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三十六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下载

    “娘,你看这事?妹妹她、、、”出了门,邱娟悄悄的看了一眼走在后面的杨子千,小声的给月娘说道。

    “一个县就那么大点地儿,低头不见抬头见,徐夫人上了年纪,知道好歹,就怕那徐小姐,出口伤了四丫头,咱们避着些!”月娘拍了拍媳妇的手,这媳妇,说话做事都暖心。

    “不如,让妹妹和我们一起回寨子,呆上一段时间,日子久了,这事也就谈忘了。”邱娟出着主意。

    月娘在心里琢磨着,觉得这主意不错。

    第二天,邱娟回了邱家,和娘唠叨了半天,母女俩都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娘,估计那边娘和妹妹都要从庄上回来了。我先回去了,好准备晚饭。等晚些时候爹回来你给他说一声我回寨子的事!”临走,邱娟给文氏说道。

    “回吧,路上小心点,等这孩子大些了,再带回来吧,这么小,这么远的路,别再折腾,你在杨家,娘也放心!”别家母女别离,泪水涟涟,难分难舍,文氏却是个特例,还叮嘱女儿用不着这么勤的回娘家。

    “行,有空了,你也带弟弟他们到寨子来住一段时间,子木说,预计今年弟弟妹妹们的院子就修好了,院也能完工”没有哪一家修房子一修就是一两年。邱娟期待着那些院子落成,标准的杨家大房子的呈现。

    “行了,行了,回吧!”文氏向女儿和外孙挥手,哪有丈母娘带着小舅子长住女婿家的,这娟儿啊,幸好进了杨家门。

    “娘,怎么样,我们庄子大吧,比李家寨子都大!”杨子千扶着月娘边上大丁子租来的马车边说:“而且,因为三哥是举人,从此,这两百亩的庄子,我们都不上捐税!”

    “丫头,娘觉得,这日子,过得像梦里一般!”月娘在马车上坐定,打起帘子,再回望了这一片田地,女儿告诉她,这是分了两次买的大小庄子,合了一起,都是自家的,今年准备全种了芋子,待到秋收时,光芋子的进帐就不菲。

    “娘,这不是梦,是真的,往后,我们家,还会有更多这样的庄子;有更多铺子店子!”杨子千顺着月娘看的方向看去,自信微笑道。

    “太太,四姑娘,坐稳了,咱们起程了!”大丁子在马车前喊道。

    “走吧!”杨子千示意,马车缓缓前行。

    “嗯,娘相信你们。只是,”月娘顿了顿道:“丫头,娘看重的,还有比这更要的,那就是你们兄弟姐妹们的平安健康幸福。丫头,娘看这庄上有你顺子叔、邱大叔他们照看;临江茗满堂红有二妞和玲儿,还有你子强哥操持,你明天,就跟着娘回寨子住一段时间吧。”

    “啊,回寨子?”杨子千一时没反应过来,不逢年过节,没大盘小事,好好的,回寨子干什么。

    “嗯,回寨子,你长大了,姑娘家,在外这样操持,始终不太好。再则,越大,你陪在娘身边的日子越少,就当多陪陪我和你爹!”月娘拉着女儿的手,爱怜的说。

    “娘!”杨子千想拒绝,她还有很多宏图大志没有实现呢,怎么能回寨子当闺阁小姐呢。

    “丫头,听娘的话,这徐家的事刚了,咱回家,也当散散心!”见暗的不行,月娘直接明说了。

    敢情,不是陪爹娘,这是是避难了。

    杨子千苦笑不已,和徐家怎么啦,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现代不是有很多人分手了,还大言不惭的说:既然我们无缘做夫妻,就做好朋友吧。何况,徐家的事,八字都没一撇就被自己掐死在摇篮里了,还犯得着回去躲着藏着吗?

    本想拒绝,但看月娘担忧的眼神,杨子千将“不”字咽了回去。

    回吧,暂时回寨子歇歇也行,好好的理一个思路,想一想未来还要发展些什么。

    “太太,四姑娘,请帮我把这衣服带给我娘!”听说母女几人明天要回寨子,大妞二妞三妞大丫罗大牛杨子强几人像商量好似的,抽空都跑了过来。大妞捧着两套新衣服递给春兰,让捎带回去。“一套,是给父亲的,一套是她的,我娘月份大了,这衣服我还真怕穿不了!”

