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三十五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小说

    “不合适,不再谈此事!”良久,人都走得没影子了,还是下人进来收拾茶杯,徐老板才回过神。盯着桌面的锦盒,一直没搞清楚事情怎么会这样,当初谈的时候那么容易,这退得也干脆利落。关键是,还是那丫头自己上门亲自来退,连带着送去的生日礼物都给退了回来,说什么礼物过重,想必是夫人的心爱之物,君子不夺人所爱。

    这,哪儿跟哪儿的事啊!

    “妹妹,怎么样?”一直盯着对面的门,看杨子千带着丫头回来了,抱着孩子的邱娟早早的迎了上前,连忙问道。

    “谈好了,大嫂,我饿了!”退亲后的杨子千,心情大好,食欲顿开。

    “快回家吧,娘可能都做好饭菜了!”想吃东西知道饿了就是心里没装事了,邱娟随即也高兴起来。

    “丫头,真说好了?”饭桌上,月娘不停的盯着女儿,看了又看,这孩子,是怎么说好的?她可是在徐夫人那儿碰了一个软钉子的,早知道徐老板更好说话,自己就是豁出去也要找到他说事,也省得闺女丢脸啊。

    “放心,娘,说好了!”杨子千咽下一口菜:“娘,既然你和大嫂都来到了县里,下午,我们就去布庄看看,顺便把夏天要添置的给置办了!”

    “别的还好,我的大孙子,一定得做几件透气的衣服,奶奶亲自给你做啊!”逗着光远,月娘点头同意。女儿说了,钱就是拿来用的,当用则不稀罕。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现在日子好过了,不仅自家人,连着春兰阿河等丫头下人,四丫头都让一年做几套衣服。想想那些年,夏天还好过,冬天,恨不能将全部的衣服裹在身上,还不敢出门。

    “光远可有福了!”邱娟宠爱的看着儿子,这是杨家的长孙,蒸蒸日上的杨家,断不会虐待了他。

    “呵呵,我们都有福!”杨子千抚摸了一下小家伙的头,今非昔比,有福就同享喽。

    “唉,有福也有愁!”月娘叹气道:“眼下,你的事,暂时不考虑了,倒是你二哥,年岁不小了,他的事还不知从何说起。对了,你说他送老三去府城了,也有些日子了,怎么还不见回来?”一波刚平,月娘心里一波又起。儿女大了,操心的事也不少。

    “二哥做事,向来稳重,没急着回来,可能有事吧,我曾给他说过,若一时半会儿回来不成,一定要捎信回来。他说让府城商队的谢师傅帮忙捎信。估摸着,过两天,人不回来,也该有书信回来了。”杨子千心里默默算了一下,安慰月娘道。

    “二叔不是说要在县里做摇篮卖吗,送三叔去府城了,这事就做不成了?”邱娟很喜欢光远的摇篮,认定了杨子林这个能工巧匠有一天必将名声大震。

    “呵呵,大嫂这一说,我倒觉得,二哥要不回来,八成是在府城开工了!”无论是当初的书柜还是旋转桌子,河包县毕竟太小了,消费力不足,好东西,有能力购买的人家却不多。如果,在府城开卖,生意肯定要好很多。

    “你们这些个孩子,个个主意都大!”月娘听说子林可能在府城独立门户开工做事,当下除了欣慰就是嗔怪:“也不怕家里担心!”

    “娘,我们都长大了,你也别总担心这样那样了。”杨子千安慰她,想到了家里的小五小六,忙道:“当真,该担心的,怕是家里的那两个小的吧,娘,你什么时候回去啊?”

    “你不赶我走,我也心急了。走前托你大伯娘照看着,你的事了了,我打算明天就回了,娟儿,你看,你是在这儿多呆些日子,等农忙过了,让子木来接你母子?”月娘想着媳妇难得回一趟娘家,心急火燎的催着她一起回去也不是个事儿。

    一边是老娘,一边是丈夫,邱娟这才觉得,成了家的人,这心,一分为二也有些不够用了。“娘,要不,我明天去给我爹娘说一声,后天,我们一起回寨子?”想了想,邱娟开口询问道。

    “我看这样也行!”杨子千比较赞同,大哥就是个大忙人,等春耕农忙过了,又得张罗着各种农事,哪有时间来接人啊。夫妻长期两地分居,可不好!

    一顿饭商量好这些琐事,午休后,娘仨抱着光远,身后跟着春兰,远远的,还有大丁子护送,去了县里最大的布庄。

    要说在西宋,让杨子千最爱的就是原生态无污染的食物,还有这纯天然的棉麻布匹。

    “掌柜的,给小孩子做衣服用哪种最好?”摸着各种棉麻布匹,杨子千觉得美中不足的就是有些咯手,小婴儿皮肤嫩,可受不住这些,隔行如隔山,不妨听听店家的推荐,虽然,有时候,推荐的未必就是最好的,但,至少,也应该是能拿得出手的。

    “这夏天,给小孩子做衣服,当数我这镇店之宝-丝绸了”掌柜的看着进来的买主,衣着不是那么光鲜富贵,却要问最好的,当下毫不含糊,抱出那匹素雅的丝绸,宝贝的放在柜头上:“姑娘你看看,摸摸,这可是我托了商队,今儿上午才从府城给运回来的今年的新品,我敢包证,在河包县,仅此一匹,绝无二家!”

