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三十七章-穿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回来没几天,杨子千就坐不住了,正当她准备要折腾什么时,听得罗氏生产了。

    “哈哈,没想到,老夫老来得子,哈哈哈,这真是上天眷顾!”夫子的洪亮的声音丝毫听不出老的味道,一连串的哈哈大笑声,不仅传遍了老宅几间屋子,也传到了隔壁的冯家,更是让整个李家寨子都沸腾了。

    “这才好笑,冯家嫌罗氏不能生儿子,把人给撵了,现在倒好,在他们眼皮子下,给生了个大胖小子!”

    “呵呵,这说明什么,只能说,冯全不中用,一个庄稼汉子抵不过一个年近五十的文弱秀才。”

    “你这话要让冯老太太听见了,非得撕了你的嘴不可!”

    “听见又怎么样,说不定啊,还是因为她做事太过了,连上天都看不过眼,这才让冯家生不出儿子呢!”

    “说起来还真奇怪,自从撵了罗氏后,那宋青青,好像一直也没动静了!”

    “动静,呵呵,你们不知道吧,听说,这人啊,不是个好的!”

    “上赶着当人小妾的,有几个是好的!”

    “那些小妾也最多只敢媚惑自家的爷们,听说,那宋青青呀、、、、”

    “怎么啦?你倒是说呀、、、、”

    “咳,我这也是听说,听说和寨子的一个后生好上了!”

    “这可是浸猪笼的事儿,可别瞎说,闹出人命就不好了!”

    “无风不起浪,要没这事,也就不会有这样的风声了!”

    “这还得了,那冯家老太婆知道了,可能会掐死她吧!”

    “谁掐谁还不一定呢,看冯家那一家子,自从罗氏带着孩子离开后,三天两头的,不吵就闹,没个安宁,那婆媳俩,都不是省油的灯!”

    “这才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哟嗬嗬,扯远了,这罗氏生了,你们送礼不?”

    “送,肯定得送。一是看夫子面上,有了人情来往,这家里要写个什么也可以厚着脸皮求上门不是。再则,罗氏和杨老二家月娘关系好,往后,有本事挣个三亩田地,投在杨家名下也能省不少!”

    “你看看,你多会算计,说来说去,都是为了自个儿!”

    “哈哈,你心里要没这么想,说了也没人信!”

    、、、、、、、、、、

    当杨子千和月娘带着春兰上门送贺礼时,寨子里好些女人都在。王三家的、罗大婶、郑和尚家的自是早早的就来了,熟门熟路的帮衬着照顾罗氏不说,还帮忙招呼上门送礼的各家女人。

    杨子禾小朋友今天也被迫停课,夫子太兴奋了,背着手,一会儿进房间看孩子,一会儿,出来招呼着他并不熟悉的寨子里的女,总之,就找不到一件可以让自己静下来的事做。

    “夫子,小弟弟叫什么名字?”杨子千进门看了小婴儿一眼,天下的婴孩都一个样,实在没什么特别的。出了门,就问这荣升为爹的人。

    “啊,这事”夫子一拍脑门:“忘记了,还真忘记给取名字了!”说完,在众人善意的哄笑声中,独自钻进了当初和杨子森一起的那个书屋,抱出一摞摞的书,边翻看边念念有词。

    “这丫头,可算给夫子找着事儿做了!”月娘看杨子千一脸诡笑,嗔怪道。

    “夫子这样转过去转过来的 ,让人眼花,找着点事给他做更好!”杨子千连忙向老娘求饶。“对了,娘,看夫子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罗婶婶生了,他恐怕做自己吃的饭都不会,让谁来经手这一摊子事啊?”杨子千看了眼书房,再看一眼罗氏的房间,无不担忧的问。

    “这事儿,我之前也和你罗婶子商量了一下,先说让春兰过来帮忙,她顾忌着我们那边一大家子人的吃喝。最后,说好了请你郑家婶子过来帮衬着一日三餐,到时也付她工钱。”月娘看向郑和尚家的那个利落的女人道。

    “太太,我早就说了,帮衬就是帮衬,可别谈工钱,这不是平白让人生分了!”郑和尚家的雷氏这些年和这几家人走得近,胆子也大了,说起话来也贴心。

    “呵呵,就是,太太,别说她,就我们,没事儿的时候,来串串门子,有什么也可以帮衬着做一下!”王三家的和罗家的女人相视而笑,她们这些日子,隔三岔五的过来陪着罗氏说说话,解解闷,才发现,罗氏其实也是个妙人儿,完全可以交心的。可惜啊,十多年来,一个寨子里的交往还不如这些日子来得多,可想而知,那些年,罗氏在冯家有多憋屈!

