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四十一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

    “黑狗,二狗子,你俩个混小子,把我的大木盆抬哪儿去?”寨子里,有女人大声吼着孩子。这还是年前趁张木匠在家时请他新打的木盆,也算是一件像样的家什了,这俩小子,给摔坏了咋办?

    “娘,我们要划船!”大点的叫黑狗的孩子见偷抬大木盆不成,索性,红着脸朝娘央求道。

    “行啊,吃了饱饭没事儿可做了,居然把我的木盆搬去划什么船?那河里,长年累月的泡着没管你们,这又想出新花样了是吧,看老娘不扒了你们的皮!”女人凶巴巴的骂道,其实心里是哭笑不得。这李家寨子,啥时候见过船了?这可怜的孩子,木盆也能当船划?

    “娘,不是我们想的新花样,是杨家四姑娘他们,他们用竹子当船划呢,我和弟弟想着,咱家这大木盆,比他们的竹子还好使!”见老娘逼到了眼前,黑狗示意弟弟放下木盆,继续解释道。

    杨家四姑娘,那是谁,那是新起来的大户杨家的千金,那是举人的妹妹,她当然有资本去折腾。自己这俩傻小子,跟着造什么反。罢了,家底比不上人家;吃穿跟不上;也使不起奴婢唤不起佣人,孩子要玩,就玩吧“别给老娘摔坏了!”

    “娘,你最好了!”一直没敢开口说话的二狗子,上前一把抱着娘的大腿,仰头撒娇。

    “好了,好了,仔细着点,别摔着了!”摸了摸儿子的头,都说老婆是别人的好,孩子是自己的乖,说实话,这俩儿子,不比杨家的笨,可惜,没钱请夫子,要不然,举人老爷也会出在自己家。女人想到此,鼻子发酸,心里一软,俩孩子目的就得逞了。

    “看看,我们这穷人家,天天做不完的活;人家杨家,还有心思划小船玩!”

    “什么船呀,这河水这么浅,别阴沟里翻船了!”

    “呵呵,你不懂吧,听我家那口子说,这次东家四姑娘让做的不是船,叫什么竹筏来着,翻不了的!”

    “当真,咱们去看看!”

    “走啊,看看去,这辈子,还没出过广源镇,船是什么样的也没见过呢!”

    “就是,走,看看去,看杨家是不是真的能造船!”

    三五成群,媳妇姑娘孩子,连着一些老太婆,都忍不住好奇,纷纷跑到了河边。远远的,确实看见两个人撑着竹杆,中间站着杨家那四姑娘,他们真的在水上站着,听说,脚下都是竹子做的,也不知道,渗水不?

    黑狗和二狗子抬来了自家的大木盆,也放进了水里,二狗子小,先进了木盆“哥哥,哥哥,快,真的浮在水上了,咱家的船也要开了,快上来!”

    黑狗一听,连忙跳了进去,重量增加一倍多,木盆直往水里沉:“呀,不行,我不能进去,我一进去就要沉船!”连忙跳出木盆,黑狗很是遗憾。

    “哥哥,哥哥,我的船开了”重量一轻,木盆就顺水开始漂荡,二狗子半是兴奋,半是惊恐,尖声叫着。

    兄弟二人的主意,自然引来了同龄孩子的羡慕,有好几个,也往家跑了,估计,晚些时候,这河里,就该漂荡着木盆船无数只了。

    “这孩子,也学了杨家兄妹的样,看看,还真能玩,你说,我们小时候咋就傻乎乎的,都不知道这样玩玩呢?”

    “唉,那时候,吃饭都吃不饱,谁有心思玩啊,快看,杨家兄妹的船划回来了!”

    “大哥,这往回撑是不是有些费力?”站着说话腰不疼,但杨子千知道,这逆水行舟确实不易。

    “呵呵,是要费力得多,不过,掌握好了,也撑得动,只是,速度不快!”杨子木觉得,从小到大,只有这会儿,自己费力撑竹筏,妹妹悠闲的站在中间,这样的情境才让他找到了当哥哥的感觉。如果妹妹喜欢这样玩,自己以后就多带她出来玩玩。

    “我在想,要是从河包县一直撑回河湾,不知道这走水路,能不能比山路快些,省力一些!”杨子千的目标很远大,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玩玩就行,她想要开发一条水路出来。

    “照这样看来,慢是慢了些,但,费力的只是撑竹筏的人,坐在上面的就轻松多了。”杨子木眼前一亮,如果真的能像妹妹说的那样办的话,以后小脚的老娘和娟儿要去河包县码头就不用受那么多罪了!唉,好像这竹筏太小,载不了几人“就是河床太窄了点,这竹筏也不能做大了!”

