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二十六章 乐不可吱-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小说

    “这粗茶淡饭的,杨太太怕是吃不惯!”要说谁变得最快,恐怕就这唤作幺婆的女人,不知是嫉妒还是羡慕,搭讪道。

    “呵呵,您老叫我月娘即可,我没那些讲究”月娘笑道:“对了,向您打听个事儿?”

    “你说,但凡是这方圆几里连带着镇上的事,老婆子没有不清楚的!”女人八卦,家长里短,哪怕是隐私,也有纸包不住火的。

    “您老可知,哪家有妇人新产?”月娘问道。

    “这个呀”女人皱眉:“除了咱家子美,还有、、、、对了,大竹林旁边的祝家、还有双燕子的牛家,嗯,好像就是这两家,你是?”

    “是这样,子美这孩子生产受了罪,现在没奶水,听亲家说这两天一直在喂米汤,这样下去怕是不行,不如,你们想办法去讨点奶水,等子美身子好转有奶水就好了!”月娘知道,在子美房里和宋氏都快撕破脸皮了,趁这会儿,直接向蒋家老一辈人提要求更实在。

    “这好办,饭后就让大儿媳妇抱着孩子走一趟!”没有奶水,讨百家奶也是乡下常有的事,女人随口应承。心里也在暗骂宋氏,一直抠门,媳妇生产都不请个稳婆,眼下,杨家也不是一个好欺负的,看看,这样的事还要外人来提醒。

    “这样就多谢幺婆了,我还真怕晚些时候只好抱回杨家去请奶娘呢!”王花儿一看事情解决了,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但,那股气还是没顺出来。

    “哪能抱回杨家请奶娘?哪有这理!”女人看了王花儿一眼:“蒋家虽穷,但,也不至于去讨口奶水都办不到吧。那牛家,是佃户人家,家底子薄,等会儿,舀些米拿几个蛋,去换口奶水,怕是要乐坏了!”

    “这样最好,亲家上午还在说让我抱回去呢!”王花儿看向对面坐的宋氏,讥笑道。

    “老大媳妇?你这玩笑开得,看看,你亲家都当真了!”女人听到这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瞪了宋氏一眼,责怪道。

    “呵呵,既然是玩笑,说过就当风吹过,当不得真!”月娘看宋氏脸红也不敢开口,借坡下驴道:“只是子美这儿,郎中开的调理的药,可不能断了!”

    “有病冶病,当然不能断药!”女人唯恐宋氏再说出什么不好的话,当下接口。

    “幺娘,你不知道,那药一副就得二两银子,还得吃好几个月!”宋氏气恼,这费用又不能从公中走,你站着说话不腰疼。

    “老大媳妇,你怎么就不懂呢,这钱重要,还是人重要?”女人急道:“晚些时候,你给当家人说说,看他们咋说你!”钱肯定是最重要的,至于人嘛,要因人而异,眼下,你那躺在床上的媳妇还真重要了,有了她,就能跟杨家打好关系,打好了关系,蒋家的田产就能投在杨家名下,就能不交捐税,一年得省多少银两,自己一个妇道人家都能算得清楚的,想必,当家人更能算计!当下,使劲眨眼,还瞪了宋氏一眼。

    “是,幺娘说得对,媳妇错了!”宋氏没能明白,但,幺叔是长期在外跑的人,幺娘也是人精一个,既然她这样说,指不定,这药钱,还真能从公中走,不用自己掏钱,也就无所谓。

    王花儿嘴里嚼得无味,戏却看了个明白。

    人与人不同,花儿各样红。自己说的话,和月娘说的话,果然效果不一样啊。

    感激的看了月娘一眼。

    “大嫂,家里还有事,饭后我就先回去了,你看,你是在这儿陪子美几天,还是今天一起回去?”月娘点头,告诉王花儿放心,蒋家再不敢怠慢子美和孩子了。

    “回去告诉你大哥,我再陪子美几天,缓过来再回去!”王花儿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不放心。

    “好!”月娘也放心了。难怪人人都想当官,老三才是举人而已,这地位一变,人情也就变了。

    “好,就从公中出!”蒋家当家人,听完宋氏汇报,满口答应“老大媳妇,不是我说你,你的眼光太短浅了,你那媳妇儿,真伤了身没了生养,往后纳一个小的回来就是了,你不给看病,不给药吃,是想折腾没了?你看看,幸好还来得及,人真要没了,这杨家,好好的一门亲,就被你毁了不说,还怕要惹上官司!”

    “我?”宋氏喃喃,心里不服,但,到底不敢开口。以前,从没人说雄儿结这门亲好,今天风向倒变了,连当家人都说这门亲好了。真好?

