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三十八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有声小说

    春耕的热闹忙碌终于将罗氏生产后的种种热闹转移。

    一年之计在于春,偏偏,李姓东家的春天就开始纠结了。果然,这春头上到期的八户佃农退租了,一共有近三十亩田土回到了李家手中。要在往年,不种就拉倒,多请几个长年就解决了。偏偏,这两年,杨家喧宾夺主,声势浩大修房造屋,这寨子里的成年劳力,十有*都去帮工了,自己家几个长年,全是外村请来的。几个人,要种近百亩的田土,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而且,几人打死都不愿意再添种三十亩,契约上标明了的,这平白冒出来的地可不在他们耕种的范围,最后,好说歹说,既加工钱,又出高价哄着他们将自家的壮劳力请来做月活,总算是安置好了。

    “大哥,这栽秧子的事解决了,打谷子怕更难了!”兄弟几人,围在李老爷的床前,无奈的说道。以前有大哥当家,什么事都不用操心,日子过得挺好了。眼下,兄弟几人学着各自撑事,结果,总是顾头不顾尾,漏洞百出。

    “卖、、、”半天,病床上的李老爷说了一句话,兄弟几人,就只听到了前面的一个字。

    “大哥说卖什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听明白。

    “你大哥,可能是让你们卖一些地!”李太太,这会儿明说是内当家,可是,老爷不主事;兄弟不务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两三年下来,日益落破的家,也不好当。连带着,那该嫁该娶的庶子庶女的婚事都草草的办了了事。

    “卖地?”兄弟几人,心里窃喜,早就想卖地了。把这个家也分了最好,卖了地,去镇上开个铺子,坐着收钱,比种这劳什子庄稼省心多了。

    “呜呜”几声,表达了李老爷心里的苦悲。

    李太太叹口气道:“老爷,你就别着急了,我们知道了,卖地,等把谷子打了,就把收回来的那三十亩地都卖了,就余下原来那些地请长年种就行了,是吧?”

    “这李家寨子的人,都是些白眼狼,那些年,全都佃我们家的地种,谁说过闹过?眼下,看杨家起势了,就跑去靠杨家了,个个都学了罗家王家那样的刁民,不种,不种拉倒,再往后,谁来佃也不佃给他们了。”兄弟几人盼着的分家一事到底没人提,只得骂骂咧咧的出了大哥的房间,失望愤怒皆有。

    “大年,我们真请这几家人做长年?”夜里,一家人习惯饭后闲聊,总要谈谈当天的大小事情。杨大年谈起寨子里有八户退佃,在罗虎和王三以及杨大富的推荐下,自己选了六家劳力做长年。

    “嗯,这六家人,都和大哥他们交好,知根知底,做事也不偷懒,忠厚,他们也愿意为我们做事!”杨大年点头道。

    “可单单余下两家,那两家人,怕有怨恨吧!”共八家,只要六家,这不是树敌吗?

    “没事,其实,七家都可以,只有那叫建娃子的,不可靠,所以,我只要了六家,告诉他们两家,说要不了那么多人,如果再招,最先选他们。再说,他们也都在我们这儿修房做工,今年至少能赚不少!”杨大年颇为遗憾,为了一个建娃子,就得多得罪一个忠厚的人家,真是没办法。

    “建娃子是谁?”杨子千见老实的爹都不认同的人,肯定不是个好的。

    “那人,在寨子出了名的奸滑,嘴也刁,丫头,你还记得那年天干,家里来借羹要羹羹的人不?”杨大年想着,也该让孩子们认识一下寨子里的人了,现在招了长年,有些事,要分派也总要认清人头。

    “当然记得!”那场景,记忆犹新,有些不守信用的,有奸滑刁钻搬弄是非的。

    “最先起哄,搬弄是非的人,就是那个建娃子。去年开始,就在我们家修房子,你大伯说,这人最好做乖面子,见到有主家人,动作利落,做事毫不含糊。主家人一转身,他就像个大爷一样坐着磨洋工!”自从听了大哥说这人的德性,叫杨大年想办法请他走人后。杨大年就留意了他的一举一动。果真如此!但,半途请人走,也是树敌,索性,他就和大哥想出了一个办法,兄弟俩轮流在他身边安排人和事,让他在自己的眼皮下没办法偷懒。

    “这样的人,确实不适合做长年!”月娘只在屋里做事,外面修房的大事,她倒没管过。听说有这一号人,还开高的工钱给他,一下就觉得可惜了。

    “呵呵,是啊。不过,自从知道他有这脾性后,我和大哥也把他折腾得服服帖帖了。这人,不仅偷懒,嘴也不干净,说些调儿郎当的话,可不是个好的。对了,四丫头,还有春兰夏雨,你们这些大姑娘,见着他,都离得远远的,省得说些不中听的话出来!”偷不到懒,那建娃子就在场地上开些玩笑,想起什么说什么,在他身边干活的好些人都骂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偏偏,却总是狗改不了吃屎,天天依旧我行我素。

    “他要敢乱说,我非打得他满地找牙!”夏雨本不是卖身的奴婢,平时说话还注意着,一听老爷说的那无赖,气不打一处来,张嘴就开骂,连自称奴婢的规矩都忘记了。

    “呵呵,夏雨,也怕只有你敢这么说!”月娘笑了:“看春兰怕只有被他说哭的命!”