    “没关系,大哥,咱们回家,把这竹筏再加厚一层竹子,再加宽一些,至少,除了撑杆的外,能坐着三四个人,咱们做两三个竹筏,一起出行,载的人就多了!”杨子千得到了大哥的肯定,信心满满。

    “行,咱回家再做!”杨子木也很兴奋,看吧,妹妹就是不一般。

    待大哥和*人般的阿河将竹筏划到河湾口时,杨子千这才发现河边聚集的众人,有羡慕,有嫉妒,有兴奋,有冷眼,这会儿,无一不盯着水面的这东西看个够!

    夏雨的眼睛,一直盯着阿河。

    其实,在这个山沟里,谁人会知道有这么一个重量人物在呢。他肯定是安全的。不过,女人的第六感也是很强的,她总觉得,这两天,会有什么情况出现。

    眼睛向河岸围着的男女老幼扫去,咦,有情况!

    那两人,绝不是这寨子里的人!

    夏雨浑身一震,自己太大意了,什么时候,寨子里进了生人?

    不是她对寨子的人有多熟,是因着,那两人无论是身形,还是举止,根本就不是普通农家人。

    锐利的双眼猛的扫了过去,两人似乎也注意到了她,居然向她点头微笑!

    姐跟你们很熟吗?

    夏雨忍不住想骂!

    “真成啊?”月娘上前,扶着宝贝女儿下了竹筏,惊喜的问道。

    “成,娘,等我们将这竹筏加长加厚以后,也带你上去转一圈!”杨子千想着,娘要知道能坐着这东西去河包县,指不定有多高兴。

    月娘带着女儿进了屋,杨子木带着阿河和几位长年,将竹筏又拖回了门前,准备再次修理。

    夏雨见他到了门前,身边又有几个壮汉,放心了不少。

    移动脚步,向着人群中的两个异类走去。

    这是两个货郎打扮年轻男子。

    “哟,你们这是卖什么来着?”夏雨看着货筐里根本就没几件像样的东西,连乔装打扮都不会!显然,来这李家寨子,肯定是别有用心!

    “呵呵,姑娘,来,看看咱们的头绳,这还是从洛城带来的。进货都是从洛城大商户孙浩孙老爷铺子上进的,姑娘要买上一些吗?”倒台后的林家,靠着孙家支撑,说得这么明白,夏雨心里有了谱。

    “你们这是从山路过来?遇着山匪了,要不然,货物这么少?”来人,有可能是自己的同伴,但,以他俩的武功身手,不比自己强,想要顺利通过岈屿山庄,那根本是插翅难飞,夏雨疑惑的就是这一点。

    “是啊,山路有山匪,早两年,听说孙老爷要进这个寨子,都没敢越雷池半步!”一个货郎小声的说道:“咱哥俩,是顺着这条小河走进来的,可没少受罪,一路打听才找到这儿,又饥又渴,夏姑娘,弄点吃的吧!”

    得,连姓什么都知道了,夏雨也不用费劲猜测了。

    “这头绳怎么卖!”一边蹭下身子,头都触着货筐了。

    “姑娘,你看好了,也不卖你高价!”矮点的青年也蹭了下来“夏总头让我们过来,你想办法让我们进杨家干活,这事不能有任何闪失!”

    “来了多少人?”夏雨本想抬头张望,随即想着,与其张望,不如听他说:“兄弟十二人,分了六队找来,咱哥俩运气最好!码头还有先前的八人,这次,林家的家底都抽光了!”

    二十个精英,全都派了出来!好家伙,夏雨倒抽了一口冷气,人越多,代表着,这次的事越重要,危险越大!

