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四十三章 守口如瓶-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百度云

    “二哥,你打算就一直在府城做下去了?”杨子森望着二哥,满脸期盼,这有兄长在身边,就和没有离开家一般。

    “原计划是送了你过来就回去的,现在看来,在府城做还真比在河包县做好!”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论是河包县的书桌还是衣柜,都只是昙花一现。说不定,府城还能继续做下去,想到此,杨子林信心倍增:“对,我就在这儿做,索性,明天再去租个宽大的院子,把在码头做的那些家什重新经营起来!”

    “嗯,这样最好!”杨子森如意算盘打成了,特别高兴。

    想到就做,妹妹常说,机会稍纵即失。

    第二天,杨子林就请许氏帮忙找寻大院子。听闻东家有新生意,而且,还说要招一两个可靠的长工,许氏连忙把邻居周家男人周光介绍了给他。这周光,成功成了府城杨家家具行的雇员,并且,找大院子的事就由他负责了。

    “忙了上一午了,二少爷,你去后院歇着去,等会儿午饭好了,就来请你!”一回店子,许氏连忙安排道。

    “好,有劳婶子了!”杨子林点头应答,回后院时,忍不住看了一眼柜台里的人。巧的是,珠儿也正看向他,四目相对,珠儿飞快的转过视线。杨子林心情更好,大步回了后院,待租到大院子后,要买木料,这工人不像县里都找的是自家熟悉的人可靠,得慢慢找,一件件的事,杨子林坐在后院的石桌旁思考计划着。

    “二少爷,二少爷、、、”珠儿进了后院,轻声唤道,一连两三声,才将沉思中的人唤醒。

    “噢,珠儿”杨子林回首。

    “二少爷,吃午饭了!”年前,是二公子三公子,年后,阿海回来后让改口,说杨家有了新的家规。无论是公子还是少爷,他是东家,他就是他!

    “珠儿,给你说过多次了,叫我子林就好!”杨子林看着珠儿,他一直在想,得找个机会问问她,是否心有所属!

    “那可不好!”珠儿一听,脸又红了,咬牙道:“吃午饭了,我先出去了!”低着头快速的出了后院,也没注意,差点撞了端着汤出厨房的许氏。

    “这孩子,毛毛躁躁的、、、、”许氏刚想责怪两句,咦,事情不对,这孩子是红着脸从后院出来的,后院,现在只有二少爷,难道?往后院看去,见杨子林神态自若的踱步出来。人家可没有异常,有异常的,是自己的女儿。许氏心里大骇。

    “娘,你说什么呢?”晚上,母女俩回到自己的小院,许氏炒了菜,煮了汤,边吃饭,边若有所指的谈着,珠儿一听,就急了。

    “珠儿,你是个聪明的,娘也只是听说,有些大户人家的公子少爷,把丫头糟蹋了就发卖了。遇着有少奶奶的,说丫头爬了主子的床,要么直接打死,要么就卖到最脏的楼子里去。你爹好歹是秀才,你也知书达理,有些事,自已心里要有个数。”许氏见女儿跟她急,不得不打开天窗说亮话,把话挑明了说“你也老大不小了,照说,是不是该再去店上做事了,该好好张罗一户人家了。”许氏不等女儿说话,略略沉思道:“对,珠儿,咱不做了,明天就去辞工!”

    “娘,这是哪儿跟哪儿啊!”珠儿被许氏的自言自语彻底打败了!“我又不是他家的丫头!再说,我是那样犯贱的人吗?”

    “珠儿,咱女人家,就怕嫁错郎,娘知道你也是个心高的,但,有时候,就怕你犯了糊涂。”许氏想着那个年轻人,看起来是个踏实可靠的,对人也彬彬有礼,可惜啊,门不当户不对,自己家,高攀不起。

    “咱自己要掂量自己的轻重,珠儿,可不能明知道是个坎,还要往下跳!”多说无益,相信女儿是个聪明的,许氏最后再一次叮嘱道。

    这一夜,珠儿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总是娘亲的叮嘱,转尔,又是他的影子,自己和他交谈的一言一行,历历在目!他,会是真心的吗?还是自己从来就一厢情愿?自己真的是那种攀龙附凤的人吗?不,哪怕,当初,认定是杨家请的木匠,第一眼看见他时,就觉得他与众不同!掂量自己的轻重,珠儿翻了一个身,苦笑不已,是啊,自己是想得太简单了。罢了,罢了!

    顶着熊猫眼的珠儿天亮时分和许氏去上工,众人都忙前忙后,珠儿却有些神情恍惚。如果,真的是没有前途,自己的确没必要睁着眼往火坑里跳。或许,如娘所说的辞工,是最好的选择,不见就不想,不想就不悲!

