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三十二章 惊涛骇浪-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

    “什么,你和杨家订亲了,说给家全?”徐老板还没来得及离开老院,却见送礼的夫人都回了屋,心里摇了摇头,不得已,将二人的事和盘托出。徐夫人听了,惊讶失声问道。

    “表姐、、、、”韩芳跟着徐家玉,正准备到姨母房里闲聊,刚进院门,就听到了这一声惊呼,脚下一个趔趄,幸好徐家玉眼明手快,将她扶住,这才免摔一跤,但心里,是惊涛骇浪了。

    听得徐家玉叫喊,忙做了噤起的手势,停下脚步静听。听人墙角,不是君子所为。但,她不是君子,再则,事关自己,不听也要听,表哥和杨家丫头订了亲,那自己算什么?姨母年前写给母亲的信、自己年后来河包县得到父母的默许,这一切,算什么。

    “是的,夫人,当时,觉得那丫头是个好的,灵机一动,就向杨大年提了,没想,他也高兴的应承了,只是考虑到孩子们还小,家全还有这么重要的考试,为了不影响他,这才没有正式提亲。”徐老板暗暗得意,看自己的眼光多好,不仅这儿媳挑得好,这亲家也不赖,以杨子森这么小的年龄就能考中举人,前途无量啊。

    “老爷,你真是糊涂了!”徐夫人气得脸发青,这杨家,就是小户农家,能攀上河包县大商户人家,当然满口应承。“我年前才给妹妹去了信,提了芳儿和家全的事,韩家也同意了,也考虑到家全还要进洛城赶考,说好过两年谈婚嫁,你悄无声息的订了杨家,这,这怎么办啊?”

    “爹订了杨家?”懵懂的徐家玉,偷听到父母的谈话,不懂也懂了,当下问着韩芳。

    韩芳眼里包着泪花,很想吼她一句:“你问我,我问谁去!”,小不忍则乱大谋,看看这两人怎么解决!朝徐家玉摇摇头,泪水却轻轻的滑落。

    “芳儿是个好姑娘,但是,我们徐家,小门商户,和韩家,是高攀了!”低娶媳妇高嫁女,别说自己相中了杨子千,就算没有,也不愿意娶韩家那样的官府大小姐为媳。

    “老爷,我不知道你当时是怎么想的,但是,芳儿,我认定了是徐家的媳妇。以前,家全只是个秀才,我还不敢给妹妹提;如今是举人,再往后,不说状元,但好歹也能有个官身。和韩家,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了,这样的儿媳,知根知底,你错过了,上哪儿找去!”徐夫人不说还好,一说就激动:“你道我这么早回来是为什么?你知道吗?你看好的那个丫头,根本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和一群下人喝酒吃饭,没规没矩,这样的人,怎么佩得上家全;又怎么在一群官宦贵妇圈中立足,这不是凭白让家全抬不起头吗?”

    “夫人,你太片面了,那孩子,不是扶不上墙,是大智若愚!”徐老板摇摇头,不赞同夫人的观点。“她的聪明,不比芳儿差;这些年,和杨家打交道,杨家一五一十,怎么起家,怎么发家,我都了解得清清楚楚了,她,当得起徐家长媳这一职责。”

    “这么说,老爷,你是认定了要家全娶她了?”徐夫人冷笑着问。

    “是的,况且,我已和杨大年订下了!”多年的生意做下来,徐老板坚持着自己的原则,他知道,一旦放弃,将是莫大的损失。

    “好,我也认定了芳儿!我要让家全娶她!”徐夫人寸步不让。

    “夫人!”徐老板以为自己说服了夫人,却不想,是这样的一句话。

    “表姐,别伤心了,爹都听娘的,看,娘认定你了呢!”徐家玉对自家的事,了解得一清二楚。

    韩芳摇头泪洒落。徐家玉就是个不动脑子的,但凡大户人家,小事女人说了算,大事得男人做主,这,根本就没有说解决的办法。

    “老爷,杨家这媳妇,我不喜欢,你订的,你去退吧!”徐夫人果断的向徐老板说道。

    “夫人,我岂能自食其言?”徐老板有些恼火,要不是顾着多年的情分,想着她及其娘家默默的支持,也犯不上这么低三下四,和颜悦色了,直接就拍板决定了。“夫人,韩家是你妹妹,这事还只是你们俩知道,你写封信回去给她说一下,说家全高攀不上!”

    “不可能!”徐夫人音量陡增“这不仅仅是家全一个人的婚事;这关系着徐韩两家的情谊;也决定着家玉的未来,你想要家全和家玉跟着你一样过最低贱的商户生活,但我不愿意再看着他们重蹈我的覆辙。没本事没能力也就没机会,眼下,什么都有了,却因着你一时的冲动要断送他们兄妹的大好前程,我办不到!”

