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四十章 大言不惭-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

    “将军,属下这些年观察过,敌寇从冬天到四月,一般都不会出来活动!”远离城墙的山岗上,两匹骏马,两个全副武装的人望着远处,年长的人沉闷的说道。

    “自然,地处北方,冬天后,粮草不足,人马不肥,他们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子岚往年虽然没有亲历战事,但将门之后,对各方敌情也是如数家珍,自小,从爷爷、父亲的谈话、教导中就知道这些常识。

    “真想杀进他的老巢,连锅一起端了,省得一到夏天就跳战,总要挑起事端!”年长的人,却对年轻的子岚从心底尊敬着,不为别的,林家世代忠良,他们这些将士们,说是莽汉也罢,武夫也好,总之,不喜欢虚虚假假的套交情,独独对这讲义气,豪爽忠良世家崇拜无比。早些年,摄于林家的威名,敌寇还怯怯的只是小打小闹玩玩而已。从去年开始,养精蓄锐后居然一举打下了一个边防小镇,这是他镇守边关最大的耻辱。没有林家,不仅仅是他,感觉整个西宋的边防都是一个纸老虎。

    林家父子率兵坐镇,也是几场小小的战役,收复了小镇,敌寇也不再轻举妄动,原以为是他们闻风丧胆了,如此看来,也有天时地利的原因。

    “这是一个好战游牧民族,父亲说,他们地寒物薄,总幻想着能打进我西宋,好过上这种安居乐业的日子,所以,要是没能力全歼,就得做好至少三五年的长期战斗的准备。”子岚摇摇头,热血是好,可是热血过了头,就是冲动,冲动的结果,往往不堪回首。想要打败他们,一是地形不熟;二是人马不得力;三,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是,后方的粮草,根本没办法供应上。越往深处,越容易迷途。而且,一旦贸易入敌方,后方支援的粮草要跟不上,被人为拦腰斩断,大军只有饿死冻死,倒便宜了敌人。

    三五年,多少青春年华已逝去。从少年到青年,再到而立之年,家书一封封,不求建功立业,只求儿郎平安把家归,娶一房妻子,儿孙满堂欢绕膝下。三五年,三五年后,弟弟妹妹的孩子们都能打酱油了,自己,还是在这儿喝着西北风!将士为自己已逝的年华默哀,很快又恢复如初。

    “将军,长期战斗倒不怕,只是,这后方的供应、、、、”想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一年年的,后方的补给越来越虚假,连带着,冬天的棉衣也越来薄,将士们怨言颇多。

    “父亲早已上书圣上,相信,很快就会有所改变。”子岚陪父亲视察军营后,回到帅府,就是大发脾气,吓得他不敢吱声,最后,却是因着军饷苛扣让他大动肝火,为此,连夜上书。

    说这话时,子岚也是有些底气不足,上书已好几个月了,并未见增加一粮一粟,更不要说棉衣布匹。国库充盈,却独独缺了边塞将士的一件棉衣,这是天意弄人还是人为造成,不得而知。

    “看来,我们还真的只能长期准备了!”看着子岚越发阴沉的脸色,年长的将士无声叹息,悠悠道。

    “报将军,主帅有请!”远远的,亲兵小卒催马禀告。

    “知道了!”调转马头,打马快速而行,将士小卒连忙追上。

    “主帅!”进了帅府书房,子岚施礼。先行国礼,再行家礼:“父亲,你找我?”

    “子岚,你夏伯密信,雨丫头发现,你说的那个哑巴就是大皇子!”递过书信给儿子,激动和失望同时呈现在这张久经风霜的脸上。

    “父亲!”自小到大,从没看到父亲这么失态过。看完书信,子岚也是又惊又喜。确认了,终于确认了,这些年苦苦寻找,皇天不负有心人啊!只是,夏雨来信,从她进入杨家,一直没听到过大皇子发声!难道,真的是哑巴?

    “子岚,你说,治愈的机会有多大?”找到了人,但,皇家不容有失德失容之人。与其让他们认回一个哑巴皇子,不如,林家秘密供养起来。

    “父亲,得看是疾病所致还是惊吓过度!”后者导致失声的可能性更大。可惜,上次没机会亲自探访!