    “说起那杨家,我去看过房子屋基!”蒋半仙听完当家人的训斥,慢慢开口道:“听说,那些地,都是他们买的。我给你说,幸好我去看过,要不然,那家人,怕是你我这些人永远都得罪不起的!”

    “有这么好?”当家人一愣,懂行的知道,出人才,得有好屋基,好风水。

    “是啊,我动了手脚,要不然,小小的李家寨子,是关不住杨家的!”看无关的人都出去了,蒋半仙与当家人轻声低语。

    “你自小承了爷爷的衣钵,当然知道,这种事尽不得力!”当家人点头赞同。

    “嗯,爷爷说过,师门祖训,天机不可泄露,看地不能看准了,富了别家,自己最后落得双眼成瞎子!”蒋半仙后怕道:“真不知道,杨家是天助还是什么,那杨老二,自己选的大门位置,正好是准点,你不知道,当时,我是吓出了一身冷汗,一番计较,才让他改了位置!”

    “是要出文官?”当家人疑惑的问道:“这举人都出了,出个文官倒不足为奇了?”

    摇头,不语。

    “那不可能是龙脉!?”说这话,当家人自己都吓了一跳,有龙脉,灵验了,是改朝换代,杨家,不可能吧!

    “不是,不是!”听当家人越分析,蒋半仙越摇头,也禁不住问,这个秘密自己又不想再一个人担着:“是凤星所在!”

    “凤星!”蒋家当家人,嘴也合不拢了。大山里,还能飞出金凤凰!

    “杨老二家,还有女儿?”有一个举人儿子,还能出凤凰?

    “听蒋雄说,有两个,一个,明年及笈,一个,才七八岁!”蒋半仙早已打听清楚了这家人的情况。

    “那依你看,是哪一个有这命?”当家人盘算着,杨家得势,自己家,也能飞黄腾达了。

    “呵呵,不管哪一个,都没这命了,我改了!”蒋半仙看当家人着了道,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

    “是啊,看我,还真着了道了!”当家人回过神,叹息一声:“唉,也怪可惜的!”

    可惜什么,可惜杨家出不了凤凰,还是可惜蒋家搭不上这艘富贵的船。蒋半仙一想到,如果杨家出了人才,他后半辈子就要在黑暗中渡这,就觉得,再不可惜。

    “不管怎么说,杨家这门亲,让老大媳妇好好给我维系好了,可别毁了!”当家人从婉惜中回神道。

    “嗯,我也觉得,有那个必要!”蒋半仙点头,杨家老二那里,有空,自己还去看看,不看,心里不踏实。

    “岂有此理!”月娘回家,当着杨大富的面,一五一十的将情况说了,杨大富气得从坐位上站了起来:“看看,看看,我就说那蒋家不好,你大嫂偏不听,现在,把个子美往火坑里推!”

    “养个奶娘算什么,养子美姐都不怕,大伯,爹,娘,我们把子美姐接回来吧,和蒋家和离了算了!”杨子森年轻气盛,开口道。

    杨子千想着,要是杨子美愿意,这样最好不过!要不然,又一个罗氏出现了。

    “这孩子,净添乱!”月娘拍了小三子肩膀笑骂:“日子是你子美姐在过,她都没这样的想法,你在这儿干着急有什么用!”

    “那最后怎么办了?”杨子千看月娘还有心思笑骂,事情肯定有所回转,急急问道。

    “后来呀!”月娘回首,看了怒火中烧的小三一眼道:“吃饭时,无意中,知道小三子中了举人,那一家大小的态度一下就变了。我就顺着提了要求,孩子吃奶和你子美姐的药钱的事就解决了!”

    “蒋家变脸,比翻书还快!”杨子千忍不住讥讽道。

    “呵呵,都说三月天,孩儿脸,说变就变,四丫头这话说得,翻书,嗯,是变得更快!”杨大年听了,呵呵大笑。

    “唉!”杨大富长长叹息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子森呀,幸好有你争气,要不然,你子美姐这辈子,怕是出不了头了!”

    可不是,一人得道,鸡犬*,杨子千在心里暗笑。

    “好,我一定要好好读书,考个状元,我的兄弟姐妹,无人再敢欺!”一个小小的举人,都有这样的好处,杨子森倍感鼓舞,重重发誓。

    杨大富杨大年兄弟听闻,自然是乐不可吱。

    杨子千看杨子森意气风发的样子,自然不好打击他。在这样一个皇权至上的时代,状元又如何?

    从蒋家回来的王花儿,对老二一家,自然是感激不尽。从此,比对亲娘老子还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