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三十章 冤家路窄-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娘,怎么啦?”杨子木担心的问道。

    吃着晚饭,月娘叹口气,突然停下碗筷,一家人面面相觑,连分桌吃饭的阿河和夏雨、春兰都相视看了一眼,屏气倾听。

    “过几天,老三和四丫头就十五了。老三还好,是男孩子,又去了府城;四丫头是女孩子,自古以来,及笄,是女孩子的一件大事,我听说,在大户人家,还要请有福气有脸面的人来做一套完整的礼仪。我们家,虽然说现在好过了,也没办法去兴那一套,至少,我得应该去县里看看她!”月娘再次叹气:“可是,眼下,开春了,这么多地要种,你离不开;家里又一直在修房子,你爹也走不了,让我一个小脚老太婆一个人走那么远,也没那本事!”

    “要不,娘,我陪你走一趟!”邱娟听完,心生一计:“光远快满一百天了,顺便,带他回去看看外公!”

    “不行,你和娘,再带一个奶娃,且不说山高路远,还有凶猛野兽,哪能成?”还没等杨大年月娘发表意见,杨子木就急急的反对了。

    “夏雨会点拳脚,让她跟着,还有春兰,不就行了!”邱娟想的是,家里男丁都忙,女子行动就好。

    “你呀!”杨子木哭笑不得,这一群妇女出门走险路,让他怎么放心。

    夏雨一惊,他在哪,自己就要在哪,可不能只给那群女人做了保镖。

    “要不,带上阿河,好歹有个男丁!”月娘倒觉得,这主意不错。

    “夏雨,你觉得怎么样?”杨大年父子相互看了看,这两女人想要去县城心急成这样了。问谁,还不如问当事人,没有金刚钻,哪敢揽玉器活,这夏雨要没把握,他们就不用劝说了。

    “回禀老爷,夏雨一定平安护送太太和大少奶奶到县城!”既然他也要去,自己还怕什么。夏雨起身回答。立了规矩的杨家,主仆虽然分了桌,饭菜却是一样的,本该在下人房里吃饭的他们,被杨大年一句:房子都没修完,也就没地方分得那么清楚,暂时就在堂屋里分桌吃即可。这会儿看来,主仆同堂屋,吩咐事儿也简单。

    “看看,这事,不就简单了!”月娘一高兴,端起碗筷,又开心的吃了起来。

    “呵呵,光远,娘带你去看外公,外婆了。外婆虽然走了不到一个月,娘想她了,你想没想啊?”邱娟侧身,逗着饭桌前摇篮里的儿子,兴奋的问。

    “呵呵,子林和四丫头他们正月十六就去码头了,子林还说,要试着多做些这摇篮来卖,也不知道成没成?”看了看一天一个样,两个多月大变样的宝贝大孙子,月娘笑道。

    这所谓的摇篮,可不是农家常见的竹篮子,是杨子林这些日子在家,由杨子千亲手设计制作的一张带木轮的可推的现代婴儿床。

    “娘,肯定成的!您看,这多方便,有孩子的人家,只要看一眼,就一定会买!”一直以来,自己被人夸作巧手,亲眼看着杨子林将一棵大树,一天天的砍推锯,一天天的变成了眼前省事省力的摇篮,那是英雄所见略同,惺惺相惜。

    “那孩子,就和他大哥一样,一个钻进地里,一个钻进了木堆里。看看,都十七了,也没个心思谈正事!”说起儿女,做事倒不操心,最操心的,还是个人婚姻,之所以想要去县里,还是想看看,口头订亲的徐家,会在女儿及笄这天,有什么表示没有!她的孩子,不想被人看轻了!

    “老天,娘,大嫂,你们怎么来了?天,春兰、夏雨,你们一行,还抱个奶娃?”夜幕时分,满堂红正是满坐时,在一旁坐镇的杨子千被人告知:太太来了!迎上前,却见着这一群娘子军,心里那个后怕!

    “还有阿河呢,怕什么!”月娘看女儿吃惊担忧的表情,欣慰的笑了。

    “阿河?”杨子千向后面望去,可不,远远的,还真有一个男丁。啧啧,自己是杨大胆,老娘也差不到哪儿去:两天一夜的山路,豺狼出没,都不怕被狼吃了!大嫂也可以,孩子还不满一百天,居然敢抱出来到处走,真不知道,在小关庙那一夜,是怎么折腾的。

    “四姑娘,太太和大少奶奶累了,还是先让她们洗漱了吃点东西,早点休息吧!”夏雨提醒道。

    “噢,看看,我一着急,这些事都给忘记了!”拍拍急晕的脑门,连忙吩咐了下去。

    “我怎么不来,后天是你十五岁的生日呢!”月娘被女儿掺扶着往屋里走,边走,边念叨:“以往,都是你给我们买首饰,这次,我和你大嫂要给你置办一些了,喜欢什么,告诉娘,娘明天就给你买去!”虽然花的是女儿挣来的钱,但, 这当娘的心是这样想的。

    “娘,我不喜欢那些东西!”没有一样看得上眼,再说,金银在她的眼里,都没意思,又不是暴发户,非要整得双手亮晃晃的。真要首饰,买点玉的还不错,可惜,小小的河包县,目前为止,她也没看到有精品。

    “你这孩子!”月娘忍不住摇头感叹,挣钱爱财的四丫头,告诉她,自己不爱金银首饰,这让她怎么理解!把好的给家人,却对自己舍不得!

