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三十四章 六神无主-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

    “四姑娘,咱回吧,太太说了,不会让你受委屈,徐家的事,她会亲自解决!”从跟着她的那一天起,一直觉得这样顶天的姑娘是自己的榜样,却不想,她,也有悲伤无助的时候,埋头,一定是在哭泣吧。

    良久,眼前的人仰天长叹,默默起身,朝码头走去。春兰轻轻的跟在她身后,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劝解她。

    回吧,总不至于为了一个男人跳进这条河里就了结了吧。既然娘这样说,就看能不能这样做了。杨子千哭过喊过,本就拿定了主意的她听春兰一说,心里一下就舒服多了。

    慢慢的往回走,一路上,却看到了阿河,甚至于,杨子千怀疑自己眼睛哭肿了,居然觉得阿河的眼睛里有着莫名的伤痛和怜惜;再走过来,又是夏雨,可怜的自己,还不若眼前的两个奴仆,如果他们有胆量向自己提出,遇到了自己这样的明主,立马就同意了。别人的婚事自己可以做主,自己的婚事,难不成还要别人做主不成?

    “丫头,你可回来了,吓死娘了。”还没到码头,远远的,月娘就寻了过来,身后有邱娟,还有大丁子远远的跟着。看到杨子千,一把抓过她的手:“傻孩子,有什么事,就告诉娘,你看看,跑到河边,吹得这手都冰凉了,快回屋,伤了身子可怎么办”

    “妹妹,咱们快回吧”邱娟知道月娘醒了,连忙将下午发生的事一一给娘说了,并询问了原因。“娘说了,这事,是早些时候,爹和徐老板口头订下的,娘知道了就觉得不妥,因着你年龄小,想看看再说。自从看到子美的事后,就越发觉得徐家不合适。这不,才急急的赶在你生日过来,就想看看徐家的意思,没想到,中午的徐夫人,下午的徐小姐,让娘看清楚了这一家子的态度。娘说了,这亲,咱得退,一定得退了!”

    “丫头,咱回家,娘明天就去找徐夫人,既有平妻又有小妾的徐家大户,咱们高攀不起。”月娘接过媳妇的话道:“丫头,别怪娘头发长见识短,在我看来,哪怕嫁寨子里老实本份的佃户,又或者,嫁一个能干可靠的奴仆,都比去高门大户妻妾成群的人家强。你看看那些年,李家的哪房小妾有好下惨!”

    “好,娘,咱说好了,我的婚事,我做主,就算是嫁奴仆,也不嫁妻妾成群的人家!”杨子千听了邱娟的解释,又有了月娘保证,杨子千趁机要求道。

    “好丫头,放心吧,经了徐家这莫名的事,以后,但凡谈人家,我和你爹,都不瞒你,你的事,你自己拿主意!”从来,月娘就觉得杨大年这事草率了。丫头这些年经历的事,哪一件不是大事,又哪一件事不是做得很好,这么有主意的闺女,当爹娘的一下就做了她的主,怕是行不通。

    “妹妹,这下好了!”邱娟轻轻的拍了拍小姑子的肩膀,向她眨眼道。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杨子千觉得,这事,算起来也是因祸得福了。说起来,还得感谢徐家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姐。

    “什么?你的意思是,老爷和杨老爷说订亲的事儿不算数?”看着原样退回锦盒,还有面前精心准备的一些礼物,徐夫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大清早的,来人说杨太太上门来了。结果,一见面,就说退亲。呵,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家全和杨家的亲事,自己本就不同意,在老爷的解释劝说下,好歹决定给个平妻的身份,眼下这杨太太却说不算数。

    “是啊,徐夫人,我们两家老爷,那是喝酒喝高了,看看,这一没订亲信物;二无媒人,他们就是一句玩笑罢了。”月娘在心里给自己鼓劲,将喝茶说成喝酒,尽量平和的说道:“子千那孩子,乡下长大的,野惯了,与徐家,确实是门不当户不对!”

    知道就好,徐夫人心里不屑,十二分赞同这句话。但,老爷决定的事,岂容别人来否定,更何况,就算要退,也是自家退才有脸面。

    “杨太太,说起来,这就是两个老爷子说的事,这样的大事,也是他们做主,咱们妇道人家,就打理打理家里院内就行,这事,还得问问我家老爷,我呀,做不得主!”徐夫人将锦盒推到了月娘面前:“这礼物,可是昨天送给四姑娘的生日礼物,没别的意思,这送出去的礼,岂有收回来的道理?”