    春兰不好意思的笑笑,打不过人家,不就只有掉眼泪的份了。

    “说起来,丫头,往后,你身边也添一两个会武的人,遇上这地痞无赖什么的,先打了再说!”听夏雨这么一说,杨大年就想把她安排在四丫头身边,但想着这人和阿河,早分给了大儿子院子里伺侯,自己不好再指手划脚的干涉。于是给杨子千建议道。自从小三子中了举后,杨大年说话也硬气得多了。

    杨子千听了,暗自好笑,这木头爹,也学着比拳头大小了。当真是有权有钱才有势!

    “爹,你让那六个人什么时候上工?”相对于旁的,杨子木更在意自己的庄稼。几十亩的田要栽秧子,可不是闹着玩的,时节最重要。

    “明天,我让他们明天就上工。只是,这长年,说好管饭。这家里,月娘,你看怎么安排!”杨大年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月娘。

    “管饭啊?早知道,就不请长年了!”请短工多好,或像庄上的那几户人家,各管各,这管饭,太累人了。杨子千觉得不划算。

    “一下又多出几个人吃饭,我和春兰,怕有得忙了!”月娘也有些头疼,一两顿多添几人倒不要紧,长年累月的做两三桌人的饭,还真心烦。或许,也是日子好过了,人变懒散了吧,早些年,也没觉得累过。大儿媳妇茶饭不熟,这是进门前就知道的事儿,总不能强加给她去做吧。

    “要不,明天,我也进灶房帮忙!”一说煮饭,邱娟就脸红,进了杨家门,自己永远只是打下手的份,这茶饭不精,枉为人媳!

    “唉,别那么麻烦了,娘,你明天问问大娘和罗婶子她们,看这几家人中谁家女人在灶房里做事是个能干利落的,选两个爱清洁,会做事的来家里做厨娘,顺便,把我们家这几口人的饭食一起做了!”杨子千后悔没在县里买两个厨娘,眼下只能现抓瞎了。

    “用不着吧,丫头?”月娘一听又要请人,立马反对。

    “娘,你现在是太太,你看哪家太太天天泡在灶房里?春兰是你的贴身丫头,你也当厨娘用了。咱家,一天天的不一样,你的时间和精力,除了照顾这个顽皮的小六外,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有钱了,干嘛要让钱躺着人受累,该用就得用,杨子千烧包的想着。

    “嗯,我看,四丫头说得对。月娘,就这样安排最好!”作为一家之主,杨大年总结性发言,此事告一段落。

    “呵呵,这一农忙起来,衣服都换不开了!”

    “是啊,我也是几天没洗了!”

    “别回头,后面的人也来了!”

    “啊,谁呀,谁来了!”

    “冯家的,那女人,最近老喜欢跟着我们!”

    “怕是扯了我们做旗号吧!”

    “谁知道呢,所以,别理她。沾上她,就得做好被那老太太天天骂的准备!”

    “倒了八辈子霉才会去沾上她!”

    、、、、、、

    三五个女人,边说边朝河湾走来。

    三月的河水,不透凉,却也有些发冷。杨子千一时心血来潮,和着春兰、大嫂和夏雨在河边洗衣服,远远,看到了那群女人,以及走在最后,明显被孤立的宋青青。

    “哟,是四姑娘呀?”

    “邱家妹子,你也在洗衣服啊!”

    杨子千和邱娟都不熟悉的女人们,却熟络的给她们姑嫂二人打着招呼。

    “我说”一个女人捅了一下前面一个女人道“你家的是人家的长年,依着规矩,怕是要叫一声大少奶奶噢!”

    “哟,瞧我,对不住了,是该叫大少奶奶,看我这脑瓜子不够用!”反应过来的女人,当下嬉笑道歉。

    “呵呵,就叫邱家妹子,或都叫我邱娟都成,叫其他的,还不习惯!”邱娟抬手擦了一下沾到脸上的水珠笑道。

    “呵呵,也就这杨家的东家人宽厚,亲和!”那说规矩的女人奉承道。

    “就是,就是、、”一连串的附和声起,杨子千和邱娟相视而笑。这好的时候,说什么都好,要是不好的时候,怕就没这么、、、、、、

    “建娃子,干活呢,你盯着那河弯洗衣服的大姑娘小媳妇干嘛,再盯,也盯不回一个媳妇来!”大家都在埋头苦干,罗虎突然看见那建娃子盯着河湾发呆,看不过眼,拍了他肩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