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三十九章 魂不守舍-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奇书网

    “哥子,这你就不懂了,俗话说,妻不妾,妾不如偷!”建娃子一脸奸笑,说完,还将两个手指送入口中,尖锐的口哨声朝着河湾的方向发出。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要是自己的儿子,罗虎非揍他一顿不可。

    口哨声响,河边的大姑娘小媳妇不用回头,都知道是哪个混小子在吸人眼球。而刚到河边的宋青青,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这声音,她太熟悉了。悄悄的向哨声方向看去,果然,他在那儿。

    “这两年,能吃得饱饭了,寨子里的混小子也多了!”有大婶边洗衣服,边骂道。

    “呵呵,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有混小子,也有那不要脸的,这风气,才越来越差。”旁边有人接嘴道。这话,说谁,谁心里都清楚。

    杨子千和邱娟是脸皮薄的人,这三姑六婆的是是非非,姑嫂二人都不想参与。

    “大嫂,我们洗完就就回了吧!”要是夏天,还可以在河边洗洗脚玩玩水,这三月里,水还发凉,洗衣服都觉得受罪,杨子千决定明天都不来帮这个忙了。

    “嗯,中午了,光远怕饿了,就快洗好了!”邱娟手上搓着光远的一件小衣服,心却已飞回去了。

    “呀,时间过得真快,看,大哥他们都收工回来了!”杨子千抬头,见杨子木带着众人,远远的,往家里的方向走来。

    “是啊,今天还没做什么事,看,就洗这一桶衣服半天时间就过了!”邱娟抬手,擦了一下溅到脸上的水珠,抬头看了收工回来的人群。“这几十亩地,也够他们折腾好些日子了!”

    “都是壮劳力,又是熟手,做起来也快。”要不是自家修房请了这么多人,寨子里多请些短工,三五天就能栽完。

    “嗯,只要不误了时辰就好!”邱家本没有种过地,进了杨家门,杨子木时不时的在她耳边说什么时节,要种什么了,她也成了半个庄稼人了,当然,只限于口头经验上的,也没机会动手下地去做:“对了,你大哥说,买回来种的那些果树,成活的不少,有几棵还开了几朵花了!”

    “真的呀,可惜了,开了花也不能挂果!”桃三李四柑八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果树,又不是qq空间里的果蔬,种下去,算着时间,过几个小时就可以采摘。这可是实打实的耕种,要想吃果子,三五年后吧。

    “呵呵,要不,下午,我们去看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邱娟看杨子千感兴趣,当下道。

    “唉呀,大少奶奶,四姑娘,你看看,你们的衣服,被水冲走了!”一旁,女人的大叫声打断了姑嫂二人的谈话。

    “呀,光顾着说话了,我这手,什么时候松了?呀,那是光远的一件衣服,还没穿几水呢,冲这么远了!”说这话,邱娟就准备要下河去捞。

    “大少奶奶,我来吧!”夏雨想着,不就一件小衣服吗,冲走就冲走吧。但看着主子这副心急的样子,也不敢把话说出口。自己是她房里伺侯的,没办法,少不得下水一趟了。

    河水不深,但夏雨还是挽了裤脚下水,加快了速度才抓住了小衣服,提回河岸:“这水看着不深,流起来却有些急,跑得还真快!”边放下裤脚,夏雨边说。

    水不深,流得急,跑得快!刚才,看着小侄儿的衣服漂走,杨子千脑海里就有什么东西冒出来。一听夏雨的话,她茅塞顿开。

    “这河水,流向什么地方?”这话,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问在场的每一位女人。

    邱娟和春兰夏雨茫然的摇头。

    “具体流到哪儿不知道,但我们宋家湾,也是这条河流过去的水!”一直被人当*的宋青青,这会儿却主动开口。进了冯家门,被老太太管得严,这些年,都没和寨子里的媳妇婆子有过交往。这杨家,往些年说是只隔了一面墙,却好像有仇似的,也没个交往。最近两三年,杨家富了,发了,想找机会也没办法搭上话,这可是个机会!

    “宋家湾离这儿有多远?”小河往东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想起这首歌,让杨子千又起到了大河都是无数条小河小溪汇集而成,那么,这条小河,或许,也是流入了县城的大运河!

    “有四十里路!”果然,能搭上话了,真好!宋青青眼巴巴的指望着,杨子千有更多的话问她。

    四十里路!翻山越岭,去县里,是一百多里路,那么,这条小河,如果真能流到大运河,是不是在河包县的境内呢。或许,也是一百多里路的距离,就能到河包县。山路难行,水路呢?