    “子岚,我想让你夏伯把消息透露给风云,我们一方面,看他是什么态度;另一方面,注意别人的动向,确保他的安全要做到万无一失!”良久,当家主帅道。

    “嗯,风云是武林高手,所结交的能人异士也多,说不定,他能找到神医医治好哑疾!”给他一个希望,就是给林家一个希望,也是给姑母一个希望,子岚抱着这样的态度。

    “无论是杨家庄子上,满堂红、临江茗,还是那李家寨子,想法,每一处都安插人进去,确保大皇子的安全!”夏总头接到主子密令,当下调遣安排。将消息透露给风云,就只有自己亲自出马了。

    山中不知岁月,夏雨翘首以盼,大半个月的光景过去了,这个小山庄依旧平静。

    要说不平静的,就是四姑娘的瞎折腾。

    六个长年,加上林家大少爷,还有自己舍命也要护住的人,这会儿,全都钻在一起鼓捣着一种叫竹筏的东西。可以称得上见多识广的自己,这会儿也蒙了。两三层的竹子,又是打洞,又是连绳,折腾出来的一个半成品,像船又不像船。

    唉,长年是拿了工钱;大少爷是心疼妹妹,我说大皇子啊,你这堂堂皇家子弟,和这群人打成一片,也不嫌掉价?还是说,你根本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责任?看他擦汗,眼睛却瞟向旁边指挥的人,夏雨不得不摇头,这喜欢上一个人,别说做苦力,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怕都不眨一下眼吧!

    “妹妹,你看这样行吗?”杨子木这会儿想,要是老二在家就好了,他是木匠,主意多,还有,后山这么多大树,锯木板做也比这竹子扎的强啊。

    “行,就这样,午饭后,拿去河里试一试!”反正河水不深,就不知道,这样厚度的竹称筏,能承受得了几个人的重量!随手,又掂起两根老竹子,捡了砍刀,准备砍了做撑杆。一刀举起,却没能放下来,原来,不知什么时候,阿河站在她身边,用手握住了砍刀,示意她松手,他来开砍。

    瞧瞧,中毒不浅,夏雨简直不敢想她心目中一直至高无上的皇家子弟沦为人仆,还上赶着献殷勤!

    “阿河,呵呵,也好,你就砍这个位置,对,这两根,握在手中,大小合适,撑起水来也不吃力!”边指挥,边示意。

    点点头,阿河两刀就砍下一根,又利落的捡了另一根砍了。

    “丫头,这东西,当真能当船载人?”月娘出门喊他们吃午饭,看着这叫竹筏的东西,半信半疑。

    “嗯,饭后咱们去试试就知道了!”千万要成功,至少,丢脸也别丢得太快!杨子千心里祈祷道。

    “丫头啊,你让打听的这条河的去向,目前,你王三叔打听回来的结果是知道要经过董家湾、宋家湾、张家湾等连带着咱们这条河湾,以前唤作李家湾的,一共是九道弯口。流入的却还真是大运河,只是,离河包县的码头有些远,听说,走路也有二十里。”看女儿折腾得这么热闹,修房子的杨大年也没闲着,就四下打听,王三是个积极的,跑前跑后,将结果报了上来。

    九道弯口,幸好不是山路十八弯!

    杨子千砸了砸舌,最让人兴奋的是小河真的流向大运河,离码头二十里路,算起来,水路真的能行得通,肯定比爬山路强!想着省时省力新交通要出现了,杨子千比发现了新大陆还兴奋,饭都没吃上两口,盯着刚下桌的几个长年,就喊着唤着将竹筏抬下河试航了!

    “妹妹,你别上来,我来试试就行了!”最先跳上竹筏的,是杨子木,一看杨子千大胆的跳了上来,他慌忙喊道。

    “没事儿,大哥,我教你怎么撑竹筏!”大言不惭的杨子千,其实也就是去旅游时撑了几杆子,还时不时的撞了左边的,碰了右边的,手忙脚乱的瞎整。这会儿,还想当人导师!

    “这万一受不住,或者一个不稳,你就得掉进河里!”看坚持上竹筏的妹妹,杨子木心理压力很大:“我喊上两三个人上来试试就行了,等熟悉了,你再上来也行啊!”

    “用不着那么麻烦,就是掉河里也不要紧,这水不深!”一条竹筏,承受两个人的重量肯定不在话下。

    看阿河拿了一根竹杆过来,似乎也想要上来。

    “行,大哥,让阿河上来吧,你们俩撑!”杨子千想着,如果大哥喊一个长年,一个成年外男在这竹筏上,自己虽然不避讳,但到底不方便。阿河算得上自家的人了,熟悉又亲近自然。

    竹筏两头,两个少年,两根竹杆,配合默契,杨子千站在竹筏中间,后悔没有带条小凳子上来坐。

    “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试行的竹筏,划得很慢,相当于只是在河湾打着转,杨子千却体会到了歌中所描的景象,更主要的是,这小心迈出的一小步,将是她未来计划的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