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三十一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四姑娘明天生日,从杨子强那儿知道消息后,姑娘小伙子们都在想买东西礼物送给她。

    “我也不知道妹妹喜欢什么,照我说,不用送什么礼物,就一个心意就好!”杨子强有些后悔,无意中说漏了嘴,瞧瞧大伙儿心急得。

    “唉,要不,问问春兰吧,她跟在四姑娘身边,说不定知道一点!”

    “别瞎折腾了,听说,春兰去年腊月就跟了太太,而且,你我这两年,哪见四姑娘有特别喜欢什么呀?”

    要说四姑娘喜欢的,大概是钱吧。但,偏偏是自己这些人最缺的。

    “我决定了,我也没什么礼物送她,就这一辈子跟在她身边!”玲儿挥挥手,千金难买忠心,自己送的,也一定是她喜欢的。

    “噗”一声,众人笑着四下散去。

    “娘,不用这么焦心,妹妹那性子,你要真心待她好,明天过去了,有个心意就成,她就会很高兴!”下午,邱娟带着儿子回娘家,老爹去庄上忙活去了,娘操持家务,一听说明天是杨子千生日,这亲戚间,也该多走动走动,当下就为送什么而操心了。

    “你呀,亏你是个有福的,这小姑子能干又大度,看看你那粗枝大叶的样子,把人得罪了都不知道。”文氏点着女儿的头,笑骂道。

    呵呵,自己确实是有福的。邱娟骄傲回以老娘一个微笑。

    “奇怪了,满堂红今天来的人,怎么都像庄户人家?”贵子远远的站着,自从徐记生意日益好起来,自己也升为了掌事,不过,观察对面的满堂红情况是他最爱做的事。纳闷着,就慢慢的向这边走来。

    “呀,五娘,你怎么来了!”远远的,听见杨太太向着一个农妇喊道。

    “太太,我也是今天早上才听到邱大哥说今天是四姑娘十五岁的生日,这不,就急急的赶了过来。庄上那几家人想要过来,又丢不了手。”五娘将手上的一个包袱递给月娘道:“这里面,是年前大家伙儿给四姑娘做的鞋子、绣的手帕之类的小东西,本来想要年前送来的,因她回去的得早没机会。今天就让我一起带过来了。您是知道的,我们庄户人家,没什么值钱的,就是一个心意。”五娘有些羞涩,和杨家太太也就他家娶媳妇的时候说过几句话,也不知道,会不会嫌弃。

    “你有心了!”月娘接过,递给身旁的春兰,亲自上前扶了五娘进屋:“你呀,眼睛不好,可不能再做针线活了,你们的心意,我和四丫头都知道了!”

    “太太!”五娘哽咽,说起眼睛,就让她想起一家人在这些年的前前后后,遇到杨家这样的东家,是自己上辈子修来的福。看看,太太不仅没有嫌弃,还亲自来扶她,和四姑娘一样没有架子,果然是什么样的娘教什么样的女!

    “什么?杨家四姑娘今天十五岁生日?”徐老板听贵子说起时,都是中午过了,看店里日益稀少的食就知道了,这会儿,赶去送礼都有些晚了。但是,时候晚了些去总比不去的强,想想那丫头的身份,这么重要的事,自己家没有半分理由不表示。

    “老爷,这午饭都吃过了,你让我去杨家送礼?还得挑重礼送去?这、、、”徐记老店后院,徐夫人被自家男人心急火燎跑回来说了这么一件事愣住了。

    “是啊,夫人,快点,快点,再晚了就更不好了!”徐老板心急,自己动手在宝箱里翻腾,想要找一件上好的东西出来。

    “这、、、”徐夫人看人把箱子翻腾得不像样了,只得自己上前,拿起珠衩摇摇头放下;拿起发簪,花式太老,不合适;左一件不好,右一件有些肉痛“老爷,我说,那杨家,真这么重要?今天非去不可?”

    “重要,非常重要”徐老板在箱子最下层翻出一个盒子,打开,是一块玉佩,成色各方面还不错。这东西,算不上金贵,但在河包县,倒是数一数二的稀罕:“就这个!”

    “啊?这个?”徐夫人上前,夺下玉佩“不行,这是我出嫁时娘给我的,我还准备以后留给我儿媳的!”

    “好了,夫子,快,别多说了,送这个正合适,你快收拾一下,带着家玉那孩子一起去。”送儿媳,不正好吗。

    “家玉就算了,她在家陪韩芳呢,我去去就行了!”徐夫人无奈:“不过,回来后,给我说说这里面的由头!”如果家全上洛城考中了状元什么的,以后进了官场,比这好的玉佩还多的是,眼下,老爷看中了,要送就送吧。

    “行,行,行,回来,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解释!”几乎是连推带哄,徐老板终于将人送出了家门。

    “行,既然大家这么有心,为我的生日庆贺,这杯米酒,我喝就是了!”无论什么年代,只有年轻人才有共同语言,大家围着杨子千,说了各种祝福的话,最后起哄,要敬她的酒,非要她喝了那一杯不可。“不过,在此之前,我先敬我娘!”

