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二十七章 耿耿于怀-农门家主之四姑娘下载

    打着各种名义旗号前来河湾杨家的人越来越多,亲与不亲,熟与不熟的人都来了。

    李家老爷卧病在床,兄弟几人商量时,也没避着他,口水流了一长串,哇啦啦说些话,下面的几兄弟没人能听得懂。最后得的结论是:杨家是和李家结了仇了,哪怕低三下气去说投田也等于白说。所以说,莫欺少年穷,谁知道哪一天别人就会翻身把歌唱呢!

    李家不能投田,捐税照交不说,眼下,听到的消息是,明年,将会有好些人家不再佃田。意味着,自己家将会再次回收几十亩地。请长年,比不过杨家的短工钱,已经不好请了,自己种又种不了,田多,反而成了李家的累赘。

    且不说李家,其他准备来投田的人家,也被一一拒绝。

    关于这一点,杨家人商量的结果是:只收几家人的,如若买地后的夫子、杨大富,再或许罗虎王三郑和尚这几家,其他的,一概不应。

    再有,就是上门提前的媒婆更是一天两三个,有给杨子林提前的,有给举人提亲的,还有给杨子千提亲的。

    “唉,说的这些人家,也可能会有一两个好的,但是,还真不好筛选!”夜里,月娘揉着额头叹气。以前,家穷,怕儿子们娶不道媳妇,如今,有钱有点势了,又怕娶不到好媳妇。

    “照我说,都别急,儿女自有儿女福,姻缘天注定。”当了老爷的杨大年,真是一副老爷派头,半点不心焦,还宽慰着月娘。

    “你这会儿知道喊我不急了,当初为什么要急吼吼的应下徐家的那门亲事。我看着子美遭的那些罪,就担心子千去徐家也不受待见!”月娘白了杨大年一眼,忧心不已。

    “四丫头才不会像子美那样任人欺负!”本已躺下的杨大年一听,猛的起身道:“那徐家敢虐待子千,老子立马给他和离!”

    “行了,行了,你呀,还没正式订亲,就和离和离的,也不忌讳,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月娘对杨大年私下应承一直耿耿于怀:“翻年丫头就十五了,徐家真要有心,也该来媒人正式订亲了,唉,还不知道,四丫头心里是咋想的?”

    “唉,儿大女成人了,月娘,我咋觉得自己真老了呢!”说起儿女亲事,杨大年伤感道:“一定是他们天天老爷老爷的叫,被人给叫老了!”

    “你呀,还没老,年轻着呢!”月娘难得看人伤感,又不忍心,哭笑不得,安慰着他。

    “年轻呀,年轻就做点年轻的事!”杨大年一把拉过月娘道。

    “老不正经、、、”月娘羞骂。

    腊月里,天气是寒冷的,人心却是激动的。眼看着,又要过年了。这些年,好过一些的李家寨子佃农们,都有精力准备年货了。有钱的买点肉,没钱的,也能凑和着过一个饱年饱节了。

    “知道不,昨天看到杨子强他们几个回来了,还带回好些年货!”

    “是啊,没想到,王三家的大丫,居然也能挣钱,看看,我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在地里刨食,还当不了一个丫头挣的多!”

    “当不了,当不了,不说别的,单看她身上穿的衣服,你家媳妇跟了你这么些年,也没穿这么光鲜过吧!”

    “你就别洗涮我了,谁不知道,前些年填不饱肚子,这两年种了两季才能应付,哪有钱去添衣服噢!”

    “是啊,前些年,家家都穷,才短短两三年时间,看看,无论是罗虎,还是王三,哪怕是在寨子里帮杨老二家种地的郑和尚,过的日子,都比你我强!”

    “嗯,我反正是决定了,明年也不佃地了,去帮杨家了!”

    “也不知道,他家还要不要人手!”

    “怎么不要,你看,房子一直在修,照我说,明年一年可能都修不完;地也在开垦,还有后山那么宽,也不知道要打造成什么,不说长年,至少短工用得也不少。再不济,卖身当个下人也行!”

    “呵呵,你还舍得下本钱呢,卖身当下人,我可不干!”

    “下人怎么啦?你不看看是谁家的下人,同是下人,李家的,比那杨家的,不说八年十年,三五年后就能见分晓,差别可就大了去了!”

    “说得也是噢!”

    、、、、、、

    “娟儿啊,这些日子在杨家,我算是看明白了,你爹说得没错,你进了杨家,是掉进了福窝了!”文氏坐在床头,拉着女儿的手:“眼下,就要过年了,你这边,我也放心了,明天我就准备回去了!”