    “太太,这是我和三妞的一些月钱,娘要生产了,让父亲给她请一个好的稳婆,月子里,一定要吃好补好!”二妞将一个小包放在了春兰捧着的衣服上,边拜托道。

    “你们姐妹,个个都是好的!”月娘看着这三个孩子,想着那落魄的冯家,要是知道这些女孩子个个能挣钱养家,会不会后悔“你娘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这些,都是靠着太太四姑娘的成全!”二妞这些年锻炼下来,不但手脚利落,口才也很了得,当下就回道。

    月娘看了眼身边坐着的女儿,知道真正成全这些孩子的是她!

    “婶子,我也没什么捎给我爹娘,这是我今年的月钱,请帮我带回去,还有,让娘多去蒋家看顾着点大姐!”杨子强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好,子强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还要让你娘给你谈一门亲事啊?”月娘接过杨子强的钱袋,打趣道。

    “别,婶子,你知道我娘眼光不好,我的亲事,可不要她操心!”说着,眼睛还有意无意的瞄了某人一眼。

    “呵呵,娘,你就不知道了,子强哥心里有人了呢!”杨子千捉狭道。

    “啊?谁?要是个好的,让你娘给你提亲去!”月娘一愣,随即道。

    一群年轻人,有挤眉弄眼的,有拼命压抑着笑声的,也有脸红的,只是天色暗,月娘没注意看。但年轻人的异样,她也是感受到了:“你们这些孩子,命可真好!”

    “太太,四姑娘,也请您帮我把月钱带给我爹娘,顺便告诉我爹一声,要修房就抓紧了,我今年,可是要娶媳妇的!”相对于杨子强的扭捏,罗大牛爽快得多,直截了当的说道。

    “哈哈哈”话音刚落,一群人终于爆发,大笑特笑。在众人放肆的笑声中,罗大牛当然收到了刀子般的利眼。不过,这在他看来,那是亲呢的表现。

    “瞧瞧,大牛多有出息!”月娘被一群年轻人也逗笑了,乐呵呵的说道。说这话,又扫了一眼这一群年轻人,当真长大了,一个个的,都长大了啊。

    “那个,太太,四姑娘,我也没什么带的,也是月娘,让我娘多买些好的给弟弟补身体!”饥饿年代,吃毒菌子失去了妹妹的痛,王大丫记忆犹新,虽然爹说了她挣的钱都给存着做嫁妆,但在她看来,不饿着弟弟,能养活养大弟弟的事更重要!

    “好,孩子们,你们让带的东西,带的钱和话,婶子都一一给你们带回去!”虽然说众人都依着规矩叫太太,但在月娘的心里,这些看着长大的孩子,都是自家的孩子,依旧亲厚着:“你们呀,就好好的干,俗话说,锅里有了碗里才有,咱家店上生意好了,才能给你们发月钱不是!”月娘不懂经营,但知道这么一个朴实的道理。

    “太太(婶子)放心!”众人异口同声,为了不耽搁她们的休息,又纷纷告辞而去。

    “这些孩子都不赖!”月娘看着消失的背影,再次感叹。

    “娘,您看,罗婶婶那三个女儿多好,多懂事!”邱娟感触最深的就是这件事:“生女儿有什么不好?”

    “是啊,唉,冯家那太太是着了魔了,把你罗婶婶母女撵了,可抬那小妾回来生的也是女,都这些年了,也没个动静,看着你罗婶婶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天天无休止的指桑骂槐,你说这人啊,怎么就这么个德行!”月娘想着,要不是夫子是个有功名的秀才,冯家那老家伙,会不会打上门去呢。

    “罗婶婶也是个厉害的,要不然,可受不了!”邱娟佩服道。

    “呵呵,这人想开了就好了!”月娘道:“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一家人安置不提。

    夜,已深,但,有人,却睡不着。

    “春兰,春兰、、、”一连喊了几声,没有回答,真睡了。

    夏雨一个翻身,利落的穿上夜行衣,悄悄的开了房门,闪身出了杨家门。

    “什么,雨丫头送的消息,确定了那人就是大皇子?”林家暗卫总队,夏总头听得消息。

    “是的,头儿,这是夏雨送出来的情报,眼下,大皇子随杨家人又一起回了李家寨子,那地方,最是安全不过!”来人掏出一个竹筒,双手递给夏总头。

    “半截玉兰花木簪,和少主曾给她看过的一模一样!”天下没有相同的东西,更没有这么巧合的东西“马上派八人小分队,乔装打扮进驻河包县码头,如若发现可疑人,立即回禀!大皇子若现身,不惜一切代价护他周全!”转身,立即写密信发往边关。

    回到寨子的杨子千,一下觉得肩无一事浑身轻松,修房有老爹,种地有大哥,带孩子有大嫂,煮饭有娘指挥春兰动手。

    她倒成了最闲的闲人了。总不能逗小五小六外加小侄儿就这样过日子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