    “那怎么办?”徐老板一个头两个大,娶一个背景好后台硬的女人,这就是最不好的例子,家全未来,也得如他一般窝囊!“总不至于,两个都娶吧?”

    两个都娶?谁大谁小?韩芳听了,心里就盘算开了,家里爹爹叔叔伯伯,都有几房小妾,依着自己韩家嫡小姐的身份,不可能当妾。如此,倒还好。但是,自己的独食,被人窥探了,终究不爽,更何况,还没进门,就有了妾!

    “娶两个也不是不可以,现在的人,谁家不是妻妾成群!”徐家人丁不旺,一个儿子,娶两个,不算多。“那就让杨家那丫头当妾吧!”

    “夫人,怎么能真娶两个?”本是气话,却不想,夫人竟然荒唐的同意的。谁家不是妻妾成群!自己不就没有吗?你真这么大度,赶明儿,我也纳一房如花似玉的进来?当然,徐老板想是这么想,嘴里却不敢说,只能无奈的反驳。

    “怎么不行了,家全将来是要入朝为官的,芳儿知书达礼,上得厅堂入得厨房;至于你说的那杨家丫头能干,让她管管杂物,经营你手上的这些产业,也是看得起她了!”徐夫人想得倒好,鱼和熊掌都兼得了。

    “难,以我对那丫头的了解,别说妾,就是平妻,怕都不同意!”徐老板叹了口气,这不是个解决办法!

    “平妻?她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嗯,同意就同意,要不同意,就当没提过这事!”徐夫人觉得自己已经这么大方了,杨家也别再得寸进尺了!

    平妻?韩芳苦笑,自己堂堂韩知府千金,和一个乡下丫头称姐道妹,平起平坐?不同意,不同意,表哥永远只能是表哥!不过,婆母是姨母,对自己来说,也是一大优势。

    “四姑娘,这是邱家送的;这是黄家那唤作五娘的单独送的;这是她带过来的庄户做的鞋子和绣的手帕;这是你哥哥杨子强送的、、、、、、、”春兰边取出东西,边向杨子千汇报着。

    “春兰,太太睡了吗?”相对于这些礼物,杨子千特别想知道,娘为什么同意收下徐家的重礼。

    “呵呵,太太当真沾不得酒,喝了你敬的那一杯后,脸就开始发红了。后来,徐夫人来了,奴婢看她都是强撑着应酬呢,这不,人一走,大家伙一散,她就浑身无力。刚才唤她喝了醒酒汤,这会儿,睡得正沉呢!”春兰笑着回禀。

    摇摇头,看来,只能得娘醒来再问了。

    “四姑娘,你看,这就是徐夫人送来的玉了!”春兰在洛城,也少见富贵妇人小姐,拿起这锦盒,也是分外小心。

    玉是好玉,就是做工糙了点。杨子千估计,这西宋的工匠,暂时也没现代制造水平吧。

    “大少奶奶,我看四姑娘收到徐家的礼后有点心事沉沉的样子!”夏雨抱着光远,跟在邱娟后面回房,轻声的说。

    “妹妹这人,最不愿意凭白拿人东西,娘让收下那贵重的礼,怕是中间有原因!”邱娟在杨家呆了一年多时间,家人的脾性,也就了解了。

    “呵呵,四姑娘收到姑娘小伙儿们的小玩意儿倒还高兴,一接到那东西,就像烫手般不安!”夏雨忍不住想笑,这杨家姑娘,真是个有趣的。

    走在她们身后的阿河,悄悄的摸了摸怀里那只雕好的木簪子,犯难的想着,别人的礼都送出去的,今天得找个机会也送个礼才成!

    “我们庄户人家,讲究的是礼轻情意重!”邱娟被人唤作大少奶奶,却依旧保持着庄户人家的朴实,没有装模作样,把自己整得三不像,也许,正因为她的这份淳朴,让和杨子千很是投契!

    “没道理,徐家如果诚心送这礼,早早的就该来了,而且,至少得坐下喝一口茶;不诚心,却偏偏送了这玩意儿来,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原因、、、、”这边,杨子千还在反反复复的看着玉佩自言自语。

    “杨子千你个乡下丫头,你出来!”

    邱娟和杨子千,几乎同时听到了门外的大喊声。

    “这声音听着怎么这么熟?谁这么没礼貌!”邱娟皱皱眉,向来不怕事的她快速的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

    “大嫂!”

    “妹妹!”

    二人相见相互招呼后同问:“门外是谁在喊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