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三十三章 自告奋勇-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杨子千皱了皱眉,这可不是你家后花园,还学了熙凤姐儿的泼辣?不过,泼辣也得有理由呀,这阵仗是欠她钱还是欠她米啊!

    “是你?”邱娟看着门外站着的主仆二人,心生厌恶,昨天她说的那些话,自己心里的疙瘩还没解开呢。原来所谓的大户人家的小姐,教养也就这样。

    “噢,我倒是谁,原来是徐小姐,有什么事,请进来说吧!”杨子千对徐家母女,从第一次见面起就没好感,顾着徐老板的脸面邀请到。

    “有什么好说的,你怕别人听到不成?我告诉你,你要想进我徐家的大门,想要当我大嫂,门儿都没有!别说平妻,就是小妾,我也嫌弃得紧!”表姐听完爹娘的话,一路掩面而泣,跑回房间,嚷着要回府城。这怎么行,表姐当不成大嫂,自己也就没机会接触府城那些贵族小姐,用娘的话说,自己可不想当一辈子低贱的商户女,更不愿意再嫁商户为妻!安慰了表姐几句,气冲冲的跑到码头兴师问罪。丫头劝不了,拉不住!

    天渐渐暗了下来,正准备忙碌上工的满堂红姑娘小伙听闻徐家玉的叫嚷声,都围了过来。

    “怎么可能,四姑娘当徐家平妻?”

    “你没听说吗,当小妾她都嫌弃,徐家的小姐,比你我这些农户儿女都还缺教养,兄长婚姻大事,什么时候轮到她做主了?”

    “咱们四姑娘,怎么可能当小妾?她这性子,倒是个当小妾的料!”

    “噗、、、、”哄堂大笑。

    杨子千听了心里好笑,却强忍着,想着这是唱的哪一出戏!

    “四姑娘,要不要我扔她出去?‘”大丁子最近闲得慌,满堂红的细活儿做不来,拳脚功夫天天练得当健身了,这终于来了个找岔的,自告奋勇上门问道。

    杨子千摇摇头,大丁子无奈的退下。

    “徐小姐,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我杨家什么时候与你徐家议亲了?”邱娟忍无可忍,娘酒醉这会儿还睡着,长嫂如母,这样的事,岂能由妹妹出面。说完这话,又想着徐夫人送礼那档子事,转而道:“就算议亲,也是双方老人议,不管是妻或是妾,可也不是你徐家一个未出阁的小姐来理论的!”

    “哼,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还想做我大嫂!”被邱娟不痛不痒的讽刺了两句,又被周围的姑娘小伙议论纷纷,徐家玉想发怒,但知道,这到底不是自家的地盘。更何况,真闹凶了,被隔壁的人知道,告诉了爹,她少不了一顿好训。警告的目的达到了,丢下这一句话,带着丫头,转身就走。

    “走好啊,徐小姐。请你放心:别说是你徐家的平妻,就是皇帝的妃子,我杨子千也没兴趣,有一句话你可能不知道:男人和牙刷概不共用!”杨子千冲着那骄傲的背影,幽幽的说了一句。

    “妹妹!”邱娟吓了一跳,妹妹不会受*了吧,男人这么粗鲁的话都说出了口,还有,那牙刷,又是什么?

    “男人和牙刷概不共用?”围观的姑娘小伙,虽不懂牙刷是什么,但这句话的意思,也能知道个七八分,众人心里默念,二妞和大丫,就分别朝某个人看去,某些人,赶紧点头保证。转而,各忙各的。

    “妹妹,你别担心,爹娘这么疼你,不会让你受这些委屈的!”邱娟看人散去,忙安慰着杨子千:“等娘醒了,问一问她就知道了!”

    “嗯,大嫂,放心吧,别说爹娘,我自己也不会让自己受了委屈!”杨子千心里冷笑了一下,莫名来到西宋就罢了,却要让一个现代人与人共用一个男人,她杨子千还没霉到这种地步。

    和邱娟说完,也不再听她劝说,自个儿回了屋子,拿起刚才丢在桌上的锦盒,高高提起玉佩讥笑道“我就值这个价?爹娘就把我卖了这个价?”

    “四姑娘,你?”春兰在邱娟的暗示下跟着进屋,刚到门口,就看到了这一幕:“四姑娘,你快放下,这东西,咱们不收,原封原样的送回徐家就可以了。太太和老爷,肯定不会让你去做平妻的,更别说小妾,你别伤心!”

    “是吗?”瞟了春兰一眼,如果,这爹娘真让她去做平妻和小妾,也就不值得她付出了。刚才进屋,是有那么一股子冲动,想要将这玩意儿摔碎的。幸好,这丫头劝说了,要不然、、、、

    重重的放在桌上,起身,朝门外走去。

    “四姑娘,你去哪儿?”春兰看人放下东西,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可这会儿,天都黑了,人却住外走,连忙上前喊道。

    “我想一个人走走!”好好的想一想,他们背着她的这笔交易,是什么时候的事!

