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四十四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 小说

    “丫头,我看你们折腾那什么竹筏,越来越像码头上咱那茶坊的样式了,只是要小一些!”杨大年围着这新鲜东西看了看似曾相识的感觉,想了半天,终于想起这造型像什么了。

    “呵呵,爹,你说得太对了,这竹筏,加厚了,再在中间加了一个顶子,看起来,就像临江茗的房子了。”杨子千是一个享乐主义者,条件所限,没办法做船,做了竹筏,却不想风吹雨打,夏天吹风当乘凉,冬天那风吹起来,可就另一番味道了,于是又想法让大家在中间给加了顶子,一头一尾,留下一点空隙够站人撑杆。

    “这孩子,比你二哥还折腾呢!”杨大年想老二是木匠,想法多,没想到,四丫头居然也能这么心灵手巧的做出这些东西。

    “呵呵,二哥是技术,我呀,是头脑!”杨子千丝毫不谦虚,指着自己的脑袋卖弄道。

    “是,是,是,咱四丫头的脑子好使,别说你二哥,就是你大哥三哥加起来,都够不上你!”杨大年乐呵呵的说道。

    杨子千看了一眼一旁的大哥夫妇,他们也是一脸笑意,并没有半分不高兴,在心里默认了这说话,本来,脑子虽然不好使,但,胜在是现代文化熏陶过的人!

    “妹妹,你打算什么时候再试?”杨子木看着加了顶子的竹筏,想着,那地儿,紧凑些,能坐得下四个人,再加上撑杆的两人,一条竹筏,可以运载六个人,如果真能撑到河包县码头,还真是一件大喜事!

    “明天吧!”杨子千看了看天,都说三月天孩儿脸,说变就变。眼下,都四月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变得这么快了,但愿明天不下雨。“要不,大哥,明天,我们试着撑到河包县去?”杨子千大胆提议道。

    “这怕不行,丫头,家里修房,我脱不开身,单靠你、子木和阿河,三人去县里,而且,这一路上,会遇到什么都不知道,不行,太危险了!”杨大年一听,立即反对。

    “爹,怕什么呀,我们边走边歇息呀,如果真走不动了,返程回来就是了!”水不深,又不像山里有狼豺虎豹,最不济,就是沿河两岸找陌生人家讨点吃喝,现在又不像以前,全靠讨要,有银钱,还怕别人不卖东西给自己?

    “爹,我看行的,要不然,再找两个人,带上夏雨,这样一路上就有伴,也不怕了!”杨子木一心想要试航成功,极力怂恿!

    夏雨会点拳脚功夫,带上也能照顾着四丫头;人手多添两个也行,自己家现在长年就有好几个了。杨大年看了看众人,想着,要派谁人去。

    “这子千和子木准备从河里探条路去县里?”杨大富听兄弟提起这么件大事,一下就愣住了。自己兄弟是外来人且不用提,就土生土长的李家寨子的人来说,也没谁听说过沿河能去县里啊?这意味着,一路上,或许也有高山深豁行人不能通行的地方,不行,那太危险了!“大年,这是不是太草率了,谁也没从那条路走过啊!”

    “是啊,我就在考虑,看咱请的这些人里,有没有对这条路稍微熟悉一些的,至少,那九道弯口都知道的人?”杨大年一听大哥的分析,就有些后悔答应了儿女的行程。但,也知道,一旦丫头决定的事,轻易是改变不了的。

    “什么,那主子居然又要撑竹筏,而且,去县里?”好好的呆在这河湾多好!没事吃饱了撑的,去给人家小姐撑竹筏,还自己送到危险的县里去,他究竟知不知道外面这会儿,说不定有多少人要想要剁了他!这人,不光是哑了,还是傻了吧,或许,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要不然,堂堂皇子,怎么会这么心甘情愿为奴为仆这么多年!高二心里不停的嘀咕,却不敢说一个字。非议主子都是大罪,更何况,这还是一个比自己的主子还大几倍的主!

    “行了,我已经决定了要跟去,名义上是伺侯四姑娘,你们想法找杨老爷同意一起去!”目前,不出寨子,夏雨相信掀不起浪子,但,一旦在人多口杂的码头露面,自己可不敢保证!

    “当真,你们兄弟就是顺着河摸索进的寨子?”看着毛遂自荐的高姓二人,杨大年觉得自家最近两年运气真是好得很,想什么,来什么!看来,蒋半仙给看的房子屋基真不赖!