    “什么,婶子,你说你和珠儿姑娘要辞工?”一个是帐房且顶着掌柜的事做,一个是掌握了妹妹亲手传授的技术的人,这说辞工就辞工?“婶子,你们是觉得工钱低了?这个我可以做主给你们加!”阿海才送走老三去学院;前店人还比较多,这许婶子就来到后院找他请辞,杨子林一下就摸不着北了。

    “不是,不是,二少爷,咱母女不是那样的人!”许氏一直很感恩杨家,但没想到自己的辞工会让人联想到工钱少,叹了一口气道:“实话告诉你吧,我只有珠儿这一个闺女,他爹又去得早,这孩子,到了出门子的年龄了,再在这店上抛头露面实在不好!”

    抛头露面怎么了,我妹妹比珠儿还要折腾呢。从小到现在,可没在家闲过几天!杨子林很想告诉许氏的,慢着,她说什么,珠儿该出门子了?“婶子,珠儿姑娘谈了人家?是男方家不同意她在店上做事?”问完这话,杨子林自己的心都提到了嗓子口。

    摇摇头,许氏道:“在店上呆的时候久了,就怕不好找,所以才准备回家了!”

    一听没有订人家,杨子林的心才又回到了肚子里,他真想当场向许氏提亲的,又觉得自己太唐突了!还有,珠儿是不是心意他,还得先问问。

    “婶子,你们要走,照说我也不该强留,只是,眼下店上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手。再则,找到人手后,还需要你和珠儿姑娘帮忙教一段时间,你看这样好不好,就再做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后,说不定就有人接手了!”杨子林心生一计,搬出了拖诞战术。

    “好吧”许氏想了想,点头同意了。这一个月,自己就多唠叨着女儿,只要她不再犯傻,也就不怕!

    午饭后,收拾了店面,母女二人正准备回家,阿海突然走出来喊:“珠儿姑娘,二少爷有请!”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许氏最怕女儿和二少爷单独相处,日久生情,看看,防不胜防,总不至于说,人家东家要对个帐谈个事,自己这老婆子往前凑吧!目送女儿进后院的背影,许氏开始后悔了一月之约。

    “二少爷,你找我?”自己不是杨家的丫头,也配不上他,珠儿在心里不断的告诫着自己。

    “是的,珠儿,你坐,我有事要找你谈谈!”有些事儿可以拖,但,有些事,久拖就要成患!杨子林抬头,看着面前的女子,心里给自己鼓了鼓劲道:“你娘说你们母女打算辞工?”

    “是的!”原来,娘早就跟他说了,珠儿心里,有酸涩也有一丝轻松!

    “为什么?”杨子林盯着珠儿,似乎想要看穿她心里的想法。

    “因为,我长大了,要出门子了!”娘难道没说理由?珠儿咬咬牙,索性道:“娘说再做下去,不好找人家!”

    “珠儿,你觉得我怎么样?”杨子林突然转换问题。

    “你?、、、、、”莫名其妙,问别人,我怎么样?是指人,还是指人品还是什么?珠儿错愕抬头盯着杨子林。

    “珠儿,我想娶你为妻,你可愿意?”没读几天书,不懂花前月下,亲亲我我,杨子林单刀直入,开门见山问道。

    “二少爷,你别拿珠儿开玩笑!”珠儿霍的站了起来,脸红心跳,却又不甘心的盯着杨子林的双眼不放。

    “珠儿,我是认真的!我不开玩笑!”杨子林也站了起来,认真无比道:“你要愿意,明天,我就回河包县,让我爹娘找人来提亲!”

    明天回去,找人提亲!珠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杨子林紧张的等待自己答案样子,珠儿确定,他也是喜欢自己的,是真的喜欢!

    “嗯!”珠儿的脸,红得可以滴出血,点头嗯了一声,飞快的冲出了房间!

    “珠儿,你等等我”女儿从后院是红着脸跑了出来,一路就往家里跑。许氏走得快,也没办法跟上。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是被他欺负了?难道,自己看错了眼,这也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

    “珠儿,你倒是说呀,怎么了,你这是?是他欺负你了?”一回家,许氏就在房间里围着女儿打量,浑身上下看了个遍,又觉得没有什么不妥。更何况,从阿海让进后院到出来,前后时间也不长,应该没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吧。

    “娘,没事!”珠儿心里有些高兴,想要告诉娘,又怕他说话不算话,让许氏白高兴一场。暂时守口如瓶吧,如果能成真,给娘一个惊喜。

    “你这孩子,真是急死个人!”问不出个所以然,许氏跺脚叹气!

    “二哥,好好的,你明天回家干什么?你那木工加工坊,还没个眉目呢?”夜里,杨子森听闻二哥要回家,一是羡慕,二是不解!

    “我有重要的事儿要做,那些,往后拖一拖!”什么事也没有自己的终生大事重要!杨子林一刻都不想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