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二十九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有声小说

    “属下风起,是皇上在大皇子出生起就派给大皇子的暗卫!”蒙面人跪下拜见。

    “谢谢你,谢谢你!”主子语无伦次“轩儿,我的轩儿!”失而复得,忠仆母子用命换了轩儿,风起护送了轩儿,她感动和激动,“不行,不行,你得走,快,你是风起是吧,快,快带他离开,走,走得远远的,天涯海角,为农也为,为仆也罢,只别呆在这高墙内!”为母则强,主子一下清醒过来,想明白了许多,看着蒙面男子,居然跪拜“风起,我把轩儿交给你了,请帮我照看到他长大成人!我不找,你们不现!”

    “主子快快请起,属下立马带小主子走,只是,往后,凭何相认?”蒙面人一惊,连忙问道。从接受命令以来,就和皇上的暗卫组织再无瓜葛,此生,只忠于小主子大皇子。皇家恩怨,不是他等小人可以猜测瞎说的,但,起起落落,谁主沉浮,没到最后,谁也说不清楚。

    “凭什么?”主子上下摸索,没了贵妃的头衔,贵重首饰一并没了。进得院来,衣服首饰,全给收了去,没金没银,没凭没据了。

    “主子,我这儿有一个玉兰簪!”阿可上前,从头上摘下自进林府天天戴在头上的木簪子,那是娘亲临终时给她的。

    “啪!”蒙面人接过,一分为二,递了半截给主子,揣了半截,上前,点了小主子穴,挟在掖下,闪身而出。

    “轩儿!”主子望着门外漆黑的夜,小声惊呼,一头栽倒在地。

    阿可奋力将人抱到床上,这一觉,主子睡了两天两夜,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抚摸这个木簪。

    春去冬来,年复一年,主子吃斋念佛,比以往更沉闷,哪怕面对昔日陪伴她的忠仆,和阿可一天也可能说不到一句话。

    苦命的主子!

    阿可整理好床被,摸了摸,还好,不算潮。

    “娘娘,您早点歇息吧!”阿可准备退下,最后,还是忍不住道:“娘娘,您就搬去昭阳殿吧,这儿太潮了,您身体可受不了,不为别的,为了大皇子,您也得保重身体啊!”

    回答她的,依旧是沉默。

    叹息,摇头,退下。

    阿可期盼着,林府能早一些时候找到大皇子,主子就少受一些煎熬。

    “阿河哥,你怎么啦?”睡得正香,感觉身边的人有异动,习武的阿海警觉性高,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坐起,点亮了油灯,摇着喊着。

    “唔!”一声闷哼,阿河艰难的睁开眼,用陌生的眼睛打量四周,闭了一会儿眼,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摇头,示意自己无事。

    “八成又是做噩梦了!”阿海同情的看着这个据说比自己大的哑巴,可怜的人夜里经常这样,都不知道,在以前的人家,受过多少罪,挨过多少打。“阿河哥,别怕,我们现在是在杨家,杨家心好,再也不会挨打挨饿了。我是决定了,以后就在杨家住一辈子了,赶我我也不走了。”

    住一辈子吗?阿河在心里想到,如果可以,他也想。

    只是,夜里,梦里,那哭喊声震天的林府;路上在他眼前倒下的奶娘母子;宫里,毫无生机的母妃,总是交替着出现。

    他最后,愚蠢的无法记起自己是怎么离开母妃的,只知道,醒来时,天已大亮。那个黑衣男子,自称风起的告诉他,从此,他们二人要相依为命,浪迹天涯。他除了一身武功,什么也不会,意味着,二人生存都存问题。

    听他说,这儿离洛城,已有两百里远,为了避免有人追踪,二人不停的变化穿着打扮,饱一顿饥一顿。

    在一个街头,看人头上插稻草,好奇的问是什么意思,被告知,是卖身。

    为民,哪怕为奴,也比呆在宫里强。

    卖身吧!

    小小年纪,居然向风起提出。

    “卖你还是卖我?”风起大骇!自己卖了身,怎么伺侯主子。

    “卖我!你武艺高,卖一家,再将我带走,换一家再卖!”深宫中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一招叫仙人跳。

    “属下不敢!”要不是在大街上,风起就要跪下了。

    “听着,我是主子,听我的。再有,从此,我不再是慕容轩,你们习武之人,都擅长点穴,将我的哑穴点了,世间再无大皇子,只有一个哑巴奴才!”只有对自己狠,才能活出来。没有钱,没有权,先活命要紧。

    “属下多有得罪!”风起沉默半刻,手一伸,慕容轩再也无法发声。

    笨拙的风起,根本不知道怎么卖人,转悠了半天,随便挑了一个人牙子,狠心将少主拉到他面前,人牙子以为捡了便宜,写了卖身契,准备付二两银子时,风起一怒,直接将他手上的十两银子拿了,转身就消失了。