    “这丫头,我哪会喝酒!”月娘看着递到自己面前一杯红红的酒,头一下就大了,嗔怪道。

    “女儿的生日,是您的难日!娘,您喝了吧,没事,这酒是米酒,没酒劲,好喝,大不了,下午醉了就在屋里睡一觉!”杨子千嬉皮笑脸,鼓动老娘。

    “太太,您就喝吧,看看,四姑娘多懂事,多孝顺!”五娘劝道,回首,看了一眼另一桌的梅子,她的女儿,也如四姑娘一般懂事孝顺!谁说生女不好,生女多有福气!

    “是啊,亲家,喝吧,没事,来,我也敬你,咱俩一起喝!”文氏是个性情中人,一高兴,端了一杯酒向月娘道。

    “娘!”邱娟简直看傻了眼,老娘也喝酒,可千万别醉了!

    月娘看了看文氏,又看了看四周,大家都鼓励着她。索性,一仰脖子,当喝开水一般,咕隆几声,当全下了肚。

    “太太好酒量!四姑娘,该你喝了!”大家伙儿一起大声叫嚷。

    “听听,这杨家、、、、”徐夫人还没到门口,听到里面的一片嘈杂,忍不住对身边的丫头道。

    “夫人,听老爷说,他们家是种地的、、、、”丫头轻声回答。

    也是,自己跟一个种地的计较个什么劲。老爷让来,自己把礼送了,也就算人情到了,话不投机半句多,等会儿走了就是了。

    “呵呵,四姑娘好酒量!”

    “四姑娘,我也敬你一杯!”

    “不行,四姑娘,你喝了罗大牛的酒,也得喝我敬的这杯酒!”

    、、、、、、

    “四姑娘,徐夫人来了!”

    被人吵得头昏眼花的杨子千,这会儿听到一句与酒无关的话,心里一愣,谁,谁来了?

    “徐夫人,快请坐!”月娘连忙起身招呼人。

    “杨夫人,看看我,这四姑娘生日,早该来了,可家里杂事多没抽得开身,这会儿才到,希望你们别介意!”徐夫人眼睛随意扫了一下,看到了在一堆下人堆中喝酒的杨子千,心里瘪了瘪嘴,烂泥扶不上墙,就算有点钱又怎么样,连规矩都不懂!

    “哪里哪里,您有心了!”月娘一上午接待了好几拔人,眼睛都望穿了,最后还是没有等到徐家来了。这会儿,终于看到人来了,心里也就稍感安慰。

    “对了,家里那些也上不了台面,就这玉佩,我看挺衬四姑娘的,你看看,喜不喜欢?”一个眼神,丫头捧着锦盒上前,送到了杨子千面前。

    “呀,徐夫人,这太贵重!这礼,子千可不敢收!”杨子千打开看时当下道。

    “四姑娘,可别跟我气,这东西,你一定得收下!”徐夫人心想,你还知道这东西贵重,看来,也不枉在县城里呆了几年。

    “丫头,既然徐夫人有心,你就收下吧!”月娘没看东西,心里想的是,不贵重,自己还不放心你嫁过去呢。

    “那就多谢徐夫人了!”杨子千不明白,一向不看重身外这物的老娘,怎么会同意自己收下这东西。“对了,春兰,快,添置碗筷,我去炒两个菜!”

    “不用忙乎了,这几天,我肠胃不适,你们慢慢吃,我呢,还有个侄女在家,我得赶紧回去照看着!”徐夫子是片刻功夫都不想呆在这儿了。看看这两三桌人,都是些什么人啊?与这些人同桌用饭,平白掉了自己的身价。

    话音刚落,人已抬脚往外走。

    “徐夫人?”月娘看人来,高兴,听说送重礼,兴奋,这会儿,心里,只余下酸楚了。这哪是看重送礼呀,这纯粹就是走过场,掩人耳目的一些应酬。心里苦笑一下,起身送。

    “您慢走!”母女俩将人送到门外,直到她们转弯,看不到人影,这才回屋。

    “唉!”月娘坐下,重重的叹息一声。

    经过刚才的一幕,众人心里都有些不自在,屏气静气,月娘的叹息声,让大家更是面面相觑。

    “娘,你叹什么气?”杨子千知道自己家老娘心里有疙瘩了,转而又招呼众人:“大家吃,别气,别讲礼,和刚才一样就好!”真是的,徐老板也不知道想些什么,派个高贵的夫人来让自己的生日宴会瞬间变了气氛!

    ------题外话------

    悲剧的竹枝昨天居然感冒了,晚上回来进行偏方治风寒,就没更新、、、、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