    “娘,可不行,子木说了,让您在这儿过完大年再走,这山高路远,还有饿狼,一两个人走不放心,眼下,也派不出人手来送您,您就多陪陪我吧!”邱娟这个月子,孩子不用她操心,吃食上好,还有夏雨伺侯,还没满月,人已精神百倍,红光满面,丰腴不少。当了娘的人,还依旧在拉着娘亲的手撒娇。

    “傻孩子,哪有在女婿家过年的!”文氏嗔怪。

    “娘,四妹说了,这些规矩都是人定的,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咱杨家,不讲究那些!”关于这个问题,当时邱娟就不好意思的说了,结果被杨子千一句话就打发了。邱娟觉得,四妹妹说的话,比规矩还管用。

    “你那个四妹呀,要个人来比!”文氏点头,那丫头,不简单!说不讲究,有时候却一板一眼,比大户人家的规矩还多;说讲究,做出来的事,却总是让人心暖暖的。当下,文氏不再多说,也就安安心心的呆在杨家了。

    有钱没钱,总要过年!

    无论是在偏僻的李家寨子,还是在繁华的洛城,人们都在忙乎着同一件事:过年。

    “总算把年礼送进去了!”孙浩坐在自己的书房里,叹一口气,提笔写加急信件。

    义兄父子在前线一直处于平稳状态,三五场小战斗,胜负各半,也无关大雅。但他交待送东西进宫,虽然打着林家的旗号,因没有了往日的辉煌,孙浩这边也是塞了不少的好处,这才得到确切消息,一定会想办法摆在天子眼前。

    “皇上,该用膳了!”年底,皇上头痛的事不少,眼下,前方战事未停;朝堂各种纷争不断;跟前伺侯的人,都十二分的小心。看他合上奏折闭目沉思良久,承恩大总管在干孙子急得直擦汗的乞求下,小声劝说。

    闭目,摇头挥手。

    承恩向周围站着的众人挥人,悄无声息,鱼贯而出。

    “承恩,风云可有消息回来!”略为沙哑的声音,出卖了他的疲惫。

    “皇上,您上午才问过,风云那边,暂时没有动静!”承恩在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看看,不仅公事,私事也让他焦心呢。人人都想坐那把椅子,其实,旁观者清,坐在那把椅子上的人,力不从心的时候太多了,比常人累千百倍不止。“请恕奴才多嘴,再忙再累,也得用膳,您身子骨重要!”

    “行了,传吧!”睁开眼,无奈的摇头:“都说那孩子命大!你说,当年倒下的,是他吗?”

    “皇上,吉人自有天相,大皇子聪慧过人,奴才听说,林家这些年一直在打探消息,林家都没有放弃,就证明,他肯定在,或许,风云那边,有些眉目了也说不准!”

    二人一前一后,一问一答,小声说话间,那边小太监已铺排开了。

    看着布置出来的桌面,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要不是干爷爷也默许了,别说千两银票,就是万两,他也不敢把自己的这条小命给卖了!不过,这样摆开,确实好看,也不知道,那位,会不会喜欢?

    “皇上,请您移驾,奴才侍侯您用膳!”承恩再次轻言。对于这次的事,他心里也是没有太大把握的,谁让他曾欠林贵妃,不,是这以后的林美人,又或者,是林将军出征后升为林昭容的那位一个救命之恩呢。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既然如此,冒点风险,还一个人情,也是值得的。

    脚步,停在了五步之外,仔细观察,点头。

    这就好!得到了首肯,承恩心里有点谱了。

    坐定,还在观看桌中央的荷花。

    好兆头!

    “皇上,您先偿一口御膳房新制的菜品,看合不合胃!”承恩上前,在桌下面轻轻的带动一下,让桌子转动,将那盏看着鲜嫩的菜肴转到了自己面前,挟了一筷子,轻轻的放进了那个碗里。

    “承恩,你?”一直注视着荷花,不曾想,整桌菜都在转动,心下大骇,以为自己头昏眼花,再看承恩挟菜,似乎并没有晃动,难不成,这老小子,练成了什么新式武功不成?

    “皇上,奴才在呢,想吃哪样?”承恩知道,成功引起他的注意了,能注意到,就有意外,但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吓。

    “这桌子?”指着桌子,隐隐的,还有一种香味。

    “回禀皇上,这桌子,听说是今年某家的贡礼,送礼人说看着普通,用起来方便。小子们就试了试,果然觉得新颖,争相竞说,奴才听说了,这才同意摆上来!”承恩决定,一人做事一人当,自己先一肩扛了,免得那群干儿干孙子受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