    这条小河,水最深处不足一米,河床宽两米多,哪怕涨洪水,加宽河床,也就三米顶天了。这样的河流,想要行船,杨子千摇摇头,心里暗叹否定了。

    在一旁静待想要再搭话的宋青青,半天也没听见杨子千发话。

    “妹妹,洗完了,我们回家了!”邱娟和春兰她们收拾好衣物家什,招呼着发呆的杨子千。

    好不容易想到水路,如果水路能去县里,就可以省很多时间和精力,而且,犯不着每次都要人护送!可惜,又不能行船。还有没有办法呢?

    带着这样的问题,杨子千机械的跟着众人回屋,连吃午饭,都味同嚼蜡!

    “四丫头你怎么啦?”最先感觉不对劲的,是当娘的人。月娘看这孩子吃个饭一言不发,连菜都没动手挟一筷子,想着,是不是今天上工的厨娘做的菜不合她的胃口,但自己给送一筷子进她的碗里,她就吃一筷子,并没有明显的表示不乐意吃啊。

    邱娟也很纳闷,自从在河边回来后,妹妹就一直这副样子。这的确不对劲啊!

    将询问的目光,投下了另一桌吃饭的春兰和夏雨,她们俩也摇摇头,表示不知情。

    “丫头,丫头,你有什么事?”不说还好,听月娘一说,杨大年看向女儿,果然不对劲,一连喊了两声,询问道。

    “啊?”回过神的杨子千,茫然的看了看众人,然后道:“爹,你叫我?”

    “你娘问你是怎么回事?魂不守舍的?”杨大年有些担心,早些年,女儿经常这样发呆。不过,后来又正常了。这次,应该也没什么事吧!

    “噢,没什么,你们吃你们的,别管我,我想一点事儿,想明白了就好了!”要想明白了,就能解决了。

    下午,在邱娟的邀请下,权当散心的姑嫂二人,由夏雨抱着光远,一行人察看了田边土角种的果木,结果,邱娟失望的发现,杨子千上午的激动的心这会儿太淡定了,淡的如同没有发现新芽花苞一般。

    “丫头,你们怎么跑这儿来了?”杨大年正在采石场察看情况,抬眼却看到了女儿和大儿媳妇走了过来。

    “闲着没事,出来转转!”杨子千看这采石场,俨然已经成了大石坑了,其中,深一些的地方还积了水。“爹,这石坑积水了?”

    “是啊,这条石,得抓紧时间打了,赶在夏天来之前,把要用的石材都打出来。要不然,暴雨一来,这坑就得积老深的水,得成堰塘!”边指着中间部位道:“那些地方的水,都有两三尺深了!”

    “嗯,都打完石材,这坑就当池塘用,养鱼什么的,刚好!”在杨子千眼里,这东西,无心插柳柳成荫,真是意外收获。

    “这么宽,好几亩呢,都可以划船了!”杨大年看着女儿眼里的精明,笑了。

    “是啊,划船,或者做几个竹筏在上面、、、、”杨子千顺着话题说道。竹筏!对了,河水浅,河床窄,不能行船,可以用竹筏啊!杨子千为之一震,真是太好了!

    想到了办法,杨子千三魂七魄立即归位!

    “大嫂,走,我们回家去了!”神彩奕奕,与刚出门时,判若两人!邱娟暗暗观察了一下,惊讶不已,这妹妹,一路行来,没什么事发生,就刚才和爹说了几句话,怎么就有精神了。难道,就是她中午说的想事,想明白了,然后,就好了?

    回到家的杨子千,一头钻进了自己的房间,找出笔和纸,计划着水路方案。

    要想走水路,就得先找人沿着河边走上一走,察看一路上的地形和水流水势!还得知道,这条河,最后流向,是不是就是河包县的大运河,要不是,流向的另一个县的境内,自己少不了的,就得还在那个地方折腾一番,去河包县,外甥打灯笼----照舅(旧)得走老路了。那自己兴奋得就过早了。再次,就是竹筏的设计制作,最后,还得找两个可靠的人培训一下怎么划竹筏,去还好,顺水流就行,只要控制着不翻就行。回来,逆水行舟,考的可是本领和胆量,还得撑杆的人手上有劲道。

    一条条的规划下来,杨子千终于理出了个头绪。看来,这次回寨子休整,还真是回来对了!

    不过,眼下,家里修房,地里农忙,抽不人手和时间来给她折腾这些闲事!等等吧,等大哥地里不忙的,那几个长年,正可以借来用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