    十两银子买一个哑巴奴仆,没有哪一个人牙子愿意,加倍的重责,加倍惩罚,让这个从未做过半点事情的孩子来承担。

    第一个夜里,夜深人静,风起点了所有孩童的睡穴,劝少主,放弃这个打算。

    摇头,他决定了的事,无人能改。

    “只要你不暴露行踪,就再不会有人会在奴仆中找到曾经的大皇子!”慕容轩咬牙忍着身上的伤痛:“只要没有生命危险,你大可不必现身。若你的银子用完了,就再把我换一家即可!”

    “主子!”风起掏出身上的伤药,涂抹着,纵然毫无感情的七尺男儿,也鼻子发酸。

    “去吧,照我的吩咐!”挥挥身,无所畏惧。

    风起再次点了他的哑穴,含泪离开。

    现在想来,风起应该是很节约了,那些年,三五个月的,他才出现一次,换一个人牙子。

    路遇杨子千的那一次,是他最想反抗的一次。

    尽管风起有办法让他毫不受伤的离开,但,他拒绝了,当久了奴仆,对逃跑,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征服*。

    说来奇怪,自从跟了杨家,风起再没出现过。但,他知道,这人,应该就在身边,因为,回杨家的那身伤,也离不了他的药膏。这个神出鬼没的人,现在,靠什么生活?

    杨家人心善,他也是深有体会。

    那些年,穷得只够填饱肚子,也没有饿着他这个奴仆。

    日子好过了,月娘为儿女们添置衣裳,从没有将他例外。

    有时候,他觉得,与其做高墙内人人算计的皇子,不如做一介农民的孩子。

    这个家,团结,努力,平淡却幸福。

    是了,这一切,都与她离不开,那个聪明的四姑娘。

    随着杨家家业的兴起,觉得,自己也越来越不安全。

    洛城来的孙老爷一行人,让他避而远之。宁愿回寨子耕种,也不愿意再去繁华人杂的城市。

    眼下,还有一个奇奇怪怪的夏雨,总爱在他身后打转。他能感觉得到,这人,不是少女对男人的爱慕,却有一种敬畏,自己山野下人一个,怎么也轮不到她来敬畏,除非、、、、、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梦醒时,阿河有那么一段时间,回不过神,他,到底是哑巴奴仆阿河,还是梦中深宫里的大皇子。

    好遥远的人和事,好清晰的梦!

    手,伸进贴身的衣兜,那里,揣着半截玉兰簪子,清楚的提醒他,是真的,梦是真的,人也是真的,如果有一天,能堂堂正正的和母妃相见,自己的肩负的责任,也是真实不容推卸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神圣庄严的宫殿里,兄弟手足,居然是如此诠释!

    “阿河哥,我决定这辈子跟着三少爷了,你呢,真打算一直跟着大少爷?嗯,要不,你跟着四姑娘吧,我看,这个家,最有出息的,除了三少爷,就数四姑娘了。”看阿河沉思不语,阿海挠挠头,又道:“其实,四姑娘可能才是最有出息的,只可惜,是个女子,要出嫁,唉,你跟了他也不好,他出嫁,你就得做陪嫁奴仆,谁知道,嫁的是怎么样的人家,那家人对下人好不好,心善不善。唉,算了,你还是跟着大少爷好,至少,未来,大少爷可是杨家家主!”

    她,出嫁!

    这样的女子,倔强坚强,嫁了凡夫俗子,实在浪费!

    嫁谁?皇子*子弟?

    阿河苦笑摇头,知道她的好的,也只有自己而已。

    自己,是奴仆,配不上她;但,如果,如果有朝一日,得以翻身呢?

    第一次,阿河听到了自己心跳得那么厉害!

    这是怎么啦?

    饱暖思**,阿河在心里自责。

    可是,这样的念头一起,就再也没有磨灭过。

    从此,四姑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在某人的心里,都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听说她二月十六及笄,从此,还真要成别人的人了。

    想要送点什么礼物给她!

    阿河为自己的想法吃惊!

    能给她的,只有自己的心,银钱,她不在乎。

    思念母妃摸着怀里的木簪子,突然心血来潮,什么时候,也给她雕一支玉兰木簪!

    半截木簪,牵挂着那头的母妃;一只木簪,自己全部的深情。偷偷无人时,他总会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刀,轻轻的雕琢。跟着洛城来的雕刻大师学了好几个月,还真不是白学的!

    ------题外话------

    竹枝看到亲们的月票,评价票了,感谢感谢!还有催更票,对加更无能为力表示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