    丝绸,杨子千在现代也喜欢,不过,货好价更高。

    摸了摸,比现代的还光滑,看来,这传统工艺丝毫不亚于现代的质感。

    “怎么卖?”杨子千知道,一分钱一分货,想着,要不就把这匹全买了,素雅的花色,一家大小都可以做衣服。当然,家里那些个大男人,要不能接受穿小花衣服,自己几个女人可就有福了。

    “姑娘好眼力,这东西好,价格嘛,也好!”掌柜的估摸着,是卖一点算一点,喊个合适的价格呢,还是来一个敲一个,一次赚个够。

    “当然好价,但总得有价不是?”废话,这是坐地起价不成,半天都没见开口。

    “呵呵,姑娘是个爽利性子,我也就不喊高价了,就卖价,这一整匹就十二两银子!”咬咬牙,决定赚个对半,这样的机会太难了。“要论尺,价格还得往上抛一些才行!”

    十二两银子,月娘心里喑叹贵了,普通布匹都可以买三四匹了,她有心想让女儿不买,又想着,这孩子难得看上一样东西,既然喜欢,要买就买吧。

    “掌柜的,这十二两,贵了些,十两,你要同意我就买下了”转身对邱娟和老娘道:“他要不卖的话,我写封信捎给二哥,让他在府城买两匹让商队捎回来,这丝绸,夏天穿着透气又柔软,很不错!”

    得,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遇到了行家,掌柜的才不想鸡飞蛋打:“行,姑娘,十两就十两,当交个朋友!”

    生意人,只认钱,谁认过人。朋友你个头,杨子千皮笑肉不笑,朝春兰眨眨眼。

    “掌柜的,银钱给你!”春兰上前,付过钱,就要抱丝绸。

    “傻孩子,你哪抱得动,大丁子不是在门外吗,让他来抱吧!”月娘看春兰吃力的样子,笑道。

    “谢太太提点!”春兰羞涩的笑了,转身喊了大丁子进屋。

    大个子最适合做重体力活,这一匹丝绸,简直就不在他的话下,挟在掖下就准备出门。几个柔弱女子,不得不相视苦笑。

    “娘,出来了,就再买一些,把大伙儿夏天的都一起置办了!”反正有劳力,不用白不用,杨子千决定再买几匹棉布。

    “行,春兰,你看你喜欢什么样的?”月娘最是慈善,想着小姑娘都爱俏,让这丫头自己挑选。

    “太太、、、、”春兰受宠若惊“您和四姑娘做主就好!”

    “呀,你这人,干什么呢,这布匹,撞着人了!”主仆正说着,门外,传来了尖利的女声。

    一听这声音,月娘邱娟春兰都皱眉,这声音,太熟悉了。

    “呵,对不住了,姑娘,好像是你们走路只顾着说话,自己撞上来的吧!”大丁子轻声笑道。

    “你这个乡巴佬,鲁莽汉子、、、、”一声又一声的责骂传进了布庄。

    “家玉!”一声呵斥终于换来了片刻的宁静。

    摇摇头,听说徐夫人是大户闺秀,这教出来的女儿,也就这德性。幸好啊,月娘回头看了看杨子千,幸好和徐家再无瓜葛了,要不然、、、、、

    “娘,我们回去了吧!”邱娟担忧的看了一眼杨子千,想着,这县城,太小太小,低头不见,抬头见,买个布匹,也能遇到徐家母女,真是、、、

    “回吧!”月娘上前,拉了女儿的手:“回广源镇买也一样!”

    杨子千无所谓的笑笑,娘和大嫂的担心,她怎么会不理解呢。

    “徐夫人,真巧!”出得门,月娘主动招呼道。

    “巧,杨夫人也是来买布匹?”打量了一下空手的几人,随心问道。

    “来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月娘向身边的邱娟道:“娟儿,这是徐夫人!”

    “见过徐夫人!”邱娟向徐夫人行了礼,拉了杨子千就准备侧身离开。

    “呀,子千也来了!”偏偏,徐夫人的眼睛很亮,看到了她身侧的人,装着十分亲切的问道。

    “呵呵,是啊,陪娘亲和大嫂随便看看,徐夫人,你们慢慢看,我们先行一步了!”虚伪的套,也很累人,杨子千更不想费了口舌。

    “娘,你看她那副德性,我看,做大哥的小妾都不够格!”徐家玉盯着远去的几人背影,厌恶的说道。

    “家玉,你知道什么,别瞎说!”徐夫人心里本就很恼火,这样子,当平妻还真不够格,做小妾,也得**!但,这话从女儿口中说出来,就不是滋味了,还有,这孩子,什么时候知道这事了。

    她还不知道的是:徐杨两家,再无瓜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