    一行六人,果断出发了。

    月娘最后,又提了一包衣物追到了河边:“我想了半天,觉得,你们还是各带一身换洗衣服好,万一、、、、”本想说万一这竹筏翻了什么的,衣服打湿了也好换,转念一想,这话不吉利,连忙转话道:“到了县里,要换洗也方便!”

    “娘,你想得真周到!”杨子千接过包袱,很开心。

    “唉呀,我只拿了你和子木还有阿河的。对了,夏雨,快,你快回去,再收拾一下你的,还有这两位小哥也回去收拾一套!”听女儿说自己想得周到,月娘心里一下就不好意思了,自己的周到,只对自己的孩子,还真忘记了另外还有一行人。

    “多谢太太,我们不用了!”夏雨回以她一个微笑,这么宽一点的河面,自己三人,一个轻功就飞到岸上了,小菜一小碟!

    “真不用啊?”月娘半信半疑,又怪难为情,只得道:“那这一路上,就麻烦你照顾着点四丫头了!”夏雨不是自家的丫头,杨家人对她,一贯都很气!

    “娘,你放心吧,有我呢!”看老娘唠叨个没完,杨子木心急插话,并时刻准备着撑杆起航!

    “好,好,路上慢点!”每一次送儿女出行,每一次都有不舍,月娘只得向他们挥挥手。

    “大少爷,要不,我来撑杆吧!”看了看撑杆的正主子,高大和高二不敢心安理得的闲着。找个借口,和高二分别向两头的人走去。

    “我怕你们撑不好!”按说,竹筏里坐了自家妹子和夏雨两个姑娘,这两个年轻人再坐进去,实在不太好,可是,杨子木也担心他们将竹筏撑翻了。

    “放心吧,我们以前划过船的!”为了打消杨子木的疑虑,高大撒谎道。

    一听划过船,杨子木就放心将撑杆交给了高大“阿河,他们比我们熟悉,你让高二撑吧”

    二人随后进了竹筏小屋里,坐了下来。

    “大哥,快看,我们好像出了寨子了?”杨子千兴奋的指着外面的河面。

    “呵呵,上次试行时,还没到这个河口呢!”杨子木对这次的航行充满了期待,这次的竹筏比上次可精致得多,也牢固得多,应该能胜任这次远行吧!

    “大哥,我忘记拿纸笔做记录了,这一路行来,看哪些地方险要;哪些地方有什么注意的事项,都该一一记下来!”杨子千后知后觉,这趟试航,居然没有带备忘本,真是失败!

    “没事,到时候,你说,我都能记一些,然后,让夏雨再记一些,你再记一些,到了码头,你再根据记忆写上就行了。回去后找几个人教一教怎么撑杆,再做一两个竹筏出来,我们要去码头就方便了!”杨子木内心炽热!

    “好!”没有办法的办法,就是人工记录。人脑没有电脑好使,但是,有些人,特别是杨子木这类人,记忆却真的很惊人!

    夏雨微笑着看着这兄妹二人的互动,又偷偷的注意着身边阿河的举动。却见他一如既往的平静淡定,只是,每当杨子千说外面的什么情况,要注意些什么时,总能看到阿河眼里一闪即逝的光芒!看看,心上人说什么,做什么,都是能牵动他的神精,这人,骨子里是精明过人的人!夏雨这会儿肯定的想着,八成,哑巴都是他装的吧!一个人,一天两天不说话,十天半月还能坚持,但十年八年的不说一句话,那是怎么样的一种坚仞!或许,这次,自家主子赌对了!

    一路上,有时候会遇到一些石头挡在小河中间,只能险险的绕过去。这种情况出现时,杨子木就特别相信高大兄弟俩是划过船的,要依着他和阿河的技术,估计,都很悬!再有,就是偶尔有深潭。

    李家寨子附近的河沟,杨子千知道深度最深也就一米多深,但越往前行,有些深潭差不多有两米,划过一两个这种地方后,杨子千就有些后怕,自己可是旱鸭子,一不小心翻了,还不交待在这儿了!

    “看来,这一路上,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平顺!”杨子千咬咬牙,也不知道,这行了多少里路了,沿途风景倒好,可惜没兴趣看风景,也没个里程表记录,遇着水急,竹筏就漂得很快;不急或深潭的地方,就全靠划动!

    “是啊,哥哥也有些大意了!”杨子木看妹妹偶尔脸色骤变,也知道自己这次大意了!妹妹可不比自己这些男孩子,从小泡在河里长大的,她可不会游泳!不过,也没事,自己这当哥的,一定会护她周全!

    “不知道,前面,还会遇到什么?”杨子千叹了口气,就连什么地方适合靠岸都是一个未知数!真正是前路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