    “谁是正主?”趁着高个子的人放哨,矮个儿眼睛瞄了一眼杨家大门外的几个人问。

    “刚才撑船回来的时,走在前面的是杨家老大,后面那个男子就是正主,睁大眼睛看仔细了!”夏雨真想敲他的头一下,大皇子的气质就与众不同好不好,居然还要问这么幼稚的问题。爹是怎么培养的精英?

    “有人来了!”高个儿小声说完,然后又大声说道:“可不是,姑娘,我们兄弟二人,从山路过来,以为能赚个满盆满钵,结果遇着了山匪,货被抢了一空,这点还是他们抢劫后我们捡回来的。可怜的我们,身上的银钱被抢不说,货也没了,连回家的盘缠都没了!”

    看稀奇的众人,还没留意到这边有货郎。只有一个老太太,侧眼看夏雨蹲在货筐跟前看货,这山沟里,常年累月的没一个生人进来。有货郎,就可以买点吃的用的,捡点便宜。结果,一靠拢,她就听到了诉苦!

    “是啊,哥,你说,我们该咋办?要是哪家招工就好了,做几个月挣点钱填肚子,好歹也能动身回去!”矮个男子趁机哀叹。

    “真可怜!在家千日好,出门万般难!瞧瞧,做点小生意也要靠运气吃饭呢,你们遇着山匪能捡一条命就算不错了!”老太太听完,同情不已。“这寨子里,李家倒是一直在招长年,你们可以去试试!”

    “算了,还是别去李家,那是长年,至少得干满一年才行;还有啊,李家的工钱不好拿,呶,你们看,就那家,杨家,一直在修房,也缺人手,要是能吃得苦,工钱是月结呢,只是不管饭!”转念一想,老太太直接建议道。

    “真的,这大婶,太感谢你了,只是,我们人生地不熟的,这杨家怎么会要我们呢,要不,您好人做到底,帮忙去给杨家说说,就说,就说,是您的远方亲戚?”高个男子反应很快,顺竿子往上爬,连蹲在货筐边的夏雨都觉得,这才有点精英的潜质。

    “这不好吧!”老太太愣了一下,吃斋念佛之人心要善,要多帮助有苦有难的人。可是,突然冒出来两个远方亲戚,还是有些不适应。

    “婶,您就行行好吧!”高个男子越发得寸进尺,上前一步,拉着老太太的手,小声说道:“婶,您帮帮忙,我们兄弟二人能吃苦,杨家不管饭,就在您家搭伙吃,这赚的钱,一半交给你做伙食费,一半留了做盘缠!”

    *裸的金钱*,夏雨都快憋出内伤了!精英确实是精英!

    杨家给的月结工钱听说是好几两银子,老太婆一听,心里就动摇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图,自己这是做好事呢。

    “你俩小子,到表婶这儿来了,怎么不先打个招呼,快,还没吃午饭吧,快跟我回家!”也不管夏雨有没有听见什么,直接招呼两个挣钱大童子要跟了她回寨子家里。

    蹲在货筐前的矮个子向夏雨一笑,直接蹦了起来:“太好了,表婶,我们终于找到你了!”生意也不做了,丢下夏雨,二人挑着货筐,趁河边看热闹的众人还没回过神,就跟着老太太回了寨子。

    “老婆子姓周,以后,你们就叫我周表婶,就说是远方来的表亲。”一进屋,老太太就自我介绍道:“我家人口简单,我和老头子,还有一个不满十岁的孙子,儿子媳妇都短命的,早几年先后病死了!”佃了李家的三亩田种,要不是学着种了两季,肯定还在饿肚子。只是,眼看寨子里的劳力都去杨家挣工钱,自己家老头子又出不了多少力,眼下能白捡两个亲戚,两个人能吃多少,一个月几两银子能进帐,这买卖太划算!

    “对了,你俩叫什么名字,多少岁了,我总得告诉杨家?”周老太准备带人去杨家了,回头,问着身后的人。

    “表婶,你忘记了,我叫高大,今年二十四;弟弟叫高二,今年二十岁!”高个子男子向同伴眨眼。管你高大还是高二,等回了洛城,再做回自己也不迟!当然,从选择走这条路起,就好像没有堂堂正正的做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