    “好,好,我们大家伙儿相互帮衬着,真好!”月娘为罗氏在寨子里出了几个可以交心的人感到由衷的高兴。

    这边热闹,那边,更热闹。

    “宋青青,你死哪儿去了,没看见中午了吗?”快到中午了,灶房里还冷锅死灶的。四妞和五妞,两个花脸小丫头,眼巴巴的守着空锅灶,小的更是泪水涟涟,冯老太太看着这赔钱货一脸哭相,火气腾腾的往上冲。

    “哟,这中午了,你不是也没死吗,你就不能做饭了?”慢悠悠的,宋青青从自已的房间走了出来,一边还洗刷着老太婆。自从撕破脸皮后,二人相见就是仇,同在一个屋檐下,可想而知,见得多,仇恨就积累得多,针锋相对,没有一个是软柿子。

    “你个败家的娘们,好吃又懒做,现在做饭都要讲条件了!”冯老太婆自从隔壁的人入住后,就没办法保持一点理智,看谁谁碍眼“这还像过日子的人吗?”

    “这日子,我早就不想过了,怎么着,要不,你们休了我?”不说还好,一说,宋青青更是有理,直接一*坐在了堂屋里,看着指手划脚的老太婆,挑衅道。

    “你个臭不要脸的,休了你,休了你,也学了那*找个老男人,生些杂种?”老太太口无遮让拦,漫骂无边。

    “哟嗬,眼红了?”宋青青阴阳怪气道:“这男人,不管老还是嫩,只要管用的,就还叫男人。这杂种也好,纯种也好,能生就是好的。你说,你这冯家,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凭什么留下我在这儿受气受罪!一纸休书,一拍两散,你眼前清静,我也过过正常人的日子,多好!”不得不说,罗氏嫁了年老的夫子,还生了一个儿子,这消息,深深的刺痛了宋青青。凭什么,凭什么年轻的她,就不可以去过这样的好日子。这冯家,就是一个无底洞的地牢。

    “你想得美,我冯家的门,进得来,出不去!冯全也告诉过你,生,你是冯家的人,死,你是冯家的鬼,这辈子,你休想要抛夫弃女!”每一次吵架,宋青青都是那句话,有本事,你休了我。冯老太太也永远是这句狠话,想要脱离冯家,门都没有!

    “唉哟,我命苦啊、、、、、”宋青青坐在堂屋,掏出手帕蒙了脸一把鼻涕一把泪,又开始了数落起来。边数落,心里还边盘算着,下次,找个什么借口溜出去再会会他!正大光明的不行,偷还不行吗?要不然,还不如让她死了算了!

    “听,什么声音?”老宅的女人们,正热火朝天的闲聊着,突得听到哭声,纷纷侧耳倾听。

    “有什么,还不就是隔壁每天都要唱的大戏吗!”罗大婶显然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娶妻娶贤;还有一家人啊,当家人也重要,瞧瞧那家人,一个四六不懂的老的当家,一个家非但兴旺不起来,还越来越破败!”看了一眼罗氏虚掩的房门,悄悄的给月娘说道。

    “是啊,咱们过日子,讲究的就是家和万事兴,婆媳和睦,邻里不欺。”月娘摇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咱给女儿挑人家,不说查他祖宗三代,至少,要找个父慈子孝,通情达理的人家才行!”

    “呵呵,太太,说起来,四姑娘都及笄了,这事儿,你最有经验,往后,我也跟你学了,将来小闺女才好许个好人家!”罗大婶边说,边打趣的看着一旁的杨子千。

    “呵呵,我呀,也只有有感而发,真正能找个什么样的,还得靠各人的缘份!”看着身边的女儿,月娘也是心有余悸,真要进了徐家门,日子,怕也不好过。

    “说起来,你家大牛还说了今年要成亲,你可准备好了?”一说起儿女亲事,三个女人一台戏,月娘、罗大婶和王家女人,都有了共同的语言,一扯就是大半天,直到夏雨牵了杨子千的手过来叫回家吃饭,三人这才散了场。那边,郑家雷氏也将夫子和罗氏的午饭操持好了,一群人,各回回屋。

    “当真,丫头,你说子强有了心上人,这人是谁?你那茶坊里的姑娘?我认识不?”路上,月娘问道。她很少在码头呆,茶坊里的除了买来的两个丫头,就对小梅、二妞三妞最熟。

    “娘,你呀,甭操心,子强哥的事,我们暂时不管!”真需要帮忙时再帮上一把也行。眼下,当事人都还没挑明,自己可不能多嘴。

    “你个鬼精灵,别人的事都知道,自己的事,却、、、、”看着懂事聪明的女儿,月娘总要忍不住感叹,这样的人精儿,要落在哪一家才不会受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