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二十五章 惊慌失措-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完结篇

    “二婶、、、”低唤一声,杨子美泪不能自抑。

    “傻孩子,快别伤心了,咱好好养,养好就成了!”月娘上前,轻声安慰道。

    “哟,真醒了?”宋氏端了一大碗黄黄的鸡汤进门,皮笑肉不笑:“快来喝汤,喝了就喂孩子,那丫头,声音都哭哑了,这一天一夜净喂了米汤!”

    “孩子,我的孩子!”子美听说孩子哭,这才想起自己受了这遭罪是因为当了娘。“我吃不下,我先喂孩子!”

    “行,行,我这就给你抱去!”宋氏将碗放在床边的凳子上,转身就走出房间,走了几步,又停下来,折身悄悄回来偷听。这媳妇儿,可曾向娘家人说了什么!

    “子美,来,吃点吧,你不吃,哪来奶水!”看着虚弱的女儿,王花儿忍着泪说。

    “娘,我后悔了,我后悔没听爹的话、、、、”杨子美声音低沉,宋氏尖着耳朵也没办法听清。

    “是娘害了你!”王花儿哽咽不已。

    后悔什么?怎么害了?

    宋氏听了半天,也没弄明白,不得已,只好去抱孩子过来。那小丫头,能不能养活也不一定呢,丢给她去折腾吧。

    婴儿抱来,果然,哭都哭不出来了。

    月娘第一眼见着婴儿时,倒吸了口冷气,和自家孙子同一天出生,可是天上地下的差别,这样子,能养活?

    杨子美强撑着坐起来,将孩子接过抱在怀里,小婴儿好像闻到了味道,使劲的拱着杨子美的胸前。她撩起衣服,将**放进了孩子的嘴里,孩子吮了几下,吐掉**,又开始嘶哑着声间哭泣。

    “怎么啦,娘,这是怎么啦?”杨子美惊慌失措,问着王花儿。

    “能怎么,还不是你没有奶水,真不知道,长这么大干什么,是长得好看的吗?”宋氏瘪瘪嘴,不屑的说道。

    “亲家,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初生孩子的人,一是奶水不足;二是奶水不通,再则,子美受了这么大的罪,没有奶水也正常。这孩子也不能净吃米汤,你们得想办法去找奶给她吃啊!”月娘看王花儿气得满脸通红,忍不住开口反驳。这宋氏,还真不是聪明的,当着媳妇娘家人的面就敢给人难看,私下里,还不知道怎么埋汰子美,难怪,她说后悔了!

    “我们能上哪儿找奶给她吃,她二婶,你也是知道的,庄户人家生了孩子,奶够吃就不错了,还能有多的给别家孩子吃?再说,蒋家也不是大户,可以请奶娘,反正,这孩子是命是她带来的,最终还不由着她决定!”宋氏轻飘飘一句话,如五雷轰顶,杨子美听得天昏地旋:自己没奶,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孩子就得活活饿死。

    “娘,不要,我不要!”杨子美靠着床头,泪流满面:“娘,你一定要救救她,救救我的女儿!”

    “好,救,救,娘去给你找奶娘!”自家虽然钱不多,但子强每月还能挣几两银子,先挪用一下,救救子美的急!王花儿咬咬牙,踉跄起身,准备往屋外走。

    “哟,亲家,这奶娘,不仅要月钱,还要吃,而且,得吃好的,还得住,蒋家的屋子可不够,也没那本事做好吃的给奶娘吃!”宋氏总是不急不躁,说得话把着人的命脉。

    “唉!”月娘摇头叹息,农家人不在乎孩子损失,她总算是亲眼见过了。这蒋家,这宋氏,还真是一个冷血的。

    月娘都摇头,王花儿也只能止步。她能供得起一个奶娘一两个月的月钱,可是,这吃住,她又怎么解决。

    “要不,你抱回你家去喂?反正,子美他弟弟也不在家,又住得开!”宋氏厚颜*,直接开口道,你不是要管吗,就带回你杨家管吧。别说一个婴儿,就是床上躺着的这位一并带走她也不介意。想想一副药就要二两银子,还得吃上一年半载的她就肉疼;不吃,不吃可能就再没生养,没生养怎么成?雄儿前一个只留下一个丫头,这次又是丫头,没一个男丁,岂不是白白被人耻笑?

    “你!”王花儿从进蒋家门到现在,一次比一次气得狠,这一次,指着宋氏更是失语了。

    “娘,你就抱回去吧”杨子美一听有办法,什么也不顾了,把手上的银镯子双双抹掉,递给王花儿道:“娘,这个你拿去卖了,卖了钱请奶娘养孩子,我好了,满了四十天就回来接她!”