    “娘,我还是第一次来银楼呢!”邱娟扶着月娘进门,自嘲的笑道。

    “我也是上次你们成婚前和四丫头来过,也分不清什么好坏!”月娘拍拍儿媳的手,示意她别紧张,其实,也在给自己打气。

    春兰抱着孩子跟在二人身后,再后面,是夏雨和阿河。

    这一行人,穿着打扮,不像有钱人,却学着有钱人,唤奴唤婢?小二实在眼拙,看不出个所以然,决定再冷眼旁观一下,看他们选什么再说吧,省得费了口舌,白忙活一阵。

    “呀,娘,你看,这耳环,这手镯,和您给我的一样,天,这么贵?”邱娟看着盒子里摆放的样品,两百两银子,惊呼不已。

    “呵呵,是一样,我也不知道值这个价,当初四丫头还说没要钱来着,都不知道,这孩子,和这掌柜的,有什么交情!”月娘心里也纳闷,想起了上次遇着徐家母女的事,还有些耿耿于怀。

    和掌柜的有交情,你怎么不攀扯和东家有交情更高档大气上档次?小二瘪瘪嘴,拿了自家银楼的新品,没花钱,这牛皮吹得,都可以上天了!看来,一定不是什么好人家!或许,还是骗子!对,一定是!小二为自己的警醒暗暗得意!

    转了一个遍,除了儿媳妇已经有的那些样式外,这银楼,还真没有什么新品。难怪,四丫头说不喜欢,唉,想要买一件让她高兴的首饰都这么难。

    “春兰,你跟你家四姑娘这么久,你觉得,她会喜欢哪一样?”婆媳俩看了半天,也拿不定主意要买什么,急病乱投医,干脆问起了身后的春兰。

    “回太太,奴婢没见过四姑娘戴首饰,真不知道她喜欢哪一样!”春兰恭敬的回答。

    月娘和邱娟,相视苦笑!

    “表姐,你看吧,娘非要让你来这儿,你看看,这儿哪有什么新品啊!”身后,传来一阵嫌弃声。

    月娘不用回头,都知道,那是谁,真是冤家路窄,这徐家的小姐,月娘摇头。

    “姨母也是好心,看我今年来了几天没出门,让你陪我出来散散心,也不一定真要买!”韩芳笑笑,小声回答。

    “哟,二位小姐,这边看,这边请,这是我们银楼的新品,不说别的,在河包县,保证没有二家!”小二看着两位小姐带着丫头进了门,精神百倍,听了两位的对话,又有些失望,不过,没有吆喝,就没有买卖不是!

    “咦,这东西,很眼熟!”韩芳随着小二的指点,看向那所谓的精品,耳环和手镯,是曾相识。

    “嗯,我好像也在哪儿见过!”徐家玉歪着脑袋想了想:“噢,想起来,上次,你记得不,表姐,上次,我和娘还有你一起来银楼,就是在杨家那乡下丫头母女手上见过的那几样!”

    乡下丫头母女!这就是徐家对自己和四丫头的眼中的样子?月娘听了,忍不住内心一阵悲凉,哪怕女儿再能干,杨家再有钱,在别人眼里,也是乡下丫头,那这乡下丫头,又怎么能高攀得上徐家。这门亲,大年真是订得太草率了!

    “家玉,小声点!”听得徐家玉大大咧咧的说话,韩芳皱眉不已,带着这个鲁莽自以为是的表妹出门,她总是担心吊胆,真怕自己也被人看扁了。

    “怕什么,表姐?她本来就是乡下丫头,都不知道,爹怎么会这么看重她。还有,大哥对她,也是极力赞扬”。

    “表哥也说她好?”韩芳听这话,有些吃味了,却故作淡定的问。

    “是啊,都不知道她哪儿好了?论漂亮,没有你一半;论家世,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琴棋书画,没一样精通!”徐家玉满不在乎,一一比较。

    自己的人,再不好,也不容别人诋毁,月娘听了,有些生气“娟儿,我们走吧!”

    “娘,怎么啦,好好的,怎么不看了?”出了门,邱娟小声问道。

    “听到那两个小姐说的话了吗?她们说的杨家乡下丫头,是说四丫头呢?”月娘生气,心里憋着不舒服,媳妇一问,就说了。

    “啊,她们怎么能这样说妹妹?”邱娟听了,也是一脸愤怒。“她们是谁,认识妹妹?”

    “徐家的小姐!”为女儿买礼物,没买到合心的不说,还窝了一肚子火,这徐家、、、、“她们说得也对,你妹妹是不如她们!”

    “那是她们不知道妹妹的好!”邱娟大声的说。

    是的,她们不知道她的好!阿河走在最后,在心里附和。

    ------题外话------

    假期耍玩了,亲们,收心,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