竹筏,还真好使!“对了,我们这湾里,有一个宋家将女儿就嫁到你们寨子里去了,听说,是给人当妾,都好些年了,还真没回过娘家!”女人爱八卦,不分年龄和时代,这女人,悄悄的凑近杨子千面前说道。“你认识她吗?”

    岂止认识,宋青青在李家寨子,可是家喻户晓的名人!杨子千在心里想道。“认识,我们隔壁邻居!”

    “她是不是做妾?那家人是大户吗?日子过得怎么样?”一连串的问题,女人问着杨子千。

    杨子千看着她八卦好奇的样子,哭笑不得,这要说了,她岂不成了搬弄是非的人了;要不说,这女人,肯定不高兴!“各家门,立家户,虽然说是邻居,但也不知道她的生活,我和她,说的话,统共不超过三句!”

    “这样啊?”女人显然很失望,在锅里又搅了几下,道:“估计过得不咋样,听说宋家当年收了几两银子的嫁妆钱却没有置办一丝一线的嫁妆,相当于,是卖了个女儿。如果过得好,这些年,也该回娘家看一眼,杳无音讯的,这人啊、、、、”女人边说边摇头,也不知道,是为宋家感叹还是为宋青青伤感。

    “米开花了,快熟了,姑娘,你们洗手吧,准备吃饭了!”女人利落的舀了水在木桶里,提到堂屋里给大伙儿洗手“三儿,别乱跑,就在灶房里,等会儿我帮你舀饭!”

    听女人叫面前五六岁的孩子三儿,那应该还有两个孩子,从进门到现在,也没见着他们的影子,这家人究竟有几个人“大嫂,你家的其他人都不回来吃中午饭吗?”

    “不回来,孩子他爹在湾里给宋姓大户东家当长年,大儿子就随了他去当了放牛娃,都管饭!”女人端着碗筷出了灶房,边回答着杨子千。“老二是个闺女,是个没福气的,出世没多久就折损了!”

    “宋姓东家的地多吗?”无意中戳到了别人的伤痛,杨子千连忙转换话题。每一个村落,都会有一些大户人家,也有吃不起饭的,这就是贫富悬殊。

    “不多,才四五十亩,只是这宋家湾人少,连长年都不好请,听孩子他爹说,这东家有儿子在府城做生意发了财,准备要把这地和房子卖了,举家搬到府城去呢!”女人其实也是一个话匣子,这熟悉一点,就什么都和杨子千聊了起来。

    卖地卖房子!杨子千最近几年,就听不得这东西。也可能是受现代房价地价上涨*过度,一听,她就有买下来的冲动。

    端着碗吃饭,杨子千都还在想着这事儿!地不多,但架不住,这是在宋家湾,是在到河包县的必经之地。如果在这儿置办了一项产业,往后经过这儿时,可以落个脚歇一歇。对了,还必须置办产业,才有理由将那几尺宽的石滩处理一下。要不然,一个外人,凭什么来宋家湾的地盘动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