    “奴婢跟着你吧!”春兰不放心,上前紧走几步。

    “不用!”杨子千冷冷的眼神扫过,主子的命令不可违,春兰喑自着急。

    “去你的平妻,去你的小妾!”二月的黄昏,河面风吹过,依旧有些冷,但,都没有杨子千的心冷。走到乱石滩,杨子千疯狂的抓起沙滩上的石块,一块又一块的朝河里扔去,边扔边骂。

    “我杨子千上辈子倒了八辈子霉,掉到这个鸟都不拉屎的西宋,是来给你当平妻的,是来给你当小妾的!徐家全,可别把你的肠子想反了不好装屎!”又一块石头,咚的一声,扔在不远的河面,水花四溅后,回答她的,依旧是无穷的平静。

    “爹,娘,杨子千在你们心中,就是这么轻微吗?”最让杨子千受不了的,不是徐家玉的无理取闹,而是杨大年夫妇私下谈婚论嫁,如果不是因为徐家玉,是不是,要等到她穿上嫁衣,坐上花轿了才知道自己与人共侍一夫?

    “不,谁说命不由人,我偏不认命!宁肯这辈子绞了头发当姑子,我也决不与人共侍一夫!”杨子千边扔着石头,边大声的喊道。喊完,扔完,吼完,“哇”的一声,抱着膝盖,坐在沙地上大哭起来。

    天色,暗了下来,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借着月光,如果有心人到这河边,就会发现,隔着一段距离,就会有一个人影。

    夏雨是习武之人,杨子千的一举一动,哪怕她隔是最远,却看得听得一清二楚。这女子,倒是个烈性子!

    再看中间的蹲在河边的人,盯着杨子千的方向看了看,回过头眼里的怜惜和伤痛,想要掩饰都掩饰不住。她生日,收到了重礼,却,是未来夫家的礼。无论是妻还是妾,她到底是谈婚论嫁了。男人与牙刷概不共用!无论是自己现在的身份,又或者有重现天日的那一天,自己都没机会了! 左手摸出半截木玉兰簪,母妃如果不与人共用男人,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悲剧!右手再拿出新雕的玉兰花簪, 这是一份永远不能送出的礼物。

    木玉兰簪!

    一个完整的!

    慢着,左手上,是什么?

    天,是半截木玉兰簪!

    没错,是半截,没错,和少主给她看过的一模一样!

    夏雨眼睛发亮!没想到,没想到,他真的就是大皇子!

    更没想到,大皇子,居然看上了这个农家姑娘!

    当杨子千一人独自沿着河边行走时,她就发现阿河悄悄的尾随了,自己的任务,就是他在哪,自己在哪,于是,她做了第二个尾随者。没想过要窥探别人的什么隐私,不想,听到了杨子千刚烈的壮志豪言;也看到了无助的一面;更没想到,天大的惊喜,居然在这儿发现。

    “什么?平妻?妾?”月娘一觉睡到天黑,自己的确是不胜酒力的人,往后再不沾酒了。从春兰手中接过茶水,坐在床上,准备喝水,随口问女儿在干什么,春兰忙把下午发生的事一一回了。月娘一惊,茶碗掉到了地上。

    “太太、没烫着吧?”春兰忙上前帮忙。

    “我没事,四姑娘呢?你说,她去河边了?”月娘又是一惊,四丫头可千万别想不开寻了短见。慌得她鞋都没穿,颠着小脚下了床就准备往外跑。

    “太太,鞋!太太,穿上外套!”春兰一手抓住月娘,一手抓了床头的衣服:“你放心,四姑娘虽然吩咐不让人跟着她,但奴婢看过了,她走了不远,阿河就跟去了。大少奶奶说,让阿河跟着就放心了,他不会说话,四姑娘说了什么也不会外传!”

    “快,春兰,快,派人将四姑娘找回来。告诉她,就说我说的,别说小妾,平妻,就是正头夫人,咱杨家也不攀交了!与徐家的事,我明天亲自去了结了!”月娘听说阿河跟着,那孩子这些年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是个实诚可靠的,这才了点心。转而,忙吩咐着春兰。

    “是,太太,奴婢这就去!”也不管太太穿没穿鞋和外套了,春兰替杨子千高兴着呢,飞快的往河边跑去。

    “夏雨,你怎么在这儿?”春兰跑了很远,在河边第一个看见的是夏雨,纳闷的问。

    “噢,我看四姑娘出来,阿河一个人跟着,我不放心,这才跟了过来!”夏雨脸不红心不跳的说。

    “阿河,四姑娘没事吧?”再跑了一段路,问阿河。

    摇头,不知道是没事还是不知道。得,自己亲自上前去说吧。不管有事无事,这实在是个好消息,让她早点知道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