    这,明显就是拿捏人了。月娘不擅长于这样的交际,想要红着脸说吧,又觉得难为情。看徐夫人的样子,不是做不了主,是不想做这主。

    “也罢,那就等我家老爷和徐老爷商谈吧!”话不投机半句多,月娘起身告辞。

    “杨夫人,这东西,一定得带给四姑娘!”徐夫人将桌面的锦盒,亲自拿起,塞到了月娘的手中。

    “这徐家,怎么能这样?”邱娟听了月娘回来的描述,急得在屋里打转:“娘,那怎么办?妹妹怎么能去她家做什么平妻,小妾,怎么可能,他徐家,怕是看上妹妹的能干,舍不得退亲吧!”

    “不退也得退,我明天就回寨子去,让你爹自己来解决”月娘急得眼睛发红:“看看,这徐家,和子美那蒋家有什么区别,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娘,不用我爹,我自己来!”话音未落,杨子千进得门来,拿起锦盒“我这就去找徐老板!”

    “丫头!”

    “妹妹!”

    婆媳二人,还来不及回过神,杨子千已经快步走出了大门。

    “这如何是好?”月娘六神无主,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胆太大,大得让人无法想象,闺阁女子,自己上门要求退亲,这传出去了可就丢脸了。自己和媳妇都是女人,也不方便见徐老板。

    “娘,既然妹妹要去,就让她去吧,她决定的事,要做的事,没有一样做不成的!”邱娟和月娘撵着出门时,杨子千已经走到了码头的徐记的门前了。“春兰、夏雨,快,你们俩快跟着四姑娘过去!”

    “是!”春兰夏雨齐声应答,夏雨在回答的同时,还扫了一下阿河,见他在满堂红门前帮忙择菜,这才放心的和春兰一起快步往徐记去。

    “丫、、、子千啊,听说你找我,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这次,又为了何事啊?”听闻隔壁杨家四姑娘找,徐老板打着哈哈从帐房里出来。本想叫丫头的,想想这孩子都十五了,可不是*岁的黄毛丫头,赶紧打住。

    “呵呵,徐伯伯,还真让你猜中了,子千还真有事找您!”生意人,见人三分笑,不管真诚与否,都会有意想不到的好效果。

    “噢,什么事,有什么好菜?还是你那庄子上出产新鲜作物了?”徐老板眼睛发亮,看着这鬼精的丫头问道。

    “倒要叫徐伯伯失望了。”杨子千看了看四周,这快中午了,食慢慢进厅堂了,再看,不知何时,春兰和夏雨居然站在了自己身边不远处。“徐伯伯,您不会小气得不让子千喝一杯水吧!”

    “哈哈,丫头,别说一杯水,就是山珍海味,你要吃,徐伯伯也让人给你端来!”边说,边引着杨子千主仆三人往雅间走。一句丫头,让他觉得比叫子千还亲热,这都快成一家人了,疏离了可不好!

    “徐伯伯,您和我爹,提了我的亲事?”人坐定,茶未进口,杨子千直截了当的问。

    “啊!”作为主人的徐老板,刚端起茶准备喝,被这句问话吓了一跳,这媳妇,可真不胆小,连这样的事都敢脸不红心不跳的来问他。“我们说了,先订下,等你大些了,家全进洛城赶考,无论中与不中,你们都成亲!”

    “呵呵,恐怕要让徐伯伯失望了!”杨子千盯着徐老板道:“子千是个什么样的人,徐伯伯应该最清楚,这亲事,就当两家从未提起过,徐家和杨家,依旧交好!”

    “丫头?”徐老板不再是吃惊,而是震惊了:“怎么,家全不好?你看不上?”

    摇摇头:“徐伯伯,不是这个理!”

    好不好,看不看得上,这不是理由,那理由是什么?徐老板看着杨子千,实在看不透这鬼精一般的人儿,她为什么不当自家的媳妇?

    “徐伯伯,自古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杨子千缓缓道来。

    还用你这丫头说,徐老板看不透,也猜不着,瞪着大眼,静等下文。

    “更讲究门当户对,你情我愿!”杨子千自嘲的笑笑,这西宋,能找个能情我愿的人,怕是打着灯笼火把也难“我和大少爷,脾性不合,也没有相同的兴趣爱好,更不可能有共同语言,这亲要成了,一定会是一对怨偶,而不是一对伉俪!”

    徐老板被这一板一眼的几句话,说得一愣一愣的,什么叫共同语言,什么叫相同的兴趣爱好?古自以来,是男耕女织,男主外,女主内,看你能干,还准备等你进门后容得你经商,这难道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