    这副手镯值几十两银子,这个败家子,为了一个丫头,就要卖掉!你不是一直宝贝着的吗?要是给了老娘,老娘也会给你请一个稳婆了!宋氏看了,眼睛都直了。

    “子美!”月娘上前,将手镯接过,重新给她戴上:“不是你娘不管孩子,是这孩子没这个管法的。蒋家上上下下几十口人,人丁兴旺,哪有把刚出世的婴儿抱回杨家养的。这不是让世人笑话蒋家吗?往后,蒋家的子子孙孙还要不要婚嫁?二来,这孩子这么小,二婶说句不好的话,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娘怎么向你,向蒋家交待?”

    “呵呵,是啊,我倒可以带回去养,哪怕把你带回去也成!”王花儿盯着宋氏:“前提是:和蒋家了断了,我杨家,不像有些人家,娶得起媳妇,养不起孙女!”

    宋氏本是逞口舌之能,经月娘一说,再被王花儿一番奚落,面上有些不好看了。是啊,自己真这样做了,坏了名声,这以后的孩子们还真不好嫁娶了!

    “怎么啦,这是?”蒋雄端了热气腾腾的汤药进屋:“子美醒了,快喝药吧,今天是幺婆做饭,我就让她帮忙熬了药!”转身对宋氏道:“娘,你快带娘和二婶去堂屋吃饭吧,饭做好了!”

    闹得这么不愉快了,哪还有心情吃饭。

    月娘看了看王花儿,知道她心里有气撒不出,但,还真不能说断就断了,自然,得找台阶下了。

    “瞧瞧,一上午的时间过得真快。说起吃饭,还真饿了,大嫂,走吧!”月娘自嘲的笑笑。

    自己不吃,月娘也得吃啊。王花儿嘴角动了动,顺从的带了月娘跟着宋氏往堂屋而去。

    蒋家大堂屋,还挺热闹。

    男男*,老老少少,一共坐了四桌。老一辈男丁和当家人一桌;老一辈的女人一桌,年轻的儿郎一桌;余下的,是年轻的媳妇带着孩子一桌。

    蒋雄将月娘介绍给了自家的长辈们,并安排了她、王花和和自己的幺婆一桌。

    饭桌上,并没有因为有杨家的亲戚来多添两个菜,月娘看过,都是家常小菜。进门看天色,出门看天色,这桌面,就是人的脸面,看来,蒋家,并没有把这个孙媳妇的娘家看得多重!

    “太太,您要吃点什么?”春兰站在月娘身后,看着桌面,她都无法下手布菜:这蒋家待的菜,还不如杨家平常的饭菜!

    “不用,春兰,这不是在外面,你下去吃饭吧!”月娘对春兰的布菜一向不习惯,没有外人时,自然就打发春兰下去了。蒋家是农家小户,这样讲究,反显得她格格不入了。

    “哟,这位姑娘,你快去那一桌吃饭吧!”蒋雄唤作幺婆的女人,掩嘴笑道:“她二婶,你看,让这位姑娘去媳妇儿那一桌吃饭,你可同意?”

    “呵呵,多谢您老看顾了,春兰,去吧”月娘向春兰点头。春兰应声:“是”转身退下了。

    “我们蒋家是小户,不像你们有钱人家规矩可真多!”真是不一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月娘听这女人再度发话,话里话完都如宋氏一般尖酸刻薄。

    “呵呵,家里早些年就有几个下人,一直都当自家人一般吃住。也从来没讲究过。只不过,这小三子中了举人,连夫子都说了,举人之家,规矩最是要有,这才兴起来了。这不,我还不习惯呢!”月娘有些气恼,既然你要气焰压人一头,难道我杨家还怕你不成。

    “什么,子森中举人了?”王花儿一直心不在焉,想着婴儿的事。乍一听,惊讶不已。大声询问。

    堂屋里众人一下就安静下来,全都屏声静气,想要听到答案。举人,在广源镇,也没出两个!但对田产投在举人名下不收捐税倒是一清二楚的。

    “是啊,大嫂,昨天夜里,孩子们回来了,子森总算没有白读这些年的书!”月娘点头微笑“呵呵,你不知道,昨夜里,四丫头将那些规矩什么的定了出来,可把我的头都绕晕了!”

    “月娘,你是个有福的,子千那孩子,也是个能干的!”王花儿满脸激动,又有些失落。自己家子美要是有四丫头一半能干,也不至于被蒋家折磨成这样!

    “如此,就要恭喜杨太太了!”蒋家老一辈桌上,不知是谁,率先发出声音。

    她二婶、杨太太,这距离,这高度,一下就显示出来了。

    “恭喜,恭喜!”一声声,连绵不断,月娘也记不得谁是谁,反正,她感觉得到,蒋家对她的态度,有了大转变。

    ------题外话------

    祝亲们节日快乐!